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黄大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东北这块土地上流传着很多的传说,例如,白虎须,狐狸炼丹之类的但都是些传说,而最引人入胜的还属东北野仙的故事,所谓的野仙也就是东北的保家仙,例如,狐狸,黄鼬,蛇,刺猬,这些精灵都可以修炼成仙,但其中报复心理最重的还属黄鼠狼了,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个关于黄大仙的故事。
  记得那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十岁的样子,我的叔叔前两年出过车祸,头骨碎裂,还好抢救了过来,装了个假头骨,但从那以后神经就比较衰弱,而按照老人家的说法,神经比较差的人抵抗力就差,从而容易被黄大仙给迷上。有一天下午,爸爸他们正在打麻将,我大姐就连哭带跑的闯进屋里面说:二叔二叔快去看看,我三叔犯病了,呜呜。。。我爸爸他们一听,赶紧下炕,我也就跟着去了三叔家,因为人小跑得慢,等我跑到的时候发现应经乱作了一团了,发现爸爸还有村里面的一个小伙子(村里面叫营儿,接下来就简称营儿)已经和我三叔摔在一起了,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平时力气很小的三叔,爸爸和营儿两个人居然都摔不过,摔了好久从院子里面一直摔倒屋里炕上,这时一个老人过来了,看见了就说,掐他人中。我爸爸一听连忙腾出个手来把三叔的人中一掐,三叔立刻就老实了下来,再也挣扎不动,并嘴里面一直叫好疼别掐我鼻子,等把三叔制服之后就开始询问起来,此时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被黄大仙迷住了,所以直接开门见山就问:你在哪呢?三叔:不能告诉你们。爸爸:那你说你往这干什么来了?三叔:这也不能说。我爸爸一听就火了,直接对这旁边的人喊:去拿针来。一会针拿来了,我爸爸拿着针对三叔说:你说不说,不说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不要觉得我兄弟神经弱就好欺负,大不了就拼个你死我活的。三叔一看我爸爸也是个很角色就赶紧说:好好好,我说,你们村子西头有一家有个老娘子明天要死了,我是来铺路了。我爸爸一想那不就是说我的后奶奶嘛。赶紧就问:明天什么时辰?三叔:天机不可泄露。爸爸:哪能不能宽限几天?三叔:不行,我会折寿的。爸爸:那既然说不通几天你就不要走了,就等着我们把你找出来吧。三叔一听有点急了,连忙说道:那好那好,顶多宽限两天。我爸爸一听,够张罗后事了,就说道可以。然后就开始问:你在哪呢,我们把你叫醒。三叔先是骗我爸爸说是在我爷爷家的猪圈,我和我爸爸去找没有(大家不要说我胆大,其实我是胆小,不敢在三叔家呆着了只能跟着我爸走,呵呵),又说在村西头的一家水井里面,又去看也没有。再回到三叔家屋里,另外一个老人说话了:他顶多在离着一百米的地方。我爸爸一听就再次拿针问道:你到底说不说,现在说的话一会给你烧柱香,不说我就动真格的了。三叔一听,赶忙说:我就在这院子最西边的厢房里面。我爸爸一听,拿着手电到厢房外面一照,一个浑身漆黄的黄鼠狼正站在窗台上,被手电一照,猛然吓了一跳直接就跑了,我们回到屋里面一看,我三叔已经坐了起来,看着一屋子的人,很纳闷的说:这都是干啥呢啊,来,招呼人打麻将。。。。
  当天晚上我爸爸在我爷爷家院子里面点了三炷香,两天后我后奶奶就去世了。。。
  这件事都过去了十多年了,可每次想起来都感觉就像个故事一样,可是这又的的确确的发生过,而随后几年我三叔又不时的犯过几次黄大仙,还有一次也是我在场的,本来这些怪力乱神之说我从来不信的,可就是发生在我三叔身上的事让我明白了,世界上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不能一棍子打死,该信的还是要信的。。。
  这就是东北的野仙,有着超凡的能力,而我下面要说的这个传奇故事保证让各位看官终生难忘。
  话说那年夏天,东北的夏天要比南方凉快的多,虽然凉快但大中午的太阳还是很毒辣的,喧闹的市场里,一个少年斜跨一个单肩包,包里面装着满满的东西,推着一辆自行车正在闲逛,不知道是买东西还是要卖些什么,在市场上转了好几圈了,最后停留在一个卖鱼的摊位前站了下来用手指着一条草鱼问道:老板这鱼多钱。
  那鱼贩子此刻正坐在一张摇椅上纳凉呢,听到有人问连眼皮都没抬说道:五块一斤,我说,你都问了五遍了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啊。
  那少年被问的面红耳赤,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手指着那只鱼最后可能是下定了决心对那鱼贩子说道:老板我就要这条了。
  鱼贩子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这少年然后站起身来拿着渔网在鱼缸里捞出一条不算大的草鱼,上称一称,二斤半收你十二块得了。
  少年从兜里掏出一张崭新的票子恋恋不舍的递了过去,老板藐视的看了一眼后找完零钱递了过去,那少年接过零钱后提着鱼便走了。
  这少年姓韩名如风,东北农村的,家境贫寒,父亲在他五岁时便因病去世家里就剩下他跟母亲,谁曾想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去年母亲在地里干活谁曾想从地里会后便一病不起,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去了很多医院就是查不出来,于是村里有人就劝韩如风去找个大神来看看。韩如风也不是没早,来的大神看到韩母的第一眼后,连问都没问转身就跑了。等韩如风追到那大神想问明情况时,还没等韩如风说话,那大神便先张嘴说道:你母亲的病我看不了,你还是快点准备后事吧。
  这对韩如风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呢,韩如风不信邪,每天为母亲做饭,端屎端尿的伺候着,说来也奇怪,韩母虽然全身不能动,但却活了下来,也许是病情有了转机或者是韩如风的孝义感动了上苍,韩母就这样的活了下来。
  韩如风自从母亲得病后便辍学在家,白天在市里的工地打工晚上骑着自行车在回到农村,虽然日子辛苦但韩如风却感到很欣慰毕竟在那个穷家还有个人等着自己,惦念着自己。这天是韩母的生日,韩如风特意请了半天假,为韩母买了条鱼准备回家给韩母过生日。
  韩如风从菜市场出来后,骑着车便回家,对于每天回家的这条路韩如风是在熟悉不过了,每次回家都要路过一段土路而这条土路也很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但今天韩如风总感觉有点怪怪的,感觉路两旁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乱动,韩如风着急回家也就没有管这些,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前面的草丛里有人喊道:救命啊!救救我啊!....
