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交流的正确姿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昏黄的灯光,是进入房间之后的第一印象。
  大门的右手边是房屋的中心,那里有一张小圆桌,三两个板凳零散的围绕在木桌子周围,圆桌上放着一盏油灯,以及装着几枚水果的篮子。苹果大小的水果表面,五颜六色的斑纹零散地分布着,让人完全感受不到“吃”的可能性。油灯的火焰散出点点黑烟,慢慢消失在桌子的正上方――那里的天花板上还挂着一只灯笼,老旧的石质墙壁被这些灯光映射出温暖的黄色。在桌子正对着的一侧墙壁上还有一个壁炉,噼里啪啦的火堆声从其中的火堆里出,些许的火星跳跃在裂纹纵横的地板上,然后逐渐熄灭,消失在视线中。顺着那些裂纹看去,段青看到了一段围绕了部分空间的木质桌面和围栏,形成了一个类似柜台的地方,柜台后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类似武器一样的物件,有普通的刀剑,盾牌,也有段青完全不认识的工具。
  柜台的后面还有一扇门,看上去通往另一个房间,叮叮铛铛的声音从那个门缝里传出,现在已经停止了。随着沉重的脚步身接近,那扇门被打开了。
  黝黑的皮肤,满身的汗渍,还有在灯光照射下微亮的光头。走出的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身材也不高,但看上去颇为结实,他光着上半身,一条毛巾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毛巾上一道道的灰黑,掩盖住了它本来的白色。男人用毛巾的一头胡乱地抹着自己的脸,然后顺势抹了一下光头,对着钢铁雄心咧嘴一笑。
  “来了。”他说道,然后偏了偏头:“这位”
  “朋友。”钢铁雄心走上前,然后右手把腰间挂着的一个小包裹解了下来,递给了柜台另一边的男人:“这是你要的东西,请看一下。”
  光头男接了过去,解开了上面的绳索,端着桌台上的大杯一边喝着,一边用余光看着包裹中的东西。钢铁雄心站在一边,看上去有点紧张,或者说是激动:“中间遭遇了一些麻烦,不知道有没有损坏”
  男子放下杯子,从包裹中拿出了几片油布,解开之后,几株草药被包在里面,男子用手拿起了其中一株,放在灯光前观察了一下,严肃的表情渐渐舒缓,慢慢地点着头:“是这个了”
  钢铁雄心的肩膀放松下来,然后像是期待一样的说道:“希望还来得及。”
  “当然。”貌似铁匠的男人声音低沉,并且惜字如金:“比预想的快”。
  男人回过头,从墙根下拿起了一把剑,转头递给了钢铁雄心。
  钢铁雄心接了过来,然后举起了握剑的手。
  那是一把宽刃剑,剑身泛着银色,看上去有接近一米长,剑刃有四指宽,中间刻有一条血槽,剑柄长有十几公分,上面缠着一些类似胶皮一样的黑色胶带。钢铁雄心握着剑柄,将剑刃举到空中端详了一阵,然后拿了下来放到眼前细细观察,在剑柄的末端现刻着一些字符,字符的意义不明,但是钢铁雄心并不在意。
  “剑长o9贝里,宽o8法里,虽然离军队的制式武器还有一些差距,但依然足够锋利。”光头男子这次说了很多字,而且一脸自豪的样子,看来对这件作品比较满意。
  “非常感谢。”钢铁雄心将剑插到自己的腰间,然后对着铁匠行了一个姿势奇怪的礼:“这柄剑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剑。”
  光头男咧嘴一笑,黑色的皮肤下,洁白的牙齿非常注目:“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他指了指放在柜台上的草药:“你帮了我大忙”。
  “希望你的妻子能够平安。”钢铁雄心说道:“那么,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
  铁匠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右臂示意了一下。
  钢铁雄心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又告别了两句,待到光头男子将要回到之前那个房间里去的时候,才招呼着段青离开。正在此时,段青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他向前几步,赶在那道黝黑的身影消失之前,一手按在了柜台上。
  “这位大叔,我也想要武器!”
