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回忆临安的岁月(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就是以逸待劳之计。”曹勋对手下的几个头目讲明了杨炎的用意。
  一个头目道:”统领,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曹勋道:“通知下去,今天就不出战了,叫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他们一定会出战的。大家努力,和他们决一死战。”
  “大哥,这一次我算是看穿你了。”晚上,曹勋躺在行军床上,默默的想着“明天就要和大哥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不知道大哥打仗的能力怎样。大哥会不会还有别的诡计呢?”
  正在曹勋迷迷忽忽之际,突然一阵喧哗之声将他惊醒。曹勋一翻身坐了起来,揉揉眼睛,仔细一听,竟是一片喊杀之声。
  忽然一个士兵勿勿忙忙跑进他的帐中,“统领,统领,敌军劫营来了。”
  曹勋大惊,急忙披上衣服,跑出大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完了,输了。”
  ******************************
  “起来,起来,还在睡啊!要是真的在战场上,早就没命了。”
  “醒醒吧!白天你们可都叫得老欢的,现在怎么都趴下起不来了?”
  “呵!呵!还叫不叫了,还骂不骂了,白天的精神都到那里去了?”
  杨炎的士兵一个个冲进曹勋的大寨,钻进帐营,将还在睡觉的士兵叫醒,整个过程基本上算是兵不血刃。这完全不像是一场大战,曹勋的士兵这时大多都还在睡梦之中,被惊醒后才发现身边己站满了“敌军”。自己己经成为俘虏了。
  曹勋披着衣服,站在自己的帐蓬前呆呆发怔。这时,杨炎己带着十几个士兵走到他的面前。“小曹,睡好了没有,如果没有还可以回去继续睡会儿,这时离天亮还早着呢!”
  曹勋营中的五个监督这时也揉着眼睛,衣冠不整的从帐蓬里出来。“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监督大人,比试己经结束了。”
  曹勋高举双手:“大哥,我服了。还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怎么攻过来了。”曹勋心里说“你们应该等着明天和我决战才对。”
  杨炎道:“今天下午,你一撤退,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看出了我在用以逸待劳之计。那么你今天晚上一定会让士兵们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等着明天和我决战。所以我就趁着晚上攻过来了。这是我做的第二套方案。”
  曹勋不解道:“可是我留下了值夜的士兵啊!他们怎么设有发现你们攻过来了。”
  杨炎道:“因为我们没有点火把,因此等你们值夜的士兵发现的时候,我们己经摸到你的大寨前了。这时候什么都晚了。”
  曹勋一怔:“没点火把?没点火把你们怎么认识路呢?”
  杨炎大笑起来:“小曹,你以为我们在那十天里都在睡大觉吗?我们白天在睡觉,晚上可是在练兵。”
  ******************************
  第一轮的结果以经出来了。永安公主击败高震,刘仁先战胜了张渊,张师颜打败周宏明,最令人意外的就是杨炎赢了曹勋。
  是役之后,终于没有人再敢小视杨炎了。一时间众人议论的焦点都集中到杨炎的身上。
  一天以后,战场比试的第二轮开始了。由杨炎对阵张师颜,永安公主对阵刘仁先。
  第一天的战况和第一轮几手如出一撤:永安公立仍以龙飞、虎翼阵法如崔枯拉朽之势击败刘仁先,又一次在第一天里就结束了战斗。而杨炎与张师颜的一战,仍是张师颜挑战了一天,但杨炎仍是闭门不战。
  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敢小看杨炎。纷纷猜测杨炎是在故计重施,还是另有奇谋。
  “杨炎难道是真的打算还用原来的办法吗?”张师颜暗想。他和杨炎虽然也是同学,但两人基本上没有任可的交情。他知道在同学里有杨炎这个人,还是因为杨炎旷课太多太有名了。而杨炎如果不是在战场比试中遇到张师颜,恐怕还不知道同学里会有这么一个人。
  “好吧,明天我也不出战了,第三天杨炎一定会出战的,那时我们再凭实力来决一高下吧!”不过到了晚上,张师颜也怕杨炎来劫营,不敢大意,在寨门前多多点起火把,并留下了一百名士兵守夜,这才敢放心睡觉。
  入夜,忽然之间,金鼓大作,响声惊天动地。张师颜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披着衣服走出大帐,其他以经入睡的士兵也纷纷起来,走出帐蓬。
  张师颜道:“出了什么事情。”
  一个兵士报告:“统领,寨外有人偷袭。”
  张师颜急忙来到大寨的木栅边,向前方看去。在左侧火把的光线照射不到的远处,黑暗之中隐隐约约有人影在晃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锣鼓喊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一个头目道:“统领,现在我们怎么办?”
