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二人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时候法物大师说道:“三天前,本寺安排各门派一同到蔽所休息,可是各门派大都没有遵守本寺的规矩,更没能体现出该有的作风和品德,真是让人失然呀!三日之间,能够安心住下的没有几位,大都是花了钱财,以旅馆为家;更有甚者,贪图美色,扰乱秩序,败坏行道作风……”
  法物大师没有说完,拜月神教教主胡通天说道:“法物大师恐怕是多虑了。佛门之家,怎么能跟凡类俗子相提并论?佛家讲究六根清净,可也不能禁锢咱们的衣食住行,若是要求咱们也要一心向佛,一本正经,未免有些强人所难。咱们若都削发为僧,世界岂不是断种了,人类百年之后岂不是灭绝了!”
  “阿弥陀佛,如此分析来,那便是耸人听闻了!老衲的意思是各门各派将进驻土葬派,是破解梦灾的人众,一定要谨慎,心中不要忘记了规矩,切不可另生事端,如此非但不能帮助南阳先生破解梦灾之困,反而会徒生枝节,那自然是得不偿失,最终落得徒劳无功而返,便是自身也多劳而无益呀!”缓了缓,法物大师又说道:“三天之中,其间有林氏夫妇铺街求助,幸亏乡土派的王大石呀,为之破解重重诡异,帮助林氏家宅调理了风水,尽一份至善之心,这也是大德大智呀!可是有些门派便有些胡作非为之嫌了,无辜割了牛尾巴,惹得是非口角,那可不值得呀!……呵呵,不说了,不说了!老衲之意还是希望各门派人员到了土葬派,守好规矩,收敛个性,谨慎行事,然后同心协力,尽日破解困扰土葬派的灾难!”
  法物大师谆谆教戒之言中特别提到了王大石和乡土派,这让他倍感荣宠,也争得了尊严。
  大福右兄弟俩、黄修仙夫妇和风游僧一起跑过来,靠在王大石的身边站着,沾染他的光气。黄修仙说道:“咱们,咱们从来没有这般被重视过,咱们是乡土派的,这是乡土派的风光!”大福右和风游僧高声喊了出来:“乡土派,乡土派,乡土派……”
  法物大师走到王大石跟前,问道:“小施主,不知你受哪位高师调教?”
  一阵支吾,不知所措。顿了一会,王大石最先想到的是楞菇师傅,后而想到也曾受过张道长的调教,只是在天谷观与张道长诀别的时候,张道长曾跟他说过:之后相聚必然相残,彼此分开是永远的圆和……王大石凝记于心中,不敢忘记。因为他胸口的珏玉之中藏有一只女鬼,另外,张道长看出他身体之中附着一只千年之修的精灵。张道长乃是道家之典范,人间之正人,自与妖魔鬼怪对立,断然不会再收留王大石,只是王大石心地善良,张道长对之疼爱有加,遂故没有追究。今日能够从法物大师的手中夺取蹴球,王大石自也知道非自身之能力所为,在法物大师和张道长跟前难道不又露出破绽吗?
  王大石不知道张道长的推断是否正确,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何,在心中纠成了一个结。他撇开玉珏中的女鬼和唤起驱灵咒时身体产生的异怪,自若地回答道:“本人师傅乃是开立乡土派的楞菇师傅,本人深受楞菇师傅的调教,被楞菇师傅收为首位真正意义上的弟子,同时也受到黄修仙的关爱。另外,本人曾经在天谷观中,也受到张道长的提点。本人的良师益友很多很多,有的浓于血肉之情,有的则是在无形之中赐给本人坚强和意志!”
  法物大师听了之后连连赞誉,看了看张道长,说道:“呵呵,佛道本不同源呀,你看看,你我已经深交半生,可从来没有提起还调教过这么一个徒子呀!”
  张道长缓缓一笑,说道:“贫道不才,贫道不才呀!”
  大福右听完王大石说的话,感动得双眼含泪,他朝王大石跟前凑了凑,说道:“刚才你所说的良师益友,有的浓于血肉之情,有的赐给你坚强意志,那,那本人是属哪一类!”
  王大石看了看大福右,正将说话,大福左说道:“这还不容易分解,王大石所说有两层意思,第一,浓于血肉之情的就是咱们;第二,赐给他坚强和意志的便是嘲笑他,侮辱他的人,比如东方清落,比如黄修仙夫妇俩,还有欧阳紫云……太多太多了!”
  黄修仙夫妇瞬间低下了头。
  大福右不敢相信,向王大石看了看,说道:“大石头长大了,有志气了!”
