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详尽复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生行前去破解梦灾之扰,南阳小莲很是高兴。她闭上了眼睛,默默地祷告,希望能够解除土葬派的灾难,只是她祷告的说辞更像专门训练过,离不开天灵教的影响。王大石等她祷告完毕,然后说道:“行道各门派随元普大师到土葬派破解梦灾,估计大概都到了,赶快回去迎接吧!”
  南阳小莲欣喜地笑了起来,说道:“定是天神在冥冥之中遣派救星来了,一定是天神的特意安排!”
  王大石苦笑着说道:“其实,只要在心中有这位伟大的天神就行了,大是不必甘冒生命危险出入天灵教!”
  南阳小莲说道:“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位神灵,我默默地信仰着。我相信,只要一心向善,这位神就会启发我,无形中帮助我化解祸灾。——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去天灵教了!”
  王大石觉得南阳小莲说的认真,心中安定了很多。他也闭上了眼睛,默默地祈祷,不过,他所祈祷的是上苍:“天地明鉴,土葬派南阳先生和南阳小莲兄妹手足情深,为人至诚至善,希望上苍能够保佑他们,保佑他们平安无事,早日破解梦灾之搅扰……”
  等王大石睁开眼睛的时候,路上又走过来四人,正是东方木白、东方清落、林震侠和温晴晴。其中,东方木白、东方清落和林震侠是铸剑帮经过比试挑选而出的精英,他们随元普大师一同来到土葬派。四人从对岸过来,想必已经到过土葬派,这正是从土葬派中走出来休闲。
  东方木白远远地说道:“尽是荒山野岭,没有什么好玩的,咱们还是回去吧!”
  林震侠顿住了脚,说道:“咱也没有闲情逸致,还是破了梦灾之后再游览风光吧!”
  东方清落说道:“各门各派都聚在土葬派准备着手侦探,可是争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呵呵,现在不少门派都已经打了退堂鼓。眼看着,这新年将至,都准备打道回府过年呢!这个梦灾,想必没有人能够破解!”说完挽着温晴晴的手,硬生生地走着!
  王大石见到温晴晴,心中总不是个滋味,故意回避她眼神,朝河中看了看,可是他不能让温晴晴不在意他。
  “石头哥哥!”正是温晴晴的喊声。
  王大石转过脸,循声看去。温晴晴的眼泪刷刷地落下来。王大石只感觉泪水滴在心头,悲伤不已。面对自己所喜欢的人,他无能为力。他知道此时冲上去竟是自找羞辱,他想寻找机会,他想光明正大地带回温晴晴。就这样,他没有像之前那样穷凶极恶地讨说法,眼睁睁地看着温晴晴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圈之下。
  王大石泪眼朦胧了,他朝着河水看去,真希望这滚滚的河水将自己的躯体埋没。他在心中记下这段忍辱。
  河水中的血污没有散去,水底滚着水花和漩涡,蟒蛇消失在水面,潜入水底似乎在吞噬肉体。就在这个时候,岸边一阵纷杂的声音传入耳端,原来是附近的山民,他们敲着鼓,吹着响螺,围在了河水边口。山民们越聚越多,有的手抱着公鸡或是母鸡,直接就抛在了河水之中。河水一阵翻滚,那些公鸡和母鸡被河水吞没,顿时生出一股浓浓的血污。山民们纷纷跪在了大河的边口祈祷天地保佑。
  王大石见到这种状况很是吃惊,如果不出差错的话,这只大蟒蛇就是木丘老人册子之中所记录的那只。蛇灵传说生动传奇,想必不是假传。
  且说蟒蛇在此地生长几十年,曾经害死过一家人,不知为何,当地的人们却对其如此的恭敬,竟然不惜家中公鸡和母鸡飨之,想必是惧怕了这只蟒蛇。
  南阳小莲说道:“这只蟒蛇很久没有害人了,人们惧怕它,敬畏它!”
  山河之中出现大蟒蛇,此事惊动不小。不一会儿,元普大师和行道中各门各派都围在了河边。驱兽帮的驱兽真人驱用起大木兽,使得大木兽一个跟头钻进了河水之中,河水一阵涌动,似乎大木兽正和大蟒蛇在水中相斗。只听一声巨响,大木兽从河水中冲了出来,落在了岸边,它的身子被碗口粗的蟒蛇紧紧地捆住。大木兽左手掐住大蟒蛇的七寸,右手捏住了蛇头,使得蟒蛇的嘴巴不易张开。趁这之时,驱兽真人唤起山胡羊。山胡羊一个跟斗翻跃到大木兽跟前,双手持着两把月牙一般的弯刀,顺着蟒蛇的尾巴削去。
  东方清落见到蟒蛇一阵惊喜,拔出御金剑,削掉蟒蛇的巨颅。大木兽才得缓了一口气,大吼一声,双臂用力,把那蟒蛇的身子拉的挺直,摔在地上。
  随着驱兽真人的驱赶,大木兽和山胡羊跑了回来。
  东方清落再次挥动剑端,凭空一道金光闪过,“哗——”的一声,大蟒蛇的肚腹已经被破开,轻而易举地取出了蛇胆,然后跃到岸边。
  蟒蛇尸体的鲜血喷了出来,一片血红。四周再次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让人呕吐,更让人不忍相看。
  这时候,养尸谷的养尸先生打开一只木箱,木箱之中发出砰的一声响,一具尸身冲了出来,连跳几下,冲到岸边,拣起那具蛇尸,张开大嘴吸噬蟒蛇的鲜血。
  山民们看到此情此景都被震撼了,没想到威胁整个土墓山几十年的大蟒蛇便在这一瞬间就消失了。
  南阳小莲见到行道中的各门派如此的勇猛非常之佩服。只是这个时候,养尸谷的谷主向元普大师抱拳说道:“想必土葬派的梦灾之扰与这蟒蛇有关,既然蟒蛇已被杀之,在下便告辞了!”
