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宿主有什么事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温白轻手轻脚地走了安冉冉的房间,小心翼翼地给安冉冉盖上了被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安冉冉,又轻手轻脚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人瞬间挣开了眼坐了起来,安冉冉看着身上的被子微微出神,安温白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呢……
  ……
  安冉冉一直睡到自然醒才起了床,别墅里只有她和安温白还有几个保姆,显得很冷清。安冉冉下了楼,发现安温白已经出去了。
  别看安温白不过十八岁,他的能力也不弱甚至比男主手段还要厉害。她真是低估了他了,她还以为安温白只是一个温润少年而已。
  隐藏得太深了啊,这安温白不会是反派boss吧?委托者那一世安温白好像也好像也没这么厉害吧?
  “呼叫001呼叫001。”
  〔宿主有什么事情吗?〕001不男不女的机器声在安冉冉的脑海里响起。
  “我想知道这个安温白没有问题吧?”安冉冉想到昨天安温白的眼神,有些担心安温白是重生什么的。
  〔嘀——经过系统检测安温白是重生者。〕
  重生者……难怪啊,照委托者那么快就挂了不知道也是应该的。她就说这个安温白给她的感觉怪怪得,就是觉得有点不一样。怕现在他也怀疑自己是重生者吧,关键时候也可以承认自己是重生者,总不能说自己正真的来处吧。
  不过她还是喜欢那个萌萌哒易害羞的少年啊~
  直到到了安宅,两人之间也都没有一句话的交流。安苒苒也不想理这个心机大男孩,别看他小她简直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要是被他的外表蒙蔽了,那你也太小看他了。
  在她见过的重生者里面不惹事的一般很少,要么呢里复仇,要么就要当总裁迎娶白富美。除了几个傻白甜女主外,其他重生者大部分都黑化了。
  她没来这之前还是时空管理员见过的人也很多,但她还是有点看不清安温白这个人。明明还是那个干净的少年,可他的身上却有一股邪气。
  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安苒苒下了车她暂时不想攻略这个大男孩了,有点怕怕的咋办?001你给我出来真的不能不攻略嘛!!
  〔真的不能。〕001弱弱地说了句。
  安苒苒咬牙切齿,你一个系统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你把以前那个系统还给我!!
  安苒苒撇了一眼安温白,独自回了房间。安苒苒坐在床上叹了口气,她之前本来想用御姐攻来攻略可爱的弟弟。但现在的弟弟已经变成了心机boy,她只能委屈用大女孩的方法来攻略了。
  身处黑暗的人总喜欢那些充满阳光的人,所以她现在还得变成阳光少女?很好!
  安温白看着那个气鼓鼓的背影,嘴角勾了勾。又想起那个在办公室睡得像猪一样的人,笑出了声。
  ……
  安苒苒吃着薯片看着玛丽苏电视剧,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还得去下隔壁省看看委托者的外祖父外祖母呢!明天把安温白那个心机男孩也带上,这样给他们先打打预防针。免得以后她攻略成功了把他们吓死掉!
  “小生的花伞还落在你家,你美眷如花我浪迹天涯,为我泡杯花茶,和你有些不搭……”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安苒苒看了看,嗯,是甜甜?
  “喂。”安苒苒有些疑惑,她和甜甜妹纸才刚认识一天,她有什么事先她呢?
  “总经理不好啦!我刚才看见傅总和那个小白花在一起!”甜甜恨铁不成钢道。这小三都勾引你未婚夫了你还不着急!
  噗,安苒苒不禁笑出了声,这甜甜妹纸真可爱啊!她还以为公司要倒闭什么的,原来就这事。她不说她都快忘了男女主这两号人了,就让他们多蹦达几天。
  甜甜听到安苒苒的笑声,拉着小脸无奈地说,“总经理你未婚夫都被人抢了你还笑得出来。”
  “好好好我不笑,这样吧你拍几张照片发给我好吗?”安苒苒憋着笑正经道。
  “没问题。”甜甜拍了拍了胸,小脸满是坚定。
  没过多久,安苒苒的手机里多了几张男女主亲亲抱抱的照片。安苒苒一脸坏笑,到时候退婚真期待男主的臭脸色啊!不让男主丢脸丢到姥姥家,她就不叫安苒苒!
  安苒苒又给甜甜发了个短信:甜甜小宝贝乖~为了报答你我决定给你加工资^_^
  刚喝水的甜甜,“噗”的一声把刚到嘴的水都给喷了。看到小宝贝这个称呼甜甜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加工资这个谢礼不错嘛。为了升职加薪,看来她要努力地盯着那个勾引总经理未婚夫的小白花!
  安苒苒放下手机摇了摇头,其实这年头白富美也不好当。不但要防着想抢家产的小婊砸,还得防抢未婚夫的妖艳贱货!要不是有钱,安苒苒都想走人了!
  她只想当一只活得精致的猪啊~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没事逛逛街,买买东西什么的。这年头连猪都过得比人好,真是没天理了!
