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魔法时代与魔法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平淡的几天过去。天籁小说
  白天的段青在家是无所事事的,之前没有决定玩游戏的时候,段青曾经做过在某个媒体平台为别人代笔的工作。本着之前的经验和胡乱的臆想,写过一些不知所云的评论,搅乱了舆论导向的同时,也给自己挣了一些口粮的钱。再加上之前帮大厨打下手,以及看门护院当保安的生计,配合平日里的省吃俭用,也是攒下了不少的老婆本供其使用。
  但是那个女人最后没有变成自己的老婆,所以他现在有了挥霍的资本。
  躺在游戏舱里浏览各种平台,观看视频,做做灌水党或者围观党,又或者出门随便走走,散散心,思考思考名为分手的悲剧之后,自己希望的生活。话说回来,这几年忙碌于这一隅之地,很少有好好的看过周围的事物,这一段时间的放松,着实让他重新认识了一下他生活四周的样貌。例如前面街头有个门面的蒸包就很好吃;他所居住的小区后面居然有一个广场,晚上还有不少人去锻炼;距离他租住的小区三里之外,还有一条小河,不过河水并不清澈,也不知是哪年治理留下的尾事;还有他以前忙碌时经常路过的那个快餐店,最近好像因为事故关门了的样子
  这个时代的科技虽然已经极度达,但日常生活中该有的东西依然存在,毕竟喜欢逛街买东西的人依然很多,喜欢自己当吃货的人更多,相比较之下,喜欢玩游戏的人的数量虽然不如更广大的群众,但虚拟游戏产业的泛滥依然带动着所有人的热情,至少此时的段青,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对那个世界的热爱。
  然而当他走在大街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从自己身边经过。那穿梭而过的悬浮车,驾驶座上戴着墨镜的时尚女郎;那牵着小孩子的手,向着四周指指点点的少妇,偶尔还能够看到年纪相若的男子陪伴在周围,俨然一家人的样子;与别人通话中的,匆匆而行的上班族,还有背着双手驼着背,从花园中走过的老人每当他看到这些,他总是能够感觉到自己从虚拟游戏的那个世界中脱离出来,切实的感受到现实生活中的真实。
  然后觉得孤单,然后觉得悲哀。
  “或许这辈子就这么平凡的过下去了吧”虽然这些年有过努力地奋斗,想要平凡的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与过去的自己划清界限,同时为自己的未来画一个句号,但近三年混日子一般的拼搏,和前女友无比现实的抛弃,让他多多少少有一种被现实世界疏离的孤立感。
  拜这几年的经历所赐,段青并没有轻易的放弃找寻生活的支撑点,同样因为这个原因,段青对于未来的生活依然迷茫。
  所幸相比较于这几天散心的感悟,段青在《自由世界》里的收获更多。
  其实那第一日黄昏时分出去的几次试验,段青就已经升了一级了,毕竟那几只乌哈所处的位置是钢铁雄心故意拉到那边的,光论等级,就比村口那些给新手练手的野兔子强了一些,经验自然也多了一些。
  然而钢铁雄心也曾经郑重而又得意地说过,前十几级是比较好练的,因为所需的经验也比较少。到了十几级之后,所需要的经验就会成几何倍的增长,那时候就是玩家稳定实力,外出探险的大好时机了。
  简单地说,就是升不动了,就找些别的事情去做。
  一个六级的玩家与你谈论十几级甚至之后的事情,还对这个世界的事情了解甚多,对于段青来说,疑虑自然是有的。段青也对这个事情隐晦地进行了询问,得到的答复却有些令人意外。
  “哈哈,因为我玩过啊。”
  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个“我查过很多资料啊,我看过很多攻略啊”,甚至是“我是个天才啊”之类的答复,结果却是合理而又平凡:钢铁雄心是一个老玩家。
  其实很多游戏,尤其是网络游戏里,总会存在一批这样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比如之前玩的不好啦,自己的职业玩腻了或者完美毕业了,想要体验一下别的职业啦,因为某个版本更新,突然现某个职业很好用很强势啦然后他们就会果断地放弃之前的职业,练一个小号重新开始,并运用自己老道的游戏经验,迅地让自己更为强大起来。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更有可能的原因:之前玩的混不下去啦,只好删号重练还好钢铁雄心属于前者那些。