  王大石此时坚韧地点了点头,然后拍着大福右的肩膀,说道:“咱们彼此照顾,彼此关怀,情深似海,难道不是浓于血肉之情吗?”
  风游僧此时也感动得要命,一把拉过大福右,抱住王大石。缓了一会,说道:“王大石,咱们每遇到困难都是你挺在最前头,咱们真的是如你所说浓于血肉之情吗,你不怪咱们贪生怕死吗,遇到危难的事情就躲得远远吗?”
  王大石点了点头,说道:“在我的心中,你们都是好样的。真的!”
  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惭愧不已。
  大福右擦了擦眼泪,把风游僧和大福左拉了过来,说道:“听着,咱们之后不能装狗熊,遇到危险困难时,咱们要装狗蛋,一定要滚在最前面!一定,一定不能再倒劲!”
  风俗僧和大福左连连点头,一起说:“对,咱们之后,一定要装成狗蛋,滚在最前面!”
  黄修仙没有想到王大石能够提到他,想想自己之前硬生生地抢夺楞菇师傅留给他的秘籍,想起为了苟且偷安,驱逐王大石出教的情景,又想到王大石不顾生死的相救……当下捂面痛哭,惭愧得抬不起头。
  王大石此时再朝台上看去。这时候,那些乔扮乞讨者的小僧都已经退了下去,此刻他才明白,这些乔扮的小僧是作为观察各门各派品行的眼线,这三天的时光,其实是法物大师对各门各派进行的摸底与考炼,以此说事,督促各门各派进驻土葬派破解梦灾时注意品行规范。当然,在此三天的考炼之中,乡土派是最大的赢家。
  当下各门派将前去破解梦灾的人众都走了出来。
  铸剑帮的代表东方木白、林震侠,还有一些教众,东方清落自然也在其中;接着是拜月神教的人众,以胡大雄和两位祭司匠为首;医药行的欧阳郎中和欧阳夫人一家四人;养尸谷的养尸先生、木铁胖子和两位弟子四人;驱兽帮的驱兽真人和兽物等。
  乡土派的代表是王大石、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黄修仙夫妇回去打理乡土派。
  人选走出来之后,其余的杂等此刻都散了。这时候铸剑帮的掌门侯天算走了出来,向东方木白、东方清落和林震侠说道:“你们此次前去土葬派历练,要遵章守纪,不可无法无天,别忘了你们是行道中第一大派的人选,一定要亲手破解梦灾之扰,别丢了咱们大派的风范!”训诫之后便走了。
  林震侠是天珠峰鬼三七亲手调教出的选手,跟在铸剑帮徒众最后面的鬼三七拄着白骨拐杖走了过来,对着林震侠说道:“徒儿,你要好好表现,不要输于任何人,别忘记了你是我的徒弟!”这时,趴在林震侠的耳边轻声提醒道:“别忘记此行重要的目的!”说完之后,一瘸一拐地走了。
  鬼三七说此话时贴在徒弟的耳边,想必不想让外人听到,只是,却让王大石听得清清楚楚,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力和嗅觉极为敏捷。他思索着鬼三七的那句话,心中不自起疑:“难道破解梦灾只是为虚,到土葬派有别的秘密?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时候黄修仙夫妇走过来。黄修仙握着王大石的手,流下了泪水,然后只说了一句话:“王大石,对不起,谢谢你能让今天的乡土派如此的光耀,之后的路很长,你要一步一步走。此行,进入土葬派,你一定要保住自己。你还年轻,有什么事,多向大福右他们请教!”
  王大石第一次感觉黄修仙如此的真诚慈善,他点了点头。
  黄修仙又嘱托了两句,说完和大竹梅走出了显通寺的院门。王大石看着他远去的步伐,目光移送着,直到身影彻底地消失。
  大福左此刻说道:“看样子,黄修仙这次真的是想改变改变自己了!第一,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的激动过;第二,从来没有感觉他如此的亲切过;第三,刚才所言,极是把王大石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呀!”
  王大石听了之后,一阵思绪。
  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传来。王大石一惊,突然发觉脚下震动,身上冒出浓浓的烟气,正是一挂鞭炮在脚底下炸响。
  “这,这哪儿来的鞭炮,怎么在自己的脚底炸响,真是倒霉!”
