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西原之情 第八章螳螂捕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来到存放书卷的区域,贺兰雨薇满脸期待,“我倒要看看都有什么?”
  书卷架上有上万卷书,最多的是一些大陆的人文、地理等方面的,灵级的秘籍有上百卷,数卷的地级秘籍,天级、圣级的秘籍一卷都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贺兰雨薇感到很纳闷。
  “给,这是星灿重剑的剑诀,可惜是个残本,只有前三式,相当于灵级剑诀。”贺兰雨薇将书卷连同书架一同收进了储物戒指内,将那卷星灿重剑的剑诀拿出来给了北野傲。
  “岁月长歌,仗剑天涯!……好啊,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剑诀了!”
  北野傲也感到非常兴奋,炼体圣法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他最需要的就是适合的剑诀了,虽然只有三式。
  装完书卷后,二人又环视了一圈暗室,在暗室的最里面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方暗室的顶部有几颗宝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石桌上空空如也。
  “这应该是先祖看书的地方!”贺兰雨薇坐在了石桌前的石凳上,突然,石桌右上角有一块升了起来,俨然是一个石匣,打开石匣,一本精致的书卷呈现在了二人眼前。
  原来这石凳就是一个机关,只有坐在上面才能打开石匣取出里面的秘籍。
  打开书卷,前半部分正是贺兰雨薇苦苦寻找的炼体圣法,后半部分……
  “交出宝物,可以饶你们不死!”突然一声吼叫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贺兰余昔,你要干什么!你不知道要靠自己的力量来寻找圣法吗?你怎么可以带家族护法?”贺兰雨薇对贺兰余昔作弊的做法很不满。
  “你懂什么,只要能得到圣法,这又算的了什么呢?给我拿下这个叛徒!”贺兰余昔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贺兰雨薇安了一个叛徒的罪名。
  人死了,死无对证,谁又能说什么呢?
  “二弟,你先走,都是为兄连累了你!”贺兰雨薇将一枚玄戒还有一枚星戒偷偷塞给北野傲,他对现在这个状况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拼死让这个刚认的兄弟脱身。
  “想走?往哪里走?杀了他们!”
  “二公子,这?”两名护法也在犹豫,要知道家族严禁自相残杀,虽说平时竞争不断,但只要不出人命都不算什么大事,但现在如果为了抢夺圣法而杀了大公子,让家族知道了他们也会玩完的。
  “这什么这,难道你们忘了父亲的交代了,我现在生命受到了威胁,你们还等什么!”贺兰余昔为了得到圣法,已经不管不顾了。
  “杀!”
  “星海金罡!”
  “岁月长歌,仗剑天涯!……横劈!”北野傲怎么会丢下自己的兄弟呢,想一想他从三岁起跟着姨母逃亡,见多了尔虞我诈的场面,现在终于认了一位掏心掏肺的大哥,他怎么会丢下大哥独自逃亡呢。
  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怎么会是贺兰家族护法的对手呢,一个照面他们就伤痕累累,倒在了地上。
  “刚才已经说了,交出圣法,会少一些皮肉之苦,你这是何苦呢?”贺兰余昔得意洋洋,踱步向北野傲二人走来。
  “你放了他,我将圣法给你!”贺兰雨薇看了一眼北野傲,感到很内疚。
  “哈哈!不错,很精彩!”一名女子的声音从洞府外传了进来。
  “杀了!”
