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赐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也就是正月初二,一大早杨炎刚刚起床,杨安急急忙忙跑进屋内道:“炎少爷,老王爷叫你去呢。”
  杨炎道:“安叔,爷爷叫我有什么事吗?”
  杨安道:“这个老奴也不知道,不过户部尚书韩大人和一位宫里的曹公公来了。老王爷正在接待他们。”
  杨炎一怔,难道真的选中了自己,是上门提亲来了?
  等杨炎局匆匆忙忙赶到杨沂中的正堂时,果见杨沂中正陪着韩彦直和一个太监说话,那个太监杨炎也认识,就是那天陪赵眘看杨炎练兵的曹公公曹安民。
  一见杨炎来了,杨沂中忙起身招呼:“炎儿,快来见过韩尚书和曹公公。”韩彦直和曹安民也立即站起身来,曹安民满脸笑容道:“前几天咱家陪皇上去看杨统制练兵,以经前过杨统制了。皇上可是一直夸赞杨统制练兵有方啊。”
  杨炎忙向两人施礼道:“两位大人,新年到此有事吗?”
  曹安民笑道:“自然是有事,咱家可是要恭喜杨统制了。”
  杨炎这时也只好装糊涂,道:“公公恭喜我什么?”
  曹安民呵呵一笑道:“咱家和韩尚书可是奉了皇上的旨意,特来向杨统制提亲的。”
  这时韩彦直道:“皇上听说杨统制尚无妻室,要将永宁公主许配给杨统制为妻,所以让在下和曹公公前来提亲,可是要恭喜杨统制了。”
  关于皇帝欲招驸马的事杨沂中到是也听到一些风声,不过事情没有确定,他也不便瞎猜,现在见韩彦直和曹安民上门提亲,杨沂中也不禁喜形于色,笑道:“原来如此,真是有劳子温和曹公公了。”他当年与韩世忠同殿称臣,诸将都曾结为兄弟,因为也算是韩彦直的长辈。因此直呼其字,并无不可。
  杨炎却怔了怔道:“是永宁公主吗?”心中想道:“不是说是给赵月如选驸马吗?怎么变成了赵倩如了。”
  韩彦直见杨炎的表情,也猜到他事先大概也听到一些风声,便道:“这次皇上是同时给两为公主选驸马,将永安公主许给了虞参政的公子虞公亮,而将永宁公主许给了你。杨统制,你可愿意,也好让我和曹公公向皇上回旨啊!”
  这时杨炎心里乱如麻丝一般。从他听到这个消息起,他就一直以为是赵月如,因此一直把她当作对像来考虑的。所想的都是赵月如如何如何。突然之间得知变成了赵倩如,今他心中一阵大乱,思绪一片空白。
  曹安呵呵笑道:“同安郡王,当年太上皇就将您比做郭子仪,现在皇上愿将公主许给你们家,您可是真像全了郭子仪了。”
  杨沂中也笑道:“那里,那里。郭子仪是何许人也,我怎么敢比。不过皇上龙恩浩荡,恩宠我们这些老臣罢了。也多蒙公公照顾。”说这只见杨安己端来一个大托盘,盘中放着一叠交子,两件玉器。
  原来杨安跟随杨沂中多年,颇为灵通,一听是招杨炎为驸马,心知这谢礼是少不了的,立即到后面选了两件上等玉器,一千贯的交子,拿了出来。
  曹安民眼尖早就看到了,心中大喜。再看杨炎在一边发呆,也不说话,以为他是少年人面皮簿,便笑道:“杨统制,你也说句话啊!皇上可还等着咱家和韩大人回去复旨呢?”
  杨炎心一横,牙一咬,冲口道:“杨炎不能从命。”
  曹安民和韩彦直正笑嘻嘻的看着杨炎等他答复,那知杨炎开口竟是推辞。一下事两人都不禁干住了。
  杨沂中也大吃一惊,正想说话,曹安民也反应过来,抢先道:“杨统制,你说什么?”