  韩如风虽然胆子很大,但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突然传来人声如何能不让人害怕,韩如风把车停下后,四处的打量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韩如风扒开一处草丛后果然看到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跌坐在草丛里,韩如风看着那老太太心理顿时想起那些可怕的民间传说,什么黄鼠狼幻化人形,鬼变成人后等过路人做替死鬼诸如此类的一大堆故事在韩如风的脑海里犹如走马灯似的来回的转。
  这时那老太太说道:小伙子救救我吧。
  韩如风虽然害怕但还是问道:大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老太太说道:我从村子里出来走到这突然从草丛里穿出一条长虫,咬了我一口,你看。
  韩如风见老太太把裤子挽起来后果然有一排牙印,韩如风这时总算是能长出口气了,因为要是鬼怪之类的根本不能被长虫所咬,那些长虫见到鬼怪比兔子跑的都快哪还能咬人呢,这时韩如风把老太太搀扶起来后说道:大娘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那老太太站起身后说道:我家远着哩,要坐长途汽车才能到哩。
  韩如风听老太太说完后便说道:大娘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晚上就住我家怎么样,我家离这里不远。
  老太太似乎早就想去听到韩如风这么说便点头说道:好啊!那今晚便去你家。
  韩如风这人就是这样,心地善良也没问清这老太太的来历就带回了家,谁能想到就是这老太太改变了韩如风的一声呢。
  当韩如风回到家后已经是日落西山了,韩如风把老太太让进屋后,从柜子里面拿出草药给老太太敷上后便来到母亲的屋子里,此刻韩母正躺在床上听到门被打开便知道是儿子回来了。
  如风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呢,韩母问道。
  今天是妈的生日,我早回来会,看这是我给您买的鱼。
  韩母感动的眼泪流了出来,其实韩母心理也明白这么多年自己拖累了儿子,原本儿子应该有个好前程,在学校里品学兼优没想到自己这一病便把儿子也给拖累了,有时候甚至想到了自杀。
  韩如风见到母亲哭了赶忙上前安慰的说道:妈,你怎么哭了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应该高兴才对。
  这时门帘被拉开,从外面走进一个身穿黑色料子衣服蓝色布裤头戴黑色小帽的老太太,那老太太进屋后也没把自己当外人便坐在炕上看着韩母。
  韩如风这时赶忙对自己的母亲说:妈!这位老大娘今天在路上被长虫咬了,家离这太远,今晚就让她住在我们家吧。
  韩母虽然不知道这老太太的来历但老太太一进屋便然韩母产生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韩母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反正家里房间也多,在这住多久都行。
  这时老太太对韩母说:大妹子你这病得几年了。
  有一年多了,多亏了儿子照顾啊!要不早就死了,只是苦了儿子啊!
  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人会有好报的。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韩如风则在外面做饭。
  晚饭的时候,韩如风放好桌子后,便招呼那老太太过来吃饭。那老太太到也不客气盘腿坐在炕上便开始吃了起来。时间不大一条鱼被老太太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条鱼刺,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道:小伙子你做的鱼很好吃啊。
  韩如风有些不高兴了,今天毕竟是自己目前的生日,母亲一口鱼都没有吃,都被这老太太给吃了,这让韩如风如何能受得了。但生气归生气毕竟人家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好多说什么。韩如风安慰母亲说道:妈!明天我去市场在给你买一条鱼。
  韩母笑了笑,慈爱的摸了摸韩如风的头没有说话。
  吃过晚饭后,农村晚上也没有什么夜生活所以熄灯很早,大家都早早的睡下了,韩如风上了一天的班也很累而且明天还要起早去干活所以也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韩如风便听到外面有声音,韩如风起来穿好衣服。这会是谁呢,大早上的。似乎是在做饭的声音,韩如风走掀开门帘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外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