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不准反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冉冉微微一笑,“你不是说,这个卖身契在这里吗?现在这里是我的。接下来给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假的,请认真听好。”
  安冉冉嘴角边挂着神秘的笑,“我想组建一个我自己的杀手阁和收集情报,你们有谁敢,就留下,不敢的,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是谁敢骗我,她会付出千百倍的痛苦,所以各位请三思而后行。”
  几位女子开始,窃窃私语,有两个已经开始收拾东西走了。
  安冉冉看着还有剩下六个。
  “有走的吗?”
  众人们纷纷摇头。
  “我们这一生过得太憋屈了,想玩儿次大的。”
  “很好,现在已经不准反悔了。报报你们的名字吧。”
  “我叫彩蝶。”
  “我叫春雅。”
  安冉冉听着一大串特别土的名字。
  安冉冉扶额。“我想问你们一句,你们喜欢你们这个名字吗?”
  都摇了摇头,表示不是很喜欢。
  “那行,我给你们取名字。”
  安冉冉指着她们,“落汐……”
  给她们全部都弄好了名字。
  落汐,梓潼,挽娅,暮帘,笛芩,沫歌。
  安冉冉虽然觉得这名字不是很好听,但是至少比她们之前的那个好听多了。
  “落汐,赶紧把门关了吧,都没有几个客人。”安冉冉等她把门关了后,“现在的我们实力太差,人员太少。我们得分三个出来在这坐着,收集消息。得分出三个人来作为杀手。我知道你们现在不敢杀人,但是必须要练习。我来说说,就说,杀手有什么好处,雇主,给的所有佣金,他可以提取一半。而收集消息的,是按照一条消息来的,干的多就多得,干的少就少得。干满五年,若是继续留在这,还是到别处的地方我都不管,但是得把嘴管牢了。再加一条特殊的,如果有特别原因,可以告诉我,若我同意了,可以早早的把你放出去。”
  安冉冉看见她们脸上都有一些害怕,“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敢杀人吗?不管那个人是好是坏,为了钱你们敢吗?”
  “可是那个人没有罪,只是为了钱,未免有点狠了吧……”挽怜眼里闪过一丝害怕。
  “雇主给了钱,让我们做什么就得做什么,而且必须零失误,不准死人。当然,我给你最大自由化,可以选择自己想接或者不接,毕竟,我也不想,杀到一个真正的好人。我的这个提议可以吗?”
  众人纷纷点头。
  “好,现在是早上。我今天只给你们一天玩游的时间。明天开始,将会进入魔鬼训练,将你们在短时间内,提成为一个杀手。在这魔鬼训练期间的时间,我不会算到五年的时间,听明白了吗?”
  “可是你不是说还要找三个人去收集消息吗?这收集消息的人,还需要训练吗?”梓潼好奇的问道。
  “这是为了对你负责,以后出去,至少,能有一点防身之处。也是防止,若是有客人,对你乱动手脚,你那时不用管他是什么身份,直接给我往脸上招呼,大不了摊子我来收。”安冉冉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护犊子。
  大家对她的好感蹭蹭的往上增,她产生了尊敬之心。
  “好了,这是银子,你们大家拿去分了吧。我得去再找些人来。”安冉冉把600两的银票扔在那里。
  安冉冉寻了一天,只寻到了两个姑娘,是一个姐妹花,卿惜,卿晚。
  安冉冉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她们说了,她们两个连连点头,非常同意。
  夜晚,安冉冉从他身边偷的银子,现在已经不剩多少了。“早知道我就多拿了一点,就只拿了6万多。看样子这家歌坊,必须得火啊。”
  安冉冉立马跑下楼去,把她们几个全部召集在一起。
  “你们都是唱歌唱的好的吗?为何生意这么差?”
  “我们六个以前全部都只是一个杂役,从来没有学过。那些都已经跑了。”
  “那你们,八个人给我唱一首歌。”我至少以前是学过声乐的,应该可以教他们一点吧。
  安冉冉听了一串,最后啊,只有三个可以聊,自己倒是可以加上一个。
  安冉冉点了点头,“行了散会吧。今天我点的那三个,明天晚上到我房间来,我亲自给你们辅导声乐。”
  他们点了点头就走了。
  安冉冉想起当年自己学声乐,学了两年多了,可当时自己傻啊,就因为当年父亲的一句话不喜欢,自己就没有学了。
  他算什么父亲,自己亲生女儿被这么毁了,自己却若是无睹,应该就直接叫他名字,林天豪。
  学跆拳道也是这样。
  我基本是学什么他都会这样,他只希望我成为一个废铁。
  安冉冉叹了口气,也回到房间里睡觉了。
  两年后。
  安冉冉办的这个歌坊越来越火,自己的暗夜阁也不错。
  现在已经开展成一千多人了,分散在全国各地。
  是全国唯一一个最神秘的杀手阁。
  自己已经把答应他说好的双倍钱还给了他。
  当时还给他的时候,差点就给发现了。幸好,落汐帮忙溜了。
  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暗夜阁的人,因为安冉冉要求让他们蒙着面,防止以后出去怕被人看见,认出来。
  安冉冉戴着狐狸面具,啃着瓜子,听着下面的小曲,看着下面的舞姿。
  暮帘在旁边也跟着嗑瓜子。“沫歌,可谓算是愈发的厉害了,舞技棒,歌唱的好,然后任务失手是最少的一个。话说这两年,我觉得呀,我们暗夜阁赚的钱比这个歌坊赚的要少。”
  “那可不是,你们经常去叫一些新人去接单子,害的,连连失利。这是一个教训,若是难的单子,你们要主动去,若是简单的,就叫新人去练练手,自己要在旁边看着,不能再失手了。”安冉冉提起这件事情就有点气,一连两天失利三回,还死了一人。觉得自己最近水逆了。不过还好,自己找的这些全部都是孤儿,没有家人。
  “哎对啦,今天是花灯节,上次笛芩说她最想去了,可是她做任务失败了,不知道你准不准她去?”