  张师颜迟凝了一下,道:“派十个弟兄过去看看,遇到敌人就立刻回来。”
  十名士兵走出大寨,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时锣鼓之声突然息灭,但等了片刻之后,又复响起,而张师颜派出去的那十名士兵却如同泥牛入大海一般,没有声息。
  等了好久,还不见有人回来。张师颜也有些焦躁,这时又有一个头目道:“统领,是不是再派几个兄弟去看看。”
  张师颜沉思了一会儿,道:“不行,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在派人出去,恐怕也是回不来的。”
  头目道:“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在大寨里守着吗?”
  张师颜道:“当然不是,但要出去,人少了可不行。现在我带三百人出去看看,你们可要好好的守住大寨。”
  说着张师颜点起三百人,点起火把,打开寨门向锣鼓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锣鼓之声果然又停了。张师颜令手下的士兵加强戒备。小从翼翼的前进。一行人缓缓的向前进着。大约走了二里多路却不见一个杨炎的士兵。弦师颜令士兵停下来,正在思考时,突然听到右侧方向竟又响起锣鼓喊杀之声。张师颜大惊,生怕杨炎是在用调虎离山之计。急忙下令回军,等回到大寨前的时候,鼓声喊声又设了。
  张师颜又率领着士兵向右边前进,但走出不到二里地大寨左侧又响声鼓声喊杀声。弄得张师颜左右为难。又不敢分兵前往。只好守在大寨里。不过杨炎的军队只在寨外搞锣擂鼓,并没有迸攻。结果整整一夜张师颜的大寨前都没有消停过。
  等到太阳升起,张师颜才终于确定,杨炎己退兵。“大概杨炎是看到我的防守无懈可击,所以才没有进攻。”想到这里张师颜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这才觉得有些困倦。再看士兵们也一个个双眼通红,一脸疲惫。这才想到都是一夜没睡了。
  “不过杨炎的士兵也闹了一夜,这时也应垓是在大寨里睡觉吧。”虽然这样想着,张师颜仍不敢大意,派了一百名士兵看守大寨,其他人都去睡觉。
  一直睡到午时己过,张师颜才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在传令所有的士兵都起来。虽然一个个仍是睡眼乜斜,一付睡眠不足的样子。不过都比早上精神好多了。
  张师颜立即派了几个探子去杨炎的大寨附近打探诮息。回报是:杨炎的大寨里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站岗的士兵也不多。张师颜这才放下心来:看来今天是打不成了,只要今天晚上小心一点,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杨炎无论如何也会出战的。那个时候在决一胜负吧。
  到了晚上,张师颜的大寨前果然又响声搞锣打鼓的声音,左消右涨,声响震天。这回张师颜索性也就不出营了,只是命令士兵轮流守住大寨防止杨炎进攻。其他人仍然回去睡觉。但是声音太大,士兵们就是想睡也睡不着。这样士兵们又是一夜没睡。
  等到天光放亮,终于又设有了声音,张师颜这才松了一口气,让士兵去休息。不过仍不敢大意,还是留下了守寨的士兵。
  “杨炎究研想干什么。”张师颜百思不得其解。“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杨炎会不会来和我决战呢?如果决战,是白天还是晚上呢?”带着一脑袋的问题,张师颜很快也进入了梦中。
  睡意朦胧的士兵突然被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惊醒。只见数百名沐浴着清早第一缕阳光的士兵,出现在张师颜的大寨前。
  “不好了…敌人进攻来了…”
  “快起来,快起来,敌人打过来了。”
  放哨的士兵突然清醒过来。一面大喊着叫醒因一夜劳苦还在沉睡的同伴,一面立即向还在睡梦中的统领张师颜报信。
  张师颜一个翻立即坐了起来“什么?杨炎进攻来了。”张师颜一面穿衣一面想:现在是寅时还是卯时?杨炎的士兵难道就不用睡觉了吗?
