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困兽则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霍古苦恼了,它目前正在面临着难题。
  细胞壁的生成源自于单细胞内的DNA蓝图,要想把那个流通物质的隧道缩小,就需要对DNA蓝图进行修整。
  然而,霍古现在并不具备做这种事情的条件,或者说没那么多时间,下一波的噬菌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遭遇,必须赶在这之前完成细胞壁。
  “难道就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法吗?”
  霍古这样自问着,注意力投注在那个细胞壁样品上陷入沉思。
  缩小隧道的话,问题的关键就应该在隧道上……
  脑海中,霍古不断地回忆着那还是人类的过往,所有和‘管道’相关的回忆,犹如走马灯般转瞬即逝。
  忽然,它想到了什么。
  “有了!”
  “只是缩减通道的话,并不一定需要重新修整,只要适当的让通道壁发生一定程度的曲折,通道的一小部分,自然而然的就会缩小。”
  那呈现在霍古面前的细胞壁仿佛正在逐渐拆解重组,它脑海里的图纸也渐渐清晰。
  “让通道曲折的话,可以通过两层细胞壁之间发生错位来实现,这样一来,通道的一部分就能够缩减下来。”
  事不宜迟,霍古立即开始着手这种新型细胞壁的建造。
  那个作为样品,拥有细胞壁的单细胞接到霍古的指令,开始解旋转录自己的DNA,而霍古,则全神贯注的盯着那部分噬菌体残留的基因链。
  很快,一个全新,用有细胞壁的单细胞呈现在霍古面前,由此同时,霍古也掌握了生成细胞壁的那段DNA。
  指挥着刚刚成形的单细胞,部分解旋,再次制造一个新的细胞壁。
  这个细胞壁的物质流通通道,和原本的那个细胞壁,存在略微的错位,正像霍古之前计划的那样。
  有了之前通过细胞质操作酶的经验,细胞壁的建造一次性便完成了。
  霍古看着那个拥有双层细胞壁的单细胞,感到非常满意。
  这个单细胞两层的细胞壁,绝对足够防御那些噬菌体的注射。
  而隧道那里,已经缩小到只能通过单个分子团,霍古自信,绝对没有任何噬菌体能够通过这条途径入侵这个单细胞。
  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
  “这样一来,我也就能稍微的松口气……嗯?”
  刚准备将精力投转到其他地方的霍古注意到了异样。
  那个作为实验样品的双壁细胞,正逐渐的失去它原来的活性。
  “这……”
  没一会功夫,霍古就彻底失去了这个双壁细胞的掌控权,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双壁细胞,死亡了,作为内核的DNA连也随之崩解,细胞膜完全不再具有透过性。
  “为什么会这样?”
  毒素?分解酶?抗生素?……
  霍古的思绪闪过无数种可能,似乎都能和现在的情况对应,但仔细一想又似乎对不上。
  “冷静,一定是刚才的操作有哪里出了问题,只要仔细逐一排……”
  刚准备查找那个双壁细胞死亡原因的霍古忽然心中警铃大作。
  整个单细胞集群,陆陆续续的和多个不速之客发生接触,而且,还是霍古最不愿看到的毒性噬菌体。
  “嘶——三十多个噬菌体!?”
  “不,数量还在增加!”
  这种数量的噬菌体,之前的那种方法肯定是行不通,而现在,双壁细胞的死亡原因还没找到,强行使用无异于是在找死。
  走投无路?
  霍古仿佛能看到了鬼门关正在向它缓缓敞开,门后是那无尽的黑暗……
  “不!”
  “这破门什么时候开,由老子说了算!”
  死亡的逼近激发了霍古的怒火,兽困则噬,整个单细胞集群都仿佛被霍古的情绪所感染,保持着一种非常亢奋的的状态。
  单细胞集群的亢奋,反过来作用到霍古这个集群思维上,霍古能真真切切的看到,细胞质的流动,噬菌体的分裂,所有的一切都在减缓,同时变得极度清晰,它甚至能在这种状态下看到单个分子。
  不仅如此,自己作为人类过往的记忆反复的倒带快进,只要它想,立即就能回忆起那段记忆的每一个细节,有如神助。
  “机会,绝对有机会,不过是一群区区的噬菌体而已……”
  犹如老练的猎手蹲伏在草丛之中,所有的记忆和知识就像是匆匆而过的动物,浑然不知草丛中隐藏起来的威胁。
  猛然间,‘猎物’出现了。
  “……我真傻,居然忽略了这样一个杀手锏。”
  这么呢喃着的同时,单细胞集群大面积的单细胞开始自发的释放大量的酶,这些酶有内切酶、外切酶、聚合酶、连接酶等等,只要是酶全部都制造出来。
  在通过细胞质的流动,将这些杂七杂八的酶全部给引导到细胞膜的附近。
  酶在到达细胞膜后,膜开始逐渐变薄,但这对于现在的霍古一切都无所谓,解决掉这些该死的噬菌体才是当务之急。
  而那些还能够控制的寄生细胞,在霍古的指挥下,迅速开始自杀式的制造大量酶,将那些入侵的噬菌体基因和它自己一同给杀死。
  转眼间,正在进行寄生的噬菌体数量迅速少了一大半。
  霍古并没有因此放松,它非常清楚,微观生物界的战斗和宏观生物界不一样,数量很多时候并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只要还有一个噬菌体不死,那就能直接威胁到整个单细胞集群的存亡。
  就在霍古眼看着这场战斗的胜利即将到来,又是一大波的噬菌体陆续登陆霍古的单细胞集群。
  “该死!”
  霍古怒骂一句,指挥单细胞们用肉体构筑起防护层,将绝大部分噬菌体给隔绝在外。
  为了维持细胞数量,霍古同时在指挥一些单细胞进行分裂,有了这样的维持,双方也就进入了消耗战。
  要么毒性噬菌体的数量过于庞大,把霍古率领的单细胞集群给淹没。
  要么是霍古这边的单细胞集群将这一大群噬菌体给消耗光。
  随着战斗时限的延长,霍古的也杀红了眼,现在的它,思维逐渐向某种更加残暴的方向倾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