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御驾亲征 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咚、咚、咚、咚”随着震天励地的战鼓声,无数的宋军推着二十多辆攻城的塔车冲向陈州的城墙。
  毕再遇戴青铜面具,手执大斧,站在一辆塔车的顶上。看着离陈州的城墙越来越近。就在距离城墙不到一丈远的时候,毕再遇堆下翻板,身子一纵跃上了陈州的城墙。手中的大斧一轮,就打倒了五六个金兵,城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缺口。
  这时塔车己靠在城墙上,宋军一个一个陆续从毕再遇打开的缺口蹬上陈州的城墙。在城墙上和金兵展开了白刃格斗。宋军金军交错往来,城墙上刀光剑影,血光飞溅。
  毕再遇手挥大斧,在城墙上来往冲杀,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缺口一个一个被打开,越来越多的宋军蹬上了城墙,金军虽然竭力抵抗,无奈宋军蹬上城墙的人数太多,又有毕再遇这样的猛将领头,因此无力抵抗,纷纷后退。
  毕再遇领着一队宋军沿着城墙攻上了陈州城的主楼,守陈州的金国官员早就跑得没影了。这肘早有宋兵杀到了城下,打开城门,早己等候在城外的虞公亮和杨昌鹏立刻指挥宋军大队人马杀入城中。
  毕再遇在城楼上看着宋军的大队人马杀进了陈州,不禁哈哈大笑,对着城中高喊道:“大宋毕将军在此,中原百妊,从此以后你们不会再受金人的欺负了。”话声未绝,手中的大斧一轮,只听“咔喇”一声,将在城楼上的金国旗帜砍倒。
  自从宋军占领了徐州以后,西路的邵宏渊也杀败了白彦敬,攻下了南阳,继而连续收复了邓州,唐州,出兵白洛宛进攻。
  而李显忠和李宝、魏胜在徐州分兵两路,李显忠领十万大军西进中原,直指汴梁,李宝领三万水军,魏胜领军三万,海陆并进,进攻山东。虞公亮的侧选锋军随李显忠的大军进攻汴梁,而杨炎的选锋军被分到了魏胜的部下,辛弃疾原是山东义军,熟悉山东地理,也被分到魏胜部下,作行军参议。
  三月二十五日,李显忠的中路军从徐州出发,一路上连续改下蒙城、颖州、项城、谯县等地,相继收复了寿州、颖州、毫州,陈州。
  魏胜和李宝的东路军水陆并进,连续攻克了莒州、沂州等地,大军逼近了兖州。
  而在四川座镇的宣抚使虞允文也集合了四川路的兴州、兴元府、金州三支御前驻军共八万大军。从兴元府出兵大散关,连续收复了秦州、巩州、陇州、凤翔等地。兵锋直指长安,大有一举收复陕西诸路的气势。以故的信王吴璘之孙,兴州御前驻军都统制吴挺之子吴羲指挥宋军,作战骁勇,屡立战功,又成为大宋一颗新的将星。
  不到二个月的时间,大宋四路出兵,每一路都有不同程度的胜利,金国节节败退,川陕、中原、山东等处大片大片的土地均被宋军占领。一时间,宋军北伐的形势呈一片大好。
  “四月二十日,河北、淮西、招抚使李显忠攻克陈州城,斩首三千余众,俘虏四百二十人,至四日二十二日,陈州以被我军完全占领……”
  “啪”的一声,赵眘一拍龙书案,打断了兵部尚书胡铨所读的捷报。整个人也兴奋得站了起来,在金殿上来回走动“好,收复了陈州,下一步就要收复东京了,看来我大宋的这次北伐将大获全胜了。”
  这次北伐开始,进行之顺利远远超出了赵眘的意料之外,虽然在徐州和金军恶战了一场,但随后宋军使如势如破竹一般,捷报频传,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收到前线的捷报,不是攻城占地,就是大胜金军。令赵眘龙心大悦,现在连陈州也收复了,陈州离东京汴梁不得三百里地,如果能收复东京,那么这次北伐将再完美不过了。这时赵眘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就在这时,汤思退干咳一声,走出班列道:“皇上,这连连大捷固然是好,但月盈则缺,物及则反,我大宋出兵己两月有余了,前方的将士也想必都十分疲备了。金国虽然连续失败,但毕竞元气未伤,何况金军一向强悍,一但前方诸将有个闪矢,我大宋的精锐将士将损伤殆尽,到那时朝庭数年的心血白费不说,就连江山社稷也不稳当啊!”