  当张师颜的士兵一个个揉着眼睛,打着哈久从帐蓬里跑出来时。杨炎的军队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就己经冲到了张师颜的大寨前。
  前排的骑兵抛出套绳,套准大寨的木栅墙。然后百余名骑兵一起用力向后拉,“轰”的一芦巨响,大寨的木栅墙立即被拦开好几个缺口。杨炎的军队立即一涌而入,杀进寨中。
  张师颜的士兵也来不及列好阵形,双方就在大寨中短兵相接。但双方士兵的精神状态显然不在一个层面上。杨炎的士兵显得精神饱满,士气高昂。而张师颜的士兵无伦在精神、精力还是心理上都要弱于对手,从一开始战斗就呈一边倒的局面。或着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张师颜的失败。
  战斗仅仅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结束了。尽管张师颜竭尽全力抵抗,但终于是大势以去,以杨炎的获胜而告终。
  张师颜终于忍不住问杨炎:“你的士兵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也不疲惫,难道你们就不用睡觉吗?”
  杨炎笑道:“我们每天晚上出动的士兵只有一百人,目地不是进攻,而且骚扰你们,不让你们好好休息,其他的人都在寨里休息。等到第三天,你的士兵都疲惫了,我才发动总攻。”
  “这是用的疲军之计。”张师颜怔了半天说不上话来,尽管自己小心谨慎,但还是上了杨炎的当。或者说杨炎正是利用了张师颜的小心谨慎而获胜的。
  ******************************
  终于到了最后一场比试,由永安公主对阵杨炎。
  前两场永安公主都是在第一天就结束战斗。而且通过前两战,她的士兵对龙飞、虎翼两阵运用的十分熟练,在正面作战能力及强。然而杨炎在前面两场都没有和对手进行正面的作战。而是在正式的战斗开始之前就以经确立了必胜的优势,真正做到了“胜兵先胜,然后在战”。
  这一次在也没有人敢在比试前来预测谁能获胜。从皇帝赵昚到大臣之中包括张浚、汤思退、虞允文、杨沂中等无不等待着看这一场比试的结果。就连临安城的大小赌场中,对这一场比试开出的倍率居然都是一样的。
  永安公主的正面进攻锐不可挡,而杨炎的用兵却是神出鬼没。
  仅仅是是一场尚武院的战场比试,却几乎牵动了大宋的整个一朝野,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事实上,尚武院乾道元年(1165年)的战场比试在以后的许多年里都被认为是水平最高们一次。其中杨炎和永安公主的那一场比试,也被尚武院当作经典战例多攻在课堂上被引用,教受学员。
  尽管人们对这一场比试的过程作出诸多的设想,但比赛的第一天还是让所有的人都出乎意料。
  清早永安公主留下一百人守住大寨,前两场比试的经过她都知道,知道杨炎善用奇谋,因此作了周密的安排。她自信,就算杨炎出奇兵进攻自己的大寨,但人数不会太多,这一百人完全可以坚守到自已回兵救援的时候。而永安公主同样自信,如果是正面作战,自己只用四百人完全可以击败杨炎的大军。
  “我到是想看看杨炎这一次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永安公主一身白色镶金边的战袍,长发束起飘在背后。骑一匹白马,手下的士兵都是一色白衣。
  然而当她领兵来到杨炎的大寨前时,情况却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前两场比试的第一天都没有出战的杨炎这一次却早己带着士兵,在大寨前列好队伍,就好像青门在这里等她一样。
  杨炎的士兵都是一身黑衣,双方列开阵式,显得黑白分明。
  永安公主仔细的看了看,杨炎出战的士兵大约也在四百左右。杨炎立马正中,主旗左右还同列有四面大旗,分别写着“风”、“林”、“火”、“山”,四个大字。
  有个头目终于忍不住问道:“统领,他们怎么出战了,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永安公主神色不动:“不管他有什么诡计,他的士兵大多数都在这里,剩下的士兵想去攻开我们的大寨是不可能的。正面交战,我们还怕什么。”说着策马出列,来到双方对阵的中央。
  张荣一看,对杨炎道:“统领大人,她一个人出来干什么?不会是想和大人你单战吧?那可怎么办?”他们都知道杨炎在比试武功中输给了永安公主,如果和永安公主单战,恐怕不利。
  杨炎摆了摆手道:“我去会会她,看她有什么说的?你们还是照计划好的做。”说罢也催马出列,来到永安公之面前。
  永安公主微微皱起姣好的秀眉,道:“我到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出战。”
  杨炎道:“如果我的每一步行动都被人猜断来,那么我早就败了。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和你决战。”
  “杨炎的行为确实令人猜不透,每次总是出人意料。那么这一次会不会又有什么诡计呢?”永安公主心里想着,脸上却并没有带出来。“好吧,我到是要看看这一次杨炎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杨炎接着道:“不过我到有一个建议,说出来请你考虑一下。”
  永安公主道:“你有什么建议?不访说说看。”
  杨炎微笑着指了指双方的军队,道:“我们出战的人数都差不多。这一战,你和我都不出战,只是指挥自己的军队,看看谁指挥的能力更强一些,你看怎么样?”
