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失踪案5 窗台上的脚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了庞家的大门,林景浩暗暗的祈祷,刚才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庞风可能就已经遇害了,那就是说,他刚刚一到青山镇,就接连发生了二宗命案,而他到目前为止,还一点线索都没有。
  “林所,不如我们问问裴锋那里,看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吧?”看到林景浩不说话,顾青识趣的说道。
  “哦,好。”其实现在的林景浩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庞擎天的那句话:“你长得好像我的一个故友。”
  以庞擎天的这个年龄和身份,他口中所说的故友,只能是一个人——那就是林景浩的父亲林锦荣。林景浩的参军以及选择青山镇这个偏远的地方转业,也都是因为他。
  从小林景浩就长得像他的父亲,以至于长大之后,有人取笑他们更像是一对兄弟,而不是父子。不过可惜,本来应该是父慈子孝的结局,却因为父亲的发达,而变得形同陌路人。
  父亲是他们那里最早出外打工的一个,时间久了,人脉熟了,就自己开起了工程公司当了老板,还将同乡里的人都带了出去,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一呼百应’,整乡的人都号称跟着林总在发财。
  林景浩家里的房子,成了全乡最大的豪宅,不过,他的父亲却变得越来越少回来。后来听说父亲在外地找了一个小三,母亲当时气得就一病不起,当母亲走的那天,父亲终于回来了。不过,不管他再怎样的请求林景浩的原谅,林景浩也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最后干脆直接报名参了军,从此离开了那个让他伤心的家,十几年来再也没有回去过。
  前几年家乡被纳入了拆迁范围,乡长来找林景浩回去签字。因为从那个时候起,就再也找不到林景浩的父亲了。签完字临走的时候,乡长最后对他说了一段话:“景浩呀,你的父亲为我们家乡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你相信叔这次拆迁一定给你家安排到满意为止。还有,你的父亲走的时候已经说了,以后这里呀,都是你的啦。”
  所以,作为一个真正的拆二代,一个隐形的富二代来说,林景浩不差钱,他差的是亲情!
  和乡长的签字交接手续,是林景浩最后一次听到别人提到自己的父亲。回到部队,他收到了一封来至青山镇的父亲的来信,信上写道:“景浩,父亲错了,父亲不奢求你的原谅,直愿你以后开开心心地生活每一天,还记得曾经有你父亲这个人就好。我现在就要去找你的母亲了,除了家里的房产,我还会将我所以的财产都留给你,当你需要的时候,你可以打这个电话,他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父亲走了,你也不要再找我,来世如果有缘,我一定会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此致!
  信里面留有一张名片,上面是一个人的电话号码,现在这张名片,还收藏在林景浩的‘心里’。
  时间如流水,随着年龄的一天天长大。林景浩现在已经不再恨他的父亲,但是他也没有刻意去找寻他,他只是希望,能够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某一个地点,不经意地再见到他,那个时候他会对他说:‘父亲,你还好吗?’
  “林所,裴锋那里有线索啦。”顾青放下了电话,兴奋的叫了起来,惊醒了沉思中的林景浩。
  “哦,说来听听。”
  “裴锋说在张家姐妹的另一个抽屉里,找到了张静的笔记本,还有在她们床下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段麻绳,上面似乎还有血迹。看来,上次张宁给我们看的,真的是她自己的抽屉。”
  “那窗台外呢?”窗台外的一尘不染,始终是林景浩心中的疑点。
  “窗台外,依旧是一尘不染,看来张宁有清理窗台的习惯。”
  “你们女生每次做清洁,都会连外面的窗台一起抹干净吗?”林景浩皱着眉头,他这一次可是把顾青问住了。
  “别回所里了,我们也去张宁家再看看。”林景浩调转了方向盘,他必须证实他心中的想法。
  警车停在了张宁家的门前,裴锋他们的车还没走,他们在等着林静浩的到来。
  “林所,”一看到林静浩下车,裴锋就迎了上来,后面跟着大树。奶奶在院子里坐着,一个孙女不见了,已经让这位老人变得憔悴不堪。
  “林所长,你来了,我的孙女有消息了吗?”老人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说话显得有气无力。
  “奶奶,就快有消息了。”林静浩不忍心伤害到老人,对别人来说,这只是一宗失踪案,可是对于林静浩来说,从一开始起,这就是一宗彻头彻尾的杀人案!
  林静浩没有进屋,而是围着这栋二层的乡村小别墅转了起来。从房前转到了房后,房后的二楼,张宁姐妹房间的窗户依然敞开着。在楼层的中间是一圈突出的横梁,在横梁的下面是客厅的窗户,窗户关着,在窗台之上留有一层灰烬。
  林景浩靠近窗台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浮灰尽去,露出几只杂乱的脚印来。
  “你们来看。”林景浩指着窗台上的鞋印说道。
  “这不会是他们自家晒鞋子的时候,留下的印子吧?”裴锋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里的村民,都有把鞋子放在窗台上面晒的习惯。
  “说话不经大脑,你家的鞋子在窗台上晒,是头朝里的呀!还有,你看全部只有前脚掌,没有后脚跟,难道是有人从这里爬到了二楼?”顾青看得很仔细,但是她抬头望了一眼二楼的阳台,又摇了摇头。
  “怎么样?是不敢相信有人能够借助这个一楼的窗台,跳到二楼吗?”林景浩非常明白顾青的疑惑,如果不是他这种久经训练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林所,您是说有人先跳上一楼的窗台,用它做跳板,再跃上二楼的阳台?”裴锋弄明白了,但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你说漏了一点,应该是借助一楼的窗台跃起,抓住中间的横梁,再从横梁,爬上二楼的窗台。”
  “林所,您说得太夸张了吧,恐怕特警也难做到这样吧。”裴锋依然不敢相信,这可都是只有电影里的特技,才能做到的事情。
  “很简单咯,我去借个梯子,你等下爬上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站在后面一直不做声的大树说话了。
  “哟,你不说话,我还真的以为你是一棵大树呢。”很明显,对于大树一开口就站在了林景浩的一边,裴锋表示了言语上的不满。
  “我去借梯子。”这次说话的是顾青,从她的脸上看得出来,林景浩的大胆猜测,让她这个侦探迷彻底得兴奋起来了。
  梯子借来了,表示不服气的裴锋,非要亲自上去一看究竟,没办法,大树只能在下面扶着梯子。
  “上面有什么?”看到裴锋慢慢爬到了横梁下面探出了头,顾青等不及的叫了起来。
  “林所,上面还真有手脚印。”裴锋没有回答顾青,在横梁之上,到处都是杂乱的手脚印,现在他不得不服了。
  “那你还不拍下来。”顾青大叫着,现在谁也不能阻止她激动的神情了。
  “林所,看来这件案子不简单呀。”老谋深算的大树,看着林景浩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