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最后是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峰在注意着这位夫人的表情,脸上没有害怕。平常的女子不都会大叫起来,或者说害怕不敢看吗?这个夫人反倒是平淡,像是没有任何事情一样。额……这个夫人可真是与其他女子不同啊……
  走了许久,在不远处看见马蹄上,一袭黑衣,安冉冉定睛一看,是萧揽袂,微微勾起了嘴角。
  安冉冉慢慢的走到哪下,他从马上跳下来。抱住了她,轻声的语气,在她的耳旁吐洒着气息。“这一路上尸横遍野,不知道夫人是否害怕?”
  安冉冉摇了摇头。“不怕,看到了你之后,我心中安心了许多。”
  “嗯,小时候的你,看一个蟑螂都会吓得躲在我身后。这么多尸体,却神情从容。我相比以前,冷了许多,你相比以前,强大了许多,再也不是你小时候那个懦弱的你。不过没关系,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安冉冉愣了愣,不敢相信的,小心翼翼的问道:“冉逸痕?”
  “对不起媳妇儿,我错了。我是真心实意的悔过!”
  安冉冉听见他这一撒娇,愣了愣,额……莫名觉得还挺好听的。安冉冉为了那傲娇的面子,还是故意重着语气说道:“那意思就是说,那天我和阿姨的对话,你听见了?你们,空间还有千里传音?”
  “没有,那椅子是背对着的,我就在那里。”
  “……”能说什么呢,无语。“算了,这次就饶过你了,下不为例!”
  “嗯嗯,发誓!”
  安冉冉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这是她听过最萌的一次道歉了。
  冉逸痕将她抱上马上,安冉冉轻轻的靠在他的身上,靠了一会儿,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目的地。
  冉逸痕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看着她的容颜,触摸着她的脸。喃喃道:“我反正是觉得,你,在我的眼前,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那个善良单纯的小女孩。”
  说着,微微勾起了嘴角,这微笑中带着温柔,语气中带着柔和。
  安冉冉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
  冉逸痕丝毫没有闪躲,用手轻轻地揉着她的头,脸上带着宠溺,问道:“刚才我的表白,你都听见了?”
  安冉冉微微嘟起了小嘴儿,打掉了他的手。“这里哪是表白嘛,把你的咸猪爪给我拿开。”
  “好了,别闹了,明天要赶路,去京城复命。”
  安冉冉点了点头,又再次的迅速进入了梦乡。
  赶了半天的路程,终于到达了京城。
  进入了宫里,安冉冉望着这花团锦簇,微笑。
  冉逸痕则跟在后面,也淡淡的勾着笑,他为这个笑,可以付出一切……
  安冉冉站在宫外门口,在不远处遇到一个很不想遇到的人,冯莲莲。
  安冉冉微眯眼眸,微微勾起嘴角。这个外来者,现在是贵妃还是皇后?
  冯莲莲也看见了她,现在的自己,是这个国家的女祭司,他们都非常的崇敬。
  冯莲莲抬着头,斜着眼睛看着她。
  身旁的宫女,叱喝道:“胆大民女,见了女祭司,还不下跪?”
  安冉冉看着她扬着头,额……麻麻,这里有人用鼻孔对着我……
  安冉冉微微勾了勾嘴角。“女祭司?”
  “是,你还不。”
  这宫女话未说完就被她打断,冯莲莲缓缓开口:“面前这女子,是我的恩人。”
  “可是祭司大人,就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也应该向您行礼,您尊贵为祭司,这是应该的礼数。您就是太善良了。”宫女愤愤不平,说得像是在为她打抱不平。
  冯莲莲不语,而只是微微一笑,看着她。
  安冉冉向来喜欢观察别人的神情,很容易的看得出,她的这个笑,是在炫耀。等等,她刚刚说她善良……这宫女估计也是个傻白甜吧。
  “怎么啦?出什么事?”
  众人往身后一看,一袭黄袍,一袭军装,两人平行走了过来。
  冯莲莲望着着军装的男子,愣了愣。承认,喜欢上他,这一个月多,对他的想念,丝毫不减半。
  都怪自己当初,应该再坚持一点,在小心谨慎一些,那个女人就可以消失了。
  冯莲莲眸中闪过一丝狠毒,双手捏成拳头,随后放掉。
  慢慢的扯出一丝笑容,安冉冉斜斜的笑了笑,这笑是有多勉强,是她,直接白眼。
  冯莲莲向他欠了欠身,轻声轻语道:“皇上,今年的祭祀,要提前了。”
  皇上点了点头,看向这个穿着素衣的一女子,“这可是将军的夫人?听闻,私自闯入军营去寻夫?”
  安冉冉听着语气有点不对啊,好像有点像治罪的……
  安冉冉连忙欠身,“女子私自进入军营,乃是死罪,可是,可是我杀敌也有百人,做了这么大的功劳,您就不能将功补罪?如果真的没有办法的话,宁愿一死,来捍卫这律法。”
  皇上脸上的表情绷不住了,哈哈大笑。用手拍着冉逸痕,“揽袂,你说让我逗逗你的娘子,可是呢,这么伶牙俐齿,可逗不了啊,哈哈哈。”
  冉逸痕低头轻笑,“皇上谬赞,冉冉,还不赶紧,谢主隆恩。”
  安冉冉欠了欠身,“多谢皇上不杀之恩。”
  安冉冉最后还不忘看了一眼冯莲莲,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安冉冉知道,这么云淡风轻,肯定,有一个胜券在握的阴谋吧。
  “已通知了,便先下去了。”
  冯莲莲弯了弯腰,皇上点了点头。“那明天就辛苦祭司了。”
  冯莲莲微微一笑,随后转身离去。
  安冉冉微微挑了挑眉头,这祭司可真是有好大的面子呀,算了,她走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安冉冉走到冉逸痕的的身旁,牵起他的手,微笑着对皇上说道:“现在已经不晚了,过一会儿就得关宫门了。可以让我夫妻二人先行一步吗?”