  第二天安苒苒早早地就起了床,穿着睡衣就直接敲了敲安温白的房门。安苒苒见这么久都没人开门,皱了皱眉头,不会这么早他就已经出去了吧?
  安苒苒刚想放弃,房间“啪”的一声被人打开了。安苒苒一转头,就看见那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孩靠在门上。“姐姐这么一大早的找我有什么事吗?”男孩笑眯眯地一脸邪气。
  安苒苒目瞪口呆,我去!他这是要放飞自我了吗??他不怕她发现他的秘密吗?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表现出来?这打开方式是错误的吗?
  安苒苒吞了吞口水,别误会。她只是被吓到了而已,并不会被美色所诱惑了。想了一下,安苒苒又理直气壮了。
  “那个……那个温白我等会要去外祖父外祖母家你也一起吧,我……我先回房间啊。”安苒苒说完立马顺溜的溜了,也不等安温白的回答。
  安温白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女孩,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溺宠,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安苒苒回了房间后背靠房门,踹了几口气。神情恢复成了那个冷淡的样子,眼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安温白……”安苒苒低声呢喃。
  安苒苒抬起了头,脸上又挂满了笑容,仿佛刚才那个冷淡的人不是她一样。
  ……
  房门被敲响,安苒苒开了门,入眼的就是一个长相精致的少年——安温白。安温白的长相其实偏阴柔型的,给人一种雌雄莫辨的感觉,生在古代活脱脱就是一个妖孽男。
  “姐姐可以出发了。”安温白比了个请的手势,安苒苒也不和他客气。
  从本市到隔壁省隔的也不是很远,半天也就能到。白家就人丁稀少,除了安母一个女儿外就没有其它的孩子了,所以白家比安家还要冷清。
  白家的宅子不是在热闹的市区而是在郊外,这个宅子的风格都是那种复古风,古风古色的。
  “苒苒和温白快快快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激动朝安苒苒这边挥了挥手。虽然安温白不是安家的亲生儿子,可安家和白家却把他当成亲生的孩子疼。
  或许是遗传的问题白家都是一脉单传,甚至有时候只有一个女儿。
  “外祖父您小心点。”安苒苒赶紧扶着老人,生怕他摔倒。委托者的外祖父已经八十岁高龄了,外祖母也有七十多岁了。也许是保养得当,两个老人家身体都挺硬朗的,最大的毛病就是腿脚不太方便。
  白家老头听到宝贝外孙女关心自己,胡子都要笑歪了,“苒苒果然是长大了,上次听你妈说我还半信半疑的,没想到我们家苒苒真是是没有让外祖父失望。”
  安苒苒一脸傲娇,撒娇道:“以前是我不懂事,一直把不值得的东西看的太重,我现在已经知道什么才是自己值得去保护去爱护的人了。”
  白老爷子满意地看了看安苒苒,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傅家那小子不适合你,我老头子活这么大岁数有什么看不明白的,那小子和他爸一样都不是什么值得托付的人。傅小子那对你是完全没有爱意可他却还拖着你,你就算嫁过去也不会有多好的日子过。你妈呀,和你好说歹说你死活不同意,结果就这么一直拖着了。现在可好了你自己也看开了,咱们就选个机会把这门婚事给退了。”
  安苒苒点头如捣蒜,非常同意白外公的话。男主就是这么渣!还想美人和江山兼得,想的真美!有她在,男主怕是美人和江山都别想要!
  看着自家宝贝外孙女比以前懂事多了,他也放心了不少。安温白就静静地坐在一旁剥着橘子递给安苒苒吃,安苒苒也来者不拒的吃的开心。
  白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眼神在安温白和安苒苒二人之间流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白老爷子突然笑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极好的注意。不过不能急,等闺女和女婿回来了他们在商量商量。
  “对了外祖父,外祖母呢。”安苒苒感到有些奇怪,她都来了好一会了怎么都没看见委托者的外祖母呢。
  白老爷子无奈道:“你外祖母啊人老心不老,天天就出门找她那几个小姐妹溜达呢。最近她和几个好朋友去三亚玩了,要是她知道你回来肯定高兴死了。”语气中带着些溺宠。
  安苒苒点了点,其实她挺羡慕白家两位老人的感情的。据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就是青梅竹马,两家的地位也差不多,结婚也就理所应当了。这么多年来他们的感情一如既往并没有受到联姻的影响,因为他们其实一直就很相爱。
  从年轻到苍老两人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却还是没法拆散他们。相比轰轰烈烈的爱情安苒苒更喜欢细水流长。
  安温白看见了安苒苒眼神中淡淡的羡慕,虽然淡到几乎看不见,不过他并没有错过。她羡慕外祖父外祖母的爱情吗?安温白歪着头看着安苒苒。
  “苒苒啊,既然你也看开了,就得好好去学学公司里的东西。你为傅家那个小子啊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太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