  永安公主怔了一怔。前两场比试,杨炎都通过神出鬼没的奇谋取胜的,但在指挥军队正面作战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反观永安公主的正面作战能力于是极强的。现在杨炎的建议无异于是在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难道杨炎真的有什么奇谋吗?但自已的大寨布守很严密,杨炎的军队大多也都在这里,他还会有什么奇谋呢?或者杨炎也有计穷的时候吗?”沉思了一会儿,永安公主终于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这么建议呢?”
  杨炎道:“因为单斗我们以经比过,再打一场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也很想领教领教你的龙飞、虎翼阵法倒底有多厉害。”
  永安公主秀眉一挑,道:“好,就按你的建议来。”
  两人各自回阵,准备交战。
  龙飞、虎翼阵法愿为古八阵:天复、地载、风扬、云垂、龙飞、虎翼、鸟翔、蛇蟠中的两个。这八阵相传原为诸葛亮依据古法而创,后来传到岳飞手里,又加多了若干变化。岳飞少年时只喜野战,偿身先士卒,斩将夺旗。上司宗泽说道:“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授以阵图。飞曰:“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泽是其言。但岳飞后来渐成独指一面的大将后,征伐既多,也知执泥旧法固然不可,但以阵法教将练卒,再施之于战场,只要运用得当,亦大有制胜克敌之功。后束岳家界百战百脸,而多是以少胜多,也多因岳飞活用阵法之故。
  永安公主所用的龙飞、虎翼两阵正是根居当年岳飞所制的阵图所设,龙飞阵善于中央突破,虎翼阵适合两翼包超,一试之下果然威力惊人。前两场匀大获全胜。
  永安公主手一挥,将四百人分作十二队每队三十人,按虎翼阵排列。剩下的四十人为身边的卫队。她也不敢大意,杨炎既然敢和她正面交战,必然是有道理的。
  而这时杨炎的军队也迅速的围成一个圆阵,似大河中的旋涡,缓缓旋转着。
  永安公主微一皱眉,圆阵她倒是知道,也颇为精通,八阵中的地载阵就是一个圆阵。但却从未见过这样缓缓旋转的圆阵。
  杨炎所设的这个圆阵约四十步见方,分外、中、内三层圆圈组成。最外围的圆圈由十二个步兵方阵组成,每个方阵十六人,分作两排,每个方阵间的距离约为四步。由东向南方向旋转。中圈也由十二个方阵组成,每个方阵八人,也分作两排由南向东与外圈反方向旋转。中圈和外圈相距约十步,有迥十八名骑兵分为两排,首尾相连分作两个方向,在里面来回奔驰。内圆是指挥中心,由六十四名士兵围成圆圈,中间是杨炎指挥。
  其实杨炎所设的这个圆阵叫做“鱼丽之阵”。相传是东周列国时齐国名相管仲所创。居说此阵可大可小,若是演阵成熟,还可以一点一点旋转着移动,就是数倍的敌人也难以攻破。杨炎也是从杨沂中收集的古阵图中找到,加上自己研究设成。不过他还没有让大阵缓缓移动的地步,只能在原地旋转。
  [鱼丽]本是[诗经]中一首小雅乐曲。东周列国时期,贵族子弟以鲜鱼宴客时,常演奏此曲。因为此阵移动缓慢,为将者须不急不燥,如在朝堂饮宴一般,故名“鱼丽之阵”。
  一般来说圆阵因为无明显的弱点,都是利于防守的。但“鱼丽之阵”却是攻守一体。奥妙就在于整个圆阵都在始终不停的旋转之中。敌军进攻时往往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大阵旋转,自乱阵脚。
  永安公主看了一会儿,终于下令进攻。十二队分为大黑子、破敌丑、左突寅、青蛇卯、摧凶辰、前冲巳、大赤午、先锋未、右击申、白云酉、决胜戌、后卫亥,按着十二时辰,奇正互变,奔驰而去。