  杨炎抱拳一躬,道:“请曹公公,韩大人去回复皇上,杨炎以订婚配,不能迎娶公主,有负皇上厚爱了。”
  杨沂中这才开口道:“炎儿,你……”
  他话未说完,杨炎己打断道:“爷爷,我娘临终以前,以为我和流苏订下了婚事,这一点您是知道的。”
  杨沂中一怔,没想到杨炎是因为流苏而不愿娶公主。其时男子未娶正室之前,先收一二个侍妾实属正常。因此他只把流苏当作杨炎的一个妾室,并不反对。但从未想过杨炎会把流苏当作正妻。在他的心中杨炎的正室自然是要豪门大族方才门当户对。
  韩彦直皱了皱眉,问杨沂中道:“杨郡王,杨统制说的是真的。”
  杨沂中苦笑了一声,也不知如何回答。杨炎和流苏的事也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楚的。如果换了是杨昌鹏到好办,他只要一摆爷爷的驾子,那里还轮到孙子说什么。但他却深知杨炎的脾气,看似随和,骨子里却倔强的很。这一点和死去的杨韩辉一样。更要命的是杨炎还继承了万显声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想硬压他,说不定他会闹出什么事情来的。
  曹安民有些不悦道:“杨统制,如果你以为永宁公主不是皇上亲生而是蕃王之后,以为皇上厚此薄彼那可就错了。永宁公主虽只是皇上的侄女,却与亲生无二,一应事宜,都是按公主的礼数定的。你若娶了她仍是驸马而不是郡马,这一点你可弄清楚哦。”
  杨炎道:“杨炎怎敢有此种想法,只是我确实己经定婚,怎能因公主而忘信义,请公公回复皇上,请皇上收回成命。”
  曹安民转头问杨沂中:“同安郡王,你说这叫咱家怎么去回复皇上呢?”
  杨沂中叹了一口气道:“公公就请按杨炎的原话回复皇上吧。”
  曹安民哼了一声道:“那好,同安郡王,杨统制,咱家这就告辞了。”说罢对杨沂中拱了拱手,一甩袖子,气哼哼的走了。
  ******************************
  赵眘气呼呼的走进寝宫,一屁股坐到龙椅上,犹自吁个不停。宫女、宦官们从未见皇帝气成这样,一个个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夏皇后一见,便问:“官家这是怎么了,和谁生这么大的气?”
  赵眘气哼哼的道:“还不是为了那两个丫头的婚事,真是要把朕气死。”
  夏皇后亲手倒了一林茶,捧给赵眘,道:“气大伤身,若是气坏事身体怎么得了。官家是大宋的皇帝,为祖宗的基业着想,可要保重龙体。那两个孩子的婚事怎么了。”
  赵眘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呼叹稍稍平息了一些,道:“月如,倩如这两个孩子年纪也不小了,朕本来是打算给她们招驸马,人选都以选好了,月如的驸马是虞允文之子虞公亮,倩如的驸马是杨沂中的孙子杨炎。”
  夏皇后微微点头道:“臣妾虽在宫中,却也听说过这两个人,说是这次宿州大捷全赖这两人出力。”
  赵眘也点点头道:“朕亲自招见过这两个人,难得这两人都是年纪轻轻,假以时日定是我大宋的栋梁之材,而且无论是年纪,家世,品貌都和她们相当,所以朕才会想到招这两人为驸马。”
  夏皇后笑道:“官家亲眼所见,定然不错,就是臣妾听官家之么一说,也觉得甚好,可官家又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呢?”
  赵眘“哼”了一声道:“一个不愿嫁,一个不愿娶。你说朕怎能不生气呢。”
  夏皇后道:“官家这么说可把臣妾弄糊图了,怎样个‘一个不愿嫁,一个不愿娶呢’?”
  赵眘苦笑了一声,道:“这是朕没说清楚。是月如不愿嫁给虞公亮,杨炎不愿娶倩如。”
  夏皇后听罢,也笑了一笑,略一思索道:“月如这孩子一向眼高于天,加上聪慧过人,自然心高气傲,不愿所嫁非人,也里常理。”
  赵眘摇了摇头道:“皇后,朕何偿又不知道呢。月如天资聪颖,文武双全,可惜是个女子啊!如果她是男子,朕早就立她为太子了。可即是女子总有一天是要嫁人的,何况她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她是朕的亲生女儿,她的驸马朕又怎会胡乱挑选,那虞公亮也不是碌碌之辈,朕看他虽然年轻。但在青年的一代之中几乎无人能比。招他为月如驸马,怎么是所嫁非人呢?如果连虞公亮都配不上月如,哪我大宋还有谁能配得上月如。”
  夏皇后点点头道:“官家说的很是,那么杨炎不愿娶倩如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提到杨炎,赵眘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杨炎更可气,说什么他己定婚,不愿娶公主。”
  夏皇后一怔,道:“他真的以经定了婚吗?”
  赵眘道:“他若是真的订了婚也就罢了,朕虽是大宋天子,也不会逼他去做不义之事。刚才杨沂中进宫来将一切都告诉朕了,杨炎所谓订婚其实是他一个贴身的侍女罢了。他现在虽不是大臣,却也是王孙公子,却要以一个侍女为妻,成何提统。”
  夏皇后到有些不解,道:“为一个侍女?”
