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战争的征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队长,这”
  “太猖狂了,她以为她是谁”
  “新加入我们六队的新人”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为我们自由之翼是什么地方”
  “要是她出去胡乱说话的话,会不会对我们行会”
  “好了!不要吵了!”
  看到那个女孩如此洒脱的走掉,坐在那边剩下的那些人中,一部分人沸腾了起来,有人说那个才来几天就摆脸色自顾自走掉的女孩太不懂规矩,也有人觉得一个这样随随便便走掉的新人,会不会不太妥当,要是她出去乱说一些坏话,会不会对行会的名声产生不好的影响。』领头的那个队长应该是一个颇有威严的领导,几个字就把那群情激奋的场面镇了下来。他看了看其他没有表意见的人,没有多说什么――那都是一些平日与那活泼的女孩关系还算不错的队员。他们现在的沉默,无疑才是眼下应当注意的问题。
  “无极,我知道你的难处,但你又不是不了解她的性格。现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沉默持续了一阵,坐在那个队长旁边的人缓缓地开了口,大概是队伍中的军师之类的人物。
  “无妨。”良久之后,被称为无极的队长吐了一口气:“这样的人到处都是,这样的情况天天都有你我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不必为了区区一个新人而改变什么。”
  “我知道你们可能心有不忿。”那队长看着那些沉默的属下,缓缓地说道:“你们觉得不合适的,有问题的,以后尽管向会长那边报告,但我还是要说”他顿了一顿,环视着自己的队员:“现在这样的安排,是为了最大化大家的利益,也是为了不打乱我们的计划。”
  寂静持续了片刻,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阿龙阿虎,今天这三件装备还是给你们,你们自己商量着办,期待你们的表现。”队长再次强调了一番他的决定,然后转向其他人:“计划不变。熊兄,这方面还是你来安排一下。”他对坐在旁边的人说道:“还是麻烦你了”。
  那被称为熊兄的人点头应是,然后低声说道:“听说行会总部那边传来了消息,帝国的高层好像正在谈论是否开战的问题”
  “那个我当然也听说了。”那队长挥了挥手:“会长正在密切关注军部的动向,毕竟我们之间还是有些关系的,问起来比较方便。消息现在还没有确定,即使确定了,对我们有没有好处还是有待研究的”
  “是啊,毕竟我们现在是在公国境内,若是战火烧到这里,也不知会不会”
  “不会的,距离这么远”队长摇了摇头:“我们安心做我们的事,让帝国的那些大佬们继续讨论吧,说不定等我们搞定了,他们还没讨论完”
  “说的也是”
  那几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与思考中,那熊兄再次皱起了眉:“今晚这件事,终究还是对那个女孩不好,我想是不是去找她劝说一下”
  “劝个毛算了,你想去就去,我不管了。”那队长不耐烦地回到:“总之,今天的决定不会变。”
  “以后的计划,照旧。”
  “以后的计划暂时是不需要改变的。”
  芙蕾帝国都,雷德卡尔。
  兰登酒馆,同样的黑夜,依然是圆桌,只不过这个桌子是处于酒馆内部的房间之中的圆桌。繁华的帝国都,顶级的酒馆服务一应俱全,只是弱小的玩家,没有几个有资格窥探到这里的全貌。但是基本的包间还是可以订到的,大大小小的房间,各种自由时代的摆设,可以让玩家或者自由大6的居民,在安静享受美酒和其他服务的同时,尽情地谈论公私之事,而不必担心被他人听到。
  此时,就有几个打扮像是玩家的人围坐在这个圆桌旁,似乎在商讨着事情。从他们身上的装备来看,他们皆是处于玩家顶层阶级的人物。其中一个身穿一身银色战甲,腰边两侧挂着两把银光闪闪的长剑的男人,正坐在中间的座位上。两撇小胡子随着他的话音在空中翘动,配上他严肃的神色,颇有一些上位者的气质。
  自由之翼行会现任会长,自由飞翔。
