第161章 非你莫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群人一阵哈哈大笑,不屑于乡土派遭受侮辱和不公的反抗。
  这些嘲笑和鄙视对于王大石来说算是司空见惯了,只是每次遇到,他便更加笃定信念,更加坚强。他对大福右说道:“咱们必须要到土葬派破解梦灾,以展示乡土派的威名,从屈辱中走出来更显得荣耀!”
  大福右知道乡土派的窘境,并不在乎地对王大石说:“哼,硬凭实力咱们破解不了。还有,王大石,咱们讨那些虚名干啥,争得了荣耀又如何,那又能怎么样,难道身上多长出一块肉不成?再说了,咱们零零散散的,算是最小的门派,你觉得法物大师会给咱们机会去吗!”
  王大石没有理会大福右,他知道风游僧想得到土葬派的赏金,对风游僧说道:“风游僧,咱们不可能顺顺当当就进入土葬派,只有通过张道长和法物大师的遴选才有进入土葬派的资格!”
  风游僧也没把此当回事,说道:“王大石,我说你就别在这儿瞎操心,我们若是想到土葬派破解梦灾,难道还有人拖住我们的腿嘛?”王大石听着笑了,心想:“若是没被选上,自行也可以去土葬派嘛!”不过,风游僧接下来的话让他苦笑不得。风游僧说:“咱们到这里头的真正目的是协助你带走温晴晴,除此之外,就是看看这里的山山水水,游荡游荡,那就行了,破解梦灾,为什么破解?”
  “你不是……”
  风游僧回道:“土葬派承诺的重赏?呵呵,没准哪天咱把它偷回来!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去破解梦灾,我说王大石你知道吗,梦灾是玄冥诡异的事,没准这种晦气就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谁想去沾骚!”
  王大石越听越生气,板起脸,严肃地说道:“咱们今天的脸面是丢大了,你们却毫无感觉。既然咱们是乡土派的人员,就要时刻想着乡土派,不求荣耀,但是不能为乡土派丢脸。他们如此嘲笑我们,如此看低乡土派,咱们就要证实给他们看看,让他们刮目相看。他们辱我个人,我可以忍气吞声,但是他们不能辱乡土派!我们可以忍,但不能没有底线!”他说话态度坚决。
  几人是看着王大石在乡土派成长,看着他不断地变化,确然没有想到他会发脾气,没有想到这般硬气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如此强硬的做派,出口成章,头头是道,不由让之大吃一惊。
  就在这个时候,显通寺一位僧人走到王大石几人的面前,算是作为乡土派的领队。
  人群之中又传出议论声,说别的门派领队的都是高僧,唯独乡土派是位小僧……
  其实这位僧人比其他个头稍微矮些,至于资历排行相当。王大石听别人议论,当知人言可畏……
  集合完毕,法物大师邀请各门各派进入显通寺大院之内。
  群人现在所集合在显通寺的广场,从这里到显通寺的大院之内有百米距离。按照礼数,左边为上首,右边为下首,而显通寺的大院之门偏在广场的西边,若是进入显通寺的大院之中,自然会从左边先走,而排在最左边的正是拜月神教。最先进入显通寺大院的,则代表着尊荣,无上的骄傲。
  拜月神教捷足先得,个个精神抖擞。教主胡通天和其子胡大雄洋洋得意。
  领队的高僧将领着拜月神教夺步入院,这时候,铸剑帮的教主侯天算按捺不住,说道:“五台山显通寺和正一道作为行道中维持公平正义的大门派,不会就此随意让各门派进入庭院之中吧!”
  拜月神教教主胡通脸色微愠,瞅着侯天算:“不知侯掌门心中有何不爽?”
  法物大师不明白铸剑帮帮主侯天算所说何意,合拳而道:“侯掌门,作为东道主,老衲有所怠慢还请原谅,侯掌门觉得哪儿有所不妥,还请明示!”
  侯天算走出一步,说道:“显通寺的庭院可是无比的尊贵,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只怪土葬派南阳先生所托,行道中各门各派在此集会,能够进入显通寺,一览佛家境地之精髓也算是三生有幸。只是如此之佛地,各门各行都是争先恐后,且显通寺门庭之小,不可鱼贯而入,如果让哪教派先入佛家之境地,那么后入之派必是不服呀!”