  安冉冉突然高傲去下巴,“做任务失败了还去。”
  暮帘看着她的表情,捂着嘴笑了笑,“求求你啦。”
  “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计较,今天,我们这里今天好不容易没有任务,就让他们早些关门,去看花灯节。”
  “嘻嘻…我就知道冉冉妹妹最好了。”暮帘摸了摸她的头。
  安冉冉立马跳了起来,“好哇,我跟你们熟了之后,你们一个二个就知道欺负我小。不熟的时候,一个二个对我可尊敬了。”安冉冉双手叉着腰。
  “哎呀,你们两个好啦好啦。”挽娅抬了两个小菜,“来,你们两个不想吃吗?给你俩太菜了,不吃饭你俩今天别想跑。”
  “嘻嘻…我最喜欢吃小娅做的菜了。”暮帘拿起筷子就吃,完全不顾什么形象。
  安冉冉也一样。
  楼下似乎有什么动静,三人望下看去下面看了看。
  沫歌似乎和谁打斗了起来,安冉冉脸一冷,“走,我们下去。”
  她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笑了笑。咱们的小主子呀,就是这么爱护犊子,我们喜欢。
  沫歌还想继续打下去,只觉得背后有人拍了拍她肩,很不耐烦的转头一看,是冉冉,怒气瞬间消了一半。
  “这位兄台,不知为何,和我们家的头牌打了起来?”
  “我只不过是等她跳完了,过去跟她说个话。”那男子挑了挑眉。
  安冉冉仔细的打量着他,应该是一个皇亲贵族吧。
  “那你跟我说吧,她是我的人。”安冉冉眼中散发着冷气,让他背后一冷,硬着头皮顶了上来,几个女孩立马站到了安冉冉的身边。
  让他感觉有些不太好惹。
  背后有人轻拍了他一下,“朗儿。”
  轩辕朗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哥哥,轩辕宸。突然变得乖巧了许多。
  安冉冉微微一惊,差点还以为自己没有戴着面具。
  “这位姑娘,我弟弟无意冒犯,还请各位,就当是个玩笑。”
  安冉冉轻笑一声,“玩笑?也对,在你这种人的面前,只有利益重要,感情什么的,都是一个空气。”
  轩辕宸身旁的人走了上来,说了一句放肆。
  安冉冉再次微微一惊,这世界是有多小,男配和哥哥,今个儿都出现了。
  轩辕宸用手拦住了他。
  单淳眼中有些怒气,“你可知道他是谁?”
  安冉冉微微一笑,“知道,远近闻名的战王爷也不是吗?这次的战役,可真叫人不得不佩服。”
  当年16岁的时候,被封为战王爷,大家对他心存还有一些不服。现在这次战役,让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只对他产生尊敬。
  “你居然知道?还为何这般放肆?”
  “单淳,退下。”
  轩辕宸有些怒气,单淳只好退下。
  “不是我放不放肆的问题,这是我的地盘,敢动我的人?闻言,轩辕朗,是一个正直的人,真得皇上喜爱,在这去挑逗我的人,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你是在试探我们吧。呵,本坊主今天生气了,卿惜,卿晚,把所有客人请出,如果你们要怪就怪面前就得公子。”
  所有的人对着他们就是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但大家也只好无奈的走出。
  安冉冉微微一笑,“今天所有人带上面具,我们出去看花灯。”
  所有人都开心的回去换衣服。
  笛芩就坐在椅子上不动。
  安冉冉走了过去,“怎么,你别告诉我你最近钱花完了,玩不了?前几日可刚给你钱了。”
  “冉冉,这么大的一个单子的任务就被我做失败了,对不起。”
  笛芩眼中闪过好多的愧疚。
  “总有失败嘛,她们都说我说话就重了一点,都已经批评我了。哎呀,行了行了,赶紧换衣服。”安冉冉笑道。
  落汐和卿惜就把她拉去楼上换衣服。
  大家一同走在街上,看着花灯,安冉冉也特别喜欢古代的这个花灯节,特别热闹,特别好看。
  安冉冉独自一人跑到一个比较安静的湖边,这个湖边有些偏僻,所以这都没有花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