  赵眘叹了一口气道:“居杨沂中所言,那个侍女本是孤儿,幼时买入杨家,一直看顾杨炎起居,两人年龄相仿,又是一起长大,也箅是青梅竹马。杨沂中本打箅给杨炎作妾也就满可以了,那知……”
  夏皇后点点头道:“臣妾到是有些明白了,或许是杨炎怕娶了公主以后,公主会容不下那个侍女,也未知可否。”
  赵眘怔了一怔,想了想道:“还是皇后想得细,现在想来,杨沂中在言语之中也曾暗示过朕,只是当时朕正在气头上,也没注意。不过倩如一向为人和善,又大度可亲,不是不容人的。”
  夏皇后笑道:“官家说得不错,可惜倩如为人如何,杨炎又怎么知道。不过若真是如此,那杨炎肯为一个侍女如此着想,定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倩如真要是嫁给他,臣妾到也放心。不过这件事倩如的意思如何,她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赵眘道:“说来朕也奇怪,倩如到是十分愿意,她居然跟朕说此生除了杨炎,绝不嫁其他人。也不知是看上杨炎那一点了,幸好是在皇宫里,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啊。”
  夏皇后笑道:“臣妾是看着倩如长大的,这孩子看来柔顺,心里却刚得很,如果她认准的事只怕比月如还要固执。她既然这么说了,若是真逼她再嫁他人,只怕很难啊。”
  赵眘点头道:“皇后说的是,那杨炎还在尚武院上学的时候,朕就注意到他了。不仅勇武过人,而目治军有法,有名将之风。以后定能为我大**金灭夏,开疆扩土。难得倩如又对他中意,如果真的怎成就他们两人,也是一仵好事,可惜……”
  夏皇后听了,却眼睛一亮,道:“杨炎也在尚武院上过学吗?臣妾记得月如和倩如不是也在尚武院里上过学吗?”
  赵眘道:“皇后这么一说朕到是想起来了,说来杨炎和月如倩如还是同年,虞公亮可要早他们几年。唉!朝中的老臣多以雕零,难得出了这样两个年轻有为,又是名臣之后,忠心可嘉的人。若是能招为驸马,他们一定会尽心竭力,为大宋尽力。朕现在虽是壮年,但也以是年过四十的人了,百年之后,把他们留给太子,朕也无忧了。可惜呀……”
  夏皇后沉思了一会儿,道:“论理臣妾是一介女流,也没有高皇太后那般见识,不应干涉朝中大事,不过这招驸马本是官家的家事,倩如只是官家的侄女,月如虽是官家的亲生女儿,却也非臣妾所出。但臣妾一向视她两人为己出,与亲生无二。何况这也关系到我大宋的江山社社稷,臣妾也不得不插几句嘴了。”
  赵眘摆了摆手道:“现在只有你我夫妻两人,皇后有什么要说的但说无访。”
  夏皇后微笑道:“臣妾到是有个法子,不知可不可行。”
  赵眘道:“哦!皇后有什幺法子,不访说来听听。”
  夏皇后道:“臣妾的法子也很简单,可以将那虞公亮进宫,先让月如见他一面。月如一向心高气傲,不大看得起人。那虞公亮如果官家所说那般出色,臣妾想月如见他以后,自己也会三思的。”
  赵眘呵呵笑道:“皇后是想演一出‘甘露寺相亲’么?”
  夏皇后也笑道:“臣妾又不是吴国太,皇上也不是使美人计,做什么‘甘露寺相亲’。不过让他们两人见上一面,说不准月如也就愿意了。如果还是不中意,那也是缘份所然,强求不来了,也只能作罢。”
  赵眘想了一想,道:“皇后的办法到是可以一试,哪么倩如和杨炎的事情又当如何呢?”
  夏皇后道:“那也简单,就让倩如自己去找杨炎,对杨炎说清。至于杨炎愿意不愿意,就看倩如怎么说了。”
  赵眘听了,连连摇头道:“不妥,不妥,倩如虽不是朕亲生,但也与朕的女儿无二,如果是公主相看男方到也使得。那有堂堂公主之尊,低声下气去求别人娶她,到像是自己嫁不出去一样。常言道‘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吗?这是万万不成。”
  夏皇后笑道:“官家,这又有什么呢!如果倩如去见杨炎,能使杨炎回心转意,那婚事成了自然不就么么也没有了吗?如果还是不成,倩如也不能怪官家,以后官家再为她另选驸马,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了。”
  赵眘想了一想道:“皇后说的道是也不错,不过一定不城,传事出去,朕这脸面又何在,皇家的脸面又何在呢?”
