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亡国之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已经陷入漆黑的上卿府忽然点燃了灯火,这灯火从东厢房一路燃到了西厢房,宛如白昼。
  有人轻叩着褒姒下榻的厢房房门,她微微侧过身,手臂支起自己有些单薄的身体,警觉的询问道,“是谁?”
  “大人有请。”门外之人扔下这句话,便匆匆离开,像是还在急着处理其他突如其来的大事儿,片刻都耽搁不得一般。
  褒姒本就是和衣而睡,听到这话便立刻下床梳洗。
  廿七手忙脚乱,十分不解的翻身而起,匆匆走到了褒姒的身边,帮她打理梳妆,“怎么会这个时间有请?过了子时,不消片刻就该天亮了,没理由此刻叫醒小姐啊!”
  “大人此刻有请,必是宫中有事发生。”褒姒说道,接过廿七手里的篦子为自己挽好了发髻,钗花和珠玉褒姒带上看了看铜镜中自己模糊的模样、又将它们拿了下来,最后竟是一身素色起身朝着前厅碎步疾走,“见过大人。”
  “和我进宫走一趟。”虢石父说道,来不及多看褒姒一眼,大步疾走在前。宫里传来消息,他无法再沉住气。想必是一干旧臣联名启奏,弹劾三公,而他作为三公之首,又必是首当其冲。
  周王姬宫湦宠信三公,对其他人的进谏丝毫不予采纳,此事早就引起了权臣和诸侯的不满于猜忌,若是虢石父不进宫面圣,只怕此事就得拿他的项上人头来堵住悠悠众口了。
  周朝皇宫的偏殿之内,同样是灯火通明。
  不仅仅是偏殿之中,整个后宫都因这场忽如其来的变数而从睡梦中惊醒,女人们翘首以盼等待这场夜袭的结果。每个人心中的情绪都十分复杂,既期待百官进谏的成功、却又不愿如此。自己既不得宠,亦不希望申后的外戚得势,两相比较怎么也觉得不妥帖。
  姬宫湦捏住奏章的手起初只是有些颤抖,然后愈发的剧烈,最后将竹简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绑住竹片的麻绳忽然断裂、一片片的散碎一地,他双手叉腰在堂前来回踱步,然后指着申侯,俯瞰他怒斥道,“好一个妺喜、好一个妲己,是将寡人与夏桀、商纣相提并论,暗示寡人要做亡国之君、步他们后尘吗?申侯……”他站起身甩开袖袍直指申侯其人,“你好大的胆子。”
  “臣不敢!”申侯在朝堂下跪,联名进谏的文武百官一并下跪,“请吾王明察!”
  “明察?哼……”姬宫湦在堂上冷笑开来,阴冷的笑容灌满了整个偏殿,叫偏殿中充斥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就像是死神正在头顶盘旋,几个老臣拿出手帕擦了擦面上的汗水,此番入宫可大可小,一旦姬宫湦动怒,便是推了他们几个出去问斩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谓杀一儆百,不外乎如此,此刻愿意站出来进谏的人比起当年姬宫湦刚刚即位,已经少之又少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如今的朝堂之中,竟是些明哲保身之人,直言敢谏的铁血丹心早已随着周宣王姬静的下葬而烟消云散了!
  姬宫湦指着申侯问道,“你就说说,叫寡人明察什么?”
  “大王每年要上卿大人搜刮各地美女,已经闹得人心惶惶,华夏之邦、各地诸侯为能搏大王心头之好,竟拆的人家妻离子散、各地乡绅不惜强抢民女、无法无天,以大王之名、行盗匪之实!请求大王收回成命,勤于政务、治理山河!”
  申侯在偏殿之下义正言辞,群臣迎合作揖和声,“请大王收回成命,勤于政务、治理山河!”
  偏殿之上的姬宫湦忽然笑了出来,仰天长笑,笑得酣畅淋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