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西原之情 第一章识海朦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这是在哪?头好疼啊……”一名浑身是伤的少年从床榻上摔了下来。
  “傲哥哥,你醒了?快来人呀,傲哥哥醒来了!”一名十几岁的少女冲了进来,大喊着。
  “傲哥哥,傲哥哥,你摔着了没?我扶你上去。”少女显得非常兴奋,一双大大的眼睛扑棱扑棱的。
  她用力抱起少年,将他扶到了床塌上。
  一名青衣女子听到少女的喊叫声,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傲儿,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青衣女子着急的摸着少年的头,说道:“你可把姨母吓坏了!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姨母可怎么办啊?”
  “你是谁?这是哪?我怎么了?”少年感到很迷茫,一翻身差点又栽倒在地。
  他记得自己正在和人决斗,头部受到重创,就在意识消退时,被一道雷电击中……
  “北野,你给我站住!”
  “北野,凭啥什么好处都让你得了?”
  “啊!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我的头……”
  “傲儿,你怎么了?傲儿,你醒醒!”青衣女子看到少年在床榻上翻滚,忙抱住了他的肩膀。
  “琦儿,快跑,他们追来了!”
  “琦儿,不要管我,你先离开,我挡住他们!”
  少年躺在床榻上不停的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傲儿,你醒醒!傲儿,难道你不记得了?我是姨母啊!”青衣女子很是着急,不停的打量着少年。
  “岁月长歌,仗剑天涯!我北野迟早会回来的……”
  “你是谁?姨母?我头好疼啊!”少年满头大汗,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对眼前的一切很是迷茫。
  “快,快看看怎么回事!这孩子嘴里念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青衣女子非常着急,吩咐跟随而来的医师。
  医师把了把脉,又看了看少年的眼睑说道:“公子身体已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
  “是吗?好,傲儿你感觉怎么样?还有什么不舒服的?饿不饿?”女子心疼的看着少年,将少年的手攥的紧紧的,生怕又有什么闪失。
  ……
  少年也许是饿了,也有可能是消耗太大,抓起吃的就一阵狼吞虎咽。
  看着少年吃东西的模样,那清秀的脸庞多么像年轻的他啊!十年了!十年弹指一挥间,他还记得她吗?有没有找过她?
  只因为那个女人,一个蛊惑人心的妖精……
  还记得傲儿的母亲被打入冷宫时祈求的目光,那个狠心的人只会偏袒那个妖精,傲儿迟早会被她害死。
  为了保住姐姐的亲骨肉,她偷了令牌,带着傲儿逃到了西汕公国的这个偏僻小镇,他们不敢暴露身份,她自己也受了伤,实力从武将圆满直降到武师初阶,那时傲儿才三岁,还是一个孩童,但命运多舛。
  “傲儿,感觉怎么样?吃饱了没?”青衣女子回过神。
  “好多了,我想休息一会。”少年感觉迷迷糊糊的,搞不清自己是谁,自己在哪。
  “好吧,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叫姨母啊。”青衣女子看了看北野傲,离开了屋子。
  等众人离开后,少年才有功夫省视自己。
  他的头疼的厉害,识海内好像多了一团什么东西,朦朦胧胧的。
  只记得和司马齐决斗,如果他武核没有受损,肯定会让司马齐怀疑人生,但这只能是假设。他的头部遭到司马齐的重击,在意识消散之际,被空中莫名的雷电击中,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醒来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他识海内的哪团朦胧物不断和他的识海摩擦碰撞,时不时还有一丝隐隐的刺痛感。
  “头部损伤严重?医师不是说没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还这么疼?”他搞不清状况。
  他只记得姨母说过,他的父亲是非不分,他的母亲被奸人陷害,身陷囹圄,姨母带着他逃到了这个偏僻的万泉镇。
  万泉镇是西汕公国的一个偏僻小镇,只因有山泉无数而得名。
  来到万泉镇后,姨母在万泉学府担任客卿长老,而他自己就在万泉学府学习。
  万泉学府府主叫尉迟荣尧,武将境界,是万泉镇有名的高手之一,他们刚来时,他还是很照顾的。
  他的姨母在万泉镇收养了个女孩名叫慕容伶,是他们刚到万泉镇不久,有一次姨母去魔兽森林采药时,在无名悬崖捡的。
  当时她感到很诧异?但女孩两三岁的样子看起来萌萌的,就动了恻隐之心。
  这些年来,随着慕容伶逐渐长大,已经出落的楚楚动人,特别招人喜爱。
  他修炼的是一种水系功法,姨母说是他们家族的功法,从小,他就悟性过人,又能吃的了苦,所以修炼的速度奇快。
  自从逃亡到万泉镇后,他从武徒小成到十二岁凝聚出武核,一直顺风顺水,也是同龄人羡慕的奇才,但一切在他进入武者境界后就变了。
  几个月前他和几个伙伴在魔兽森林外围历练,遭到了暗算,武核严重受损,修为不进反退,从武者境界跌落到了武徒境界。
  之所以被他们暗算,他估计和一年一次的西汕大比选拔赛有关。
  因为选拔赛的前五名能够参加西汕公国的秘境试练,还有机会被西原地域的八个大的门派选作外门弟子,这简直就是草鸡变凤凰,鲤鱼跃龙门的天大的好事。
  每名学员都卯足了劲,想得到这个名额,而他自从晋入武者后,实力就一举进入了学府的前五名,作为一名外来者,又没什么依靠,这简直就是动了某一些人的奶酪。
  “傲哥哥,你感到好些了没?”一名少女手里端着个水盆走了进来,打断了北野傲的沉思。
  “伶妹,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北野傲看着眼前的这名女孩,一抹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傲哥哥,这没什么了。你躺好了,我给你擦擦脸。”少女说完,拿起了水盆里的擦脸巾。
  “伶妹,你说人的记忆能够脱离人的身体吗?”北野傲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话,将少女吓了一跳。
  “傲哥哥,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人死了,记忆也就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存在呢?”少女做了个羞羞的手势。
  “是这样吗?”北野傲看着少女忙碌的身影,陷入了沉思,“识海内的哪团朦胧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