  夏皇后道:“官家只需把倩如找来,亲自吩咐她即可,又不用下旨,那里就会传出去。她和杨炎既是同年学生,见一面也无不可,这一点官家到不用多心。”
  赵眘又想了一想,终于露出了笑脸,道:“那就依皇后所言吧。”
  ******************************
  杨炎来到翠微亭前,以看见亭中赵倩如俏立的背影。
  赵倩如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杨炎。她今天穿着一件杏黄色及地长裙,外面披着一件猩猩红的羊毛大氅。松挽发髻,淡施铅华。整个人看起来又美丽,又端装。和赵月如那种英姿飒爽的美相比,也别有一翻风情。
  事实上杨炎收到赵倩如约他在翠微亭相见的信时己是正月初十。刚刚带着选锋军完成了七天的野外训练回来。接到信的那一时杨炎也不知如何是好,毕竟是自己拒绝了赵倩如,使他心里总觉得是自己对不往赵倩如一样。
  不过思绪再三,杨炎终于决定还是赴约为好。
  看着赵倩如的一双妙目凝视着自己,杨炎便是觉得浑身不自在。半响之后,见赵倩如还不开口,杨炎只好干咳了一声道:“公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赵倩如这才把目光从杨炎身上移开,轻轻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杨炎怔了一怔,没想到赵倩如会问出这一个问题。在他的印像中,他和赵倩如的交往应该是从乾道元年(1165年),在尚武院战场比试的前一天,他被赵倩如拉着在临安城里转了一圈开始的。但那一次决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因为在那一天之前,两人在尚武院里就时有碰面的机会。那么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还好赵倩如并没有让杨炎想太久,便道:“应该就是你刚来尚武院里上学的那一天,就是在那一天你和姐姐打了一架。”
  听她这么一说,杨炎立即就想了起来。确实就是自己刚进尚武院的第一天,是他第一次和赵月如、赵倩如姐妹第一次相见。
  这时赵倩如又道:“我现在虽然贵为公主,又是当今皇帝的侄女,其实我和皇上之间的血脉相隔很远,只不过都是太祖皇帝的后嗣罢了。”
  她说的这一点杨炎到是明白。当今的皇帝赵眘并不是太上皇赵构的亲生儿子。大宋自太祖皇帝赵匡胤传位于其弟太宗皇帝赵光义之后,皇位就一直由赵匡义的一脉继承。但赵光义的皇位来的本有些不明不白。素有“烛光斧影”之说。金国南侵之后,曾有传言说:赵匡胤的皇位是被赵光义一脉篡夺,转世托生为大金太宗完颜吴乞买,来报复赵匡义的子孙。还有人说完颜吴乞买长得与赵匡胤一模一样云云。靖康之难以后,赵光义一脉只剩赵构一人。而赵构本人又无子嗣,遂深信这种说法。因此决定在赵匡胤的后嗣之中选了赵眘为养子,继承皇位。
  赵眘继位之后,因为见到宗室单薄,于是又到民间寻找其他赵匡胤的后嗣子孙,赵倩如的父亲赵觉就是这样被找到出来,请到临安,被赵眘认为皇弟,封信王。赵觉死后,信王被赵倩如的幼弟赵忱继任,而赵倩如也被封为永宁公主。
  接着又听赵倩如道:“我们一家是在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被接到临安的。在那之后一直都生活在民间。家境虽然不太贫苦,但也不错富足,只不过一家人在一齐和和睦睦,到也开心快乐。时到今日我还常常想起那些时日。
  杨炎心中一动,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赵倩如的身世,到是和自己有些相似。
  赵倩如又道:“我们来临安不久,父王就故去,弟弟继任了王位,我被封为了公主。因为圣人喜欢我,留我住在宫里和姐姐做伴,所以我和姐姐的感情一直好得像亲生姐妹一般。”她缓缓走出亭子,杨炎跟在她身后,听着她说:“姐姐确实是个奇女子,不仅生得美丽,而且聪惠过人,无论是学文还是练武,甚至比男子都强得多,就连太子都远不如他。”
  她实然转过身来,又凝视着杨炎道:“直到那一天,遇到了你。”
  杨炎一怔道:“遇到我怎么了?”
