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含恨重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雨夜,华国邬长市城中村的一座偌大的院落内,慕浩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他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那妩媚的女人,心中满是恨意。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曾经海誓山盟说爱自己的女人逄雅柔,竟然会这样对待自己。而和她同流合污的,竟然是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唐宁。
  他想要挣扎,但是却浑身无力,自己那一身强悍的功夫,已经被他们散去。此刻的他,只能任人宰割。
  逄雅柔站在他的床边,洁白而纯净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而又阴毒的微笑:“慕浩,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最终会死在我的手上吧!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家这房子被拆迁,你以为我会看上你?”
  唐宁走了过来他伸手挽住逄雅柔那柔弱无骨的纤腰,脸上露出狠毒的笑容:“放心,你和雅柔已经领了结婚证,你走了以后,这几百万的拆迁款就是她的了。有了这笔钱,我们会在邬长市郊外给你买上一块好墓地,好好的安葬你。”
  “我,我平日里待你们不薄,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慕浩虚弱的问道,他怎么也不相信,几天前还跟自己海誓山盟的未婚妻,就这样背叛了自己。
  逄雅柔离开了唐宁的臂弯,缓缓来到慕浩的近前,如花的笑靥中透出一缕不屑道:“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会爱上你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肌肉男么?”
  “你,你这恶毒的女人!”
  逄雅柔俯下身,殷红的双唇几乎就要贴在慕浩的嘴上:“你知道么,其实夏语遥那个残废,她真的很爱你。如果我不是花了重金让人玷污了她,如果你能听听她的解释,我想她也不至于万念俱灰悬梁自缢。不然,我还真的没有机会成为你的新娘,更没有机会得到眼前这一切!咯咯咯……”
  她那悦耳的娇笑声,在慕浩听来竟是如此的刺耳,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最爱的人,那个温柔贤淑的断臂女孩夏语遥,竟然毁在她最好的闺蜜之手里。
  他恨自己,恨自己当初没有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更恨自己竟然接受了逄雅柔的蛊惑,答应与她成婚,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得能将眼前这个蛇蝎女人碎尸万段。
  但是,一切为时已晚,他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支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慕浩双目圆睁,目毗尽裂,一丝血迹沿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望着他愤怒的表情,逄雅柔露出得意的笑意。
  她优雅的站起身身形来到唐宁的身边,将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紧紧贴到了他的身上:“宁哥,多谢你历尽万难找到这苗疆散功蛊,不然,我们还真对付不了他。”
  说完,逄雅柔娇媚的伸出手揽上唐宁的后颈,踮起脚狂热的吻上了他的双唇,全然不顾慕浩的眼中喷出的怒火。
  逄雅柔主动投怀送抱,瞬间让唐宁意乱情迷。他得双手情不自禁的抚上逄雅柔那白皙的美背,口中低哼一声,显然已经被逄雅柔勾起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逄雅柔的脸上也跟着泛起了一抹红晕,眼神中呈现出一丝迷惘,羞涩得扭动着身躯,越发显得妖媚诱人。
  就在唐宁的手刚要拉开她连衣裙背上的拉链时,逄雅柔突然娇笑一声闪到一旁:“宁哥,等等,我可不喜欢让别人看着你我亲密。不如,我们先把他处理掉,反正过了今晚,我就永远是你的了。”
  唐宁点了点头,强忍住身体里升起的绮念,放开了停留在逄雅柔身上的大手。看了看怒目圆睁的慕浩,来到了他的近前:“慕浩,这散功蛊的感觉怎么样?你不是不怕毒么,可是我不用毒,哦,不对,蛊毒也是毒。”
  唐宁的眼中闪过一缕阴冷的寒芒,接着说道:“只不过,这却是你无法抵御的毒!好吧,我就送你一程,黄泉路上你追赶你那个情妹妹夏语遥去吧!”
  说完,他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巧的口笛吹了起来,笛声凄厉,像是千百个恶鬼在哀鸣一般阴森恐怖。
  慕浩瞬间觉得心脏里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让他感到绝望。
  那种痛楚以心脏为起点,蹿向四肢百骸。如同千百只虫子同时在他体内啃噬一般,让他难以承受。
  他的脸色越发变得苍白,痛苦的表情,让他的面色变得有些狰狞。原本虚弱生命体征,就这样在这一对狗男女的眼前缓缓逝去……
  慕浩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头很痛,他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荒诞噩梦,自己的兄弟唐宁和未婚妻逄雅柔给自己下了蛊毒。不过,那也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唐宁跟随自己十几年,逄雅柔也对自己情深至极,怎么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情呢?
  感觉自己似乎身处冰窖之中,慕浩浑身发冷,身体各处传来莫名的酸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了几声。他想要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眼皮竟然如此沉重。
  “吱呀~”一声,似乎是房门被推开,一阵脚步声响起,有人来到自己的近前,一只光滑凉凉的手抚上了他的额头,让他感到十分舒适。
  “老慕,老慕,你快来看看,浩浩怎么烧成这样,我看不行还是去医院吧。”一个慈祥而温暖的声音传入了慕浩的耳中。
  “是吗?”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那你快,快去收拾收收东西,我去找隔壁他李叔,把他家的板车拉出来送他去医院。”
  “嗯,好。”
  这说话的声音怎么像是自己的父母,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自己是在做梦吗?父亲早在自己二十几岁时就因病离世,母亲也在去年离开了自己。
  不!刚刚一定是幻听,可能是因为自己过于思念他们了吧,想着,想着,慕浩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慕浩总算是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的身边没有任何人,陪伴他的只有泛黄的墙壁,陈旧的炕柜,老旧的木桌和墙角的挂钟滴答声。
  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让他惊呆了!自己怎么回到了三十年前自己的老家,安辽山脚下的化工厂家属区的平房内。
  瞬间,他幡然醒悟,刚刚那一幕不是梦,是事实!他死了,死在自己的好兄弟和未婚妻的手里。只不过,那两个恶毒的贱人没有想到自己得到了上天的眷顾,竟然再度重生了。
  一时间激动、兴奋、狂喜、怨恨、愤怒纷纷涌上他的心头。前世自己获活的太过糊涂,不仅让深爱自己的女友夏语遥为爱殉情,而且还被自己的兄弟和未婚妻所害。他不甘心,今生,他一定要好好保护她,更要让那两个狗男女活的生不如死。
  “当”挂钟整点钟声,打碎了慕浩的回忆,他抬头一看,已然是下午一点半,日历上清晰地写这1990年1月12日。慕浩心头一紧,如果自己没记错,前世就是今天,夏语遥去山上玩耍,在后山的斜坡下被拉着木材的雪爬犁碾碎了右臂,导致她的手臂截肢,变成了残疾人。
  不行,既然自己已然重生,就绝不会允许这个悲剧再度在这个曾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女孩身上上演!想到这里,慕浩顾不得身上的酸痛,起身在炕柜里翻出两件脏兮兮,皱巴巴的衣服,胡乱的套在了身上,踏上沾满泥巴雪地鞋,便飞也似地向后山上奔去。
  一月的东北,天气依旧寒冷,厚厚的宋霞已经覆盖了通往山边田埂,只能依稀的看出一丝痕迹。通往后山的小路上,积雪已经被踏实,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慕浩深一脚浅一脚的奔跑着,他的心里只有夏语遥的身影,此刻在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避免这件事发生,让她健健全全的活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