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安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冉冉看向夏语苑,轻轻地握住她的双手。微微勾起嘴角,“姐姐到了那边一定要过得幸福。”
  “你也是。”
  锣鼓喧天,两人盖着盖头,在别人的搀扶下进了花轿。
  安冉冉将盖头拿了下来,摇摇晃晃的。这衣服不透气,厚重厚重的,安冉冉大口喘着气,“真是的,这天儿这么热,干嘛选到今天啊。”
  窗帘被打开,“新娘子,赶紧把盖头盖好,无事别说话。”
  安冉冉叹了口气,将盖头盖住。
  安冉冉等她将帘子放下,随后又将盖头放下来。安冉冉无聊只好睡觉,靠一下就睡着了,孰不知,有人轻轻地将帘子打开,勾了勾嘴角。
  “新娘子醒醒。哎呦,我见过的新娘子多了,还没见过你这样的,赶紧下来吧。”
  安冉冉连忙将盖头盖住,随后缓缓走出。只看见一只向自己伸了过来,安冉冉将手放在他的上面,心中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跨火盆。”
  安冉冉望着面前的火盆,有些不敢过去。萧揽袂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心思,微微勾了勾嘴角,将横她抱了起来,安冉冉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随后一切都好,天地拜了,便送入洞房。
  安冉冉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安冉冉将盖头拿下来,借微弱的光芒看见外面许多的人。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就是男主的那些好兄弟,士兵。
  却没看见父母的影子,其实是安冉冉叫他们去过女主长长脸的。
  安冉冉肚子咕咕叫了,摸了摸肚子,转眼看见桌上的糕点,开心的跑过去。狼吞虎咽的吃着,“咳咳……”完蛋,咽着了。
  安冉冉看着桌子上没有茶水,不停的拍着胸脯。
  一杯茶水放在她的面前,一饮而尽。吃饱了,摸了摸肚子。
  安冉冉抬眸一看,微微勾了勾嘴角,“多谢啊,嘿嘿。”
  萧揽袂眸中不知闪过什么,这女孩没想到还挺可爱的……似乎更加进一步的确定了自己的决定。
  萧揽袂缓缓吐出几个字,“你,不怕?”
  安冉冉抬眸,微微一笑。
  萧揽袂又说:“你,不嫌弃我?”
  “既然你我二人已为夫妻,嫌弃你,就是嫌弃我,我才不会这么傻呢。”
  萧揽袂看着这女子的微笑,也微微勾起了嘴角。
  突然听见门外闹哄哄的,似乎像是在说闹洞房?!
  萧揽袂温柔的向她道:“娘子,等我片刻。”
  安冉冉乖巧的点了点头。
  萧揽袂将门打开,一群人就想要拥进来,用一只手挡住。
  那些人贼兮兮的笑着,“嘻嘻,不闹洞房可不喜庆了。”第一个冲进来的人说道。
  “邢湛,你赶紧带这些人走,不然的话,后果你明白。”
  轻轻的语气中带着威胁,邢湛微微愣了愣,随后默默的溜开,那些人紧随其后,也跟着走了。
  安冉冉笑出声来,没想到,这个白捡的夫君威慑力这么大。
  萧揽袂听见了声音,转头看向她。宠溺的笑道:“你为何笑啊?”
  安冉冉迈起步子,走到他的面前。偏着头,抿嘴笑着。“没想到,夫君在这么多朋友中,威慑力还蛮大的嘛。”
  萧揽袂看着这可爱的小模样,微微愣了愣,随后将她横抱起来。低眉顺受的看着怀中的人儿,“今日如此良宵美景,娘子……”
  萧揽袂将话说到一半,不过安冉冉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假装害羞的低头浅笑,点了点头。
  萧揽袂得到娘子允许,便将她放到床上。
  安冉冉在心里与系统说的,将她拉回空间里。眼一闭一睁,便是一片白茫茫。
  第二日清晨,安冉冉缓缓睁开眼睛,身旁已是空的。
  安冉冉起身,便觉得全身的疼痛传了过来。安冉冉微微皱了皱眉头,喃喃道:“这当兵的就是不一样,这体力也太好了吧……”
  门轻轻被开启,萧揽袂走了过来。看见自家娘子脸上,皱着眉头,估计是很疼吧,心中一片懊悔。
  安冉冉抬眸看他,“夫君,这是去哪里了?脸上还有几滴汗水呢。”
  “刚才去深山打猎,你看,打了许多东西呢。”
  安冉冉顺着他的话语,落在了那几只猎物身上。似乎好像有一只兔子,用目光在向她求救?!
