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四十六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什么教会,这是民间的组织吗?
  王大石暂时还不能明确地判断,只不过,他已经开始害怕了。传说,教会都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只要踏入教会大门,就会情不自禁地痴迷于教会,即便教会组织惨无人道,这些人都会死心塌地笃信。他不想成为教会的一员,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能被熏染误导。
  遮面的怪人是这教堂的掌管,他翻开书页,开始宣讲天神如何拯救人类和惩罚邪恶的传说故事,讲完之后,众人伏首开始祷告。
  王大石不知道还有这规矩,赶紧跟上,岂知掌管已站在自己的身端。
  掌管问道:“你入教会的时候,有没有接受赞歌?”
  王大石一愣,摇了摇头。
  “没有接受赞歌怎么能得到天神的认可呢?”他拽住王大石,说道:“走,还没有接受赞歌,你还不能在这里头听课。请记住,先要为你唱赞,然后喝下‘盅陈汤’你才能成为本教会真正的一员了!”
  王大石被拉到另外一堂间,站在中心,接着有十二位青脸邪婆走进来。她们一般的装束,青乌色的脸上布满皱纹,头巾自上而下圈起,裹住下巴和额头,只留下眼睛、鼻梁和部分脸面,看得就感觉神秘兮兮的。
  十二位青面邪婆将王大石围在中心,哼哼呀呀地唱起了歌曲。其中一位拿出一只白色的布条系在王大石的肩膀上,然后端来一盆水和一缕柳条,水自称仙水,柳条自称仙枝。柳枝鲜嫩,枝叶漫漫,蘸入仙水,洒在王大石的脸上。王大石闻得这仙水扑鼻,一股猫尿羊骚,瞬间感到头昏脑痛。
  王大石强自振作起来,十二位青面邪婆,翻开书,对着书上的词句唱了起来。
  仙水如同迷魂汤,赞歌如同迷魂咒。
  王大石昏昏欲迷,他不能迷信于教会,他默念驱灵咒,回想着小周天循环,以散心分神。
  所谓的赞歌,就是赞美的歌曲,唱完之后,王大石便是教会中的人了,便可以到教堂的主厅中听掌管堂讲课了。
  王大石清醒过来,他疑问:“是不是所有人听过赞歌都会痴迷于教会?这赞歌就是迷魂勾魂的魔鬼一般。”
  十二位青面邪婆只留下一位,缓缓坐在王大石的面前,手持一束胎笔,沾上黑水,朝王大石的脸上画了起来,一边画,一边念诵咒语,让王大石再次头昏眼黑。
  邪婆教着王大石说道“我生于全神之体,一心执念,方获归宿,实得以神名,得以神之指使。我愿予神之意之事,得神之眷顾与保护。”
  王大石跟着念一遍,突然感觉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似有加入此教的冲动。
  “这,这都是怎么回事,怎么有如此怪异的仪式?我,我不能被他们迷糊住了?我,我可不能加入这个教会,不能上了瘾!”王大石想着。
  青面邪婆给他包了布裹,算是结束了仪式。王大石被引领着走回了主厅之中,找了个空缺的位子坐下,刚坐下之时,他才发现,紧挨身边的竟然是那位妇人。
  说是妇人,其实也看不出,因为都被包得严实。
  妇人看他的眼神发呆,问道:“你是新入的吗?”
  王大石点头回道:“是,是新来的,这是什么教会,你为什么加入这个教会!”
  妇人说道:“本人名叫南阳小莲,这里的教主是天降石人,得了人的灵气,锻造成了肉身,下入凡间。施仁善,宣明德。入此教会,保平安,载福星!”
  “什么,教主?就是讲课的那位掌管堂?”正常行道中的各门各派的主子可称之为教主,而这教会,是属于宗教性质,不属于行道,何以“教主”两字称呼之?王大石心中疑问。
  妇人点了点头:“是的,讲课的那位掌管堂就是教会的主子。”
  “他?他就是天降的石人?你,你是什么时候加入教会的,你叫什么名字?是当地的吗?……”王大石见她眼神凄楚。问道。
  妇人如是回答道:“我,名叫南阳小莲,土墓山中之人。”
  不久前,王大石见过土葬派的教主南阳先生所带着一位女子,该女子是南阳先生的妹妹也叫南阳小莲。王大石不敢认,但是又迫切证实心中所想,于是问道:“你叫南阳小莲,土葬派的南阳先生是你的什么人?”
