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高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人听木丘老人说完,当下在脑海中盘思了一会儿,觉得最大的嫌疑便是南阳龟公当年在古墓中寻找夜明珠时触碰了长山道士设计的机关算计,中了诅咒而招惹祸灾缠身。
  回到土葬派,王大石当即把木丘老人所讲述的内容宣讲了一遍,希望剩下的门派些人能够根据此寻找到破解灾害的线索。而当务之急,是保住南阳先生的生命为首要任务。
  把蛇灵诅咒宣扬出去之后,医药行、铸剑帮、乡土派包括土葬派的南阳先生和南阳小莲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不过多久,已经是半年之后了,距离南阳先生四十六岁的生日越来越近了。
  王大石四人一直没有离开土葬派,一直在寻觅着线索,一直在坚持,他们也成为土葬派最要好的朋友。其中医药行和铸剑帮回去了,年后再次来到了土葬派。
  铸剑帮的阵容比之前更加庞大,增加了好些人,除了东方氏兄弟两个、林震侠和温晴晴之外,包括铸剑帮的三位长老,鬼三七、马一彪和马一剪也过来帮助土葬派破解祸灾。
  医药行、铸剑帮两帮人众依旧没有住进土葬派,用餐也是自己动手制作,有时候则会从土葬派取走些食材。
  半年之间,王大石寻找线索,同时不忘记学习武功,自从能够驾驭体内的气体之后,知道外功偏差,所以在最近一段时日,经常彻夜不归,用手揣打沙土,练习外功。民间行道,所谓行道都是各行各业组成的派系,既然是行道,都以手艺、技术为基础,没有手艺和技术,单以武功见长,那便失去了行道的意义。
  王大石身为行道之人,了解掌握的技术和手艺,便是楞菇师傅留下的几本秘籍了,他已经看透这些秘籍,甚至脱口而出琅琅背诵,而当下所急切的,便是学习武功,因为他要凭借武功战胜东方清落,因为他要光明正大地把温晴晴带回到自己的身边,还因为东方清落与他相约比试,他要代表乡土派战胜他。
  这夜,王大石依然没有睡觉,早早地就出来了,由于天热,他跑入附近的大河之中练习外功。他用手在水中不断地抽打,冲出拳掌,然后猛地收回,连续冲出,连续收回,各自做了一千个回合之后,便从河水中走出来,然后把准备好的沙袋子捆绑在脚上和手臂上,绕着土墓山跑完一圈。看天色将白,然后跳入水中冲洗一下,回去睡觉去了。
  半年下去,王大石的体态发生了变化,身上的肌肉结实,由于天天锻炼,身体也强壮起来,连同自身的气质也有了更大的改观。这半年,王大石从来没有休息,从来没有偷懒,他没有忘记之前的屈辱,别人的嘲笑和热讽,他更不会忘记温晴晴还在等着他,等着他从东方清落的身畔光明正大地带回去。王大石自然不会忘记东方清落与之相约的比试,这一天快到了,他想要在这一天证明自己,要在这一天带回温晴晴。
  睡了没有多会,王大石起床,白天的时候便跟着大福右三人讨论破解南阳先生的灾祸。
  这天的讨论又没有结果,王大石未免有些失望,和大福右三人一起去吃晚饭之后,刚刚从桌前站起的时候,突然头脑一阵眩晕,倒在地上。
  大福右三人早就发现王大石这些日子不正常,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长问短。王大石喝了一点水,休息了一会,精神好多了。
  这个时候,听得大殿有敲门声,王大石赶紧去打开了门,走进一对老人,一男一女,老头手中拿着快板,老太太手中提着一把二胡子。
  正是二人游,每逢喜事和丧事,这两人都会出现,喜事便放一挂鞭,丧事便哭一阵子或烧些草纸,以此来讨些钱财。
  记得各门各派在五台山显通寺集会之时,那时正要出发,老头子搀着老太太走过来,一挂鞭炮正在王大石的脚底炸响。
  王大石当然还记得在古安寨村时,鬼胡老头子让他在溪水中摸出一块刻字的石头便可以收之为徒,只是,千辛万苦摸出了石头,而他却跑得没有了人影……王大石自然也记得两位与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纠缠……
  老头子个头矮小,身子稍胖,一副笑脸,头发上系着一朵白花。白花正是丧事用的,南阳先生没死,这两人却戴着丧白花,王大石甚是生气,就将关门,此时南阳先生走了过来,却把两人请了进来。
  老头手中的快板和老太太手中的二胡子没有拍拉,也没有摆起舞步,这时,手中各自请了三炷香,插在大殿的香龛之中。
  其实,大福右三人听闻敲门之声,已经走过来。
  风游僧之前也干过这般行当,看着二人游,便张口问道:“哎呀,这里既无喜事,又无丧事,也无集会仪式,尔等此来这是为何?”