  杨炎却不为所动,任由他们右军左冲,或左军右击。指挥圆阵缓缓旋转。不多时,永安公主的军队就跟着“鱼丽之阵”旋转,阵形大乱。
  永安公主大惊,急忙辙兵。好在她的军队也是训练有素,收进自如,没有给杨炎有机可逞。等重新布好阵式后再攻杨炎的圆阵,但不一会儿又被带得阵形大乱,如是三次,是是如此。就是人掉进一个旋涡之中,无论怎样争扎,也脱离不去。
  永安公主这才知道这个圆阵的厉害。怪不得杨炎敢出兵和自己正面对抗。不过她也是对阵法颇有研究,第四次整军时立刻将虎翼阵变成龙飞阵,改用凿穿战术,不理杨炎的大阵如何旋转,只对着一个点,轮翻攻击。
  杨炎一见永安公主变阵,也大为赞叹。永安公主果然一下子找到正确的攻击方式。圆阵防守均匀,没有明显的薄弱环节,但只对着一个点猛攻往往容易被攻开。不过由于“鱼丽之阵”是在不停的旋转之中,因此永安公主看似在攻一个点,实际上不停的有人补上来。
  双方战斗了大约两个时辰,犹是难分难解。永安公主不断将龙飞、虎翼两阵正奇互变,前住冲突,尽其所能。但也无法攻破杨炎的“鱼丽之阵”。而杨炎也在穷于应付永安公主的进攻,虽然自保无碍,却也无身反击。
  而这时双方的兵力都损失了五六十人,也大至相当。但都渐渐难以保持完整的阵形了。
  永安公主身边的头目道:“统领,预备的人都派上去了,怎么办?再打下去就保持不住阵形了。”
  永安公主厉声道:“尽力保持阵形,继续进攻。我们的损失大,他们的损失也不小。现在就是看谁能挺下去。”
  这时张荣回到内圈,问杨炎道:“统领大人,差不多了吧。内圈的兄弟们都填上去了,再打下去恐怕这阵式保持不下去了。”
  杨炎看了看双方的形式,道:“好吧,张荣,发信号吧。”
  就在双方还打得难解难分的肘候。突然从永安公主的大寨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永安公主回头看去,有二三十匹战马从自己的大寨方向跑过来,马上的士兵都是黑衣。显然是杨炎的士兵。在看自已的大寨方向,一巨大的浓烟直冲天空,显然是着火了。
  “大寨出事了。”永安公主的头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回来的杨炎的骑兵以到了近前。
  只听他们大喊道:“我们以经攻开了她们的大寨。”
  “我们成功了,我们赢了。”
  “我们攻破了大寨,烧了她们的粮草。”
  “我的火寨以经被杨炎攻破了吗?”一股彻底失败的情绪涌向永安公主的心头。尽管自己作了精心准备,但大寨还是被杨炎偷袭得手了。按照比试的规定,大寨被夺,就可以视为失败。就算自己撤兵回去复夺大寨,但粮草被烧,剩下的二天也根本无法和杨炎对抗了。
  “这时杨炎的圆阵里的士兵也大叫着:“你们己经输了,大寨己经被我们攻破了。”
  “大寨被攻开了,粮草被烧了,我们己经嬴了。”
  很快整个战场都知道永安公主的大寨被攻破的消息。永安公主的土兵们也看到了自己大寨方向滚滚的浓烟,虽然不知道杨炎是怎样攻破自己的大寨,但失败的情绪以经蔓延了永安公主的全军。
  “大寨被攻破了,粮食被烧了,我们已经输了。”己经迅速成为永安公主的每一个士兵头脑里的想法,有的士兵己经放下了武器,停止了战斗。
  这时杨炎才轻轻吐了一口气,道:“进攻吧。”
  ******************************
  双方停战,永安公主认输了。
  不过令永安公主不解的是:“杨炎是怎样攻破我的大寨的?如果是偷袭的话,但他的士兵大多都在这里,最多也只能派出百余人去攻打自己的大寨,又没有杨炎亲自指挥。自己的大寨还有一百人守着呢?一般来说有寨墙掩护的情况下,进攻方应是防守方的二倍才行。而且自己的大寨居然也没有人来向自已求救。”