  这时赵眘正在兴头上,一听汤思退的话十分扫兴,心中不由大大不满,重重“哼”了一声。
  汤思退自然是听见了,但这时也不能停下来,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我大宋这次北伐也收复了不少土地,依臣看来,还是见好就收吧,如果惹恼了金国,起倾国之兵来攻我大宋,最终还是于我大宋不利啊!”
  说是说完了,汤思退心里也只打鼓,不知道赵眘对自已这番不中听的话会有什么反应。自赵眘继位以来,他在大宋的政局中就严然是主和派的首领。自从大宋北伐以来,不断有主和派大臣如钱端礼、梁克家等上府找他,要求他出言阻止北伐。但汤思退心里清楚,赵眘自继位以来,一直都是锐意进取,北伐中原。这次北伐己准备了数年,势在必行。岂是他汤思退所能阻止的。北伐开始后他还希望等宋军打几个败仗,好借题发挥,要求停止北伐。谁知宋军竟是一路顺利,几乎全无败绩,这个时候他怎么还取出言阻止北伐来触赵眘的逆鳞呢。
  其实汤思退也不是没想办法,他知道这个时候别人说话是没有用的,只有赵构才能影响赵眘,为此他己找了两次赵构。可惜赵构似乎是铁了心不在干涉朝政,两次连汤思退的面都不给见。令汤思退也无计可施。最令汤思退为难的是其他主和派大臣对汤思退的态度己颇有微辞,在他们看来既然你汤思退是主和派的首领又是当朝宰相,执掌朝政,这个时候自然就该带头出来阻止。
  一想到这里,汤思退就不禁恨得牙根痒痒:你们为什么不出头来阻止,这个出头鸟为什么非要我来当。不过汤思退也知道,北伐越是成功,又自己就越是不利。尤其是今天知道李显忠以经收复了陈州,看着就要收复汴京了,汤思退终于忍不住了。他深知一但真的收复了汴京,这次北伐将获得空前成功,这样一来主持北伐的张浚和虞允文必将受到嘉奖。虞允文必会由同知枢密事晋升为枢密使,而对现任枢密使的张浚的奖励自然是他汤思退的位置,当朝宰相了。
  相信这时以有不少人都以经打好了草稿,就等着宋军收复汴京,凯旋回朝的时候就立即上书皇帝,要求他汤思退主动主仕,为张浚腾出位置。因此这时也就顾不得赵眘高不高兴,汤思退更出言阻止北伐。
  赵眘心中当然不满,不过这时候还需要汤思退来平衡大宋的政局,他正想着怎么才能责备一下汤思退但又给他留几分面子。这时参知政事陈俊卿道:“汤相公此言差矣,相公虽是执政,但军事应属枢密院所管,执政也不应干涉。前方局面如何,战况如何,军心士气如何,应先听一听枢府的决定再说。”
  其实陈俊卿也觉得这次北伐顺利的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他对军事不是很精通,也不知前方的局面究竟是怎样的,本想提醒一下皇帝要小心一些,但听到汤思退出言阻止北伐,自己自然在不能把这番想法说出来,只好提出先听一听枢密院的意见,这番话到也是合情合理。
  赵眘的脸色才好了一些,点点头道:“张浚上书道现在我军士气正旺,应当一鼓作气收复汴梁。他计划让邵宏渊先暂缓攻洛阳,转向许州,和李显忠两路合击,收复汴梁。朕也觉得此议甚好,想亲自到宿州督战,收复东京。”
  这话立刻如同一声炸雷,整个政事堂的人汤思退、陈俊卿、粱克家、胡铨、叶颙、杨沂中等人都惊呆了,“亲自到宿州督战,收复东京。”那就等于是皇帝要御驾亲征了。一时间,所有的大臣都己经顾不得在想是不是该继续北伐的事了,而是皇帝要御驾亲征,是不是应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