  老头子笑着说道:“咱,咱们是报喜来了,来给南阳先生祈祝来了。好!祝君早日安康!好!祝君早日摆脱困扰!好!”
  边说着,边喊着,却让群人哭笑不得。
  这时候土葬派的一位下人,赏了他些钱财,然后,老头子搀着老太太就走了。
  南阳先生笑了笑,眼中藏着悲望,转身走了回去。
  王大石听到“报喜”两个字,先是心底一酸,然后心想:“说不准这二人游真是报喜来了,真有好事来临!”
  老头子和老太太走出大殿的门,这时候,外头迎来一批人,正是铸剑帮的人众。此次铸剑帮不光来了三位长老,由于食宿自理的缘故,还带来了不少下人,以求照应和随身叫唤。
  东方清落、东方木白和林震侠、温晴晴都在其内,时间可以磨平棱角,时间也可以消平激愤,温晴晴已经没有像先前那般伤悲,她看了一眼王大石,是一副关切的眼神,没有之前那种生死隔离般的久别相逢的感觉。
  王大石一愣,心中难受,他下意识间觉得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什么原因,此时林震侠瘸着腿,衣角上沾了不少的血迹,似乎被什么所伤。
  王大石撇见这群人,故意回避着目光。
  随铸剑帮门派之后的便是医药行的四人。
  欧阳紫云见到老头子和老太太,非常高兴,跑到两人跟前,便盯着老头子,让老头子拍打手中的快板唱两声,还搀扶着老太太,让老太太挥动舞步子。
  老头子和老太太见到欧阳紫云如此高兴,哈哈大笑,然后“啪,啪,啪,啪……”快板有节奏地响起了。
  三位长老和东方清落甚是诧异,转脸向老头子和老太太看了看。
  鬼三七“哼”了一声,怒骂而道:“哼,沮丧的东西,还不快滚!”
  老头子似乎没有听见,继续拍打着手中的快板,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笑声也越来越刺耳。
  东方清落看不下去,刷地转过身子,拔出身上的御金剑,横在老头子和老太太的身前:“真是个沮丧的人物!”
  老头子一愣,“呸”了一声,一口吐沫喷在东方清落的脸上。
  东方清落想御剑划去,却心存忌惮,当下也一口吐了出去,吐沫喷了老头子一脸。
  老头子自也不生气,笑了笑,指着东方清落说道:“你个小子,我对你动手那是以老欺小,你自己动手扇自己个耳光算是扯平了,你若不干,我必然找人扇你的耳光!”