  这时,双方以经停战,比赛的结果是永安公主当场认输,比试的监督当场判定杨炎获胜。
  比试一结束,永安公主立刻策马跑到杨炎面前,一脸疑惑:“能不能告诉我,你是用什么办法攻下我的大寨的。”
  杨炎眨眨眼睛,道:“不,我根本设有攻破你的大寨。”
  永安公主怔了一怔,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杨炎终于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我并没有攻破了你的大寨,我只是派士兵到你的寨前点前点起几堆大火,然后守住道路,不让你的士兵给你报信。最后由一部份士兵回来宣称攻破了你的大寨。烧毁了你的粮草。你和你的军队果然就相信了,放弃了战斗。”
  永安公主一脸难以自信的表情:“你说的是真的吗?”
  杨炎道:“其实你不想想自已的士兵怎么没有给你报信,难道大寨被攻破也不可能设有一个人跑出来啊!无论如何,也应该派人回去看一看,就会立刻知道真像了。”
  永安公主直愣楞的看着杨炎:“我还是被他骗了。”
  ******************************
  这时只见杨府的总管杨令“呼、呼”直喘的跑来。
  “炎少爷,炎少爷,三夫人病重,你快回去吧。”
  杨炎大惊,拉住杨全道:“我娘怎么了?”
  杨安急道:“别问了,炎少爷,赶快回府去。早一点也浒还可以见三夫人一面,如果晚了,那就……”
  杨炎一听,顾不得许多,拉过杨全的马来.一跃而上,加鞭速驰而去.留下杨全一个人对比试的监督解释。
  来到东进院汀前,院门关闭。杨炎顾不得叩门,直接飞身上墙跃入院内。正好看见杨沂中和万显声两人站在院子里。
  一见杨炎从墙头跳下来,杨沂中急忙道:“炎儿你回来得正好,赶快进去。”
  杨炎道:“爷爷,我娘……怎样了.”
  杨沂中尚未说话,万显声一把拉住他道:“别问了,快进去,还来得急。”
  杨炎听了心中一沉。心中尚存的一丝饶幸也没有了。于是不顾一切的跑进母亲的房中。只见万如菊正躺在床上双眼微,杨夫人坐在床头,紧握着万如菊的手。流苏正站在床后,正在抹眼泪。
  杨炎大叫一声:“娘……娘你怎么了?“扑到床边,跪在地上。
  这时万如菊正是气若游丝,听到杨炎的声音不觉精神一振。猛的睁开眼睛,转过脸来。杨夫人一见杨炎来了,知道这是她们母子的最后一面,轻轻叹了一口气,便起身出去。流苏也从床后绕过来,跟着走出去。
  万如菊轻轻道:“流苏……叫流苏留下来。”杨炎急忙回头,流苏己听到,停下脚步,转身走过来,也跪一万如菊的床边,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
  万如菊道:“炎儿,你来了。想不到娘还能见你最后一面,死也瞑目了。”说着缓缓伸过手来轻轻抚莫着杨炎的脸。
  杨炎此时已泪如雨下,一把抓住母亲的手呜咽道:“娘……你不会死,不会死的。”
  万如菊微笑道:“傻孩子,娘是马上就要去见你爹去了。你己经成大**,娘很高兴,见了你爹也算对他有交代了。”
  杨炎紧握着母亲的手,喉咙哽咽说不去说来。
  万如菊轻轻道:“以后就没有娘了,你爷爷、奶奶,外公年纪都大了,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了。”转眼又看了看和杨炎并肩跪着的流苏,道:“流苏,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你从小就被人拐买,受尽苦难,又记不起家人,到了我们家才过上好日子。只可惜以后娘不能再照顾你了,你才是我最难了的心事。“
  杨炎道:“娘,你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流苏,您……您就放心吧.”
