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救野原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音、你在发什么呆,怎么!你认识那个宇智波的小鬼?”纲手有些好奇的看着抱着她衣袖的静音。
  “那、那个人是我们班的宇智波介,他很厉害的,每次测试都是第一名。”静音点了点头说道。
  “切、忍者学习好有什么用,不过那个小鬼刚才.....算了,过几天你和我一起离开木叶,我带小静音好好见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纲手话说了一半,又扯到了准备隐世避俗。
  “纲手大人,可、可是我还得在忍者学校学习。”静音皱着眉头有些为难,倒是没有不情愿。
  “学习、他们哪有我教的好,如果我不在了,你会天天被人欺负的,看到那个宇智波小鬼了吗,万一他有一天揍你怎么办,谁能帮你?”纲手一脸不屑,有些调侃的说道。
  “宇智波介,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静音的话很没底气,因为她没怎么和介打过交道,对介的了解也仅限于是老师的夸奖和朋友很少的清冷。
  “看来你对他很有好感吗,不过你看呐,他连对手都送了贺卡,却唯独没给你这个同学送,你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不信,又怎么会知道他以后不会欺负你呢。”
  纲手有些好笑的看着小静音,千手已灭,绳树和断也都死了,如今他在木叶牵挂只有静音。
  她不想再待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了,不过走之前必须得带走静音,不然谁知道那些家伙会怎么利用这个小孩。
  “那、那我也没给他送啊!”
  静音有些词穷,她还是很善良的,小小年纪就知道从他人的角度去想。
  介仅仅看了她一眼,虽然身为同学,新年连句祝福的话都没有说,看起来是很失礼,可她不也一样没说吗,仅靠这一点怎么断定别人好坏。
  “算了,你如果不愿意离开学校,那我就一个人走了,到时候你不要哭着鼻子要我留下哦!”纲手对付静音的定海神针出现了,这一招次次得逞,让她屡试不爽。
  “那、那好吧,我跟您走。”静音似乎想到了什么,仅略一犹豫就点头同意。
  纲手抓着静音的小手,慢慢踏上神社的台阶,她边走边奇怪道:“静音啊,话说你贺卡买了这么多,到底有没有朋友啊?”
  “有、当然有,琳他们在上边等着我呢!”静音绝不能忍受自己这么不受欢迎,果断回应。
  “哦,那我倒是想看看你在忍着学校到底交了多少朋友。”
  神社下面的角落里,介此时正头疼的看着眼前的小白毛,这小白毛不知哪根筋抽住了,非挡着自己去路要决斗。
  话说他明白决斗的意思吗,果然是没文化真可怕,切磋这种事干嘛说的那么血腥。
  “小子、我不认识你,也不喜欢打架,如果你非要挡着我的去路的话,我只有请执法部来对你执行拘留了。”
  “执法部?是警卫部执法队吗?”卡卡西有些疑惑,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
  “没错,新年来临,执法队最近加了不少人,所以改升部了,你知道我是宇智波一族吧,当心你进的去出不来哦!”
  “你想非法用刑?”卡卡西脸色很不好看,他对木叶这些框框架架并不了解,一听介用宇智波压他,还没进去呢就先想着后果如何。
  神特么用刑,情商低就是不好打交道,介面色严肃道:“你现在属于滋事寻衅,按律要拘留查看的,你也不想新年在警卫队过吧,快回去吧,你爸爸还等着你吃饭呢。”
  说起他老爸,卡卡西眉头一皱陷入沉思。
  片刻后,当他再次看向介的时候,一脸恭敬的道歉:抱歉、我不知道这是非法寻衅,不过我约你下个星期三在12号练习场决斗,战书我会明天一早给你送过来的,届时恭候阁下大驾。
  老爸未死的卡卡西还是很神气的,再加上他年纪尚小,争强好胜的劲还裹着一股冲势,自信打遍忍校无敌手的他,根本不把同龄人放在眼里,如今见到个这么厉害的同辈实在有些见猎心喜。
  介有点无奈,这就是还没有经过社会毒打的卡卡西,还需要多吃些脑残片来教育矫正。
  “小白毛,你回去把今天的事和你老爸说一遍,问问他的意见,如果你.......”话未说完就听到上边传来一声大喊。
  “啊—啊—啊!”
