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为什么没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墨景渊沉默不语,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只见他拿起笔开始作画,不多会儿便完成了。
  “派人寻找这女子,懂医会武,暗地里进行,不要声张。”说罢便将画像递给了风从。
  风从一脸懵逼的接过画像仔细的看了看:“主子,这是…”
  “昨日偶遇的一女子,应该懂医术。你都没发现她,自然也是会武的。”
  风从听了之后大惊,‘噗通’一声便下跪在地,一副领罪的模样:“属下失职!”
  墨景渊倒是一脸淡定的摆摆手道:“起来吧,没怪你。她拿走了我的衣袍和玉佩,让下面的人注意点就是了,切记不要张扬。”
  “是,属下这就去办。”
  墨景渊考虑了一番后,还是决定找一找这个女人。
  从女人的话中他能察觉出来对方在医术方面的那种自信,他这一身的问题来了北西之后就没遇到一个说能解决的人。
  既偶遇一人,那自然要争取一番。
  至于其他的事情,那可以慢慢再算。
  墨景渊想着便微微勾起了唇角,想让他认命,那可真是要让他们失望了。
  此时,他瞄到了放在一旁的嫁衣,难道昨日那女人会是沈家之女么?
  墨景渊想到这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风从拿了画像便准备将任务布置下去,因为自家主子嘱咐了不能声张,所以他派的人也都是贴身的人。
  他真的没想到,昨日竟然有人接近了自家主子,而且他竟然一点儿都没察觉。
  这对他来说真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他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情况。
  风从不由得开始反省自己了。
  ……
  沈南星从林子的另一头回到了城中,这一路并没有发现身后有追兵。
  她本就打算直接回沈府,以前的沈南星可以不要财产,但是她不行啊,谁让她现在穷呢。
  “咚咚咚”
  “天都没亮呢,哪位啊。”
  大门打开,门房看着站在大门口的沈南星愣了好一阵,却怎么也没想起这人是谁,随即便开口道:“你谁啊。”
  沈南星将那人瞥了一眼,单手扼住那人的脖颈朝旁边一甩道:“自家大小姐都不认识,活着也是无用。”
  说罢便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回了那座小破院。
  哪怕是出嫁了,沈家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依旧还是那个小破院。
  门房的人吓得不轻,但是现在太早,他也不敢直接吵吵,只能等时辰差不多了再去通报这事。
  沈南星回到小破院看了看四周:“啧啧,亲闺女活的还不如下人。真不知道这大小姐是怎么忍下的。”
  话虽是如此说,沈南星大概也清楚她与这大小姐的区别就是她能护着自己,但是对方不能。
  她本想直接翻墙进府,顺带着将沈府洗劫一番。
  但是想到还有两个人要带走,另外洗劫的话怕是不好携带,所以便换了一条路。
  这条路不行,还有另一条路,顺带着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此时天色尚早,她便直接进了自己那间破屋。
  好在她虽为南家家主,但是在外历练时在野外也住习惯了。
  什么树枝草堆的都可以睡,完全不讲究,没有一丁点儿姑娘家的矫情。
  她换了一身衣裙,顺便又处理了下伤口,处理伤口时她便发现了一些问题。
  伤口虽在水潭中浸泡了许久,但是却没有发炎的迹象。想来那个水潭应该不是一般的流动水源。
  不过想要完全恢复还是需要一些药材,这身板儿很是不错,总不能留疤吧。
  她之所以敢对自己下手,也是因为对自己的医术有足够的自信。
  时辰差不多的时候,门房的人连忙去给沈茂才他们报信了。
  沈茂才与王氏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愣住了,但是双方的表情和思维却完全不同。
  王氏的惊讶多过于其他,她做了什么她自己心里自然是清楚的。
  此时她满脑子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沈南星还活着!
  为什么沈南星还活着!
  但是她不能让沈茂才知道她做的这些事,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王氏才开口问道:“你确定是沈南星回来了?”
  她并没有说大小姐,而是说的沈南星。
  在她眼中沈南星可不是什么沈府大小姐,她恨不得沈南星赶紧消失。
  “回、回老爷夫人,是啊,是她、她自己说是沈府大小姐啊。”门房有些哆嗦的回道。
  他倒不是怕自己说错什么,而是想起沈南星那凛冽的眼神才觉得是真可怕。
  他感觉与那眼神相比,眼前两位根本不算什么。
  沈南星基本没有在沈府走动过,见过的人也不多,就连门房这也是头一回见到。
  那样让人忘神的容貌配上那样凛冽的眼神,单是看一眼便觉得呼吸不能了,更别说他还被掐了脖子。
  “哼,什么大小姐,她倒是会给自己贴金。”王氏冷哼道。
  沈茂才沉默不语,他想的东西跟王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他没想到沈南星就这么回来了,莫不是也遇到了之前那些嫁娘一般的情况。
  只是,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人回来了,然后呢。”沈茂才看着门房问道。
  “啊?哦哦,应该、应该是回小院了吧。”
  沈茂才沉默了稍许后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门房退下之后王氏直接开口道:“老爷,现在该如何?她可是已经出嫁的人,怎么能又回来了呢。”
  王氏怎么可能不知道之前嫁给九王的那些姑娘的情况,她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才不会管别家姑娘如何,但是沈南星可不能留在府内。
  “现在要操心的不是这个,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沈茂才看着王氏淡淡道。
  王氏愣了一下后便知道沈茂才说的是什么了,她无所谓的道:“哼,那又如何,她还能把我吃了吗!”
  沈茂才不语,不知在琢磨着什么。
  他与沈南星不亲,所以无论沈南星如何他都不在意。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并不了解沈南星。
  沈南星眯了一阵后便发觉天色已经大亮了,这时玉娘与翠竹应该都起来了。
  她既然接手了这身板儿,自然也会照顾这两人。
  “玉娘、翠竹,起来了没。”她走到隔壁的破屋开口喊道。
  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