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巡山诡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叫劳天衍,今年二十四岁,出生在边境一个叫做漓竹村的小山村,上面还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哥哥,已经结婚成家。
  那时候家里穷,九年前,我爸让我哥做一个选择题,是成家还是上学。
  我当时心高气傲,坚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还暗地里嘲笑我哥没出息,农村娘们有啥好的,是男人就要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
  后来,我的命运果然被知识改变了。
  十六岁那年,算命的先生说我眼若星辰鼻如卧蚕,命犯桃花,女人缘不断,二十一岁便能当爸。
  可我如今二十四岁了还是光棍一条,人在异地漂泊数年,差点漂泊到失联。每天在街头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寻找生存根本。
  妥妥的知识改变命运典范!
  今年底,爷爷托人打电话给我,叮嘱我今年一定要回去看看他,还特意让打电话的人说,他已经时日无多了,让我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算算爷爷已有八十高龄,到了油灯枯竭的地步,不管电话里说的真假,自己即便再没脸也该回去探望他老人家。但看着卡里面好不容易存下的几千块,又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是元旦节那天回去的,孑然一身,没敢直接回父母家,兜一圈便上山去林场找爷爷。
  爷爷守着的山叫做天堂山,改革开放的时候是一名职位不高不低的村干,后来被发配到林场守山,开始领的是粮票补贴,做了几十年,到现在仍旧是领着几百块的工资。
  其实以他的年龄,早应该退休,但边远山区管理本就松弛,况且也没有人愿意担任这份工作,上面也是一副听之任之,爱理不理的态度。
  要不是爷爷曾经参加过声讨地主,开山垦地,筏林开道等活动,对旧社会贡献颇大,估计连几百块工资也不想给他。
  老爸不止一次劝爷爷女放弃守护林场这份工作,跟他一起到山下去住。但爷爷油盐不进,为此两人的关系曾一度闹得很僵。
  上山的路崎岖难行,我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直到下午两点多,才远远看到修建在山地水库旁边的破旧屋子。
  隔着老远,便瞅见破烂的木皮门外站着一个人影,走近一看,发现是个穿着红衣的年轻女人。
  也不知道她站在门外多久了,肩膀上停留着数片枯黄的树叶。
  这女人容貌精致,眉若黛山,琼鼻如画,我从没有见过素颜这么美的女人,一时间不由看得痴了。
  我在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我,非常大胆,一点也不避嫌。
  四目交汇,最终我败下阵来。
  “你是来找老鬼的?”我讪讪问道。
  爷爷性格古怪,七老八十了,有时还像年轻人一样暴脾气,人喊他名字不答应,喊他老鬼反而很高兴。
  我与他相处根本就不像是爷孙关系,反倒像多年的兄弟,所以在人前喊他老鬼,也不用太过忌讳。
  女人摇了摇头,一双勾魂夺命的双目,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被他看得实在有些抵制不住,转身砰砰敲门:“老头子,我回来了,快开门!”
  “好小子,你可终于算是回来了,走,进屋里喝两杯去。”门未开,老头子熟悉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我心中嘀咕,电话里面那人说老头重病马上就要嗝屁了,可听这洪亮的声音,哪有即将嗝屁的觉悟,估计血气方刚的中年人也没他那大嗓门粗。
  木门打开,老头那熟悉又带着满脸猥琐的笑容出现在我面前,他热情的招呼我进去,像是失散多年的老兄弟。
  我有些奇怪,外面可不止我一个人呢,他怎么不和那女人打招呼?
  可谁料,我转身看时,后面空荡荡的,连个影子都没有。
  “老头,你看到个女人没?刚才就在我身后站着。”我吃了一惊,赶紧询问老头子。
  “女人?这里哪里有什么女人?小衍,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是想女人想疯了吧?”
  我看老头子神情不像作假,莫非是我刚才眼花了?
  我低头寻找女人的脚印,水库旁泥土湿润,她刚在这里站了许久,人走了,可脚印却走不了。
  然而让我吃惊的是,门外除了我的破旧步鞋踩出来的新痕,什么也没留下。
  “你小子瞎琢磨啥呢?”老头子见我迟迟不进门,催促道。
  “不是呀,老头,你真没看见有个女人立在你家门口?”
  “小子,你可别吓唬老头,正午可没算完全过去,阳气最强。”老头瞪着眼珠子道。
  我心中狐疑,这个时候,山中鬼祟也不可能出来啊?莫非老家伙遇到了大,麻烦特意招我回来背锅?