  王大石被吓得一跳,移动身子之时撞在了温晴晴身上,后而踩到欧阳紫云的脚,靠在她的身上。
  欧阳紫云很是生气,极不开心地“哼”了一声,顺手把王大石推出一旁。王大石被这一推,身子踉跄,差一点儿跌倒。
  旁边的人都呵呵地笑。
  胡大雄朝欧阳紫云看了看,诡异地笑了笑。他对王大石说道:“人群中只有两位美貌少女。王大石,你好不知足,撞上了一位,接着又靠在后边这位女子的身上。在下看你是一个也得不到。”
  王大石没有理会他。
  大福右盯着胡大雄,看他尖嘴猴腮,丑陋猥琐的样子,极不满意地开了口,说道:“你这个人满嘴放狗屁!你如此之人,丑陋猥琐之极,竟然有脸活到现在,居然不能自杀惭愧而死,真是汗颜。想必你的脸皮,厚得如七十二层驴皮担三尺!真倒劲!”
  胡大雄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当着温晴晴和欧阳紫云的面被大福右侮辱,非常生气。他呵呵一笑,对大福右说道:“还没有出行,你们派的王大石差一点跌在地上,看样子,此行也不会顺利!”
  风游僧此时回道:“刚才的鞭炮从王大石的脚底噼里啪啦,轰轰烈烈地炸响了,想必能走鸿运!说不定只有王大石能破了梦灾,让咱们得到赏金!”
  胡大雄自觉风游僧和大福右两扇嘴巴厉害,此种场合也不宜动手,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大福右、风游僧转过身子。
  王大石见那放响鞭炮的是一位老头子,左手拿着快板,右手搀着一位老太太,老太太肩上搭着二胡子,一对耄耋年纪。老头子个头矮小,身子稍胖,一副笑脸,头上插着一朵红色的布花;老太太身子高挑,画着浓眉,头发上缠着两朵花,一朵红色,一朵是鲜绿之色。老头身上所穿的是土灰色的连身大袍;老太太上身穿着小棉袄,下身穿着土色大袍。两人的衣装破旧,一看上去,便是民间乡土佬的模样子。
  王大石陡然想起曾经在古安寨村遇到的鬼胡子和快板娘……曾经为他收之为徒弟戏言,潜入溪水摸出刻字的石头……
  “啪,啪,啪,啪……”老头手中的快板无节奏地响着,屁股也随着一扭一扭。老太太把二胡拉了起来,跟着节奏木质地摆起了小舞步。这步态很小,身子也很僵硬,极是玩味搞笑。小步摆完,老太太拉起了曲子,不成套路,一顿一挫。
  快板的声音没有停顿,仍然是无节奏“啪,啪,啪,啪……”地响着。老头开口叫了四声好,然后唱道起了民间小曲,闹得群人哈哈大笑。王大石感觉莫名其妙,不知这两人是做什么的。
  唱完之后,两人走到法物大师跟前。老头伸出一个盆钵,法物大师明白这是讨钱来着,召唤显通寺走出一位小僧,捧着铜钱放在了钵内。
  法物大师合十,向两位说道:“本寺召集各门各派在此集会,乃是一件重大的事情,承蒙二位赏脸,这些许香火,不成敬意,还请见谅!”
  老头子张嘴呵呵一笑,露出一口黄牙,说道:“咱们是来贺喜的,预祝你们大吉大利!若是法物大师能再赏一些就更好了!”
  法物大师合十。
  老头子觉得没戏,自顾寻到别的帮派,可是谁都没有刻意理会他。他自觉讨不得多少,收了盆钵,转身走回去。
  这时候老太太小步走到法物大师跟前,说:“法物大师,长寿!”接着老头子大喊一声:“好!”
  老太太喊道:“健康,吉祥!”
  老头子:“恩,好!”
  老太太接着喊:“长命百岁!”
  老头子应和着:“嗯,好!”
  “合家团圆!”
  “嗯,好!”
  “多子多孙!”
  ……
  老头子陡然变了脸色:“嗯,老和尚哪有家呀,什么合家团聚团圆的,还什么多子多孙呀!”
  老太太似乎发觉自己错了,呵呵一笑,改口道:“佛光普照!”
  “嗯,好!”
  ……
  群人一阵大笑。
  两人一应一和走到了门口。老头子拉起老太太,小声嘀咕道:“别说了,别说了,钱太少了,不用说这么多!”赶紧拽着走去。
  老太太后脚刚跨过门边,鞋子掉了下来,赶紧又弯身去拾鞋子。
  这些动作搞笑且又滑稽,直把群人逗得都乐了。
  这两人正是行道中的二人游,每逢村庄之中置办一些大事都会有两人的身影出现。喜事,放一挂鞭炮,然后说两句好话,这样便可以得到主家的赏钱;置办丧事,烧上两刀草纸,然后装着哭嚎两声,也可获得主家的赏钱。除此之外,门市开业、重大集会、庆功仪式,自都少不了。
  如此说来,两位那日出现在东方伯搬迁的喜筵上,并不是东方伯眼中所谓的高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