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没有礼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哎呦!”
  带土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跌坐在雪地上。
  “小鬼、你没事吧?”一头白发的男子转过身蹲下身来,表情有些奇怪,这孩子该不会是傻吧,看着路往人身上撞,如果没有他挡在这,一定会在电线杆上撞个头破血流吧。
  “抱歉,撞到了您,实在不好意思。”带土站起来连身上的积雪都没顾得上拍,就急忙弯腰说道。
  正常情况下的带土,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孩子,虽然同龄小孩都不喜欢他,但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却都对他不错,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他经常帮助老人的原因吧。
  自来也虽然人品极差,但是对女人和小孩向来是不拘小节,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不过还未等他说话,一旁的小女孩就插话道:介君、带土君,你们好。
  “你好,加藤静音同学。”介笑着点了点头抢先说道,他心里明白,带土搞不好都不认识这个相处了半年的同学,所以提前回答就是给他做个提示。
  一旁的带土看了眼这个平时很少的说话同学,也跟着说道:你也好,加藤静音同学。
  而静音身旁的纲手和自来也饶有兴趣的看着二人,这是个奇怪的组合。
  “介君、带土君直接叫我静音就好,还有,新年快乐!”静音掏出两张贺卡递到二人身前。
  “新年快乐!”
  介痛快的接过来,没有了下文,而带土也僵硬的拿过贺卡,一脸尴尬。
  “抱歉啊,静音,我们刚才商量去打野猪,所以身上并没有带贺卡。”介一脸歉意摊了摊手。
  他知道带土身上只有一张贺卡,所以为了不让带土难堪,他也就不送和贺卡了,不然人家刚把唯一一张贺卡送你,你反手就把人家卖了,那友谊的小船就该扣过来划了。
  “没关系的哦!”静音的笑容有些僵硬,不想给就不想给嘛,在新年这一天居然说打野猪没带贺卡,几张小纸片带在身上影响到了你?这理由也未免太牵强了吧。
  这时自来也站了出来,“呐、小鬼,说谎可不是什么好事啊!”自来也一脸怪样的从身后拿出一张贺卡。
  介只扫了一眼就明白那是自己东西,他瞬间双眼大睁。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的事,明明距离那么远,都没有接触,他不动声色的伸手探入怀中摸了摸,贺卡还在,而且束口紧缚,自来也一定不是从自己身上获得的。
  介松了口气,影级如果强到这个程度的话,那真得重新规划规划未来了,不过这家伙没事拿他的贺卡干什么,现在该头疼静音那里了,他把目光再度望向静音。
  只见静音双手勾在一起,默不作声,好似显得不是很在意,不过那交叉的手指和眼中的期待骗不了人。
  “带土,你刚才回家把贺卡放下了吗?”介看向身旁的带土,表情显得很自然。
  带土脸色一红,纠结的来回扭着手指,过了稍息才慢吞吞的从嘴中蹦出四个字“放回去了。”
  你不是以后会很擅长骗人吗,介心中暗骂带土的无能,骗个人都这么不自然,这不是明摆着心中有愧吗。
  他摊了摊了手有些尴尬的冲静音笑道:你看,我们之前带在身上来着,刚才不是要去打野猪吗,所以就暂时放回去了,静音,时间不早了我和带土还得赶快回去,那就再见喽。
  哈—哈—哈,站在一旁的自来也实在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连纲手都是表情怪异,显然也是憋着笑意。
  静音看了看周围这几人一眼,只觉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她表情越来越难看。
  明明只是给张贺卡而已,不想给就不给嘛,刚刚都伸手去摸了,却还装着一副身上没带的样子,这么不情不愿,显得自己无能到贴脸交朋友都被嫌弃。
  关键是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这么虚伪可恨的家伙为什么当初就没看出来呢,她越想越生气,一股浓浓的委屈霎时从心底直奔眼颊。
  “你、你们,我讨厌你们!。”
  看着笑个不停的自来也,静音难看的表情终于崩了,她哇的一声,飙着泪水转身就跑。
  当跑出一段距离后,她梨花带雨的再次转过身来大喊:“我永远讨厌你们。”
  之前在纲手那里一副我朋友很多的自信和得意,如今再想起来,自己仿佛像个笑话。
  她好似看到了纲手在指着她额头嗤笑,你不是朋友很多,人人都爱和你交朋友吗,现在倒贴上去,人家都不理你,哈—哈。
  “自来也、你这个家伙!还有你们这两个宇智波的小鬼!”看到伤心狂奔的静音,刚才还差点憋出内伤的纲手,如今又气的暴跳如雷,她握紧拳头就要动手。
  我先去给静音道歉!”自来也见势不妙大喊一声,噗、的一下变成一块木头。
  没了自来也纲手立即将拳头挥向介。
  要打小孩,这老太婆居然真做得出来,介下意识的手指一动,噗、的一下也变成了一块木头。
  又一个目标消失,纲手没有着急去锤带土,而是有些感叹道:“这小鬼,年纪这么小就有这种实力,很了不起,那你呢、你怎么逃跑?”她好奇的把目光看向带土。
  被纲手紧紧盯着,别说会不会替身术,就算会估计也逃不掉啊,只见带土满脸惊慌,他前后瞅了瞅,看着廖无人烟的街道,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想了半天实在没有办法后,他垂头丧气的拉下脑袋:“阿姨、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哦!仅仅这样吗,道歉的确有用,不过还是要先接我一拳吧。”话落、拳头就冲着带土脑袋上砸来。
  “等等!”