  万如菊喘了几口气,道:“炎儿,你喜欢流苏吗?”
  杨炎怔了一怔,脸色微红,道:“我……”
  万如菊笑了笑,又问流苏:“流苏,你喜欢你哥哥吗?”
  流苏满面红晕,轻轻点了点头。
  万如菊道:“炎儿,娘的时间不多了,乘现在娘还有一口气,我就作主,你和流苏结为夫妻。今后你们两人可以相依为命,相互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杨炎看看流苏,又看看母亲,道:“娘,我答应你和流苏结为夫妻,照顾她一生一世.”
  流苏低下头,轻声道:“娘,我愿竟嫁给哥哥,一辈子待奉哥哥。”
  万如菊道:“那好,你们正在就在床前对天磕头。”
  杨炎和流苏便在床前对万如菊磕了三叩。万如菊终于轻轻吁出一口气:“炎儿,不管称以后是否还娶别的妻室,但一定要一生一世照顾流苏,让她幸福……”
  话声越来越低,终于听不见了。
  杨炎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揪心般的疼痛,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
  杨炎呆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
  和自已相依了十七年的母亲,将从此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虽然杨炎幼年丧父,但毕竟那时年纪尚小,从记事时就设有见过父亲。尽管他也强烈的思念父亲,但那毕竟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但母亲却不同,十七年来,他从未一刻离开过母亲。母亲的一言一行,一语一笑,十七年里早已牢牢的印右他心里,成为他心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然而从这一刻开始,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成为了记忆。
  “哥哥,你吃点东西吧,你己经躺了一整天设有吃东西了。”流苏的眼睛还是红红的,端着一碗粥,站在杨炎的床边。“娘己经去了,如果你在有什么意外,我……我……”
  杨炎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握住流苏伸过来的手道:“我没事的,辛苦你了,现在是什公时辰?”
  流苏道:“现在以经过了三更了,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杨炎轻轻摇头道:“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吃,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流苏放下手中的粥碗,道:“我不放心你,白天你吐了好多血,好吓人。然后就一直躺着,吓死我了。”
  杨炎心中一片感激:“辛苦你了,流苏。”握着流苏的手禁不住把她估自己身边拉了一拉。
  流苏一下了扑到杨炎身上:“哥哥,从今以后我可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如果你再有什么意外,我……我也话不下去了……”说着眼泪己流下来.
  杨炎一手轻轻搂着流苏,一手给她抹着眼泪,道:”我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起来.我答应娘要照顾你一生一世,就一定会做到。”
  流苏听他提到在万如菊临终前的话。不禁想起两人以在万如菊床前结为了夫妻,禁不往脸上一红。杨炎乍见少女的羞态,顿时觉得她有说不出的可爱动人,搂着流苏的手情不自禁的又紧了一紧,一股少女的幽香扑面而来。
  两人相处了三年,虽然亲密无间,耳鬓相沫。但从没有像此刻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不过两人夫要的名义以定,谁也不觉得过份。只是心跳加速,血脉喷涨。
  突然之间,杨炎只觉丹田中升起一股炙热的气息升起,瞬息之间冲进七经八脉之中,顿时全身距痛,如遭火撩一般。
  流苏终是女孩面簿,正想起身,突然发现杨炎满面发红,全身火热,一脸痛苦之色,额头上满是黄豆科大的汗珠。心中大惊,忙道:“哥哥,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杨炎只觉一股又一股热劲在身体内胡乱冲突,心头燥热,全身距痛难以自已,简直苦不坩言,渐渐连神志也己开始模糊了。