  “冉冉,不得无礼。”
  “无碍,你们就先行离去吧。”
  两人行完礼便离开了。
  安冉冉并没有做皇上安排的轿子,而是,与他一起坐在马上。
  “夫君,现在可是去哪儿呀?”
  “去男配以前的家中。”
  安冉冉转头向他微微一笑,“听夫君的。”
  冉逸痕看着这个微笑,下意识的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
  安冉冉靠在了他的胸膛上,享受着微风吹来,靠在了一个让自己十分觉得非常安全的胸膛。
  可是想起,那番话,做完任务,必须出去,并且,不能再次回来,而他,则永远困守着空间站……
  安冉冉只感觉脸颊上,慢慢的流下了两行泪水。
  安冉冉做了一个打哈欠的动作,以此掩盖。
  冉逸痕没有任何察觉。
  过了好一会儿,便到了大门口,一下马便有许多人迎了上来。
  一个中年男子迎了上来,恭敬的弯了弯腰。“少爷,老人夫人现在已经在大厅等候了。”
  那中年男子看见安冉冉,眼中微微一惊。安冉冉看他的表情有些奇怪,转眸一想,不过也是,一个官家的少爷,在外面娶了一个民女,做了妻子,说出去的确有一些违和感。
  冉逸痕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牵起安冉冉的手,就踏进了门,走到了正厅。
  安冉冉看见有一个坐在主位的男人,脸上带着几分严肃,有些让人觉得生人勿近。
  而一旁的妇女看见了冉逸痕,慌忙迎了上去,立马拉着她的手,抱住他哭。“儿啊,我的儿啊。”
  冉逸痕浅浅的勾出嘴角,轻声的说道:“娘,我回来了,别哭了。”
  那中年男子用手用力的拍了桌子,“嘭”的一声,站起来,大吼道:“哼!你这个不孝子,赶紧给我跪下!”
  然而冉逸痕并没有跪下,眸中也并没有被那愤怒的声音所吓住,而是直瞪瞪的看着他。
  “老爷,你这是做什么啊!”
  妇女护在了他的面前。
  “你瞧瞧,你瞧瞧,他还不就是你惯出来的。好好的去读个书,中个举什么的多好,非要去当什么兵,要是哪天死在战场上,谁给他收尸!”
  萧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安冉冉听得出来这句话的意思,在担心他。
  “父亲,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我会为我自己负责任的。”
  萧父叹了口气,最后泄气着坐在椅子上。
  萧母看向他身旁的安冉冉,愣了愣。随后勾起嘴角问道:“袂儿,这个就是你在外面纳的妻子?”
  安冉冉欠了欠身,“娘。”
  萧母满心欢喜的用手拉住她,“瞧这姑娘,五官端正,好一个清秀佳人呢。”
  “娘,我叫安冉冉。”
  “好好,哦对了,你们父子俩好好聊聊天,我与冉冉,我们两个呀,增进增进的感情。”
  萧母说着,将她往外拉着走。
  两人走到不远处的亭子,坐下去。
  “不知道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萧母把看月亮的目光,转移到她身上,仔细的打量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选择你。但是你竟然进了这萧家的门,就得遵从规矩。”
  萧母没有了之前看萧揽袂的温柔的眼神,还是带着几分严肃,甚至还有一些疏离的感觉。
  安冉冉微微一惊,还以为这个萧母是一个温柔的人,没想到……
  “这是这样,娘请放心。”
  萧母看她自始至终都带着微笑,与她见到的那些不同,她的教养非常的好,对她的好感倒是有几分。
  安冉冉与萧母了几句话后,便有下人带着,去房间,等着冉逸痕。
  安冉冉坐在床上,只有一根蜡烛,光非常的微弱。安冉冉看见了一个人,已慢慢的走到了门口,安冉冉立马躺了下去。
  门轻轻被推开,安冉冉用一只眼睛悄悄地打探,随后又悄悄闭上。
  冉逸痕换好衣服,立刻躺到了床上,伸出手抱住了她。将热气的吐洒在她的耳旁,“媳妇要是再不睡的话,孩子会生气的。”
  说着,用手摸着肚子,轻轻的揉着。
  安冉冉抓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到了腰上。“时间这么短,现在还没成型呢。”
  冉逸痕扬起嘴角,“明日的祭祀,肯定会很好玩。”
  安冉冉也跟着轻轻的笑道:“必须的,肯定会很好玩,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做主角呢,还是做旁观者。”
  “不管怎样,护你周全。”
  冉逸痕将她抱得更紧,安冉冉只觉得心头一暖,浅浅的勾了勾嘴角。
  天刚朦朦亮,大大小小的百姓,在城门口,像排队似的跪拜在地上。
  而在宫里,依旧也是这样的,从最高的职位,再到最低的职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