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带土被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忍者主要从事杀人行业,所以苦无和手里剑这种小巧的东西往往都要染的漆黑如墨。
  但枫送的这把明显不同,这种黑色像是寒铁本身自带的似的,用料应该是一种特殊材料,极可能是外面浇了层陨铁,甚至通体陨铁铸成。
  这种材料打造的兵器往往价值极为不菲,甚至有价无市,比普通兵刃高个几十倍算很正常。
  这么个小东西恐怕光成本就得十万两往上,虽然对昼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放在枫那里就弥足珍贵了。
  难怪这孩子平日里从不贪嘴,身上连个女孩子家的小首饰都看不到,该不会是她把三年的零花钱都用来买这个了吧!
  看着这把苦无,昼想到枫那苦兮兮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怜惜。
  “这礼物不错,你以后可要好好感谢人家啊!”
  美奈虽然实力不高,可身为忍者的基本见识还是有的,她仅扫了眼就说道。
  这次昼没有说话,他呼了口气将盒子收起,手指穿过苦无柄上的圆环把玩了起来,刀刃翻转跳动极为顺手。
  ..........
  昼跟在美奈身后,穿过一栋栋阁楼,绕过一片片较为低矮的门楼,一座规模还算宏大的神社出现在眼前。
  宇木神社建造在半山腰,一道延展式台阶从下而上,贯通了去往神社的道路。
  木叶有一半的人都在这里祀礼,据说这是一座相传了近千年的神社。
  里面供奉着的正是象征爱与正义的卯之女神。
  当然,爱与正义这四个字仅仅是个笼络。
  爱是什么?爱就是富贵、高兴、健康等等一系列美好的事物,反正只要美好,全部都概括了就对了。
  而正义则对应着和平,据说卯之女神不能容忍混乱与杀戮,她的存在象征着忍界永远和平。
  其实这句话并没说错,大筒木辉夜一但解封,那所有人都得去打辉夜。
  打的过就把辉夜封印了,那忍界再次陷入战乱,可不就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而如果打不过,所有人都将跪在她的脚下,那战乱更是无稽之谈,所以这“正义”两个字其实用的很是微妙。
  神社的台阶不长,但却很高,宽大的台阶上到处都是来往的行人。
  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昼眉头一皱,他最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吵闹是一回事,主要还是站在人堆里总有种不自在的感觉,这或许是实力太低,安全感不够的原因。
  “老妈、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上去了。”
  昼停下脚步,站在台阶一侧的护栏边上,从这里往上看,就像身处崖底绝壁似的,附着查克拉垂直而上,那画面一定精彩。
  “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不会无聊吗,怎么,这里难道有你朋友?”美奈四处张望了几眼。
  “是看到几个朋友,我先过去了。”
  昼点了点头,他还真看到几个认识的,不过算不上朋友的人,卡卡西、飞竹蜻蜓、静音、宇智波带土几人都在这里。
  不过说来奇怪,带土今天怎么会来的这么早,难道她奶奶也在这里。
  昼慢慢朝几人走过去,有些好奇他们在争论什么。
  “你这个吊车尾,真丢我们宇智波一族的脸。”
  “迟到大王,考试零分。”
  “家族废材,人人喊打。”
  离得近了,就听到这些孩子在围着带土唾骂,他们有大有小,有宇智波也有其他人。
  带土此时脸色涨红,愤愤的看着这些人,一双拳头握的紧紧:“可恶,你们这群混蛋。”
  虽然带土看起来正处于爆发的边缘,但孩子们反而更加得势,有两个不安分的甚至上去动手动脚。
  一根筋的家伙没有怂蛋,何况是日后敢弑师灭族的狠人,被人这么一激,哪还能忍得住,带土冲上去就是一拳。
  其他人见带土一个人还敢这么嚣张,当下也不犹豫,七手八脚的扭打在一起。
  当然,带土敢和这么多人动手,被打是再正常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带土就被这些人按在地上爆锤。
  看着按耐不住的卡卡西,昼心知不能坐看了,他快速上前两步大声呵斥道:这么和气的日子,你们这帮蠢货在干什么?
  听到这么嚣张的呵斥,孩子们哪还顾得上带土,他们动作一止,齐齐扭头朝昼看来。
  “是、宇智波昼!”
  看着站在身前的昼,孩子们高涨的战意一泄,迅速放开带土,有些悻悻的站在一边。
  第一学年虽然没有什么实战比试,可宇智波天才的大名还是流传甚广。
  作为学渣,本就面对那些无所不能的天才有些自卑,何况是名头更盛的宇智波昼。
  最关键的是昼在宇智波族中地位高啊,看不见带头的那两个宇智波,现在乖的像个鹌鹑一样吗?