  不然怎么连拐带骗的非要我回来?
  我心中琢磨着,人已经不知不觉被老头拉进了屋子里。
  破旧屋子不大,一共三间房,一间大屋子兼做厨房,一间卧房,另外一间堆放杂物所用。
  此时大厅内正烧着一个铁皮炉子,烫着一壶本地米酒,桌子上摆放着一只烧鸡,一叠花生,一条煎鱼。
  我早饭没吃多少,上山几乎耗尽了身体能量,这会早饿了,撕下一只烧鸡腿便啃。
  老头子笑吟吟的一边给我倒酒,一边道:“臭小子多喝点,外面天寒地冻,山上有些地方已经结冰,黄汤下肚可暖身,也可壮胆!”
  我听出滋味来,突然觉得口中的烧鸡腿也不是那么香了,看向老头静等下文。
  “呵呵,你小子回来的不迟也不晚,刚好!”
  “老头,你什么意思?”我咽下口中肉,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就在刚才不久,我坐在水库旁边垂钓,看到一伙人抬着一个麻布袋匆匆上山。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他们都当我是空气,喊不住,追不上,你吃饱喝足就上山赶人去吧!”
  闻言,我刚喝一口酒没差点喷出来,沉着脸道:“老头你也闷坑人了,小子我日夜不休赶回来,现在屁股还没坐热呢,这就迫不及待折磨我了。”
  老头子瞥了我一眼,没劝我,也没摆长者的架子,但却让我不得不答应下来。因为他一边垂泪,一边诉说自己这些年孤苦伶仃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偷摸进山的,一般不是偷猎就是私采滥伐,反正是干些在自然保护区内不允许的勾当。
  上山前,老头子递给我一把老猎枪,这枪跟了他几十年。因为守山需要,上面的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收回去。
  天堂山还没有被开发,虽然是自然保护区,实际上是一片荒山,所辖范围很广,内有九座山峰,峰峰相连。风景虽然不错,但因为地处荒僻,道路不通,平时少有人观光。
  要想在这么广阔的地域内,寻找几个人,无疑于大海捞针。
  但守山人自然有守山人的本事,不然这么多年,山中的奇珍野味早被人偷空了。
  老头的依仗便是一只养了九年的老黄狗,他平时巡山,跟在老黄狗身后,总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进山偷摸之人所在。
  其实传说中守山人还另有本领,便是折草问路,拜树询鬼之术。
  俗话说,鸡无六载,犬不八年。
  狗和人类相处八年以上,已经是不合常理的存在。家畜不能养活得年头太久,因为它们一旦在人类社会中生存得太久,每天和人类接触过多,便会通灵,成为妖异的存在。
  当然这都是旧社会迷信说法,但爷爷这条老黄狗养了这么多年,确实异于寻常畜生,且颇通人性。
  不过我一直对这条老狗不太感冒,原因是老头子给这条狗起了一个让我听了气得七窍生烟的名字——小衍!
  我妈就这样叫我的,不知道老头是恶心我还是怎么的,总而言之,每次看到这条老黄狗,我都想将它宰了,炖一锅狗肉。
  但老头不许,对它很好,比孙子还亲。
  在老黄狗的带领下,我并没有废多大功夫,便寻到那伙扛着麻布袋偷摸进山的人。
  远远的便听到铁锹挖土的声音,我看那伙人当中有两人打扮得如奔丧一样,另有一人拿着罗盘定位,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们在干什么?天堂山自然保护区内禁止私葬难道不知道吗?”
  在这荒无人烟,寂静的山林内突然听到一声高亢的呼喝声,那几人顿时吓了一大跳,转身一脸慌张的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没想到刚替老头子巡山就遇上这种事,我心中一百八十个不爽,但此时既然遇上,只能从容应对。
  见那几人不说话,我领着黄狗走近,再次道:“不经允许,私自将尸体葬在这里是犯法的,你们赶紧带着尸体离开,此事我再不追究,也不会说出去。”
  我打量五人,一位先生,服丧的是一对中年夫妻,另外两个拿铁锹的汉子像是中年夫妻请来的苦力。
  几人旁边摆放着一具大红棺材,棺没合上,棺盖在地上靠着棺壁。
  大红棺材旁边有一个麻布袋,袋子鼓鼓的,看得出,里面装的应该是一具尸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