  “虽然自己不算是高手,但之前玩的那段时间,等级也算是第一梯队的。但走的是双剑路线,左右耍着两把剑虽然很爽,但总觉得不是自己的风格”
  当时的钢铁雄心回答的时候,挠着后脑,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如果越走越远,估计以后可能会后悔,所以就”他用一只手在自己脖子那里划了一下,口中出“喀”的一声:“重头来过了。”
  见到段青看着伟人一般的眼神,铁兄兴许是更不好意思了,赶紧摆了个poss:“果然大剑才是男人的浪漫啊,哈哈哈哈”
  果然还是个单细胞的男人段青眼皮耷拉了下来。
  这几日段青还是有好好打怪升级的,随便混了几级,同时也学会了拿着怪物的尸体去村子里换些生存用品,同时搞一搞关系。比如村口的费玛阿姨就曾经送给自己几只水袋;铁匠隔壁一条街的乌舍大叔大笑着换给自己几个卷饼,还兴奋的让自己以后多光顾一下自己的生意;中央小广场的杂货铺子看自己混的可怜,给了自己一些装东西的布袋――看那老板一脸的奸相,值钱的东西想必是不可能了当然还有那个铁匠,这大概是段青认识的村民中关系最奇怪的一个了。
  每次段青过去,铁匠看到他时,都会收起平日里的和善面容,面无表情的坐在一边喝水。但是他也不赶段青走,有时也不排斥和段青聊上一聊,说一说平日里的村中生活,谈一谈大6的局势,甚至会聊一些关于战斗的心得和体会――当然这不是他想认一个徒弟,而是段青刻意引导话题的结果。
  不过每次段青想要将话题引到铁匠的过去的时候,他就会闭口不言,然后将段青扔出去。
  有价值的收获还是有的,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把这几日猎杀到的野狼尸体,都送给了一家猎户,然后那家猎户就给了他一把狩猎小刀。
  是的,以段青现在对游戏的适应程度,村北草原上落单的野狼对他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而且他手上有铁兄送他的利器,比猎户送给他的这把劳什子狩猎小刀强多了。
  【狩猎小刀(普通)】
  【武器威力:较弱】
  【狩猎用的小刀,可用于切、削、割、砍、刺等多种用途。当然可以用来战斗,如果你不介意它的长度。】
  正如武器介绍上所言,这把小刀的长度是很短的,大概只有十公分长,但是那锋利度依然让段青比较满意,系统给了这把武器的威力评价,与他手上的那把粗糙的短剑相同,足以说明小刀的攻击力。但即使如此,段青还是让它别在自己的腰间,从来没用过。
  而且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这么顺风顺水:段青在另一个领域中犯了愁,那就是属性点。
  通过与钢铁雄心之间那些短暂的交流,段青依然能够大致猜测出这个游戏中还是有着诸多的流派,或者说玩法。
  他很多次打开那个人物的属性面板,观察着那四项属性,也不时看着生命和体力那两个短条,思考着其中有什么奥秘。
  如今他也是六级,获得了5个点数,但是一个都没有加,因为他还没有决定自己未来的职业。
  这个游戏中并没有职业这一说法,至少没有什么战士,法师,牧师,弓箭手,格斗家,盗贼之类系统给你的名称。不过区分依然是有的,除了玩家私下里主动的分门别类之外,自由世界的组织中也是有自己的分别的,那就是战士之家与法师议会。
  ――看这两个名字就知道,他们两个组织是做什么的了。
  这个大6毕竟存在着战斗职业的,而且数量众多。和一般的剑与魔法世界相比,这个世界中冷兵器几乎一应俱全,同时也有那个很多玩家梦寐以求的领域:魔法。
  自由世界开放游玩的时候,很多玩家出生之后现属性之中有智力和精神属性都很是振奋,因为这说明自由世界中有法系的存在。想到又可以在一个虚拟网游中体验到各种华丽而又神奇的法术,想象各种敌人在自己华丽的魔法轰击之下灰飞烟灭,各类喜欢当法师的玩家都兴奋不已。
  然后在过了几个月的现在,法系的玩家少之又少――这也是身为一个老玩家的钢铁雄心向他介绍的情况――其原因自然就是:法系职业很弱。
  至于法系弱势的原因,除了职业本身的一些因素外,自由大6的历史背景也在一定程度上有着很深的影响。
  按照自由世界的背景设定,这个世界在很久以前存在着一个魔法兴盛的时代,那时的魔法技艺非常的成熟,魔法科技也非常达,那个时代的所有领域的展,几乎都离不开魔法能量的帮助。那个时代大6中最强大的势力,几乎是由力量最强大的几个法师们把持。那个时代中人们的社会地位分类中,也几乎是由魔法技巧的高低来论断总之那是一个魔法统治的时代,也是法术天赋不好的“贱民”们的地狱时代。
  当然,以那些天赋不足的“贱民”的力量,并不足以支撑他们推翻这个时代,这个时代的灭亡,是由他们自己导致的。