  “快道歉啊!还愣着干什么。”
  昼有些恼火这些人情商太低,打了人不该道歉吗?看不到带土一身新衣沾满了尘土吗,他家里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听见昼蛮横的喝声,一个有些硬气的孩子站了出来,他愤怒的指着昼大声道:“可恶!别以为你.......。”
  砰、这孩子话还没有说完,昼就人影一闪来到他身前,一拳轰出,他瞬间趴在地上滚了两圈
  “好快!”远处的卡卡西一脸震惊,眼睛瞪的大大。
  同样表情的还有周围的所有小孩,他们连昼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比卡卡西更要震惊。
  那个小孩虽然在地上滚了两圈,可实际伤害并没有多大。
  昼移动的速度极快,但动手的力度很小,不然照他此时的实力,全力一拳下去,那个小孩准得下去陪柱间。
  “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昼把目光再次看向他们。
  “对、对不起,抱歉。”一众小孩齐齐向带土躬身俯首。
  “切!”带土不屑的把头扭到一边。
  看到事情解决完毕,昼掏出一张张贺卡笑眯眯的给这些人递了过去,当然被揍的小孩和带土也没有落下。
  “诸君新年快乐哦!”
  “咦!”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惊讶,刚才闹得这么不愉快,现在居然能收到对方的贺卡。
  站在远处观看的大人们都是微微一笑,果然是群小孩子呀,不记恨加健忘。
  被揍的那个小孩有些发愣接过贺卡,心中居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昼收起其中几个小孩给他的回礼,转身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静音和纲手,摆摆手转身离去。
  他对于带土的情商实在无语至极,帮了你,你不但不道个谢,连送你贺卡都不知道回礼,蠢人一个。
  带土小时候的人生轨迹,其实与鸣人非常相像,比起鸣人,带土在各方面要优越一些。
  他没有被人人喊打排挤,没有吃垃圾食品,没有喝过期牛奶,还有一个自小相伴的心灵寄托奶奶,这是他比鸣人要幸福的地方。
  但同样他也有比鸣人不幸的地方,生在宇智波一族的他,吊车尾为他带来了数不清的冷眼与难堪。
  这些冷眼与难堪不仅仅是宇智波给予的,还有周围所有对宇智波抱有恶感的人,他这个宇智波吊车尾就成了这些人的宣泄。
  宇智波镜一直致力于村族不分家,可天真的他,只看到了自己,只看到了眼前,他的写轮眼根本看不透人心。
  村子里痛恨宇智波一族的,家族里痛恨村子的,这些人并不在少数,一代一代的累积,尤其是二代对宇智波的高压政策,在他死后短短几年内全面爆发。
  直到九尾入侵,木叶大面积被毁,宇智波被迫背锅,连族地都迁移到了角落,至此积压怨愤终于爆发。
  警卫队痛恨村子对他们的不公,村子痛恨宇智波高傲自大不拿他们当人看,二者相撞导致了宇智波灭族起始。
  宇智波的覆灭为这场长达数十年恩怨划下了句号,而这个句号的开头,有一个不能忽视的角色起了重大的作用,那就是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的无情和自大,村子里的漠视和嘲讽,几乎抹除了带土和所有人的羁绊,以至于带土眼中除了他奶奶和琳之外别无一物,连出生入死的队友卡卡西,在其中也只能算半个。
  妖狐不杀人会被人慢慢忘记,而宇智波不杀人却一直被人记在心里。
  只要宇智波还在一天,村子和宇智波就永远无法调和,平民只不过是高层拔刀的各种借口,他们需要的只有“服从”。
  话说回来,带土如果能扛到最后,他的朋友或许不会比鸣人多,但也不会少多少,当然,前提是他的眼中除了琳还能看到其他的人。
  这个问题对昼来说其实很好解决,对于现在这个智商低下的一根筋笨蛋,只要多一点关爱,少一些苛责,很容易就能让他俯首。
  琳和卡卡西,也只不过是在他最缺少关爱的时候插进来了而已。
  从昼降生那天开始,他就心中明白,他和木叶高层势必水火不容。
  他不是宇智波鼬那种看透了生死的无情无义之人,更不是止水那种舍身成仁的圣母。
  想要保护好父母,木叶高层绝对一个都不能留,至于平民,武力能压得住所以不从之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