  东方清落自不会扇自己的耳光,老头子说了声:“咱俩走着瞧!”然后搀着老太太走下了山。
  二人游滑稽卖乖,招人喜爱,却从未被得罪过。东方清落此为,也让群人大开眼界。
  这时候,只听林震侠“哎呦”一声跌在了地上。
  东方木白把林震侠扶了起来,欧阳郎中赶紧走了过去,为林震侠医治脚伤。
  原来,林震侠被蟒蛇咬伤,从欧阳郎中的神情可以看出林震侠活不了多日了。
  虽然欧阳郎中是行道中最有名的医者,但是面对蟒蛇之毒,还是无法应对。
  林震侠是鬼三七长老亲自调教的徒儿,当下他脸如死灰,愤怒无比。
  王大石此时突然想到蟒蛇之毒,只是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再想也想不出什么,当下转身走了,他这般匆匆地走,更多是因为东方清落和温晴晴在场,他觉得这个时候没脸再面对温晴晴。
  王大石匆匆地来到土墓山深林静处,两棵树上吊着一只沙袋,这沙袋由小变大,从百十斤重到现在的三百斤沙袋,这是王大石为了练习外功亲自设置的。此时他使劲用拳掌打去,打过一百个回合,然后用脚踢去踹去。
  这时候,突然发觉身边有些异响。最近,王大石的的三觉愈加敏捷,停下脚,朝声响发生之处望去,正是大福右三人。三人本是不思进取之人,见到王大石如此辛苦练习真是感动,没有打搅,也没有多说话,只劝王大石早早休息,练习武功别忘记吃饭睡觉,然后匆匆就走了。
  待三人走后,王大石继续练习,练了不久,停了下来,心想自己已经连续练习大半年了,自己的外功大概也有一定的提高了,特别是觉得此时走路轻巧,轻轻一跃便可以跳得很高;开始双手打击沙袋的时候,手臂和手皮都很疼痛,刚才连续打了一百个回合,没有感觉到特别疼痛的感觉。
  王大石见识过东方清落的的剑法,精妙无比,而御起那御金剑,起码体内也有将尽四五成的内力基础,他自觉内力已经远超东方清落,外功也超他不少,只是武功招式和剑法,没有钻研,更没有练过,虽然内功超越他,但是触动他的剑法和招式还是吃亏不少。
  王大石此刻想,若是木铁胖子在身边,也可以跟他过过招式,与东方清落比试,不求能够进攻,只求能够及时躲过他的剑招也是好呀!
  想着,哀叹着。
  王大石看着沙袋说道:“与东方清落相约的比试时间就快到了,可是自己拿什么跟他比试,若是在温晴晴面前,挺不过三招,自己怎么向温晴晴交代,怎么才能把温晴晴争回来!”
  说着,王大石愤怒地一拳打在地上,然后跪在地上,闭上眼睛:“上苍,你明亮的眼睛可以洞察我的内心,你会保佑和眷恋苦心人的!——南阳先生的困扰至今没能破解,自己武功不成,我的内心承载着众多的屈辱和悲伤!便是连我喜欢的人,都被无情地抢夺。我并没有崇高的梦想,也没有奢望过什么,此刻,我只希望能够带走我的温晴晴,让我的心安稳,让我的心得到安慰,若非如此,我便会遗憾终生,内心生愧,这辈子过得也不快活……”
  王大石刚说道这里,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哈哈的大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东方清落和温晴晴正站在自己身旁的不远之处。
  不知道温晴晴有没有听到,王大石一阵脸红。
  东方清落依然孤傲,一副不屈之相。温晴晴温情似水,看着王大石,眼中含着丝丝的泪花,那种眼神仍然是一副关切,似乎在问王大石是否还好。
  王大石深深地看着温晴晴,温晴晴的眼中和神情开始变化,她的眼神展露出同情与可怜,她似乎知道王大石为了能够把她从东方清落身边争回去所忍受的屈辱和付出的努力。
  王大石的目光依旧注视着温晴晴,不知是什么缘故,温晴晴哭着,摇了摇头,大概是与王大石说着什么,似乎在告诉王大石什么,似乎是告诉王大石不要再努力了,不要在等她了。
  王大石此时非常地恐惧,他依然记得,当初温晴晴对己展露的那份真情,记得温晴晴的眼神,那是让他等待的殷切……
  可是,可是现在,可是现在,一切变得迷茫,甚至荡然无存。
  东方清落这时哈哈一声大笑,仰着头,说道:“王大石,亏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只是,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却没有你这份努力,当年楞菇师傅收你为首位弟子,传你秘籍与遗嘱,本人便是不服气,后来,被黄修仙驱逐出乡土派,本人更是不服气,本人发誓要与你们乡土派一决高下,让坟茔中的楞菇看到,当初收你为首位弟子,传你秘籍,驱逐本人出教,那是一件极其卑劣、愚蠢和错误的事情!哈哈哈……那是永远错误的事情,那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本次比试,本人便想选择在楞菇坟茔面前与你们过招,只是,时日将近,大概就会在此土墓山,届时,铸剑帮三位长老和部分教众都会光临,就等着看你们乡土派败落倒地的好戏吧!——呵呵,想带回温晴晴,也要看看自己的实力!”