  随着女子一声令下,两名贺兰家族的护法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你们是谁?我可是贺兰家族的核心子弟!”贺兰余昔惊恐的盯着女子。
  “违反规则,该死!”女子一剑结果了贺兰余昔。
  “你们?你们是暗夜?”贺兰雨薇惊讶道。
  “小丫头知道的还不少!”女子说完,看了眼北野傲,一道寒芒划过,随之抓起贺兰雨薇闪身离开了洞府。
  “啊!……”随着一丝寒冰剑芒入体,北野傲感到全身奇寒无比,整个身体都要被冻僵了,意识也逐渐模糊……
  另一名蒙面女子来到北野傲身边,灵识扫了一圈。
  “北野家族的血脉?怎么会在这里?这下有好戏看了!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女子说完,捡起一枚玄戒,闪身离开了。
  北野傲在失去意识的同时,“岁月古经”开始自动运转,周围的月光属性能量不断被吸收,他体内的寒冰剑气也被一点点转化,持续不断的对他的身体进行锻造。
  不知过了多久,北野傲睁开了眼睛,他四周看了看,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但这个洞府及手中的储物戒指告诉他,这不是梦。
  他迈步向洞府外面走去,出了洞府,转头看去眼前只剩下一面空空的墙壁。
  打开图卷,找了好久,他也没搞懂自己所处的方位。
  “好厉害的阵法啊!”北野傲叹息着。
  根据依稀的记忆,他按照进来的路线,走了大半天,来到了一处山洞。
  “怎么感觉不对劲,好像迷路了!”北野傲发现,这里已和记忆完全不同了。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了,找个地方调整一下。”他就这点好,不去强求,“反正也是计划出来历练,还有两个多月,就从这里开始吧。”
  这是一处自然形成的山洞,山洞外面有哗哗的流水声,山洞周围树木丛生。
  北野傲将山洞收拾了一下,又在四周撒上驱蚊虫的药粉,在山洞外面挖了几个陷阱。
  “这里应该没有特别厉害的魔兽。”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看到远处山坡上有几只山鹿在吃草,小兔子不时从草丛里跑过,树梢上有几只鸟在忘我的鸣叫。
  他跑到山洞不远的山崖边,来回几趟搬了几块岩石。
  “如果将前辈洞府的石床和石桌搬来就好了!”都现在了,他还在惦记着那个洞府的石床和石桌。
  他现在的肉体已经晶体初成,相当于猛兽的力量,这几块巨石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事。
  他从储物星戒内拿出星灿重剑,轻轻在巨石上一划,巨石在星灿重剑跟前,好像成了一块豆腐,几下就成了很方正的样子,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一块巨石被他修整成了床的样子,另一块成了石桌,还有一个石盆可以用来浸泡炼体。
  “这个洞窟还缺个门!”他想起前辈的洞府设计的精妙,也想做一个门。研究了好半天,最后才勉强整了一个,虽然没有学过机关,但他有样学样,用石材做了一个简易的机关,一按机关门哐哐哐的打开了,再一按又哐哐哐关上了。
  “还不错!”他看着自己的杰作,虽然粗糙,但还是让他很得意。
  山洞内外的布置都收拾好后,他开始检查这次的收获。
  这次跟大哥出来,最重要的收获就是这把星灿重剑了,看到这把星灿重剑,就想起了大哥贺兰雨薇,虽然他们认识时间不长,但大哥豪爽的风格让他记忆犹新。
  “不知大哥现在怎么样了,等自己有了实力,一定将你从暗夜手里解救出来!”
  他的神念进入一枚星戒内,这枚星戒里面有极品晶石10枚,相当于一千万枚下品晶石,恢复灵丹一瓶共三颗,灵级药材有10珠,灵兽魔核10颗……
  这应该是大哥偷偷塞给他的两枚储物戒指中的一枚,另一枚已经不知所踪。
  他将所有物品转移到了自己手指的星戒内,这枚星戒内还有几千枚下品晶石,一瓶炼体灵丹,一枚灵戒以及一卷星灿剑诀。
  看完这些,北野傲倒吸一口气,“他嘛发财了,真他嘛发财了!”这些东西的价值相当于数千万晶石,要知道这可是晶石,不是金币啊,他从来没感觉到像现在这样富足。
  他打开剑诀,开始研读剑诀的内容。虽然剑诀是残卷,但三式的剑诀威力绝对不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