  魔法时代的没落,自由大6现存的史书记载的内容,可以让各个学者研究个大半辈子,因为值得研究和让人反省的东西太多。不过若是概括一下没落的原因,现在大6上的通说是:魔法时代对魔法元素的过度使用,所导致的元素平衡崩溃。
  一个竭泽而渔的经典案例――当段青翻阅到那些资料的时候,第一时间脑中闪过的看法。
  也许是因为当时魔法科技的过于达,也或许是因为当时魔法工艺在魔法利用率上的草率,总之魔法时代过后,大6上的各类元素分量变得很低,各种强力魔法缺乏元素的支撑,变得难以使用,甚至很多传奇魔法就这么失传了至于那些其他的魔法技艺,魔法制品,乃至代表魔法帝国辉煌的各种建筑和设施,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流之中。
  当然,若是询问考究自由大6历史最为深刻的史学家,他们所给出的答案则是:魔法时代末期大量的大规模战争,以及其中战略性魔法的滥用,对元素平衡等各个方面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而这才是造成现在元素缺失的主因。
  那些终日里考古来考古去的人,对于以上结论是能够拿出一些证据的。例如大战之后在世界各地留下的魔法时代的遗迹和魔法战争的残骸,还有很多地方还在被现和挖掘;魔法时代各类成熟魔法体系的流失,很多的法术和科技的失传,至今大6的法术水平依然没有达到那个时代的十分之一;还有现在世界各地出现的魔化生物,很多学者认为应该是受到了魔法时代那灾难一般的战争所影响
  总而言之,那是一个大魔法师辈出的伟大时代,并且受那个伟大的时代的影响,现在的自由大6上,魔法元素变得非常稀缺。所以现在想要当一个所向披靡的法师,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法师这个群体依然存在。
  自由世界原住民的现今势力中,包括帝国和公国在内的各个角落,依然存在着很多使用魔法战斗的人。他们之中一些强者自的联合起来,继承和宣传魔法方面的知识和体系,进行研究工作和法术试验,防止魔法的没落,并成立起类似同好会的组织,在魔法知识和系统恢复上交流信息,互相帮助,同时维护法师群体的权威与利益。而这些人,或者称之为法师的职业者,其联合起来的这个最广泛联盟,就是几百年前成立的法师议会。
  而受法师议会成立的启,战士之家这个非官方组织也出现在大6上,醉心于各类冷兵器技艺研究,甚至是以赤手空拳见长的各地的宗师们,为了各类近战职业的维护与展,6续的都在战士之家挂了名。这两个联盟在后来的不断展中,对各个国家和平民都有诸多帮助,所以也渐渐地被接受和容许,然后逐渐形成了自由大6上最像职业体系的现有架构。
  而后来,这些东西又开始被进入游戏的玩家们所研究。
  段青虽然对这些历史方面的东西有些兴趣,但最为一个老鸟玩家,他更在意的是那些更为实际上的问题,例如法师这个方面有没有前途之类早些的时候,以老玩家自居的钢铁雄心倒是对这个问题作出过回答。
  他当时是这么回复的:“魔法师啊很弱。”
  铁兄依旧使用一副大大方方的口吻,仿佛对自己接下来的诋毁之言毫不在意:“以我见过的那些法师玩家来看攻击能力一般,还需要吟唱施法和动作,能够领悟的技能很少,凭借自身的那些法术,什么花样都玩不出来,而且更悲惨的一点是”
  “他们太脆!”
  “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脆,毕竟这个游戏里目前没找到有效的提升生命值的方法,大家冲上去战斗,其实都是挨两下就死的命,但是法师们跑的慢,身体反应也慢,没有保命技能,在受到攻击时没有什么办法应对,呃,至少我见过的法师,随便碰上add啊仇恨转移啊之类的奇怪状况就跪了,一次手都没还,完全不能适应这个险恶的世界”
  “当然,也许那些职业玩家中有些很强的法师,但是我是没见过了话说你要玩法师?不要想不开啊少年你真的想要玩?好吧你那纠结的表情出卖了你,把那把短剑还我,到时候你一时想不开删了号重练,那短剑不是浪费了么不对你要玩法师还要什么近战武器,还是赶紧还我吧,我留着作纪念也好”
  回想着当时的情景,段青如当时一般拧起了脸,那是一种遇到唐僧式聒噪时的无力感。
  不过对于一个自诩老手的玩家来说,魔法师这个职业还是颇有吸引力的,用曾经的职业玩家麦穗金黄的话来说,翱翔在天际之中,是每一个虚拟玩家的梦想。
  “法师啊”此时的段青,如游戏初开的那些法系职业爱好者一样,看着智力和精神的属性,以及属性后面的那个“+”的图标,毫不掩饰地露出了好奇的光芒。
  “要不要试一试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