  “那样东西,还是目前我们要的目标。我们现在已经摸到了大概的位置,六队的人已经打探了一些消息,现在他们正在组织人员进行详细的安排,即使战争生,暂时也不会影响到这些。”
  他将手肘支在了圆桌上,缓缓地低下头:“而且,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也许可以在战争中”
  “现在最关键的是,皇帝和那些大臣们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们会不会同意开战。”坐在旁边的一位男性玩家随之说道,他身穿一件白色的袍子,左眼上戴着一片单片眼镜,手里拿着一本书一样的东西。他用手扶了扶眼镜,说话一字一顿,但此时的话音之中却带上了一些忧虑:“以我个人的观点,我还是希望不要开战。”
  “不要怂啊我们的军师大人!打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另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铁甲的人说道。他的型是向天飞扬的刺猬头,身后背着一把大剑,嗓门也是出奇的大:“男人当志在沙场!不去战场上冲杀一番,如何体现出我等男人的浪漫和强大啊,哈哈哈哈”
  “不要吵啊铁板!”坐在他一侧的一名女子叫喊着,拍了拍他面前的桌子。她容貌虽然并不惊艳,但大大的眼睛还是非常吸引人的。而且她留有一头火红的长,虽然穿着一身甲胄,但专为女性设计的轻便样式,在保护一些关键部位的同时,更加凸显了她妖娆的身材。那铁甲男子的id明明写着“半盒烟卷”,女子却叫他铁板,大概是故意给他起的外号:“不要把你这种战斗狂人和我们联系在一起好不好,想要作死你自己去”
  “嘁,你根本不了解战斗的乐趣,所以说女人”
  “你――说――什――么――”女人咬牙切齿地说着,看样子马上就要飙了。
  “好了好了不要吵。”自由之翼一看形势不妙,赶紧出手稳住局面:“战争又不会因为你我的意愿而生,还是先等最新的消息,毕竟冰儿他们也已经在路上了,让他们回来也是不好。”他坐下吐了一口气:“我们先看看,等小鸟给我们的回信吧”
  作为芙蕾帝国的都,雷德卡尔自然是繁华至极,即使是在夜晚,灯火的光明依然把这座几百年的古城照亮得犹如白昼。各色魔法灯光的照耀下,到处都是享受夜晚生活的人群,酒吧,宴会,比武场,游乐场,各式各样的娱乐活动,可以晃花每一个刚来到这里的乡下游子。但在新历795年土3月25日的这天夜里,帝国的皇宫内却是没有歌舞升平,君臣同欢的场面生的。
  白色的窗棂,金黄色的墙壁,极尽奢华的皇宫大门两旁,除了照例站立着的卫兵以外,还有两个威武的人物雕像,据说这是开国皇帝芙蕾女王身边的两位大将的雕像,它们矗立在皇宫的大门两旁,以示与帝国的荣辱与共。
  像这样的雕像在皇宫内部随从可见,明黄色的魔法灯的照耀下,四周到处摆放着像是士兵又像是军官的雕像。它们对称地摆放在正中间红地毯的两旁,而在地毯延伸的终点,由帝国君王所坐的大椅摆放在黑色高台上,高台向四周延伸,随着台阶的铺展而逐渐降低,随后形成一个更大的平台,然后台阶再次延伸,继续延伸每个平台都环绕摆放着一些固定的座椅,随着平台的面积的扩大,那些坐骑的数量自然逐次变多。由于是夜晚,魔法的灯火将看似普通的高台周围照得通透,仿佛在上面镀上了一层金色。此时,除了皇帝的位子有人坐着以外,最上面一层平台的几个座位还是坐着几个人的。
  那些座椅的材质自然是极好的,最靠近王位的那层使用的是从魔法时代留下的遗迹之中掘出来的一种矿石,或许这些石头在当时是储存魔法所使用的材料,但经过了这几百年已然失去了作用,反之变成了一种黑玉一般的原石。黑亮的颜色在这广阔的空间和令人心悸的高度中,显得格外的肃穆。
  而现在坐在上面的人,却显得有些躁动。
  “情报部门的史密斯部员已经返回。经过确认,他带回来的消息,可靠程度是很高的。先生们,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这可是最好的机会”
  “不不不,苏萨斯部长,我们在边境西南方戍卫堡垒的安排――你们或者可以称之为现――是有漏洞的,公国那边可能已经现了”
  “那又如何?只要是可能,我们就有理由。至于能力难道你认为我们的军队没有击败那些松散联盟的杂牌军吗,卡尔德拉宰相?”
