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途》风花雪月之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花,又为华。
  繁华,胜景,五彩缤纷,或纤弱轻盈,或浓艳厚重。此乃花。
  花,可入药。可救人性命者,如雪莲。可流毒天下者,如罂粟。
  花,可以开得极绚烂极有生机,如那百年的藤萝。
  花,也可以静默清丽,刹那芳华之后就是无边的孤寂,如昙花。
  花之多变,实乃天下之极。
  洛阳,天下重镇,世间豪富者,多居于洛阳。
  洛阳金玉堂,尤为其中佼佼者。
  金玉堂王家,武林豪门,族中儿女多与洛阳其他豪族攀结姻亲,黑白两道,绿林江湖,无不踏了一脚,实是一庞然大物。
  王家自身一套《奔雷诀》,一路《惊雷刀》,更是压制中原豪杰数十年,天下无人敢犯其虎威。
  这一日,金玉堂王家当代家主,中原武林实际意义上的盟主王雷老爷子九十大寿。恰逢深秋,洛阳城中菊花怒放,满城尽如金染。锣鼓喧天,鼓号动地,东一波西一拨鲜衣怒马昂首挺胸直奔王家大院去的,尽是给王雷祝寿的武林人士。王家大院外车轿云集,将一条大街挤得水泄不通,那是给王家送礼的朝廷官员、大小豪强。
  纷纷闹闹了大半天,终于将主要宾客迎进大宅,王家寿宴顿时开席。
  身高丈许的王雷笔直的站在大厅正中,举着酒杯笑吟吟的和各方贵客寒喧。王雷的七个儿子、二十五个孙子、四十八个重孙,都在能容纳千人同时筵席的大厅内忙活,不敢怠慢哪怕一个客人。能够坐在大堂内的贵宾,都是怠慢不得、忽略不得的人物。哪怕一个敬酒的礼节上出了小纰漏,可能都会给王家带来麻烦。故而王家直系男丁尽数到了大厅内,厅外广场上的宾客,尽是一些旁系的族人在作陪。
  两名司仪站在大厅正中的供台边,大声的报着宾客们送来的珍贵贺礼。凡是有那天下珍奇的罕见之物,往往就迎来满堂宾客的大声欢呼。送那礼物的客人立时满脸红光的站起身来朝四周示意,而王雷等主人也急忙凑上去敬酒谢礼。而后堂就有家丁将那贺礼捧出,让宾客们一一过目。
  突然间,一司仪大声叫道:“世外散人花五敬奉六尺羊脂白玉寿星一尊!”
  六尺高,羊脂白玉。十几名家丁小心翼翼的自后堂将一尊近人高的白玉寿星给抬了出来。这白玉寿星高六尺,通体洁白不见一丝瑕疵,凝结细腻有如羊脂,正是极品的和田宝玉。如此高大的一尊寿星,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在场宾客同时惊呼,纷纷凑上去观看赏玩这一件不可思议的豪礼。
  王雷一张保养得油光水滑的老脸已经是红光闪烁有如烧红的铁块,这样的珍贵寿礼,实在是大涨他王家的脸面。往年他的寿宴上不发陌生人送上厚礼以求和他王家拉上关系,但六尺高的羊脂白玉寿星,这是闻所未闻的。王雷朝自己最大的儿子打了个手势,将他招来吩咐道:“找到这个花五,问问他想要求点什么事情。如此寿礼,啧啧!”王雷兴奋得脸上都快渗出血来,这件羊脂玉寿星,就有资格做他王家的镇宅之宝。
  王雷的一干子孙也是欢欣雀跃,簇拥着王雷走到了那羊脂玉寿星边上,仔细的赏玩这一件奇珍。
  “通体细腻,不见一点儿瑕疵和异色,实在是绝世珍宝!”王雷仔细的用手在寿星像上摸了一阵,最终下了判断。
  宾客们同声惊叹称奇,有几个身份足够的,也学着王雷的模样凑到了寿星像前面,仔细的打量着这尊寿星。果然不错,一点瑕疵。。。
  不,瑕疵出现了。
  羊脂玉寿星的表面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细细的黑色孔洞。
  好好的一尊玉像,通体上下同时出现了几万个细小孔洞,黑黝黝的孔洞深深的直通玉像的内部,一股让人不安的冷气自那些孔洞中隐隐流出。密布着黑点的玉像,顿时带上了几分邪恶的气息。
  老江湖王雷一声惊呼:“退!”他振臂一挥,奋起体内八十余年苦修而成的先天罡气,将身边数十名贵宾打得吐血飞起,自己身形朝后急退。他退得如此之快,以致于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儿子、五个孙子被他的脊背重重的轰了一击,身体当场炸成了无数碎片。
  大厅内,突然绽放出一朵艳丽的花朵。带着七彩的幽光,无数道细小的针、刀、碐、梭自寿星像上数万细孔内激射而出,诡秘的七彩幽光瞬间笼罩了大厅。
  这些细小的暗器拥有不可思议的穿透力,以王雷八十余年苦修而成先天罡气,刀斧不伤、水火不侵,却被数百根细小的牛毛针穿透了罡气,直透他身体。细针入体,无边的剧痛让王雷眼前一黑,浑身真气一泻,顿时失去了知觉。
  暗器穿透了大厅内所有人的身体,穿透了大厅厚重的墙壁,直射出大厅数丈远,这才纷纷落地。
  一朵鲜血涂成的巨大花朵,以那白玉寿星像为花蕊,盛开在大厅内。
  王家直系男丁,被一击全灭。
  风花雪月四大秘门之花门――暗器机关之术冠绝天下。天下极少有人得知花门之名。见过花门暗器者,全成了死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