  安冉冉甩了甩脑袋,幻觉幻觉。随后又看,的确是。
  安冉冉立马穿好衣服,翻身起床,将那只兔子放了出来。
  萧揽袂磨好刀走了进来,看见娘子抱着那只受伤的兔子。“娘子可是喜欢它?若是喜欢,就将它养着吧。”
  安冉冉转眸看了看,无奈的笑了笑,估计是认为我是圣母心……
  安冉冉准备与他说话,只听见熟悉的声音响起。“宿主大大!”系统小声的说道。
  安冉冉微微一惊,随后笑嘻嘻的看向他。“好的。”
  萧揽袂看着娘子脸上的笑容,心中一片温柔。
  “那个,夫君,我出去给它弄点胡萝卜吃,嘻嘻。”
  说完立马就溜走。
  萧揽袂望着那背影,微微勾起嘴角。
  安冉冉将那兔子使劲的砸在地上,打探着它。系统淡然的舔着伤口,红眸抬了抬,“你别这一副表情看着我呀,我早就想来人类世界了,只不过呀,不能用你们这的人形,不然很容易会被发现的,我就悄悄用了动物的人形。”
  “你来这是给我捣乱的吧?”安冉冉微眯眼眸,双手抱胸。
  “嘻嘻,我是来帮你的,就让我在人类世界待着吧。”
  安冉冉白了他一眼,想起上次的丧尸文,不知道他过得有多潇洒,一点忙都没有帮,不过还好,没有捣乱。
  “好吧,想在这呆着也行,但你可别忘了,咱们这可没有什么好的招待你,也没有什么别墅给你住,你不准给我抱怨!”安冉冉抬起头,用食指指着他。
  系统连连点头。
  安冉冉俯下身来,将一根胡萝卜扔在他面前。“身为兔子,只能吃这个,你不准吃任何东西,不然会被拆穿的!”
  系统心里一片复杂,没办法,只好接受了。
  都说新妇嫁人,三日回门,留宿一日。
  安冉冉与萧揽袂让人欢喜的走在路上,只留兔子一只在家看家。
  在不远处,走了一辆马车。安冉冉抬头望了望,帘子被风飘起,上面坐着一陌生男子和女主。安冉冉开心的大喊道:“姐姐!”
  马车停住了,两人往车里一看,似乎气氛有些尴尬。
  那男子,应该就是有钱人家的那个大少爷,陆景。他眼中带着不屑的打量,用轻蔑的语气说道:“哟,这就是与你同是嫁出的,那个妹妹?天壤之别呀。”
  安冉冉听出来有些嘲笑的意思,心中有些怒火。
  林语苑双手捏紧手绢,轻轻地咬了咬唇,看向安冉冉,她脸上果真有一些怒气,可是,没办法,只好将头低下去,一语不发。
  安冉冉看着林语苑的表情,在原主的记忆里,这大少爷,新婚当天夜晚倒是洞房花烛夜,但是新婚第二日便带别的女人回来,原主可是发了好一大的脾气,闹得不可开交。
  可是这女主的性格软弱,估计呀,心里憋屈呢。
  安冉冉微微勾起嘴角,“嫁哪儿不重要,就看夫君是不是个混蛋。”
  安冉冉毫不客气的回击。
  陆景心中有怒气,却不敢说,若是应了那句话,那还就真的对号入座,坐进去了。
  只得愤愤不平的说道:“我们走。”
  马车向前走去,安冉冉心中浮现出一丝担心。“估计姐姐受了不少的委屈呢。”
  萧揽袂轻声一笑。“个人造化。我们也走吧。”
  轻轻地拉起她的手,两人向前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很热闹。
  安冉冉一看见母亲,母亲就开心的向她走过去拥抱到一起。
  而且几个弟弟妹妹们则是围在林语苑的身旁,因为她的手上有糖果,正分发。
  陆景则像个二大爷一样,坐在主位,喝着茶,不屑的看着这一切。
  安冉冉有些愤愤不平的向他走过去,“我说这位陆大少爷,你和姐姐来,第一件要做的事儿就是应该奉茶,而不是你在这喝茶。”
  陆景抬眸一看,又是这个女人!将桌子使劲一拍,“你竟敢对我这么说话!”
  林语苑见状不对,立马跑过去圆场。
  安冉冉将林语苑推在一旁,毫不害怕的向他靠近,“我告诉你,我姐姐独自一人,嫁在你家,不珍惜也罢了,但请你相敬如宾!”
  “如果我说不呢!”
  安冉冉突然邪魅一笑,将一只手,慢慢从他的手上,滑到了胳膊上,将他的胳膊往后一扯,只听见“啊”的一声。
  林语苑一惊,捂了捂嘴,随后连忙跑过去扶他。却将她用力一推,倒在了身旁的桌子。
  安冉冉皱起了眉头,愤恨的说道:“你竟敢推我姐姐,你怕是这只胳膊你也不想要了吧!”
  陆景听着这威慑的语气,突然有些害怕眼前的这个女人。
  安冉冉斜斜一笑,今天如果不给他点儿下马威,估计林语苑后面的生活会更难过。
  萧揽袂微微笑着看着这一切,没想到自家娘子,这么厉害。
  萧揽袂觉得是时候差不多,迈出步,走到她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行了,娘子,给姐夫留点面子,赶紧把姐姐拉起来吧。”
  安冉冉经他这一提醒,将姐姐拉了起来。
  陆景乖巧的与林语苑给林父和林母奉茶,随后轮到安冉冉与萧揽袂。
  夜晚,安冉冉在与母亲聊完天,准备回房间时,身后传来一声温柔的声音,“妹妹。”
  安冉冉回过头,微微笑了笑,向她走去。“怎么啦,姐姐。怎么这么晚没有睡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那一日我便觉得你不同。”
  安冉冉低头浅笑,“是夫君教给我的,留给我防身。其实那日我只是开窍了,你对我们这么好,最后还要夺走你的幸福,我的心,很惭愧。”
  安冉冉跟林母也是这么说的。
  林语苑抿嘴一笑,随后将双手握紧了她的手。“谢谢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