  周围的气氛似乎低了几分,就要消失在两人面前的男人停下了推门的动作,缓缓的转过头,看了看这个留着黑色短的人,然后抬手指了指后面的墙壁。
  “价格在柜台上,有一张表。”
  喂喂,难道还是自助购物吗段青的心中忍不住呐喊着。
  但是想要这么打掉我,可没那么容易。
  “这位大叔。”段青两手轻拍着木桌:“我想要上面刻着同样字样的武器。”
  空气中的温度变得更低了。
  光头的男子松开了门把手,将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然后随手一划,慢慢地走了回来:“你说什么?”
  “咳咳”由于隔得近,所以眼前这个结实的男人将某件铁器抄在了手里,段青可是看到了的,所以他急忙咳嗽两下,缓解了一下紧张的局面:“我是说这位大叔,看您技法精湛,手段高明,肯定是师出名门吧”
  铁匠没有作声,两只眼睛就像盯着猎物一样。
  “那个”段青摆了摆手:“我想想,是不是费舍尔?杰拉德?或者是坎帕斯修?啊啊啊,难道是”
  铁匠看着他,后面的钢铁雄心也看着他。钢铁雄心心中疑惑,这位新手大哥怎么知道这么多名人,难道和自己一样,是个资深的自由世界老玩家只有段青心中正在流着冷汗,因为这几个他说出来的名字,他自己都不认识。
  不过下一刻,铁匠的脸色终于变了。
  “难道您是军工人士?”
  看到对方微微眯起的眼睛,段青知道自己终于猜对了。
  所谓的军工人士,就是专门给某些军方提供技术服务的人。这种服务有很多方面,不过以眼前的这个大叔的职业来看,他能够提供出来的服务大概只有一种,那就是武器装备的打造。
  “我记得您刚才曾经说过‘制式武器’这个词,想来肯定对这个方面非常熟悉了,所以如果能够有幸得到您的手艺,那我在今后的冒险中一定会如虎添翼,大展宏图”
  段青的话停了下来,因为面前的大叔举起了一只手。
  “我知道了。”铁匠答道:“我是,不过曾经是。”
  段青也眯起了眼睛。
  “你不会介意的,嗯?”光头大叔看着段青。
  “当然,我还是个不知名的冒险者,需要得到帮助的地方自然有很多,如果能够得到您这样的大师的作品,是我的荣幸。”段青低下了头,借着鞠躬的姿势掩盖住了眼中锐利的光芒:“不过,您可能还不了解我,本着为了双方都有利的目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先互相介绍一下对方”
  “您说是吗,这位我还不知道姓名的铁匠大叔?”
  “瓦拉尔。”铁匠盯着段青:“瓦拉尔?纳尔科。”
  “陌上青山。”段青微微一笑,压抑的气氛终于消失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看,我们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叫我瓦尔。”铁匠说完了这最后几个字,然后转身进到里面的房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段青耸耸肩,然后将在后面已经看得呆滞了的钢铁雄心也推出了屋子,站到巷子旁边的一片阴影中。钢铁雄心有些后怕的说道:“陌兄,这真是太冒险了,万一搞不好得罪了人家”
  “我又没有说他的坏话,何来得罪一说?”段青笑了笑:“虽然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但是这点经验还是有的”
  “这算是什么经验啊!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与npc交流的方式吧!”钢铁雄心无奈道:“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才和这个村子上唯一的铁匠家拉上了关系”
  “这就要看你怎么看待‘关系’这个词的含义了。”段青说道:“如果你把与虚拟世界中的人物关系定义为打一个好的关系的话呢,你的说法是没错的,不过”
  段青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与nppc结下仇怨也是关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称他们为npc已经不准确了。”
  “现在虚拟真实的世界已经展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习惯把虚拟世界中的人物放到和我们同等的地位上看待,那么现实世界中能够出现的关系,这个世界当然也能够出现。”
  “他们不再是我们获取情报的渠道,得到好处的工具,完成任务的条件,而是可打可骂,可敬可佩的人。既然都是人,那么我们能够帮他们的,他们自然也可以帮我们,他们能够欺骗我们的”段青目光一冷:“我们也可以诈一诈他们。”
  “我们的生活中有关爱,有憎恨,有欺骗,有信任,那么虚拟世界的关系中,这些自然也会存在。”
  阳光依旧温暖,又有几个小孩从远处跑近,也不知是不是刚才跑去说要找那个老头麻烦的那些。段青顿了顿声音,然后将严肃的语气收掉,换回了浑不在意的样子:“所以在我的眼中,刚才那个大叔就是一个铁匠大叔,不管他能给我多少好处,或者是杀了我,他都是一个普通的大叔。站在这样的立场上考虑,我自然能够注意到一些应当注意到的事情。”他摆了摆手:“也做得出更多。”
  钢铁雄心听着这些话,似乎有一些入神。正在此时,孩子堆中散出了一个小孩,他向其他的孩子喊了几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过来,段青一看,正是刚才来的路上做鬼脸的那个:“钢铁哥哥,你在做什么?”