  听到大喊声传来,纲手的手很自然的止住。
  “终于肯回来了啊!”突然间纲手凶狠的样子没了,她面带笑意的看着介。
  介当下明了,纲手就是在逼他出来,他本来也没走多远,就躲在一边悄悄看着。
  不过这女人一定不知道他和带土虽然相熟,但关系非常一般,也就今天才认真说过几句话,如果知道的话估计就不会用这种方式了吧。
  “阿姨,我们其实已经给静音备好了礼物,本来准备在新年这一天当成新年礼物和贺卡一起给她的,只是刚才没带在身。”
  “现在送完贺卡的话,我们不知道再用什么理由给她,并没想到静音会生气,请阿姨谅解。”介虽语速虽快,但脸上却充满了真挚。
  “你说的是真的?”纲手脸色再度弥漫起一丝怪异。
  “当然是真的,阿姨要不要和我先去看看礼物合不合适。”
  静音需要的是个台阶,只要被人嫌弃改为太受欢迎不就行了吗,因为太受欢迎,所以两个小鬼面对她有些自卑,想要趁着新年用礼物吸引她的注意,这个狗血的故事很完美不是吗。
  显然纲手是这样理解的,不过到底信不信那就两说了。
  区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纲手最多也就帮静音出口气,现在不光能出气,还能让静音开心,何乐而不为,真动手把两个小孩打的灰头土脸,这种事堂堂三忍可做不出来。
  “宇智波一族吗,不必了,不过你要记着刚才说的话,在木叶没有我收拾不了的人。”纲手露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冲二人握了握拳头。
  果然如此,宇智波和千手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纲手一定不会真的和他回家去看,不过即便真的去看,家里也有琳送给他的礼物,大不了让给静音就是了。
  “我们明白,下午我们就会去看静音的。”介一副很听话的样子,说这句话时他耍了个心眼。
  “我记得静音很喜欢书籍,那我们下午再见吧。”她再次扫了眼带土,唰的一下消失不见。
  喜欢书籍,这是即便没准备礼物,也准备强行索要啊,估计是看到带土不像准备礼物的人,所以才会这么一说,至于他,别逗了,纲手已经信了好不好。
  待纲手走了一小会后,带土才一脸苦色的说道:我们真的要给静音买礼物吗。
  介一听这话就知道他苦恼花钱,这送女孩子的礼物还考虑这些,活该追不到女朋友,不过这家伙对琳确实是大气。
  “买礼物?你知道静音住在哪吗?”
  “不知道啊!”带土有些发懵。
  “不知道还买礼物?你给谁送啊?”介无奈的再次摊了摊手。
  “可是我们已经答应那位阿姨了,这怎么办?”带土一副呆样,还没反应过来。
  “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反正她又没告诉我们地址,怪她自己喽?”
  “这、这不是骗人吗,这么做不太,不太好吧!”带土现在明白了,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显然就从没想过给静音礼物。
  介有些无奈,刚才不是已经骗了吗,而且这明明是为你考虑,你反而和我说不好,于是他直接挑明说道:“好啊,你既然想送,那我们一会就去找静音的家,反正我又不差钱。”
  闻言、带土沉默了,一副低沉的样子,跟在介的身边不再说话。
  介心有些奇怪,该不会是伤到自尊了吧,这么琉璃心,未免也太脆了。
  不过介没有想过开导他,同样也默不作声的拉着板车慢慢向前,太脆了可不好,还需要多练一练。
  小路上再度陷入沉寂,白茫茫的雪地上,两个拉着板车的两个小孩与往来的行人格格不入。
  灰蒙蒙的天空再度下起了雪,小路上的人烟逐渐散去,虽然走在雪中看起来很美,但是原意这么做的人依旧很少。
  板车慢慢移动到带土家门口,看着带土那吃力的表情,介又顺手帮他搬上了台阶。
  “我走了。”介挥了挥了手,直到他转过身离去,带土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就在他快要踏出院子的时候,一个轻微的声音传来。
  “今天........谢.....谢谢,我都明白!”带土没有转身,他的声音有些哽咽,鼻子里传来的微弱抽泣,使得这简单的话有些断断续续,那压抑着的哭腔在细风中消散。
  “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嘛!”
  介知道带土哭了,一个六岁的小孩,一直忍受着周围人的嘲笑,坚持着他那特立的行事风格,没有朋友,找不到诉说,就像黑暗中的一叶孤舟,寒冷和孤寂无处落脚,只靠着那一缕夕阳带来的温暖,坚持着在海面飘荡。
  现在仅仅是同龄人一点关怀,就能让他感动流涕,假如忍者学校没有卡卡西和琳,在那一缕夕阳消失以后,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
  估计同样会想着毁灭一切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