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怎么当的贺太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夜。
  穆皎愤怒的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部挥到地上,厉声呵斥着:“我不同意!我不要结婚!”
  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一向自诩良好的情绪被这个男人三两句话就点燃了情绪的制高点。
  男人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单手倚在扶手上,一张英俊无铸的脸下,是波澜不惊的神色,清冷如月的眸光淡淡扫向穆皎。
  他不说话,周身却依然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压的穆皎狠狠喘了口气,又一次强调:“我说我不会和你结婚,那件事不是我做的。”
  “你杀人了。”
  穆皎垂下眼眸,纤细的手倏然攥起拳头:“我说了不是我做的,不是我。”
  男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已经给了她很多机会。
  穆皎话音刚落,男人伸出长臂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腿上,接着不顾穆皎的反抗,抱起她扔到床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穆皎大声反抗,男人却把她压在身下,捏住她精致的脸蛋,将她的裙子撩起来,不顾一切的进入……
  一道刺耳的铃声响起,穆皎猛然张开双眼,身体紧绷了几秒,反应过来刚才那只是个梦,翻了个身,够到床头柜上的手机。
  “喂?”她起身靠向床头,抬手揉了揉眉心。
  “少奶奶,夫人提醒您今天十点钟去中心医院体检。”
  管家斯文的说着,穆皎抬起清冷的眼眸看了眼时间,九点钟,淡淡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洗漱完毕,她还穿着真丝睡裙外搭一件针织开衫,不慌不忙的下楼,准备给自己泡一杯咖啡。
  体检这种事,几乎每一个月都有一回,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习惯成自然。
  刚行至一楼,甜腻死人的声音就源源不断的传到她耳朵里。
  “阿恺,我中午想去翠祥居吃他们那的龙须面,你陪我去好不好?”
  温芊芊声音又软又柔,仿佛能掐出水来。
  从穆皎这个角度看过去,贺言恺单臂搂着她,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亲密的就像正在热恋中的情侣。
  穆皎心境一沉,平静的脸上却并未掀起波澜。
  只听他如大提琴一般低沉的嗓音传来:“好,我陪你去。”
  他一向寡言,声音也总是冷淡,独独对温芊芊,总是这般温柔缱绻。
  温芊芊很高兴,不得不说这女人生了一张十分勾人的脸,眼睛总似带着纯真,一脸的无公害,这样的女人总是让男人心疼,怜爱,趋之若鹜。
  穆皎淡淡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她投来的目光,她几不可察的勾了下唇角,柔声开口:“皎皎,中午一起去吧,你不是也最喜欢吃龙须面了嘛。”
  贺言恺没有动作,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把玩温芊芊的头发,穆皎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但她却依旧波澜不惊的走过去。
  动作娴熟优雅的给自己泡了咖啡,端起马克杯刚喝了一口,才清冷嗓音道:“龙须面下次再吃吧。”
  她目光淡漠的看向贺言恺,对上贺言恺那俊逸的脸庞,一字一句道:“你母亲要我们去体检,距离预约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很明显的看到温芊芊脸色变了变,坐直了身体,低垂眼眸,像是犯了错误一样说道:“皎皎,我不知道你们要去检查,不好意思。”
  胆怯又小心翼翼,好像穆皎给了她多大的罪过一般。
  穆皎几不可察的蹙了下眉头,准备不予理会就上楼,事情交代了,贺言恺怎么做就是他贺言恺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
  可她刚准备走,贺言恺却突然开口,冷冷命令:“站住。”
  言简意赅却又透着毋庸置疑。
  穆皎动了动眉梢:“怎么……”话没有说完,啪的一声,贺言恺将手边放着的东西摔到茶几上。
  之前她并未注意,这会儿目光投过去一看,心底一沉。
  茶几上散落着的是一张一张的照片,照片中与富商勾肩搭背,举止暧昧,推杯换盏的正是她穆皎。
  看场景,似乎是两天前那场慈善晚宴,她作为集团代表受邀参加,与老熟人喝了杯酒而已。
  穆皎紧抿着唇角,冷冷沉默,贺言恺棱角分明的脸上染上幽寒之色,眸光淡淡一眯:“你就是这么当贺太太的?”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呵斥,周遭气氛瞬间变得凝固起来,好像被冰寒冻住了一般。
  穆皎沉默了半晌,兀自笑了:“贺先生这是在说笑吗?我怎么当的贺太太,你不清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