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女鬼怨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事老鬼都不管,你是谁?敢来管老子闲事!”那服丧的中年男人愣神过后,立马对我竖眉喝问道。
  这男人长相凶恶,看来不是什么善类,不好对付。
  “你应该是老鬼的孙子吧,我听他提起过你!”就在我心中琢磨着怎么应付这伙人,将他们打发走的时候,拿罗盘的先生突然问我道。
  “认识老头?你们是什么人?”我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事实上,果是如此。
  “进山前我们早和老鬼打过招呼,他收了我五万块,现在你又来搅闹,莫非是嫌钱少吗?”那中年人瞪着我,凶神恶煞责问。
  我整个人一愣,心中大骂老头奸诈狡猾,钱都收了,还让我上山赶人,这不是明摆着让我找罪受吗?
  我越琢磨越觉得不是滋味,难怪家里人让老头搬下山时他怎么也不愿意,感情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良民。
  一次便是五万的报酬,且看情况,老头估计不止一次干这样的勾当了。如此几十年下来,那他岂不是……
  想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以前常听人言,捞偏门易生财,却没想到这么容易。
  更可恶的是老头隐藏极深,此事估计家里人根本就不知道。
  我心思急转间,立马有了计较,堆起笑脸道:“呵呵,老头不放心你们,让我来看看!”
  听我这样说,几人顿时放松不少,但却对我不感冒,倒是那先生模样的汉子走过来与我亲切交谈。
  此人名为孙濮,城里有名的方士,且他说与我爷爷交情匪浅,两人可谓是一见如故,相敬如宾,待如知己。
  我心想狗屁的知己,估计也就利益上的交往。
  老头不会无缘无故让我上山,他早与这伙人达成交易,那么让他不放心的唯有这具尸体。他的用意估计是让我查探这具尸体有没有意外。
  事实上,我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因为两名汉子所挖是竖葬坑,最重要的是我发现那打开的棺材内部,还摆放着一具巴掌大的小棺。
  双重棺材,一大一小,重丧!
  我心中咯噔一下,预感不妙,这重丧可是最邪门的丧事之一,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沾染上邪祟。
  重丧,也就是怀孕的妇女在孩子没生出来之前发生意外死去,所以在其棺材内须得再加上一副小棺材。
  孕妇死去,肚中孩子尚未出世,定然怨气冲天。
  在我心神震撼之际,那孙濮忽然问我:“贤侄,刚才观你面相,眉心闭合,天堂发黑,最近可是有事情发生?若你告诉我生辰八字,我可以为你算上一卦。”
  我本不相信术流之士,但看眼前孙濮长得一副仙风道骨,气质异于常人,恐怕真有几分本事。再加上自己这几年确实是穷困潦倒,诸事不顺。
  当下不假思索的将生辰八字说给他听。
  孙濮算了半响,皱眉对我说,我今年时运不济,不久将来会有大难,若我能逢凶化吉,必能鱼入江,龙入海,前途一片光明。
  我将信半疑,这时竖葬坑已挖好,两大汉开了布袋子,从里面拖出一具女尸放入馆内。
  女尸年纪约莫在三十岁左右,容貌秀丽,她小腹微微凸起,果真有孕,那小棺被女尸垫在脖子下。
  孙濮从布袋内抽出黄纸和笔,刷刷两下画了一张符纸贴在女尸额头。
  有那么一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总感觉女尸刚才似乎睁开眼睛瞥了自己一眼。
  盖棺打钉,棺材如倒栽葱一样,头朝下,脚朝上填入坑内。
  回土拜祭一番,已是黄昏天。
  中年夫妇领着孙濮和两大汉匆匆下山,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再和我说过一句话。
  下山的时候,我带着老黄绕了一圈,果真发现附近好几处山地多了新坟。
  回到水库边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进门发现老头正躺在院子的竹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吸着旱烟,一边哼着小调,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老头,这些年你究竟赚了多少钱?”
  对于我的逼问,老头坦然道:“钱是赚了不少,但我这么辛苦赚这些钱都是为了你啊臭小子。可怜我都已经一只脚踏进棺材了,要这些钱有什么用?还不是为了能让你将来能过上好日子?”