  赵倩如道:“姐姐最不愿的就是输给别的男子,可是那一天居然就输给了你。连我都不敢相信,那么聪明,那么强的姐姐,居然会输给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手下。”
  杨炎只好挠着头苦笑,当年那场看似小孩打架的事情给他带来的麻烦还不是一般的小。
  看着杨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赵倩如也忍不位笑了起来:“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注意你了。我想知道一个能轻易就打败姐姐的男孩,到底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后来你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呀。”
  杨炎想想自己在尚武院里的表现,又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赵倩如道:“但我确不信,姐姐是绝不会被一个平凡的人打败的。你成绩一般,又逃课,又搅乱课堂,这样做一定是故意的。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目地是什么,但我发现,你是故意装出一付很平庸的样子来的。”
  杨炎呆了一呆,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赵倩如微笑道:“经过我的统计,格斗、刀术、枪术这些课程你基本上是一次也没上,兵法、军政、阵法这些课程你上得也不多。只有马术和箭术两门课,你基术上就没怎么缺过。我说得对罢。”
  杨炎嘿嘿笑了,道:“你可此我算得还清楚。”
  赵倩如道:“你的武功本来就很高了,一定是另有高人传授你的,因此在尚武院那些武功一类的课程你自然不用去学了。至于兵法、军政这些课程,同安郡王身经百战,自然要比尚武院里的教官强得多了,想来有他教给你也就够了。只有马术,箭术这样的课程需要在尚武院学,因为这需要很大的场地才行,只有在尚武院才有这个条件。我说得对吗?”
  杨炎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赵倩如,心里对这个公主重新估计,她的思绪很细,而且头脑十分清晰,分析推理的能力到是十分出色。
  赵倩如道:“后来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总之是正明了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你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或许就从那个时候起,我的心里就有了你的存在。”她的脸微显红晕,却平添了三分娇艳“后来官家告诉我,要给我选个驸马,就是你了。我忽然发现自己的心里竟是那么愉快,那个时候我才真的知道,你真的就在我的心里了。”
  杨炎的心忽地一颤,一股说不出是什么的滋味从心里涌了上来。这种感觉是和流苏一起时不一样的。他和流苏最开始是因为怜悯,后来是日久生情,一切发生得十分自然。然而这却是他生平第一次听到女子对自已表白心事,而发生得又是那么突然。
  赵倩如道:“但是你却拒绝了,因为你看不上我吗?”
  杨炎一怔,不由自主道:“不是。”
  赵倩如微笑道:“那么是为什么呢?我知道你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叫流苏,你是但心我会容不下她才拒绝吗?还是因为嫁给你的是我而不是姐姐。”
  她的声音虽轻,在杨炎听来却如同一声巨雷,令他心头巨震。从他一开始听到招驸马的事情时,一直所想的都是赵月如。直到那一天韩彦直和曹安民到杨府来给自己提亲的却是赵倩如,立即就拒绝了。如果那一天真是给赵月如来提亲的话,自己还会拒绝吗?杨炎突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只是在但心赵月如是不是容得下流苏,却真的竟从未想过拒绝。
  “难道我的心里真的是在想着赵月如吗?”杨炎拼命摇了摇头,发现自己的心里以经乱得无法思考下去了。
  赵倩如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杨炎,道:“后来官家告诉我,你拒绝了婚事以后,我就告诉了皇伯父,在我的知里,只有杨炎一个人存在,这辈子也只会嫁给你一个人。说出来以后,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但突然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虽然官家很生气,骂了我几句。但我却没有后悔这样说。”
  杨炎听了,忽然觉得一股热血上涌,向前走了一步,正要说话。却被赵倩如拦住:“如果你是但心我和流苏不能相容的话,那么你就大可放心。如果是因为你的心里只有姐姐,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官家让我来见你,我也很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也有勇气对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但我不强求你答应,一切都都你自己决定。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感到遗憾了。无论你作出怎样的决定都可以,但请你不要现在告诉我,因为我害怕听到自己不愿听到的结果。”
  杨炎呆呆的看着她转过身去,走出了翠微亭。只听她又道:“我现在就回府去等着结果,因为那样你看不到我失望的样子。”
  杨炎满怀心事回到了杨府东进院,流苏正在屋中等着他。
  一见杨炎回来了,流苏来到杨炎的面前,一下跪在地上,把杨炎吓了一跳,连忙拉住流苏道:“怎么了流苏,出了什么事,你这是为什么?”
  苏流道:“哥哥,你是不是被选中了驸马?”
  杨炎一怔,这件事他确实一直没有告诉流苏,见流苏问起,只好道:“你怎么知道的?”
  流苏道:“是爷爷,他还告诉我,哥哥是因为我不愿意做驸马是吗?”
