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失踪案2 孪生姐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报案人呢?”
  “报告林所,报案人太激动了,我让她先回去等消息去了,还说我们林所马上就会过去。”
  “那好,叫上大树和裴锋,我们马上过去。”
  “报告林所,大树刚刚说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已经去了几趟厕所了。”
  “啊...”林景浩看了一眼顾青,顾青赶紧收住,忍不住想要笑出的声音。
  “那好,你跟我们去,让大树帮你守报案室。”裴锋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林景浩只好叫上了顾青。他知道,这个鬼丫头,一定又是和大树串通好了,想去当‘侦探’了。
  一路上,顾青就像一只刚刚被从笼子里放飞出来的小鸟,不停的叽叽喳喳,嘴巴兴奋地停不下来。
  林景浩一言不发,现在的他,有一种‘有苦说不出口’的感觉。这件看似简单的失踪案,对他来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负重感。因为,他早上晨跑,还确定看到了这个失踪的女孩,而他却不能对任何人说。他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只希望他早上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从顾青的口中得知,失踪的女孩名叫张静,是这里一所职业学校的学生,学习成绩一般,因为家里离学校不远,所以选择了走读。平时也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除了玩手机,就是每天早晨在后山上晨跑。
  一个星期前出门之后就失去了联络,因为家里的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又有过住在朋友家里,长期不回家的记录,所以直到学校打电话来,家里的奶奶才知道,孩子已经不见了这么久了。
  张静的家位于二层小洋楼中的一栋,警车刚一停下来,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妇女,就满脸愁容地迎了上来。
  “是林所长吧,可把你们盼来了。”
  “这位是张静的奶奶,就是她报的警。”
  走下警车,林景浩随着奶奶的身后走进了张静的家,院子里打扫得很干净,角落的鸡窝里,传来了母鸡的叫声。进入客厅坐下,奶奶给他们每天倒上了一杯茶。林景浩刚端起茶喝了一口,就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有人正在二楼偷窥他。他猛一回头,一个女孩正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望着他,一身运动装,脚穿白色的运动鞋,这不正是张静本人吗?林景浩呆住了,难道自己又‘见鬼’了!
  “张宁,你又调皮,看你把林所长吓的。”奶奶对着女孩招手让她下来。
  “这个是张静的妹妹,林所长不要见怪,她们两个老喜欢这样作弄人的。”
  小女孩一边下楼,一边望着林景浩咯咯地笑,那脸上的表情,和那个晨跑遇到的女孩,简直是一模一样。
  “有一个问题,你今天早上,有上山跑步吗?”林景浩望着正下楼的张宁问道。
  “她可不喜欢跑步。”张宁还没有说话,奶奶已经抢着回答了。
  “你不会是今天早上在山上看到我姐姐了吧?”张宁望着林景浩鬼精灵似地问道。
  “啊,没有,我就是循例问问。”林景浩脸色瞬间一变,赶快搪塞道。同时他的心里,如同说谎的小孩一般,剧烈地跳动起来。
  ‘看来今天早上自己又见鬼了!’林景浩一时语塞,思绪一下子回到了清晨的情景。
  “奶奶,你别急,说说您孙女的情况吧。”还好,顾青接过了话题。
  借着顾青问话的时间,林景浩开始抬头打量着屋内的情景。看得出来这是一家普通的农村家庭,屋里的摆设简单而朴素,客厅里除了一张大饭桌,几张小板凳之外,也没有过多的装潢,正前面的墙上还贴着一张毛主席的巨幅画像,显然这一家人淳朴而保守,应该是很少与人结怨的一类。
  “要不要到我和姐姐的房间去看看?”身后传来女孩子清脆的声音。林景浩转过头,张宁正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她。农村的女孩子简单可爱,这一点正好和城里的女孩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所,我跟你一起去。”听到要到失踪人的房间去看看,裴锋站了起来。
  楼上有三个房间,奶奶一间,张宁的父母一间,剩下最里面的一间,就是这对孪生姐妹的房间了。房间不大,摆着一张高低床,加上二张书桌,这就是房间里的全部家当了。
  “我睡上面,姐姐睡下面。”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下面床的墙上似乎贴过几幅画,但是都被撕掉了,只留下了和周围墙的颜色不一样的痕迹。
  “能把你姐姐的书桌,打开我们看看吗?”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似乎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我姐姐的书桌平时都不让人动的。”张宁显然有些不愿意,但是她还是走到了其中的一张旁边,拉开了抽屉。
  一股玫瑰花香飘了出来,抽屉里竟然铺满了黄色的玫瑰花瓣,看上去摆放得似乎凌乱却又整齐。
  “裴锋,黄色玫瑰代表的什么寓意呀?”林景浩走过去,看了一眼抽屉,除了黄色的玫瑰花瓣,已经没有其它的东西,很明显和墙上的画一样,都被人清除了。
  “这个...你得问顾青了,我对这些也不太懂。”裴锋的脸色涨得通红,似乎觉得一个年轻人不懂玫瑰花的寓意,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当黄玫瑰代表爱情的时候,其花语是‘歉意、失恋、消逝的爱’;代表友情的时候,它的花语是‘愉快、纯洁的友谊和美好的祝福’,这个要看送花的人是想和你成为什么关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青也上来了,正站在门口向房内张望着。
  “不亏是...”顾青的及时出现,解除了裴锋的尴尬。
  “是什么?裴锋,在林所面前要注意你的言辞。”裴锋本来是想开个玩笑,谁知道被顾青一脸正经的怂回去了,吓得他一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顾青,你来得正好,来帮忙拍几张照。”还好,林景浩及时的打了圆场。
  说起拍照顾青可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房间里不断地响起快门的声音。林景浩走到窗前,窗外的景色竟然和他房间的景色极其相似,都是那座神秘的‘阴阳山。’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伸出手去,在窗台外抹了一下。
  “小妹,你这窗台外是刚做了清洁吗?”林景浩猛回头看向了张宁,张宁的脸色,竟然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
  “没有呀,我们这住在山旁边的,本来就没有什么灰尘吧。”张宁的否认,让林景浩皱起了眉头。
  本应有着落叶和俘尘的窗台上竟然一尘不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宁的眼神,似乎也开始有些有意无意地在躲避自己的眼神。从一进屋的反应也表明,这个妹妹对她姐姐的失踪似乎也不是太紧张,看来这个妹妹一定是隐瞒了什么。
  “平时姐姐对你好不好?”林景浩收回了眼光,似乎随意的问道。
  “对我就那个样吧,什么东西都喜欢和我抢。”张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失踪的人是别人家的孩子。
  “哦,”林景浩看了一眼他的二个手下,裴锋正在做着记录,而顾青已经拍完了照片,正在用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顾青,你有什么要问的吗?”林景浩一时有些摸不着头绪,这毕竟是他经手的第一宗失踪案。
  “张宁,你姐姐最近是不是谈了一个男朋友?”顾青没有回答林景浩,反而突然对着张宁问道。
  “啊...好像是认识了一个。”张宁的反应,明显开始有了一些慌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