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原来是活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她彻底清醒过来时是面朝另一边的,她抚了抚自己的脑壳自我吐槽道:“啧,这药效有点厉害啊,竟然让我看到了一个大美人,可惜没拿下…”
  她正说着呢,一转头便发现身边真的有个男子,而且就是她以为的梦中那人,还上下其手了的那个美人儿。
  她这一转头便让本未说完的话顿时卡住了,她愣了一下后便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本以为自己是做梦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美人儿在前,她亦无所畏惧,虽然她做了不少事情。
  沈南星凑近男子仔细看了看后道:“雕像?”
  但是很快便发现这男子不但眉头皱了起来,且那双眸子也有了变化。
  “哦?竟然不是雕像,那你蹲这水潭中是泡澡呢?”
  已经清醒过来的沈南星自然不是之前那般花痴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检查着自己的伤口。
  男子见她直接站起身,当着他的面儿撩起裙摆便开始检查伤口时,心下便有些意外。
  这女子,怎的一点都不讲究呢。
  “难不成你也是被追杀的么,看你这脸色应该是中毒了吧。”
  沈南星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看着男子开口道。
  她从男子的脸色和整体情况上大致就判断出问题来了,这点儿自信她还是有的。
  男子听后整个人微微一怔,他的情况他自己自然知道,一般人是没办法从面色上看出他的情况的。
  “哎,相遇便是缘,我帮你看看。”
  沈南星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处理完之后便探上了男子的手腕。
  作为习武之人她知道男子此时不言不语不动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再吐槽其他,而是直接行动了。
  沈南星探脉的时候男子更是意外,但是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任女子动作。
  女子为他探脉,而他的视线却一直落在女子的腿上。
  他方才便注意到了,女子腿上的伤口是刀伤,从伤口的情况看应该是女子自己所为。
  这是因为之前中毒的关系么,男子不由得思考。
  沈南星探了脉之后啧啧称奇:“你这是多招人恨,这中毒情况比我夸张万倍啊。都这样了你还能活着,简直是奇迹。”
  男子听了后只是看着她,并没有什么其他表情。
  沈南星盯着男子看了会儿,接着便又眨了眨眼道:“毒虽复杂,倒也不是不能解,只是目前没那条件。
  你也看到了,我可也是在逃命中呢。
  日后若是有缘再见,我倒是可以帮你一把。今日便就此别过了。”
  她说着便走出了水潭准备离开,当她看到一旁摆放着的衣袍时又停住了脚步。
  她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后又回头看向美男的背影道:“借你衣袍一用哦,就当诊金了。
  对了,你可要加油啊,别随便就死了,否则真是可惜你这张脸了。”
  说罢,她便直接拿了男子的衣袍离开了。
  男子听了沈南星的话差点就破了功,但突然想起自己的衣袍上有东西便又皱起了眉。
  天微微泛白时,男子这边终于收了功,走出了水潭。
  此时男子身上只有一件中衣,他看向原本摆放衣袍的地方有些无语。
  那女人还真将他的衣袍拿走了。
  “风从”
  “属下在”
  “让人拿套衣袍过来。”
  “……是!”
  风从虽然不知道自家主子发生了什么,但是该做的事情不会含糊,不该问的事情也不会过问。
  男子换了衣袍之后便回了营帐,刚坐下卓青便走了进来。
  “爷”
  “嗯,发生何事了。”
  卓青起身之后便将昨日发生的事情都汇报了一番,接着便从布包内拿出了那件嫁衣。
  “属下已经派人去调查沈南星的相关事宜了,爷,您看这事该如何处理。”
  男子看着卓青手中的嫁衣微微挑眉,随即便摆了摆手:“沈家嫡女是叫沈南星么。”
  卓青微怔,随即便回道:“应该是,沈家应该不会抗旨。”
  “呵、那么皇帝本来想嫁过来的应该不是沈南星吧。”
  卓青听了之后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立马道:“爷,您的意思是…”
  男子抬手打住了他的话道:“暂且不急,既是沈家之人,自然逃不掉。先打听清楚再说。圣旨是沈家嫡女,具体是谁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再者,你方才说沈家嫡女会武?”
  “是。我等担心下手过重会出现什么意外,从而中了对方的计,所以不小心让对方跑了。”
  卓青的语气显得有些懊恼,他也没想到会让人给跑了。
  “跑了便跑了罢,跑了才是正常的。”男子说着便勾了勾唇角。
  “是,那属下先退下了。”
  “嗯,去吧。”
  男子便是北西王朝传说中的九王墨景渊,他是突然出现在北西王朝的。
  那时北西正处于战事中,被边境诸国联合入侵,北西王朝人心惶惶。
  墨景渊小小年纪便展现了非凡的天赋,帮助北西击退了所有的入侵国,让北西恢复了平静且还拿到了诸国不少的赔偿。
  因此一役,他被先帝收为了义子,封为九王,掌管北西一半的兵权。
  北西现任皇帝是先帝的二子北西成和,当初他就极力反对先帝的决定,但是无用。
  所以他上位之后便想尽办法找其麻烦,想要将其处理掉收回兵权。
  墨景渊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便早就习惯了皇帝的各种手段,那些手段自然都入不了他的眼。而他身上各种乱七八糟的情况也并不是北西造成的。
  这时墨景渊想起了那女子的话便开口道:“风从,你认为这里有人能解决我身上的问题么。”
  风从愣了一下,随即便回道:“能寻到的药师都束手无策,属下无能。”
  墨景渊勾了勾唇角幽幽道:“是啊。昨日林中可有异常?”
  “属下未曾发现异常。”
  墨景渊知道风从不会说谎,这便说明那女子应该也是会武的,而且还不是三脚猫,竟然能避开风从的耳目。
  风从听自家主子这么问,又联系到自家主子的衣袍突然不见了,难免也会多想一些,只不过他并不会直接询问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