  南阳小莲看了看王大石,没有回答,只是说道:“这教中的主子,是天上的神,锻造成为一具肉身,来到人间,食人间之烟火,察人间之冷暖。现在这个世道太乱了,大明朝国运不昌,内忧外患,天上的神灵下凡,察看人间百态,发现人类不善,人们只要相信这位天神,便可以不死;若是不相信这位天神,而且不能行善积德,天神就会发怒,将带来灾害和战争。在灾害和战争下的亡灵,都将是不善之人。”
  王大石听到这儿,心想:“现在世道确实坏透了,但是好人也不少呀!天神不能一直关护善者,若是能惩罚恶人,那世道便也不会如此之乱了,也不会有凌强欺弱了。不过,这位掌管堂若是神仙下凡或是神人附体,既然是神,干嘛还要组织教会呢,随便点化恶人变善就是了,何苦这么辛苦呢!”
  南阳小莲继续说道:“现在世道乱了,上苍将拯救全人类,诡诈狡猾的人将一一受到惩罚,施仁善、顺天道者得到上天的佑护……”接着压低了嗓音,对王大石说,“世道变坏,上天说,当以一场灾难和战争的相互杀害,结束所有败坏的人,唯有加入此教会,才能得享千年。”
  王大石刚才还不觉得此教会有何不好,但是一听到“得享千年”四个字,便觉反感。他想:“为什么要享千年不死?得享千年是你加入本教会的理由吗?——这里所宣讲的是施仁善,真不知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南阳小莲一时未答,闭上眼睛默默地祷告。
  王大石心想南阳小莲随南阳先生走访各门各派祈求救助,两人曾在青石洼村诛杀蜘蛛精,还救治过大福右。王大石此行的目的就是破解其梦灾之扰,他想从南阳小莲的口中得到更多关于土葬派发生奇怪的事情,以方便破解之需。
  南阳小莲祷告完毕,跪在地上拜了三拜,然后起身,说道:“什么得享千年,我只求平安无事便好!”
  说完,南阳小莲哀声一叹。王大石从她的眼中看出那份忧,她苦不堪言。
  王大石知道,只所以加入此教会,必定有现实的难题摆在面前。
  南阳小莲深深地呼出口气,说道:“一直以来自己的身体不好。我的父亲一共生有五个孩子,其中三位是哥哥,一位是姐姐,我是排名最小的妹妹。而我的大哥、二哥和唯一的姐姐相继死了,他们死的都很奇怪,都定格在了四十六岁。我记得,首先是大哥的死亡,那年正是他四十六岁的生日;然后是二哥,死的时候也是四十六岁;姐姐的死亡也刚好是四十六岁。我的大哥、二哥和姐姐的年纪都相差不大。过完今年,三哥便是四十六岁了,是否有灾难,现在还不知道,若是三哥悄无声息地死去了,那么随后就会轮到我了。我是父亲最小的一个女儿,因为发生不明死因的缘故,本人从来没有想过出嫁,故也不敢出嫁,至今陪着三哥……所以加入这个教会,只在祈求得到上天的佑护。”
  南阳小莲所提到的三哥便是南阳先生。
  王大石听完,很是惊讶,继续盘问下去。
  南阳小莲跟王大石摇了摇头,说道:“不能说,谁也解救不了,我们家族所中的是梦灾之扰!”
  “梦灾之扰?”王大石曾经听过南阳先生所说过,只是粗略了解。既然此行的目的便是破解梦灾之扰,何不听南阳小莲细细地说来?他皱起了眉头听南阳小莲继续说道。
  想起伤心事,南阳小莲抽泣着,很是无奈,很是可怜。她抹了抹眼泪,粗略地将家中所发生的事情一一地讲了出来。
  曾经的土葬派在潇湘之地是个大门派,是以专门从事丧葬行业,当地的民落村脚,只要有丧事,都由土葬派统统包办。
  丧事的置办纷杂,搬尸、洗尸、穿衣、入棺、寻穴、定位、挖穴、抬棺、入葬、封土……需要完成很多步骤和程序。土葬派中根据步骤和程序分工,在派中分成了两个当口。从洗尸、穿衣、入棺、然后抬棺、封土分成一当,俗称入棺当;寻地找穴、挖穴、入葬定位分成第二当口,俗称寻穴当。两当各置一位统领,行道中人对当中之人称之为当人,对统领称其当主。
  南阳龟公是土葬派的掌门人,其膝下又五双子女,顺位排序,老大,老二都是儿子,老三是姐姐,老四是儿子南阳先生,老五是女儿南阳小莲。
  虽然出身土葬派,老大对奇门遁甲,丧葬风俗,不感兴趣,却对琴棋书画心有独钟;老二是位朴实的人,靠着一双勤劳的双手持家;老三早早嫁了出去,入乡随俗;老四人称南阳先生,在家族之中排行第四,最是精明能干,深得父亲南阳龟公的器重,年少之时便是寻穴当的统领,是乡土派鼎鼎有名的南阳当主,秉承父亲衣钵,父亲南阳龟公逝后继承土葬派掌门之位。
  入棺当要掌握洗尸、入棺、抬棺、封土一些民间俗统入葬事宜;而寻穴当,主要分甲定位,需要掌握堪舆知识。