  驱兽真人此时向元普大师说道:“在下所饲养的大脸猪早已生病,急需带回去医治,既然这等蟒蛇已经被杀,在下不方便再入土葬派与南阳先生道别,恳请代劳一言!”
  元普大师一惊,顿了一会,然后说道:“土葬派的梦灾之扰未必与蟒蛇有关,驱兽真人若是有事,贫僧不在勉强逗留!”
  驱兽真人横了横眉头,驱着大木兽、山胡羊和大脸猪走了。大脸猪身体有恙,不愿走路,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行走不远,脚步便慢了下来。
  养尸先生此时也带着手下离开了此地。
  东方清落把蛇胆破开,送给温晴晴。
  蛇胆有明目的效果,温晴晴眼疾初愈不久,食之以在巩固。
  王大石仔细地看了看,行道中的人大都已经过来了,只是没有见到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心底一阵焦急。
  山民都走了,各门派也都跟着元普大师回到了土葬派。
  王大石此时也跟着南阳小莲回到了土葬派。
  土葬派深藏在土墓山之中,四周深林茂密,生长着无数树种和千年古树,远远望去,尽是一片黝黑。
  走过不远,一座建筑拔地而起,高高地矗立着,只是年久失修,显得悠远,四周藏匿着古暗和一片衰败之象,这大概便是土葬派的大殿。
  王大石跟着南阳小莲走进大殿。
  大殿之中烧着香火,供拜着旋风铲、青鞭绳、拐子、棺棒等。这些工具很奇特,有特殊的用途,算是土葬派的宝贝,只是好长时间没有用,表面落了一层尘埃。
  穿过大殿,来到庭院之中,这里一片阴暗。王大石看了看四周景象,四处散发着阴气,即便是夏日炎炎,也不会见到一丝阳光。此处有风有气,但是不游不固,不宜人居。而且,这“土墓山”三个字,其中有一个“墓”字,便是不好的寓意和征兆。
  王大石见到这般景象不由得唉声叹气,心想,土葬派当年鼎盛,想必此处是个迎合风水的住宅宝地,只是时过境迁,四周山势变化,树林递增,改变了此处的风水呀!
  走过庭院,不时出现几位下人在打扫庭除,仿佛见到了一点儿生气的样子。
  南阳小莲和王大石此刻来到客厅之中,客厅中聚满了人,元普大师和所带的四位小僧、铸剑帮、拜月神教、医药行、接生行,还有的便是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其余的人有的回去了,有的则是不知到了哪里去。
  南阳小莲信奉天灵教,除了照顾哥哥之外,整天都闷在房间不出来,今日一早正忙着到天灵教中拜神祷告,根本不知道各门各派的到临,当下和所有人打了招呼,欠身道歉。
  各门各派聚集于客厅之内,王大石和南阳小莲到了之后,南阳先生详尽地复述了土葬派所遇到的奇怪的事情。
  说完之后,所在的各派人员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不知道该如何插手。
  大福右、大福左和风俗僧听得太多太乱,摸不清头端。
  ——首先是南阳先生的父亲南阳龟公每天受到梦灾的侵扰,之后,为了克制住这个梦境,南阳龟公便到古墓之中寻找一件东西,在走出墓道的时候,发现墓道里头生长出手臂一般的东西,于是便把那生长手臂一般的东西挖出带了回来,带回来之后,有人说此物可以治病,便埋在了庭院之中生长……
  南阳龟公年事渐高,身体不适,开始食用那长得如同手臂一般的东西,同时吃着庭院中的桑果,食后,便长出了一口新牙,一向是秃头的他,同时长出茂密的华发,之后,牙齿每隔两年掉一颗,每掉一颗,便死去一个儿女,连续死了三个,且三双儿女所死亡都在四十六岁……
  南阳先生继承了南阳龟公的衣钵,目前南阳先生已经是四十五岁多,明年不久的生日,便是四十六岁了,若是此灾不破,南阳先生就将随自己的两位哥哥和姐姐那样死去,而南阳先生的妹妹南阳小莲不过多年也将四十六岁,同样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