  听到声音介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影从神社坠落,上百米高的距离,又是青石地面,这摔下来妥妥的肉酱,当然忍者除外。
  一旁的卡卡西刚要有所动作,就见介在台阶的护栏上借力一蹬,飞掠了过去。
  介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当跑起来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那坠落的身影是一个小孩,他心中暗松口气。
  如果是上百斤的大人从百米高坠落,他一定要犹豫一下该不该接,毕竟冲击力太大,二人身体质量有不成正比,同归于尽不太可能,不过身受重伤还是妥妥的。
  但是小孩吗,那就不成问题了,连卡卡西拼着受点伤都能接下。
  介离得近又速度极快,人影才掉到一半,他就来到了下面,不过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踩着石壁再度向上冲去。
  坠落距离越短,那孩子受伤越轻,他承受的压力也越小。
  噗、接触的刹那,他把人影迅速抱入怀中,又在墙上滑行了一小段距离卸力后,才冲着墙壁一蹬,从半空中跳下。
  周围观看的人影都纷纷惊呼出声,惊讶、担忧、崇拜,表情丰富。
  而站在一旁的卡卡西面色复杂,刚才那种速度,那种力量,以及那踩着墙竖立而上的技巧,他没有一样能做的到。
  至此他刚才升气的挑战之心淡了不少,差距较大,还不是时候,他又不是喜欢被虐,不过他并不气妥,只是下定决心加倍努力。
  一双小手紧紧抱着他的后背,一股淡淡清香夹杂着稍许奶味钻入鼻孔,身处空中的介心思绪一动,是个女孩。
  咚、落地的介手脚同时下垂,既是为了卸去女孩身上的惯性保她不伤,也是为了避免自己腿脚受到损害。
  怀中的女孩还紧紧抱着他,似乎没从惊吓中缓过来,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不要怕,已经安全了。”
  女孩看了看脚下,慢慢在地上踩了踩后才松开手臂“谢、谢谢,谢谢你救我。”
  轻柔的声音传来,女孩红着脸后退了几步,介这才看清楚她的面孔,居然是“野原琳”。
  琳穿着一身传统小和服,头上带着两朵粉色小樱花,披散的头发在坠落中有些凌乱,因受到惊吓,她此刻身子还有些发颤。
  “不必客气、我们是同学嘛!”介笑呵呵的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他转身再度朝卡卡西走去,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
  “介、介君,请稍等一下。”
  “野原琳同学,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是感谢就不用,在场的忍者那么多,即便没有我,你也不会受到伤害的。”介有些疑惑的转身朝琳说道。
  他这些话并不是自谦,在场的并忍者不少,还有三忍之二的纲手和自来也,就是卡卡西都能救她,介不过顺手而为罢了。
  不过想到卡卡西,介有些奇怪的扫了他一眼,如果没有自己出现,那这里救琳的会不会就是卡卡西。
  “不、不是的,介君稍等。”
  琳慌张的看看自己,发现包在身上才松了口气,她急匆匆的从里面翻出一个盒子,又附了张贺卡递给介,然后说道:“介君、新年快乐。”
  介苦恼的接过盒子,掏出一张贺卡尴尬道:野原琳同学,我没有带礼物,真是抱歉啊。
  “没关系的介君,这是感谢刚才介君的帮助,还有介君可以称呼我琳吗?”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不过琳也别介君介君的了,直接叫我介吧!”介笑着道。
  “嗯!”琳高兴的点了点头。
  “琳、琳,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一个女子急匆匆的从台阶一边跑了过来,她脸上满是慌色,红着的眼圈看起来好像是哭过。
  见此、介对琳挥了挥手,拉着卡卡西朝一旁离去。
  “妈妈,我没事的,是介救了我。”
  “好、好、没事就好,你父亲去世的早,如果连你也有个一二,妈妈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女子一脸庆幸的把琳紧紧抱在怀中,恨不得揉进自己身体。
  直到琳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她才松开胳膊抬头问道:“对了、你说的介是哪一位,我们可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才行。”
  “妈妈、介是我的同学,已经走了哦。”
  ..........
  “卡卡西,之前的话你都记着了吧,记得问完你父亲再来和我说这些。”
  新学年开始学校就要教忍者基本技巧了,而卡卡西和他是同学,班级考核中一定会碰到一起,溯茂没道理让卡卡西再来骚扰他。
  “不用了,改个时间吧,等以后有机会再比试吧。”
  闻言介心中有些疑惑,卡卡西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不过这是好事,他再度递过一张贺卡说道:“新年快乐!”
  收起卡卡西的贺卡,介在附近闲逛了起来,这世界是个很神异的地方,在大冬天里草木依旧如春,如果不是白雪皑皑都分不清春夏秋冬。
  这可能和自然查克拉有关吧,也或许是千手柱间的木遁带来了过量的生命力。
  走着走着介突然感觉眼睛传来一阵酸痛,眼前的事物一阵模糊,而紧接着又变的清晰了起来,风吹过的杂草缓缓颤动,似乎比以往慢了许多,他心神一动难道是?
  介隐蔽的扫了周围一眼,断掉眼部那缓缓流动的查克拉,而后眯着眼快步朝家跑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