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还活着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黑风高月明夜,一台花轿晃悠悠的被抬到了郊外某处,这里可不是什么高门府邸。
  本来正准备收操的众人看到花轿后纷纷围了过来,这种场景他们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是这般,只有一台花轿送过来。
  “咻——”
  随着一声口哨,人堆中走出来一男子,他看着来人笑着道:“又抬过来一位啊,都城的那位还真是闲不住啊。”
  “可不是么,这种把戏都搞了多少次了,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对面的那人耸耸肩道。
  “如何,人跑了么?每次送过来的人不都是吓跑了么,最后至于是疯了还是怎么的,反正与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口哨男子口中嚼着一根狗尾巴草问道,一副痞子模样。
  送轿之人双手一摊道:“根据这轿子的情况来看,人应该还在。”
  “哦?这次是哪家的,这么勇敢啊,竟然还没跑,是我们家爷的名气不够可怕么?”男子好奇的问道。
  “沈傅宰家的大小姐,沈南星。”
  “沈家?沈家不是……”
  男子听了后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吞了下去。
  二人互换了一下眼神便心知肚明了。
  “真是没想到啊,竟然是沈府的千金。不过这都到地方了,也该出来了吧。”男子又换上了那一副痞子的模样。
  他这话是朝着花轿说的,既然轿内有人,那他们自然是想一睹芳容了,那可是沈傅宰家的千金,他们还从未见过呢。
  话音落下,风卷帘角,却没有任何回音。
  “老大知道是沈府的人吧?”男子又问道。
  送轿之人点点头:“每一回送来的人都知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代替老大会一会沈府千金好了。”
  口哨男子看了对面那人一眼,挑了挑眉便直接走近了花轿,抽出佩剑将轿帘掀了起来。
  此时花轿内果然有一女子,女子斜靠在花轿一侧,依旧盖着红盖头,但是却没有一点儿反应。
  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抱着好奇的心思朝花轿内看着。
  平时送来的基本都是空轿子,又或者轿子刚停下人就疯魔般的夺轿而跑,这般有人还如此安静的还是头一回,难免好奇。
  男子看了看周围又看向送轿之人:“怎么回事?”
  “嗯?我哪里知道,只知道这一路安静的很。”
  “该不是死了吧。”
  这时候突然有人开口问道。
  男子愣了一下,这话倒是提醒了他。
  若是沈府的人真死了,那还真是有些麻烦,莫不是对方就是这种心思吧。
  不过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轿内大抵上也不可能是真的沈家大小姐了。
  男子心中大概有了想法之后便准备用佩剑将红盖头掀了。
  正当男人的剑要掀开盖头的时候,女子突然动了,右手猛的抬起,纤纤玉指直接将剑端控制住了。
  男子也没料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虽是有些意外,不过他感觉的到剑端的力量似乎并不是很强,却也没有再做动作。
  此时轿内的沈南星睫毛微动,柳眉微皱,好似这才醒过来一般。
  她这会儿还没完全清醒呢,便感觉到了一丝冰冷。
  身板儿的反应总是很及时的,脑子还没想什么呢,手却已经行动了。
  当她触摸到眼前的冰冷时,那双本来合着的双眸猛的睁开,透着凛冽和淡漠。
  盖头下的眼神根本就不是一个新娘应有的眼神,那双眸子中充满了警惕和处事不惊的淡然。
  清醒过来的沈南星看着眼前的情况愣了一下,虽然还没搞明白当下是什么情况,但是眼前这把剑确是真的,是开过刃的。
  她将剑端一弹,直接钻出轿子朝着拿剑那人猛地来了一个脚踢,再接一个后翻安稳落地。
  头上的盖头依旧还在,沈南星也没准备将其拿掉。
  口哨男子没料到这沈家大小姐会突然来这么一招,受到力量攻击后猛的后退了好几步。
  不过此时周围的人并没有准备上前做什么,而是将人团团围了起来。
  沈南星就那么站在中间,一晃神的功夫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
  此她非彼她,虽同为南星,她却并非沈家之人。
  她清楚的记得当她处理南家之事的时候遇到的埋伏,虽然她得手了,将那些用心险恶的叔伯都处理了,但是却没料到对方会有埋伏。
  南家最后如何了,她也不曾知晓了,毕竟她来了这里,不过好歹……
  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突然伸出双手看了看,双手十指上什么也没有,沈南星微微一愣。
  难道,她将陨天星辰戒遗失了么…
  在沈南星抬手的时候,周围有人想要上前动手,却被口哨男子拦下了。
  “没想到沈家大小姐竟然还会功夫,我等真是孤陋寡闻了。
  不过既然已经成为我家爷的人了,这盖头是不是该拿下来了,也好让我等一睹芳容啊。”
  沈南星听着这轻佻的语气微微皱了皱眉,情况还没有理顺,但是她也不是那种站着任人摆布的人。
  那人话音还未完全落下,沈南星便直接动手了,直冲着那人袭去。
  她的目标不是打败这些人,而是制造机会脱身。
  嫁人?开什么玩笑!
  不管她现在是什么身份,随便嫁人这事她可不乐意。
  口哨男也没料到沈南星会突然发难,在招架中也感受到这时对方使用的力量不同于方才。
  尽管如此,他们也不能将人弄伤了残了,所以出手都是处处小心。
  正因为如此,才让沈南星得了机会。
  她在打斗中逐渐移动着位置,头上的盖头并不会影响她对周围的基本观察,所以她也不想拿掉盖头让对方看到她的模样。
  找到合适的脱身位置之后,沈南星一个转身将身上的嫁衣脱下直接朝着几人盖了过去,接着便直接跃上边上的树梢朝着后山方向逃走了。
  口哨男几人被扔过来的嫁衣盖了一脸,一群大男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沈家大小姐竟然直接将嫁衣给脱了。
  他们将嫁衣拿下后便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人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