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绿宝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最开始思考‘场源’这个问题的时候,霍古首先就想到,蕴含在细胞中,微量的四氧化三铁。
  四氧化三铁俗名叫做‘磁铁’,时刻散发着磁场,再加上原本细胞内,这种物质的含量就非常少,也就能和之前的推断‘生命场易受外界干扰’相契合。
  但实验的结果,却在告诉霍古,它错了!
  场源的真面目——‘铍-铝硅酸盐矿物’。
  光听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觉得陌生,但如果是俗名的话,绝对是耳熟能详——‘绿宝石’,那些曾经被王公贵族作为饰品的宝石。
  “为什么会是这种物质?这种物质也能形成‘场’的吗?”
  结果一下子转变成霍古看不懂的局面,在它的印象里,绿宝石这种东西,除了观赏价值外,貌似就没什么卵用,更没听说过,可以散发出某种场。
  这时,霍古已经意识到一件事,它的知识已经不足以再帮助它解决目前的难题。
  人类时的精力终归是有限,每一门学科也都是博大精深,它虽然是个教授,可专注研究领域终究是考古,物理和化学的知识,只是考古时涉猎所知道的概略知识。
  “好吧,这个‘绿宝石之谜’我就先放一放,先解决比较好解决的问题。”
  霍古本希望找出那个让自己能够维持思维的东西,然后了解原理,实现跨集群联网,这样一来,只需要把无数的细胞集群散布在行星的各个角落,它就再也没必要担心突然出现的地质活动,将它和寄宿的细胞集群一块干掉。
  “不过也没差,虽然没有找到那个东西产生‘场’的原因,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可以接受,至少找到了细胞集群相互联系的媒介到底是什么。”
  “这样一来,只需要增强‘场’的输出功率,也就能掩盖掉干扰,对远方细胞发布指令……呃?”
  就在霍古计划着后续行动之际,殃及整个细胞集群的危机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发生了。
  首先出事的,是消化腔里的内壁细胞和在内壁细胞附近的内细胞,它们先后进入了死亡状态。
  攻击型微生物?
  霍古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这个。
  原因无他,它有绝对的自信,那些微生物绝对无法突破壁细胞那完全封闭的细胞壁,壁细胞是依靠邻近内细胞的蛋白质通道保证细胞活性。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优先死亡的会是消化腔的内壁细胞和与其相连接的内细胞。
  整个细胞集群与外界流通物质的地方,也就只有消化腔,内细胞利用内壁细胞间较大的缝隙,摄取消化腔内的氨基酸,给整个细胞集群提供给养。
  不过随后,霍古立即抛掉了这种猜想。
  所有的微生物都是依靠蛋白质和氨基酸作为构建自己的基本单位,考虑到可能存在的极端嗜酸细菌,所以霍古一开始选择的消化液是酶,是对以蛋白质为生命基础微生物的大杀器。
  而内壁细胞间空隙也是绝对无法入侵,那里既是内细胞摄取蛋白质的入口,也同样是消化酶释放的出口,整个消化腔内,就数那里的酶浓度最高。
  除了像壁细胞这样完全特化封闭起来的细胞,没有什么微生物能够长时间抵御消化酶的分解。
  可既然原因不是微生物,那又是什么,导致了内壁细胞和邻近内细胞的死亡?
  由于此前一直在专注研究细胞集群网络的源头,所以直到细胞出现死亡,霍古才注意到细胞的异常状况,具体发生的过程,它并不清楚。
  霍古概略的对内壁周围的内细胞整体观察一番,并没有找出原因所在。
  消化腔与外界的物质交互是绝对不能停下,就好比人需要呼吸,细胞集群的所有细胞也全都指望着消化腔收集整合出来的‘给养’,来维持自身的细胞活性。
  随即,霍古对细胞集群下达新的指令。
  “细胞分裂,修复空腔内壁,顶替掉死亡细胞。”
  消耗了一定量的蛋白质储备,内壁细胞和内细胞顶替掉了死亡细胞的位置,完成对消化腔的修复,继续进行资源采集的运作。
  然而,同样的事情很快又再次发生,透过壁细胞夹缝从事采集氨基酸与蛋白质工作的内细胞,细胞膜迅速的开始失去活性,重蹈之前那些细胞的覆辙,没过一会,内细胞们再次死亡,与之相连接的壁细胞也在失去给养后,不了后尘。
  整个过程霍古都在冷眼旁观,细胞的死亡,并没有让它有多慌神,倒不如说,发生的一切都是它故意为之,为的就是了解细胞们死亡的原因。
  “外界因素导致了细胞膜的‘变性’……嗯,是水的问题。”
  细胞集群的细胞,本就是生活到海底火山附近的水域中,那片水域高温且呈酸性,是嗜酸细菌的天堂,非嗜酸细菌的地狱。
  而现在,霍古率领着细胞集群离开了那片水域,来到了一片中性水域中,作为嗜酸细菌的细胞集群,自然是接受不了这种环境,内细胞们的细胞膜在接触中性水溶液后发生蛋白质‘变性’,失去原有活性,也就变得理所当然。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对细胞膜的性质做出一些细微的调整,无论是嗜酸细菌还是嗜碱细菌,它们内部的细胞质溶液都呈现为中性,是依靠细胞膜进行液体调整,才能够在那种极端环境下生存。
  改造的过程并不繁琐,得益于细胞本身具有的自我复制性,霍古很快就得到了一批能够能够在中性水域生存的内细胞。
  但是,实施的结果并没有霍古所想的那么简单,在它那错愕的视线下,新构建的内壁依旧如之前那般土崩瓦解。
  “为什么会这样?”
  “我明明已经调整了细胞壁的机制,为什么蛋白质还是会发生‘变性’?”
  忽然,霍古注意到了消化腔溶液内漂浮的那些微小晶体颗粒。
  “盐……等等,难道说!?”
  细胞集群覆盖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视角开始调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