  说着,东方清落挥起御金剑,身子已经跃在半空之中,手形不断地变化,剑光闪动着,一套剑法纷纷展示而出,密林之中躁动起来,只听“哗哗哗哗……”叶飘枝落。
  王大石不想看,甚至来说不能看,他的剑法在王大石的眼中精妙无论,也非自己所能比拟,虽然自己这一年来勤奋练习,但是对于自己的身手,对自己的武功底子,他还是很清楚的,若在此时看去,只会在心中留下阴影,而这份阴影是自卑的,是自愧不如的。此刻王大石再次体会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可是王大石还是忍不住看了,他希望能认清这御金剑,希望能够找到剑法的破绽,希望在之后的比试之中能有所突破。但是看过之后,自是一阵失落和悲望。
  东方清落展示之后,便举步而去。
  “站住!”王大石喊道,他第一次以勒令的口吻。
  “就因为如此,你烧毁了乡土派,把它化为乌有,而且绝然不顾黄修仙夫妇的生命;就因为如此,你心中永远不能泯灭仇恨!本人处处相让,你却得寸进尺,变本加厉!”王大石说着,猛然转过脸,戟指而道:“在下必然要胜你,以证明楞菇师傅的选择没有错!在下必然要战胜你,以洗刷自己曾受你的屈辱!在下必然要战胜你,带回温晴晴。乡土派被你一把大火毁于一旦,我绝然不会饶恕你!”
  的确,王大石一直在进步,一直在马不停蹄地改变,如此大的勇气,自己也觉得震撼。
  东方清落哈哈一声长笑,消失在密林之中。温晴晴深深地看了王大石一眼,然后跟着追去了,追随东方清落而去!
  王大石看着温晴晴走去,看着她的背影消失,眼界突然一片迷茫,跪在了地上,默默地说道:“本人终究怎么才能胜他呢!”
  王大石自悲着,想着刚才的愤然之言,心里难以承受的起,他想:“若是败落了,那王大石还有何颜面见到温晴晴呀!”想到这里,突然他一声呐喊,右臂凝起力气,一掌打向沙袋,只听“嗵——”的一声。
  沙袋爆裂,沙尘飞溅,四周一片迷茫。
  王大石看着,愣住了。半会儿过去,沙尘已然飘落,四周恢复了一片平静,他看着四周,看着被东方清落斩断的落枝和飘下的叶子,痛苦地说道:“我固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又能如何呢,不通招式,又怎么对抗东方清落的拳脚,不通剑术又何以应对他的御金剑!”
  就在这时候,传来一声大笑,这笑声空旷,震荡着山林,仿佛天地之间瑟瑟一抖。
  听闻这一声大笑,王大石惊得一怔,仔细辨别,分明人在远处,依据他现在的经验之谈,可以听出这大笑之声,是一位高人。
  “怎么会突然传出这声奇异的大笑?”王大石此时一怔,愣住了。
  过了一会,王大石高喊而去:“是哪位高人!请现身一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