  杨炎一听,苦笑道:“这个你也知道了。”
  流苏的眼中涌出晶莹的泪珠:“我没有想到,愿来在哥哥的心里,是这么在乎流苏的。”
  杨炎把她从地上拉起,轻轻搂在怀里道:“我们是一起长大了,现在除了爷爷、奶奶,只有你才是我最亲的人,在我心里无论是谁都代替不了的,既使是公主也不例外。”他现在虽然不能确定拒婚有多少是因为流苏的缘故,但流苏在他心中最亲的人却是一点也不假。
  流苏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着杨炎:“流苏不值得哥哥这样做的。”
  杨炎轻轻给她擦玄脸上的泪珠道:“可不要这么说,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流苏轻轻摇头道:“流苏只愿终生陪在哥哥的身边就够了,为奴为婢都无所谓。所以哥哥千万不要因为流苏的原故拒绝公主。如果哥哥和公主成了亲,流苏就是做哥哥身边的一个待女也很满足了。”
  杨炎立即掩住流苏的口道:“不许瞎说。”
  流苏道:“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所以请哥哥不要管流苏,尽管去做驸马,否则流苏也不会心安的。”
  杨炎叹了一口气,杨沂中果然是老谋深箅,直接把真像告诉流苏,让流苏来劝自己可从什么都有效。虽然心中有杨沂中有些不满,但上午和赵倩如见面以后一番交谈,知道了赵倩如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大为感动,心中也有七八分愿意,在加上流苏的解劝,杨炎心里也就愿意了。而且他也知道赵倩如在尚武院时就和女同学相处不错,毫无公主的的架子,相信她能和流苏相处很好的。
  “不过”杨炎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被我拒绝了以后,皇帝还会把赵倩如嫁给我吗?”
  ******************************
  “哼”赵眘狠狠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杨炎。杨沂中在一边垂手而立。
  “杨炎,你现在是想通了。”赵眘厉声道:“永宁公主虽不是朕的亲生女儿,但朕一向视为己出,她的容貌,才学,秉性那一点配不上你?”
  杨炎只好趴在地上,以头杵地一言不发。其实也是无话可说。
  这时一边的杨沂中开口道:“皇上,都柽老臣平日对杨炎缺少管教,今日特意带他来向皇土请罪。”说着也在一边跪倒在地。
  杨沂中是两朝老臣,又是硕果仅存的绍兴时期的名将。赵眘也不能不买他几分面子,何况刚才赵眘生气到有五六成是装出来的。一见杨沂中出头,也正好借梯子下台,忙道:“杨郡王,这里又不是在朝堂,不必多礼,曹安民,快去扶杨郡王起来。”
  一边的曹安民忙走过来,道:“同安郡王,您快起来吧。”
  赵眘又看了杨炎一眼,道:“杨炎,你也起来吧。“
  杨炎听了,道了一声“谢皇上。“站了起来。
  赵眘点点头,其实他对杨炎也颇有好感,尤其是看了杨炎练兵以后,更觉得杨炎确实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材。才一心想招杨炎为驸马,加以宠络。而且就在杨炎率军进行野外训练的时候,赵眘听从夏皇后的意见,安排虞公亮和赵月如相见,之后赵月如终于也答应嫁给虞公亮。现在杨炎也答应了与赵倩如的婚事,令赵眘龙心大悦。刚才装作发脾气不过是吓唬杨炎罢了。
  赵眘道:“杨炎,朕听说你刚领军进行了野外训练。”
  杨炎道:“是。”
  赵眘笑道:“这天寒地冻的时候,又是新年之际,你就领军开始训练,而且还是野外训练。你就不怕军士们有怨言吗?”
  杨炎道:“回皇上,北方的冬天更冷,我大宋若是想要北伐,收复中原,如果连这一点寒冷也受不了,还怎么北伐中原。而且一但打起仗来,那还顾得上过不过年。”
  赵眘点点头道:“说得不错,如果不是看你一心为国,朕又怎公会把永宁公主嫁给你呢。现在北伐在即,你和公主的婚事先定下来,等北伐之后在举行婚事,杨郡王,你看如何?”
  杨沂中忙道:“一切皆由万岁作主。”
  赵眘又道:“杨炎,正月十五,朕要举行阅军,你回去好好休息,到时候不要让朕失望。”
  杨沂中和杨炎又拜谢了赵眘,然后告辞回府去了。
  路上,杨炎一直默默不语。就和来的时候一样。杨沂中也没有和他说话,祖孙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的行走。
  直到快回到杨府,杨炎终于开口道:“爷爷,你……你不怪我吗?”