  “只要我们没有合适的理由,就会受到你所谓的杂牌军的联合反抗,尊敬的部长先生。”随着花白头的摆动,一身贵族礼服的老持宰相缓缓摇头,不卑不亢地继续回应着对方的进攻:“那些杂牌的军队的特点,我们非常的了解,我想你也应该是知道的”,老人不紧不慢的说着:“而且帝国的北方正在生叛乱”
  “你应该分得出轻重,宰相。”正在此时,另一个声音从宰相的另一面传来,那是代表帝部的最高长官,雷德元帅的声音。
  “那些许的叛乱,只需要我手下一个稍有能力的将官,和一些英勇的士兵,就可以解决”元帅年事已高,所以须也已经花白,但他穿着帝的将军军服,黑色的底色将军人肃杀的气势完全的彰显了出来。他的声音低沉,但威势却丝毫不减:“但是,如果那些情报确认属实的话,我们确实有必要,用实力表达我们的意愿。”
  宰相低头,苍老的面容隐藏在了阴影之中,似乎不想再与他们争论下去,又似乎是在思考着合适的应对。但沉默只持续了几秒钟,另一个轻浮的声音插了进来。
  “很抱歉打扰你们的呃,争论。但是我不得不提醒的一点是,有很多人希望得到战争。”
  那是坐在角落一个座位上的年轻人,相对于其他几个同一高度平台上的人来说,他的年纪明显要年轻很多,而他的身份相对于在场的那些人,就显得更加的格格不入了――他是帝国民生部的副部长,还是分管水利方面的副部长。
  但他叫西蒙,所以他坐在了这里。
  黑色的长披散在四周,将他略显病态的面容映衬的更加白皙,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那属于贵族的白色手套被他随意的脱下,然后抓在手中轻轻地甩打着:“我们周围,雷德卡尔周围,帝国周围,还有公国的一些人,都希望生战争。”
  “哦,我并不是想要就这个话题表我的判断,诸位。我只想提醒你们,无论你们的最终决定是什么,请你们不要忘记那些人。”
  “那些我的部下查出来的人,那些想要复辟的人。”
  这一次的沉默持续了更长的时间,就连一开始就在坚持的苏萨斯都没有再说话,四周沉闷的空气声中,另一个轻蔑的声音针锋相对的响起。
  “所以我一直就想说你和你的部下,都是危言耸听!”
  所有人都朝着说这句话的方向望去,那里坐着一个肥胖的身影。与他臃肿的身材相符,他的身份是帝国的财政部长,菲尔德・帕缪尔。
  “我一直就在着怀疑,你说的那些东西!你这个”似乎意识到这个场合不适合说出一些词语,因为肥胖而略显尖锐的嗓音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希望打仗又不是什么坏事,作为帝国的财政部长,我想我是最有权力说这句话的人,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国家非常富有,非常的能打仗。”
  “就算帝国中的那些所谓的主战派在期待,又能怎么样呢?我们有能力,我们有理由,我们有好处这些还不够吗?那些年轻人想要去建功立业,那就让他们去,反正我们有的是军费让他们去;那些公国的乡巴佬想要跟我们打,那就让他们来,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至于那些你所谓的其他人”
  肥胖男子的声音停了停,然后陡然放大。
  “都是你的谎言!你的谣传!你的你编造出来的,臆想中的幻象!”