  土葬派专门置办丧葬行业的门派,是行道中的大派,作风正道,从来不对古墓有半点儿歪念心思。不知怎么回事,有一天,南阳龟公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境,在梦中,自己置身在一个巨大的黑洞之中,洞中有很多人,这些人穿着古怪,手中拿着竹简和书卷一直在念诵着,念完之后,便向南阳龟公跪拜。自此以后,南阳龟时常做起这个梦到后来每天都会做这个梦……他忍受不住梦境的困扰。这个梦境似乎预示的不妙……
  那时候南阳龟公还很年轻,为了克制住这个不祥的梦境,南阳龟公决定去寻找一件东西,传说那件东西深藏一座古墓之中。
  几经转辗,南阳龟公前去探掘古墓,深入墓穴,返回之时,在古墓边口发现一枚手臂一般的东西,便把这东西带了上来。南阳龟公把这枚手臂一样的东西摆出来,有人说这东西可以治病,埋在地下可以自行生长。南阳龟公当时便把它埋在了院角。
  那时候,南阳龟公年仅二十余岁,后来,结了婚,生下五个儿女。
  儿女渐大,南阳龟公也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每况愈下。有一年便挖出当年埋在院角的手臂一般的东西食用。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埋在地下的手臂般的东西没有死,反而生长了不少。那时候,院子内还有一颗老桑树,结着大大的桑葚果子,南阳龟公每天都吃那如同手臂一般的东西和桑葚果子。
  不久,年已古稀的南阳龟公牙齿褪光,长出了一口洁白坚固的牙齿;本来秃头无头毛发的他,长出了一头乌黑的秀发。人们都说,南阳龟公夺走了儿孙后辈的阴旺。不久,南阳龟公的新牙脱了一颗,他的长子便死去了;过了一年,南阳龟公的牙齿又脱了一颗,他的第二个儿子接着又死了;又过了一年,南阳龟公的牙齿又落了一颗,紧接着,嫁在远处的老三死去了……
  南阳小莲哭着,继续说道:“父亲已经人老古稀,却在这时候换了一口崭新的牙齿,而且本秃顶稀发的老人,却陡然间长了一头乌黑的华发,当时实在是让儿女们吃惊,更是高兴。自从死了长子之后,便有人说,老人返老还童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只不过发生在道家和佛家,修道参佛之人,不食人间烟火,参透世间纷繁,专注修炼。若是平凡的俗人返老还童,那一定不是好的迹象,是老人夺去了儿孙的阴旺,殃及子孙(此纯属谣说)……”
  南阳龟公死了三个子女,只剩下南阳先生和南阳小莲。三个儿女的死都是四十六岁,而南阳小莲的哥哥南阳先生翻过年来便是四十六岁。
  王大石愕然,殊不知天底下奇事之多,而且诡异无比,让人无从插手寻探。他不由得想起,曾经在土墓山下遇到当地的山民所述。
  ——当时山民所说的土墓山有一户人家,长出一只手臂和一棵神树,吃了手臂和神树上的果子可以治病。秃子头吃了长出头发来,牙缺的老人吃了可以长出一口晶亮的牙齿……人们都说长出头发之后,是老人得了儿孙的阴旺,自从这人长出牙齿和头发之后,每隔一两年,家中的孩子就死去一个。老人家有五个孩子,目前,已经死了三个……山民是惧怕这等奇怪的死亡传袭到自己身上来……
  山民所说的主家,一定就是土葬派。只是南阳小莲说的稍加详细一点儿。
  乡土派的宗旨便是‘善施善行,德济天下’,走访民间驱邪避难。虽然自己被黄修仙驱逐出乡土派,但是那份救治人民,积德行善之宗旨永远不会改变。王大石疑问,心想道:“果真有这等玄奇的事情,既然如此玄奇,那么跟木丘老人所讲的‘蛇灵诅咒’有什么关系吗?”
  南阳小莲本想开口说出,突然间又闭上了嘴巴。她哀叹一声,摇了摇头:“不用说了,若是说起来,一天一夜也讲不完!哎……”
  王大石刚听这南阳小莲说时,心中已经是疑问连连,比如:土葬派作风正派,规矩甚严,作为土葬派当时的一帮之主,南阳龟公为什么前去古墓之中,他们前去古墓中做了什么?那长似手臂的东西竟然可以吃,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些事情又和木丘老人所讲的土墓山中“蛇灵故事“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此地有蛇灵的传说,想必这蛇灵一定存在。
  王大石本来想问问明白,见南阳小莲哀叹一声之后,眼泪刷刷地流下来,然后缄默不语。.
  此地不宜多说。王大石没有再问下去,此刻,他想到梦灾之扰和相续而亡的兄妹,心底不由得失落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