  杨沂中打断他的说话,道:“怪你什么,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杨炎道:“可是,我……”
  杨沂中笑道:“还可是什么,这结果不是很好吗。一切也都是你自愿的,也没有人逼你。”
  杨炎只好苦笑了笑,事实上杨沂中除了利用流苏来劝他时弄了点小手段外,别的到是真的没有逼过自己。
  杨沂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多想了,爷爷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外公这时候应该也到了,回去看看,说不定他就在家里等你。”
  杨沂中说得不错。杨炎回到东进院,果然看见万显声正坐屋里,由流苏陪着说话。
  杨炎又惊又喜,跑进屋里道:“外公,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
  万显声一把拉住杨炎,哈哈大笑道:“炎儿,我才刚到一会儿,你就回来了,来让外公好好看看你。”
  自万如菊死后,杨炎从军去了,两人以有两年的时间,这时相见自然是有一番欢喜。万显声见杨炎双睛神光四射,便知他和两年前相比武功大进,心中也甚是高兴。
  杨炎道:“外公,你即然来了,就多住时候在走。我大约还可以在家里待上二个多月,才能出征。”
  万显声笑道:“炎儿,那可不行了,外公这次可不是光为看你才进京的,还有别的事情。”
  杨炎道:“外公,您还有什么事?”
  万显声道:“马上就要开始北伐中原了,这可是我们汉人的武林豪杰们盼望以久的啊!你爷爷想托我们兄弟三人领头,连络江淮、山东、河北的绿林英雄,配合宋军北伐,挠乱金人的后方。”
  杨炎这才明白,万显声这次进京还是为了这么一件大事。
  万显声叹了一口气,道:“当年岳鹏举进兵朱仙镇时,也曾连络过河北义军,准备北伐,可惜岳鹏举枉死,只得不了了之。直到现在大宋才又重新北伐,这一等可快等了三十年了。”
  杨炎道:“外公当年可曾见过岳武穆吗?”
  万显声道:“那是在绍兴十年的时候,偃城大战之前,我们兄弟三人见过岳鹏举一面,然后他让部将李宝和我们一道北上,联络河北义军。”
  杨炎一怔道:“李宝,就是现在的靖海军节度使李宝吗?”
  万显声点点头道:“就是他啊,现在都当上节度使了。当年可是都叫他泼李三的。”
  杨炎听了李宝当年的绰号,心中不禁好笑。
  万显声接着道:“后来我们在转战河北、山东等地,也打了不少胜仗,又连续听到岳家军偃城大捷,颖昌大捷,驻军朱仙镇都十分兴奋,以为这次收复中原有望了。谁知岳鹏举竟被赵构那昏君召回,不得不撒军。结果被岳家军收复的土地又都被金人重新占了去。没有岳家军的牵制河北、山东的义军也都将继失败。在后来就听刭岳鹏举被那昏君和秦桧害死的消息。想不到那一次相见竟是我们和岳鹏举的最后一面。”
  杨炎道:“想不到外公还见过岳武穆的,他穷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万显声呵呵笑道:“我只见岳鹏举一面,那里说得出来。你要想知道应该去问一问杨沂中,他与岳鹏举是一殿之臣,建炎四年(1130年)他们还曾一起讨伐李成并肩作战过一段时间呢?”
  杨炎搔了搔头道:“爷爷好像不大愿意跟我说岳武穆的事情,有时我问起总是被他岔开。”
  万显声一转身,从桌上拿起一个长条布包裹,递给杨炎。道:“你马上就要出征了,这东西是外公特意送给你的。”
  杨炎接在手中,只觉沉旬甸的,怕有五六十斤重,道:“这是什么东西。”
  万显声拈须笑道:“你打开看看。”
  杨炎打开布包,里面竟是一把带鞘的长刀。这把刀长有五尺左右,几乎赶得上一把马刀的长度,但比例却和一般三尺多长的单刀相同。就像是一把放大了的单刀一样。由于刀柄长达一尺多,也可以像马刀一样双手握刀。在马上作战。
  万显声道:“拨出来看看。”
  杨炎听了,立即抽出长刀,只抽出一节时以觉寒气逼人,全部抽出以后只见刀身如一泓秋水一般,忍不住道:“好刀。”随手舞了几个刀花,屋中顿时寒光四射,一边的流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杨炎朝流苏笑了笑,将刀还鞘,仔细一看,刀柄的一侧刻着一个“炎”字,另一侧刻着“风林火山”四个字。
  万显声道:“这就是刀的名字,怎么样,还合你的心意吧。”
  杨炎点了点头。自从和赵月如,刘复武两战以后,他一直都想要有一柄使得称手的大刀,本打算过完年托军器司造一把,现在万显声送给他的这柄刀正称了心意。
  万显声道:“这把刀是我托胡风子亲手打造的。他收藏了一块玄铁,以有二十多牟了,如果不是过去我救过他一家老小的性命,他才舍不得拿出来呢?”
