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面临困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忍住心头的笑意,慕浩装作满心委屈的说道:“我舍了命去救你,你不说感激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打了我,说吧,这件事到底怎么算?”
  “怎么算?”没想到慕浩竟会如此发问,夏语瑶不由得一怔,:“那你想怎么算?”
  望着她满是错愕的表情,慕浩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戏谐的笑意:“你看啊,我妹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万一我想要去个茅房什么的,她自己也扶不动我不是?不若你先留下,也好帮帮她,再怎么说我也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啊,你不会就这样放着我不管了吧?”
  夏语瑶不是傻子,慕浩的话语中明显带有调侃的意味。她的面色变得有些阴沉,却又无可奈何。
  这慕浩,平日里见到女生都会脸红。今天怎么一反常态敢用这样的语气与这样跟自己说话?
  不过,他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倘若不是他出手相救,那么重的爬犁从一百多米的斜坡上疾驰而下撞到自己,那么现在躺在床上的恐怕就不是他了。
  想到这里,她的秀眉略微有些舒展:“好吧,那我就和慕雪陪着你吧!周娜,王婧,你们要是有事就先回去,我陪慕雪照顾他。”
  “那怎么能行?”周娜惊道:“谁知道这个流氓心里怀着什么龌龊的想法,不行!要么你就跟我们一起走,要么我们就都留下。”
  慕浩撇了撇嘴:“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现在伤成这个样子,难道还能非礼她不成?更何况我妹还在家。”
  “不好说,刚刚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你不还是亲了语瑶。”王婧满脸戒备的说道。
  闻言,慕浩一脑门黑线,这两个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抬头看了二人一眼,他无奈的耸了耸肩:“随你们便吧。”
  对于这两个女孩子,他已经无语了,明明是自己奋不顾身救了夏语瑶,她们两个眼瞎吗?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他也懒得再与她们争辩。
  “好,我不管你们的去留,反正夏语瑶必须留下。”慕浩气囊囊的说道:“小雪,你去爸妈那个房间,写字台上的抽屉里有红花油,给我拿来。我先休息一下,你们都出去。”
  片刻,慕雪将红花油取过来,慕浩接到手中,再次便按照师父方丰茂的技法按摩了足有半个多小时,原本肿胀脚踝已经明显好转。
  只是那只脏兮兮的脚,浓烈的味道差点没把他熏死。慕浩暗自懊恼,当年的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收拾一下自己。整天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难怪会被人瞧不起。他心中暗暗发誓,此次再世重生,必定要改变形象,活出全新的样子。
  说是留下来照顾自己,但夏语遥等几个女孩子似乎早已忘了他这个伤员。几个人在父母的大房间内嬉戏玩闹,直到夜暮降临夏语瑶一行三人才离去。
  知道慕浩受了伤,母亲李琴不免埋怨了几句。还好在慕浩独特的按摩手法下,他的脚踝已经消肿很多。所以李琴并没有多说什么。
  父亲慕林倒是看得开,在他看来慕浩能够舍身救人,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值得褒奖。
  与父母一起吃了一顿团团圆圆的晚饭,让慕浩再度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按捺不住那种幸福的激动,他不争气的流下了两行热泪。被父亲误解为他太过矫情,责骂了他两句。即便是这两句责骂,也让他倍感温馨。
  吃过晚饭,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看电视。
  父亲慕林一如往常在炕头的烟叶盒子里取出一张烟纸,用三个手指撮起一点碎烟叶放在上面卷了起来。一边卷,一边对着正在为慕雪打毛衣的李琴说道:“哎,我说老伴,听说了么,最近厂里出了点事。”
  李琴将毛线在手指上重新绕了一下,略显忧虑的说道:“你说的不就是由于去年化肥产量过低,未能完成生产目标,厂里有人出了个向化肥里掺石灰的馊主意,被人发现,据说已经闹到省上了。”
  “唉!这些人,真是胆大妄为,如此害人的事他们也能做得出来,估计用过咱们化肥的那些生产队都颗粒无收了。”父亲慕林叹了口气说道。
  慕浩听到二人的对话,不禁心头一紧,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前世就是因为这件事,导致化工厂声誉大损,客户严重流失。产品积压,没有销路,最后资不抵债被迫破产。而父母也因此失业,踏上了背井离乡,四处打工的生涯。
  “是啊,真是害人不浅啊!”母亲说道。“据说上级的调查组已经进厂了,不知道这次会处理多少人。”
  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父亲愤愤的说道:“处理再多的人有什么用,厂子的名声垮了,再想翻身,难啊!“
  母亲李琴接着说道:”本来厂子近几年经营愈发困难,又出了这种事,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唉!可不是么?”
  “我听说,邻近的几个县经营不善的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关停了,许多人都已经失了业。万一我们也落到了那步田地,以后可咋办啊!”母亲不无担心的说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父亲略显吃力的坐了起来:“唉,我这胳膊腿,最近疼的越来越严重了,真是未老先衰啊!”
  “去,胡说什么,刚刚四十岁,老什么老,估计是身体有什么毛病了吧?上次不你出差,不是去检查了么,结果怎么说。”李琴嗔怪的说道。
  “医生说是痛风!”慕林一脸郁闷的说道。
  “那医生说没说到底严不严重?”李琴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说是省城有个老中医治疗这个病很有效,就是治疗费用有点贵。”
  “多少钱咱也得治啊,这年月没了身体,就什么都没了,咱们家还指着你呢!”
  “唉!”李琴的话让慕林不禁叹了一口气,眉头微皱道:“等等吧,鸣鸣爷爷去世前留下的债还差五千多没还上呢。家里哪里来的钱给我治病,更何况还不知道这厂子下一步会怎么样。”
  “那五千块毕竟是欠小浩大舅和二舅家的,晚点还应该没什么关系。”
  “唉!你那兄嫂向来看不起我们家,换得晚了,又不知道会拿什么话挤兑你了。”
  父母二人的谈话,让家里的氛围变得有些压抑。
  前世父母拿着下岗后。家里断了经济来源突然中断,生活瞬间没有了着落。最难的时候,一家四口每日只能靠挖野菜,喝玉米糊糊为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