  钢铁雄心从沉思中醒来,然后认出了那个小男孩:“哈哈,小科斯,刚才又去哪里去闯祸了啊?”
  “当然是去找那个头冲天的老爷爷!他唱得太难听了,还每天都唱”男孩子义愤填膺,仿佛刚才做了一件大好事。然而下一秒,他又换上了一副讨喜的笑脸:“对了对了,我还要礼物!上次你送我的那块石头好好看,但是被约翰抢走了”
  “没事,下次给你带更好看的东西。你母亲的病还没有好,快回去照顾妈妈,不照顾妈妈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今天有给妈妈拿面包呢,爸爸同意我出去玩我才出来的”
  段青退到了一边,看着钢铁雄心与那小男孩说笑了一阵,又拍了拍他的头,然后推着那小男孩回到了刚才他们进过的铁匠的屋子,目送着小孩进了房间,才转身走来。
  “看来你和他们一家人相处的很不错嘛。”段青笑道。
  “毕竟经营的久了,而且经常受到他们的照顾。”钢铁雄心摸了摸鼻子,然后望向腰间新得到的武器:“不过刚才你说到的那些,我的确没有想过。”
  “不用想得太多,按你的本心来就是了。”段青说道:“你和那个男孩的关系这么好,大概也能掌握到其中的一些诀窍了。”
  钢铁雄心转过头,望着那老旧的房屋:“嗯,我也隐约的有些感觉”
  “我问你一个问题。”段青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知道你接了什么任务,还是有着什么目的,之前看你拿着那个包裹,大概就是这家人需要的任务物品了。”段青用左手托着右肘,右手摸着下巴:“不管当初的交易是怎么达成的,我所看到的情况就是:你帮这家人找来了他们急需的草药,那个铁匠则给了你想要的武器,是吧?”
  “唔,确实是概括得很准确”
  “那么在你的心中,是想要送草药的心情更多一些呢,还是想要武器的心情更多一些呢?”
  钢铁雄心沉默,然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他笑了起来,声音爽朗:“受教了,陌兄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很好。”段青也跟着笑了起来,神情也恢复了刚才的轻松,不过那笑容的意味,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两个人的笑声越来越大,引来了不少从他们身边走过的路人的目光。他们毫不在意那些人莫名的眼神,大笑着相互对望,心中仿佛有什么认同的感觉逐渐出现,然后堆积起来。笑声渐歇,两人随意地向着别的地方走去,普通的身影和雄壮的身影慢慢向前,渐渐地消失在人群之中。
  暖风吹过,他们的一些后话随之飘来。
  “陌兄刚才说的那些话,应该不是随便乱扯的吧,你的目的是”
  “那个铁匠没说实话。”
  “哦?这怎么说?”
  “他回头的时候,我看到背后有几个伤疤那种疤痕,谁敢说是打铁的时候弄上的,我第一个拍他”
  “这也行啊,那你那他刚才说的那些”
  “简单地说,就是我想用他隐瞒的东西作为筹码嘁,还是别提了。刚才的交涉,现在想来非常失败。那个铁匠,看起来故事很多”
  “嘿,不要丧气那个破锣嗓子老头肯定更有故事,你要不要去瞻仰一下”
  人影在那两个人的身后渐渐拉长,远方的天空中,太阳也渐渐地落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