  杨炎听了也大吃了一惊,胡风子是当代第一的兵器铸造大师,每年连禁军都要从他的胡记铸铁铺订购大量的武器。不过近十年以来胡风子本人及少亲自动手,多半是由他的弟子动手铸造,本人只是指导。而玄铁是铸造兵器的最佳好钢,是产自西域一个叫“达马斯谷”的地方,黑衣大食人管它叫“大马土革钢”。通常一斤“大马士革钢”的价格可以超过一千贯钱。而用“大马士革钢”铸造的武器无一不是上品。这柄刀的重量可达五六十斤,如果全是用“大马士革钢”铸成,哪么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
  万显声微笑道:“这把刀重五十六斤七两八钱,长四尺九寸五分。就是遇到锤、斧、狼牙棒一类的重武器也不怕相撞。杨沂中教你的刀法其实不错,如果用这样的长刀来使便更能发挥威力了。”
  杨炎点头,杨沂中教他的“血战刀法”尽管只有十式,但每一式都是勇往直前的攻击性刀法,如果用这样一柄长刀来使,再辅以“雷厉风行大法”,威力确实是可以及大的增强。
  如果用这把“风林火山”在和刘复武用手就完全不动怕他那些陈家枪法十二式。即使是再对上赵月如的盘龙棒,“风林火山”也足以抵抗了。
  ******************************
  “当”的一声高震的长枪脱手,整个人倒退了六七步,收不往式子,一屁股跌坐到地上。看的一边的曹勋,张师彦、张荣等人直吐舌头。
  这时刘复武一抖长枪,泛起重重枪影,向杨炎攻了过来。
  杨炎大吼一声,抢入枪影之中,一刀挡头劈下。刀势凌历之极,刘复武的枪影顿消,只得老老实实的硬架了一记。
  “当”的一声,刀枪相击,刘复武顿时倒退了两步,暗暗吃惊。幸好今天是用的自已惯手的浑钢枪,如果还是用的木杆枪,只怕刚才一下就被劈断了。
  他长枪一抖,正要反击,杨炎的刀光以如匹练一般向他攻来。
  刘复武气势被夺,在刀势的逼迫下又连连后退。杨炎展开“血战刀法”刀光四射,以他为中心的方圆六尺之地尽是刀芒闪闪。刘复武的浑钢枪虽有一丈多长,却跟本攻不进刀势的圈里去。怎么精秒的枪法这时也全然无用了。
  每一次刀枪相击都会发出震耳的撞击声。
  两人缴战了一百多招,刘复武仍然毫无进攻之力,不知不觉以连退了三丈多远,若是正试比武早就应算输了。
  杨炎忽得收刀而立,刘复武仍没有察觉,还连续舞动了几下长枪才收住势子。再看杨炎依旧面不改色,神定气足。而刘复武却有些气喘吁吁了。
  原来一早杨炎便来到军营,找人试刀。用“风林火山”使出的刀法果然威势惊人,高震只挡了六刀就被震得长枪脱手,换了刘复武也全然不是对手。
  杨炎微笑道:“小曹,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曹勋一缩脖子道:“大哥还是免了吧,我怕我一时手软没架住,被你劈成两半可没地缝去。”周围的士兵听了都一片哄笑。
  曹勋挥了挥手,故意恶狠狠对士兵道:“你们还看什么,想看我出丑吗?都快去给我训练,征日十五皇上要检阅军队,谁要是给咱们选锋军丢了脸,就让他去尝尝大哥的刀子。”
  众士兵又是一阵哄笑,然后各自开始训练。
  这时曹勋又伸手揽住杨炎的肩头道:“大哥,你和永宁公主的婚事什公时候办,贺礼我可都准备好了。”
  高震一听也道:“就是啊,以经开年了,我马上就要开始北伐,没有多少日子了。”
  杨炎道:“皇上说是等这次北伐以来再完婚,而且我现在母孝还没完,也不能马上完婚啊。听说虞公亮和永安公主也一样要等到北伐之后。”
  高震失声道:“什么,如果你们两人在北伐时万一有个意外怎么办?”
  曹勋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道:“乌鸦嘴。”
  高震道:“这可是真的,打仗的事情谁说得清,我都有两次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呢!”
  曹勋搔了搔头道:“那也简单,反正又没完婚,到时候在换人做驸马不就完了吗?不过要是你们都没死,只是缺了条胳膊少了条腿可怎么办呢?”
  杨炎没好气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该干活了。”
  注:宋朝公主的封号是这样
  皇帝的子女的封号是某国公主。如楚国公主。
  皇帝同辈,即姐妹的封号是某国长公主。如楚国长公主。
  皇帝的长辈,即姑妈的封号是某国大长公主。如楚国大长公主。
  小说中的永安,永宁的封号都是作者自编,并不符合宋朝的习惯。
  历史上赵眘有两个女儿,但都在幼年夭折,一个被封为嘉国公主,另一个还没受封就夭折了。但公主的姓字作者都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