  法物大师浅浅一笑,说道:“侯掌门一番夸赞之言,老衲甚是感谢。——不过,老衲则听出来了,侯掌门是想领着铸剑帮捷足先登,走在前列,首先走进显通寺的大院?”说着,法物大师走到拜月神教前。
  拜月神教在行道中也是名门大派,教主胡通天,是行道中鼎鼎大名的大人物,其子正值英年却掌握了教中的拿手武功,太阴太阳掌运用自如。胡通天看了看铸剑帮的侯天算,浅浅一笑,笑中尽是杀人的暗器。
  法物大师走近拜月神教,笑着对胡通天说道:“胡掌门,可否跟你商议一件事情!……”
  胡通天抱拳说道:“法物大师的颜面自然得给,只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时间,任何事情都可以商榷,如果是让铸剑帮先入显通寺的大院,凭着我等之间的交情在下是愿意缓一步让其先入,可是在下身后的教徒可是不乐意。所以,法物大师,得罪了!”
  法物大师微微合十,笑道:“胡教主曲解老衲的意思了,老衲从未想过与之商榷此事。”他走近人群,说道:“不知道,行道中,还有哪些门派想先入大院?”
  养尸谷的养尸先生首先向前走出一步,说道:“既然显通寺是佛家圣地,各派都是争先恐,在下自然当仁不让!”
  这时候,北山马戏团驱兽帮的驱兽真人踏出一步。
  民间土戏子狐艳娘子也踏出一步,说道:“老娘从来没有想过这等细节礼数,既然大家都争着抢着要争得尊荣,作为民间土戏子行的俺,自然也不甘示弱!”
  鱼行的妙手渔翁说道:“刚才按照顺序依次入院也就罢了,当下把此事挑唆起来,在下若是想让,那岂不是让各位暗骂我等是无能之辈?”
  大福右看着各门派大都走出代表,都想第一走入显通寺的大院之内,因为这代表无尚的尊荣。他才不管什么,哼了哼,径自踏出了第一步,朝显通寺的院子之中走去,惹得群人哈哈大笑。他转身见得群人没有走的动静,当时停下脚步,返了回来。
  法物大师呵呵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铸剑帮和拜月神教都是行道中的大教派,两行派自然想对对招。驱兽帮、鱼行、养尸谷、土戏子帮……当仁不让,不甘雌伏!呵呵,既然如此,总得有个法则,也好评出一二,然后依次步入大院呀,这样也显得公平公正!”
  听到这里,风游僧呵呵一笑,从怀中掏出一个蹴球,朝场上摔了过去。这正是上次争抢的蹴球,不知道怎么又跑到他的手中。
  王大石见到甩出的蹴球,瞪着眼睛看着风游僧:“从哪里拣到的,这个蹴球总是爱跑到我的脚下!”
  风游僧笑了笑,说道:“呵呵,娘的个嬉皮的,这蹴球就是你的幸运球!这是我游玩的时候拣到的,如果这次又能滚到你的脚底下,那岂不是咱乡土派将首先步入显通寺的大门吗,那可是无比光耀的事情呀!王大石,你若是接到球让咱们光耀一次,从此以后你就是乡土派的掌门人,咱们都听你的!”
  王大石冷哼了一声:“不不,不,我不是掌门的料子。嘿,不会有这么巧了!再说,怎么就知道是抢到球定输赢?”说着,把大福右拉回来,“咱们不要再丢人现眼了,咱们没有武功技艺,根本没有资格跟人家争抢!”
  大福右朝王大石嘿嘿一笑,说道:“嘿,咱就是玩玩而已,说不定咱们的运气好,那个蹴球滚到咱们的脚下!”
  黄修仙听得不耐烦了,说道:“你们怎么知道会以争抢蹴球定夺,再说,咱们都是狗屁不通的家伙,根本抢不过人家,咱们还是安分一点,闷着头最后走进去吧!咱们的目的是能够入选前去土葬派破解梦灾之扰,嘿嘿,至于先进去或者是稍后些许进去,那倒是无所谓吧!”
  大福右听得不乐意,对黄修仙说道:“真倒劲!你懂什么,你不是要重建乡土派,不是要光耀乡土派吗,这可是一次好机会,可不能就此放弃!”
  风游僧冲出来,骂道:“娘的个嬉皮的,不要脸的东西,咱们若是最后一个走入显通寺的大门,就等着淘汰吧,谁还会重视咱们,怎么能够入选前去土葬派!哼哼,跟你们说,咱们若是最后一个,那咱们就灰溜溜地打道回府吧,别丢人现眼了!”
  黄修仙自然争论不过大福右和风游僧,他低着头表示认错,然后转过脸,朝着广场的远处看过去。
  大福右还想泼骂,被王大石劝住了。
  那个蹴球早已经被法物大师接在了手中,法物大师拿着蹴球,说道:“本来是想让各门各派入得大院,然后由各门派遴选主员进入土葬派破解梦灾之扰,只是,入院的先后难以把持,难以服众。既然如此,那就以这只蹴球定论胜负吧,抢到蹴球则为胜,可以先入显通寺大院之门!但是,老衲也想跟各位较量一番,若是你们抢不到这只蹴球,那则听老衲的吩咐,由老衲依次序安排各位步入显通寺的大门可好?”
