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忍者学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走了没几步,忽然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孩子从他身边匆匆掠过,他手里攥着一把零钱,一脸惊慌的跑向路边的早点铺,那醒目的护目镜和宇智波的族徽,整个木叶估计也只有宇智波带土吧,现在才去准备早餐,看了今天的迟到是稳了。
  当昼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密密麻麻站了不少人,因为第一次上学,这些孩子不少是父母陪在身边的。
  众人面带笑容的站在学校门口,压低声音相互攀谈着,二战结束没几年,发了战争财的木叶,加上人死了不少,供养减轻,如今家家户户日子都不难过。
  饱暖思**,这日子一但好过了,就容易助长其他闲逸,闲谈把话看小说,就是在这个时候火了起来。
  这相熟的大人们聚在门口,相互间说个不停,不过声音不大倒也不嘈杂。
  没过多久,在几个中忍的带领下,孩子们开始和父母分别,有部分年纪较小,心性差一些的,甚至泪眼婆娑的哭了起来。
  这期中就有原野琳这位忍界第一红颜祸水,他的母亲看起来也是位十分温柔的女人,正隔着铁网冲她笑着挥手。
  如果带土在这里,趁此机会上去稍加安慰,说不定日后就有机会成为人生赢家,这就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一个小小的迟到输了未来的爱情,当然,即便成功,斑也一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就是了。
  琳哭了一会就变为抽泣,小孩子健忘,没一会连抽泣声都没了,反而开始好奇的四处张望,这时三代火影慢慢从远处走来。
  嘈杂的孩子们立刻齐齐把目光放过去,惊喜的表情做不得丝毫的假。
  “哇、是火影大人哎,你们快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火影大人呐。”
  “切、那算什么,我可是能常见到火影大人的。”
  “你们还不知道吧,火影大人常来我家做客,我还摸过他的胡子呢。”
  “你吹牛。”
  “我没有吹牛,这是真的!”
  对于这些四到七岁就进入忍者学校的孩子们,介不予评价,他都有些担心,其中一部分会不会尿裤子。
  当然这也是个笑话,连厕所都不会上的话,根本不可能通的过忍者学校的入学考试。
  能通的过入学测试,那就一定在同龄中算成熟的,用三个字比喻就叫“装高冷。”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个裹着脸的小白毛一样,故作高冷的。
  为什么说他故作高冷,因为去年夏天的时候,冰棒这种东西刚生产出来,在这个还没有冰箱的年代里,这种东西算是奢侈零食,且小地方见不着、比较罕见。
  有一次美奈子带着介上街采购,恰巧碰到了带孩子的溯茂。
  那时的卡卡西正趴在柜前,躺在地上滚来滚去,他抱住溯茂的脚丫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要溯茂给他买冰棒。
  虽然哭到最后溯茂也没给他买,当然像溯茂那样的男人绝对不是因为没有钱,虽说一支冰棒要1000两,在这个经济刚恢复不久时候够一家三口吃一天了,但对于一共三个人旗木族长,那点钱一定算不了什么。
  对了,冰棒有没有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白毛那一脸不屑、高冷的人设崩了。
  对比起来,日后一脸淫笑,小黄书从不离手的大白毛,“故作”高冷这几个字似乎并不难猜。
  当然、满脸淫笑也是介猜的,毕竟带着面罩谁没看到过,不过联想到手中的书,二者结合的画面放在脑海中就非常协调了。
  话说回来,40出头的猿飞日斩正直壮年,他那不紧不慢的步伐,能走出虎虎生风的特效看起来理所当然。
  一股大人物出场的气势扑面而来,看的孩子们双眼冒光,这就导致七嘴八舌的各种牛皮层层叠加,越来越高,有种一辈子都落不下来的感觉。
  介心中暗自吐槽,一个瞬身术能解决的事情,非要装叉走赌神步,这老家伙无时无刻不在显摆+洗脑。
  三代来到一众小屁孩身前,干咳两声示意肃静,待孩子们安静下来后,三代开始了他的洗脑文化。
  一通长篇大牛皮加威逼、利诱、鼓励,说的心智不全的孩子们两眼放光,恨不得立刻为木叶上战场。
  不得不说历经几十年来的洗脑文化,用这通话来刷小孩子们,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不过三代也心中明了,小孩子健忘,待他们长大一些,或许就是明年,这些话就会被忘的差不多了。
  想栓住他们的心,让他们为木叶心甘情愿的去死,还得靠羁绊,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是想在他们心中留个印象罢了。
  .............