  挥舞手臂似乎用了胖子很大的力气,他挤在那个黑色坚实的椅子中,放松了身体,然后开始轻微的喘息起来。那位白皙的青年男子面对他的诘难,始终保持着微笑,因为他自信那胖子的那些言论,其他人不会在意的。
  就在此刻,最高处王位之上的那个身影终于开了口。
  “帕缪尔卿,请冷静。”
  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严,正如那个座位上的中年男子的形象一样,他须皆张,像是一头雄狮,但很难想象那白色的须出现在一个四五十岁,正值壮年的帝王身上。
  德雷尼尔・芙蕾・卡德雷夫特,芙蕾帝国的现任皇帝,他穿着一身符合他身份的金红色的帝王服饰,一只手还拄着一根黑色的绅士杖,看似随意的神情中隐藏着锐利的眼神,不时扫过在场的所有人,而在财政部长的攻讦之后,这位雄武的帝王一句话,就让所有还想要说话的人闭上了嘴。因为他们知道,今晚的决定即将出现。
  “继续调查那件事的真伪,戍卫堡垒的那件越境事件”皇帝沉思了片刻,方才开口:“继续向那个霍斯曼老顽固施压,让他做个交代。至于那些复辟者”他冷笑了两声:“就让他们跳几下吧,我倒想看看,他们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至于出兵一议,明日交由各大臣共议。”
  夜已深沉,来自皇宫的消息传出,酒馆中的几人也放下心来。
  “终于还是没打起来嘛,放心了放心了。”id名为南栀的女子舒了一口气:“这样我们的目标应该也不会受到影响”
  “这边的担心终于可以放下,但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的老对头估计也听到了风声,最近他们好像也有所动作”单眼镜军师随后泼了冷水,对着所有人说道。
  “哼,江湖”自由飞翔冷笑再冷笑:“自从塔尼亚的事情过后早晚让他们吃点苦头”
  被叫做铁板的汉子在一边偷偷地吐了吐舌头。他所了解的会长每次作出这样的冷笑时,都是他自信不足的表现,毕竟那也是压了他们很长时间的联盟第一行会
  “对了,不知道你们听说了没有,那个人今天上线了”
  想到宿敌,一件传闻突兀地闪现在他的脑海中。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自己下意识是不信的,所以也就当成了闲言碎语一般的耳旁风,但现在既然想起,于是就随口说了出来。
  “哪个人啊”
  “你这么说,谁听得明白”
  众人迷茫的回应,似乎也给了那块铁板些许的抚慰,他大笑着说道:“果然是谣传啊谣传,我当时就说怎么可能,哈哈哈哈呃,你们怎么了”
  汉子的声音逐渐的变小了,因为其他人好像从他的问题中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奇怪起来。自由飞翔先是一愣,然后逐渐变得肃穆。
  “你是说那个人?”
  “那个三年前的”
  空气中有些凝重,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几个人没有将各自的答案说出来。他们互相对视着,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侥幸,和如临大敌一般的紧张感。
  “喂喂,难道你们也听说了”汉子呐呐的开了口,声音也不复之前的豪爽:“难道是真的”
  大家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愈低沉,那女子仿佛想要甩走这些不快的感觉一般,甩了甩头:“肯定是传闻啦”然后走出了房间。
  “喂喂,栀子你去哪里,等等我”铁板像做错事情一般的追了出去,声音变得越来越远。单眼镜却是皱着眉头原地坐了下来,低声说道:“如果是真的”。
  “找些人将这件事情放出去,看一下群众的反应,顺便也试探一下。”
  向某个下属做出了一些交代以后,自由飞翔走到窗边,看着夜色中繁华的都城,想着行会的计划和突如其来的传闻,一时间心中纷乱如麻。最终也只是抬头,望着不存在于现实中的璀璨星空,叹着气摇了摇头。
  “他回来了吗?”他喃喃自语:“那个传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