  王大石觉得这样的规则很好,若是把蹴球给各门派争抢,没准闹出血光和仇恨来,而且耽误不少时间。法物大师的意思是由他和各门派的代表争夺蹴球,若是法物大师赢了,便按着法物大师的指示,依次进入大院。法物大师乃是泰山北斗中的高人,谁能从他手中抢到球呢。
  等了好一会,底下没有一个人吱声。
  这时候,正一道天谷观张道长走了出来,把手中的拂尘担在肩膀上,然后说道:“贫道为大家做个见证吧,既然行道门派之中没有反驳之言,那么就依法物大师的吧!”
  说着,法物大师依然浅浅地一笑,手中的那只蹴球,慢慢地从手中飘起。
  王大石见到此景非常之奇怪,那只蹴球没有经过法物大师的投掷,怎么直接从手心飘了起来呢?
  就在思索之时,突然肩膀被什么东西拍打似的,转身一看,正是木铁胖子。
  王大石看着木铁胖子,诧异地说道:“你,你怎么跑过来了,养尸先生也要争先进入显通寺的大院,你怎么不回去帮忙!”
  木铁胖子说道:“嘿,这跟在下没有关系,他能不能抢到蹴球,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王大石笑了笑:“作为教徒,有像你这样作为的嘛?”
  “哼哼,我才不稀罕呢,幸亏这次出来,不然整日在谷中跟死尸打交道,嘿,连个饭都没个吃的!”木铁胖子说。
  两人的谈话被黄修仙听得,他朝木铁胖子笑了起来,说道:“那,不如你加入咱们乡土派!”
  木铁胖子哈哈地笑了一阵子。
  这时,法物大师手中的蹴球继续向高处飘去,突然,猛地用力,那蹴球一弹,已经冲入高空之中。
  王大石一个惊讶:“好呀,好呀,好深厚的内力呀,好厉害的功夫呀!”
  木铁胖子说道:“这正是法物大师利用内气催动蹴球,内气深厚的紧呀!”
  王大石心中激动万分,他想能够跟法物大师争抢蹴球的自然都是各个门派的顶尖,各门派的顶尖一定是各门派的掌门人了,这样的过招会异常精彩,能见到各门派最高水平的切磋和过招,真是难得呀!
  蹴球冲入高空之后,养尸先生、妙手渔翁、狐艳娘子、驱兽真人,四人纷纷跃起,朝着蹴球一齐抢去。
  四人跃起相争,在大门派中只有铸剑帮的侯天算和拜月神教的胡通天没有动手,算起来能够与之相争的也就这几个门派有此实力了,其余小门小派便不值得一说了。
  乡土派的大福右和风游僧没有武功,都是闲散人士,黄修仙夫妇更不用说,此等重任只能压在王大石的身上了,而王大石也没有什么武功技能,自然无法跃起争夺那蹴球。铸剑帮的帮主侯天算和拜月神教的教主胡通天没有动手,而是形成四目相对的状态,不知是为何。
  那蹴球被催着仍然朝着高处飘起,四人在半空中不停运起内力和轻功追赶攫夺,只是这蹴球向上之力仍然没有减少。
  四人都是武功高手,各怀绝技,内功和轻功自然不弱。只是,法物大师这内力惊人,催出的蹴球竟然源源不断地向高空行进,渐渐淡去了声响,淡去了视线,四人一旦内功和轻功不支,则连碰到蹴球的希望都没有。
  王大石看得心惊动魄,心想:“我若是有此本领,该多么的好呀,练习这样的功夫,应该吃了不少的苦吧!”
  四人在半空中再次运起内力,向上腾纵,可是漫漫的天空之中白茫茫的一片,蹴球不知冲到了哪里去。
  地面上的群众都仰起头看着天空。
  王大石惊叹着,欣喜着,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两边的肩膀一震,定下神来发现有两只手臂担在自己的肩膀上,正是大福右和风游僧。大福右朝他努了努嘴,风游僧向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旁边的黄修仙夫妇和大福左也极力地点头。王大石一愣,不知道这是干嘛,心中扑通扑通地跳。
  木铁胖子哈哈一笑,对王大石说道:“老弟,这是你的幸运球,看样子,非你莫属了!”
  王大石听了这话,立刻之间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他在心中叹道:“哎,怎么又是我呀,我可没有武功和技能,跑去争抢蹴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