  天空中开始下起小雨,一百多人被快速分成了三个班,陆陆续续进入教室。
  这些孩子中,没有查克拉的居多,如果感冒上一大批,第二天集体请假旷课,那画面可就成了火之意志的反面教材了。
  待众人挑选好座位坐下的时候,一个带着眼睛的男子踏上讲台。
  不出所料,他第一句话先说道:我叫弥留彬,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老师了,现在从左往右开始,让老师一个一个认识一下。
  话刚落,第一排最左边的孩子就站起身来,他也似乎早有预料似的,大大方方没有一点紧张的说道:“我叫山城青叶,家住平玉东街,今年七岁,我喜欢....”
  “好了、下一个”弥留彬一脸不耐的直接挥手打断,并且示意他坐下。
  山城青叶闻言一愣,微张着小嘴,幽怨的看了眼弥留彬的反光眼睛,默默的坐了下来,很难想象屁大的小孩懂不懂什么叫幽怨。
  介则心中暗自吐槽,这家伙看起文质彬彬,一脸书卷气,看来是个新手啊,这不是打击小孩子的积极性嘛,果然是二战死的太多了,现在人才缺口有点大啊。
  紧接着第二个白毛小鬼红着脸,扭扭捏捏的站了起来,看起来有点不情愿。
  “我、我叫水木,今、今年五岁。”
  现在的水木还一脸稚色,说个话都结结巴巴,两腿打颤,看来是经常遭到其他人欺负,从而导致的内向自闭,难怪后来会性情大变。
  说起来跟随大蛇丸的没有一个不是苦主,被囚禁的、被虐待的、被放在解刨台做实验的,都是自小就悲剧,长大后变杯具,看着水木那一脸苦样,介心中都在想要不要帮帮他。
  “我叫伊比喜今年五岁。”
  刀疤脸还没有刀疤,同样的一袭黑衣,同样的稚气未脱,一脸酷酷站起来喊道。
  “并足雷同,今年八岁。”
  这不会是从三岁到十岁一网打尽了吧,这家伙比卡卡西大了一半啊,介有种强烈看一遍入学通知名单的冲动。
  ..............
  等所有人自我介绍完毕后,弥留彬拿起课本开始讲课。
  身为忍者首先要必须识字,不识字连基本情报都看不懂,所以这一年将会有一半的知识是忍者历史、木叶文化、基本算数逻辑和各项规定。
  当然最重要的1+1=?和读书写名字也不会落下,看起来貌似课程繁琐紧凑,无比高大上,但实际读到头,最多也就个初中文化。
  忍者嘛,会打架就够了,装什么文艺青年。
  像凯那种智力刚破七十的孩子,天知道字识不识得全,忍者学校又不是没有出现过智障。
  说起阿凯,就不的不说自来也那个另类,虽说同样看起来大咧咧的,但实际上鸣人加佐助都不一定有自来也聪明。
  能写小说的果然有两把刷子,记得者之书里,自来也的智慧是9,虽比起宇智波鼬那种满格10来要差些,但是比起阿凯的4、佐鸣的7和6不知道高了多少,都可以当智障和天才的分界线了。
  对于弥留彬教这些东西,介早就都会了,让一个成年人去学习小学中学的物理数学和孩子们的逻辑判断,这简直不要太简单。
  他心中点了点同学们的名字,毫无疑问,他被分到了精英班。
  判精英断的方式极其简单,有卡卡西、迈特凯、阿斯玛等人在的班级那就一定是精英班,其他的都是龙套班,俗称炮灰班,三代总不能把儿子送到炮灰集中营吧。
  至于原来各项均低的带土,怎么会被分到这个班估计只能说碰巧了吧。
  也说不定宇智波身份在作怪,怎么说也算镜的后人,三代也不是纯粹的无情无义之徒,走走后门帮帮兄弟的后人,算不了什么。
  正说着带土,只听啪、的一声,教室门被推开了,带土湿淋淋的站在门口,弓着腰一脸歉意的说道:抱歉、我来晚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住在后山瀑布下?”这句话虽然有些扎心,不过道出了弥留彬心中的疑惑,这迟到了近两个小时,难道雨太大了,坐船来的?
  “不、不是的,我叫宇智波带土,家在商业街东18号,因为路上有只小狗无家可归,所以,所以....”带土两腮发红,年幼的他还没达到后来鬼话连篇混肴是非,说谎面不改色的时候。
  商业街18号,宇智波一族,弥留彬摆了摆手:算了、快进去吧,别感冒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