  原来他在和永安公主比武时,成功的突破了雷厉风行大法的第三层。但经脉一时之间还受不住第三层的力道。如果能静养数日,等经脉适应了也就没事了。但在随后的半个多月里,杨炎一直忙于参加战场比试。看似轻松,实际上他却是费尽心血。跟本不能静心调息。加上万如菊去世,杨炎悲伤过度,伤了内府,这时体内的风雷两气己经凌乱突走,正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流苏也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羞溉,伏到杨炎身上道:“哥哥,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杨炎只觉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心头一阵燥热,突然双手一拢,将流苏抱了个结结实实。流苏心中又羞又怕,不知如何是好。一股一股灼热的气息喷到流苏脸上,令她的神智也渐渐有些模糊。
  她和杨炎从小青梅竹马,年纪成大之后情素暗生,流苏在心中早已把杨炎视为自己终身相托的人。只是自己孤身一人寄人篱下,虽然被万如菊视如已出,但自付身份低微,对杨炎的情意也不敢有半点表露。幸好万如菊在临终前为他们定下了夫妻之名,更使流苏对杨炎彻底敞开心房。因此对杨炎亲密的动作也不排拆。
  迷糊之中,流苏只觉仿佛有人在她身体上轻轻抚摸,又似乎在为她宽衣解带。转眼间两个**的身体己紧贴在一起。未己,杨炎已深深进入了流苏的玉体内。杨炎忽然觉得体内胡乱冲突热劲似乎有了一个出口,随着自己的渲泄,头脑中突然“嗡”的一声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等到杨炎醒来,发现自己竟和流苏赤身裸体搂抱在一齐,先是一惊,这才觉得体内的劲气也一应正常,在也没有胡乱冲突。努力回想了一下,这才记起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他在走火入魔的紧要关头,靠着男女交合将戽气泄出,又得流苏的处子玄阴相辅,这时不但避免了走火入魔之险,而且将雷厉风行大法的第三层彻底稳定了下来。
  这时流苏也缓缓醒来,一见杨炎,一把将他抱往道:“哥哥,你没事吧?你刚才好可怕。”
  杨炎伸手轻轻把她搂在怀中道:“我没事了,流苏,可让你但心了。”
  流苏也发现他恢复了正常,这才放了心来,道:“刚才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了?”返才发现两人是赤身搂在一起,心中大羞,本能的挣扎着要起身。谁知身子一动,才发觉下身一阵疼痛,忍不住叫了一声。
  杨炎两手微一用力,将她搂得紧了一些,将流苏青春胴体贴紧自已,心中泛起刻骨铭心的感觉。流苏全身发烧,双眼紧闭,将头埋在杨炎怀中一动也不动。
  杨炎道:“流苏,娘在临终前己经为我们作主,明天我就去和爷爷、奶奶说明,让他们把我们定下来,你看如吗?”
  流苏身子一颤,轻轻“恩”了一声,两行清泪从紧闭的双眼中缓缓流出。
  ******************************
  宋时男子十六七岁便娶妻生子大有人在,既使不娶正妻,先收一二房待妾也很平常。因此杨沂中和杨夫人并不以为怪。流苏一何温顺柔和,惹人怜爱。加上万如菊视为女儿,合府上下也都十分喜爱她。平时也很得杨夫人的欢喜。
  杨夫人道:“炎儿,你娘在的时候,我就几次跟你娘说过,把你和流苏的名份定下来。你娘却说你们年纪还小,迟几年也不晚。现在既然是你娘的遗嘱,我们自然同意,那就这么定了。”
  杨炎道:“一切都听爷爷、奶奶做主。”
  杨夫人招手叫过流苏来,退下手腕上的一个碧玉手镯,给流苏带上,笑道:“流苏,这个手镯我带了十几年,今天就给你了。”
  流苏戴好手镯,低声道:“谢老夫人。”
  杨夫人笑道:“傻孩子,怎么还叫老夫人呢!应该叫奶奶了。”
  流苏满脸红霞,心中却甚是欢喜,低声道:“是,奶奶。”
  杨夫人轻轻将她搂在怀中,道:“我年纪大了,一些事情也顾不周全了,以后炎儿有你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杨听中也笑道:“炎儿,以后你也是有妻室的人了,可不在是孩子了,做事正要沉稳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