  没想到老头子这么坦白,坦白得让我升起了愧疚之心。
  之后我将上山所见之事跟老头说了,哪知老头一听,腾地一下从竹椅跳起来,手中的烟斗就敲在我的额头上。
  我痛得龇牙咧嘴,怒视老头:“劳道波,我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你是我的孙子!”老头子瞥了我一眼,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打你都不要挑日子的。”
  “……”
  我有些无言,但也只好乖乖的认孙子。
  “重丧非同小可,但若处理得好,还是可以平安无事的!”老头说着突然对我吹胡子瞪眼骂道:“谁让你小子随便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别人的?且还当着那尸体的面!”
  我这才预感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死人面前慎言,之前自己居然对着死人说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连名字也说了。最重要的是,还不是普通的死人。
  “老头……那我会不会有事?”我心中发虚,小心翼翼地询问。
  老头皱眉道:“事肯定是有的,就看得有多大。竖葬棺,倒栽葱,死者万劫不复。那女娃死得蹊跷,重丧怨气过重,姓孙的又问你生辰八字,看来是使用了移花接木,栽赃陷害之法。”
  原来那孙濮与我家老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那么和睦,两人是有过节的,跟仇人差不多。老头说,那孙濮最后贴在尸体上的黄纸,恐怕写的是我生辰八字。
  所谓移花接木,也就是将那死者生前所有的仇怨,全部引到我的身上。也就是说,那尸体若作祟,第一个找上的肯定是我。
  我听完老头子所说,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懵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看向老头道:“老家伙,这事是不是你算计好的?不然哪有这么巧?偏我一回来就发生这事?你跟我说清楚,不然这事没完!”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总是会来。”老头子摇了摇头,没理会我,转身便回了自己的卧室,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一脸懵逼,无语问苍天,老头子明知道此事凶险,还非要让我上山赶人,这不是明摆着坑孙吗?
  也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到底卖什么药。
  我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向杂物房内,里面有我专属的床位。
  刚回来就这么折腾,我也累得够呛,干脆什么都不去想。反正有老头子在,他总该不会害我,爱咋咋地吧。
  话虽如此,但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还是瘆得慌。
  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小手摸我的脸,我将那手拍开,一下子就惊醒过来。
  “谁?”
  我坐在床上,惊疑不定打量周围,窗外有月光投射而入,屋子内隐隐可见堆积如山的杂物,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异状。
  但我却感觉很不对劲,黑暗中似乎有双眼睛正在某处看着自己。
  “叔叔,我娘找你!”
  一个虚无缥缈,但却又异常冰冷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俯身一看,正好看到床脚边,一个促膝的婴儿正用宝石般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盯着我看。
  看到这婴儿,我顿时大吃一惊,因为这婴儿非常迷你,他的皮肤不像寻常婴儿颜色,而是灰青色的。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漆黑如无底洞。
  更加诡异的是,这小婴儿看起来并不足月,却有一口利齿。
  鬼婴!
  我心中骇然,因为自己此刻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控制,跟着那鬼婴走出了房间。想要呼喊,但喉咙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捏着,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那鬼婴一直领着我出了大门,来到水库堤坝上。
  月光清冷,远远便看到一条诡异的影子立在上面,那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是白天所见,重丧女尸。
  随着一步一步走近,那女尸突然猛地转过头来……
  ……
  我一下从床上坐起,原来却是做了一个噩梦。
  老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果然如此。
  呼吸一口气,这时守在院子外的老黄狗突然剧烈犬吠起来。
  “好大的胆子,三更半夜竟敢闯入阳宅,真当老头是空气吗?”
  老黄狗一叫,老头的声音马上就在外面响起,只听到外面响起呯砰之声,接着便是大门打开,一阵急促的脚步和犬吠声追逐远去。
  看来真有邪祟入屋了!
  我暗暗咂舌,没想到老头竟是这么生猛的人。
  正所谓人怕鬼可怖,鬼怕人凶恶,我担心老头安危,毕竟已经八十高龄了,当下随手抄起一条扫把,追了出去。
  等我追到堤坝外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老头不知道是怎么掉下水的,此时老黄像是拖死狗一样将他拖上岸。
  我走过去将老头从水中拉起,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如我所想的一样,那女鬼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鬼婴。老头说他差点就将那母子抓住,没料手脚不便,失足落水被它们给逃了。
  然而,我打量老头的身体时,却发现他左边脸颊有一个小小的青色手印,衣服也破了,像是被爪子撕破的。
  看来不是失足落水,而是被打落水中的,不过为了照顾他老人家脸皮,我并没有戳破。
  扶着他回到院子中坐下,关了门。
  我问老头现在咋整?那女鬼和鬼婴第一晚就找上门,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要不收拾东西,赶紧扯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