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滚的远远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她怎么当的贺太太,她穆皎此生此世都不会忘记,那是她穆皎最最痛苦的日子!
  她蕴着怒意的眼眸看了眼温芊芊,又回到贺言恺身上,强调:“你母亲着急抱孙子要我们去体检,不要再耽误时间。”
  “穆皎!”贺言恺起身,逼近穆皎,阴冷的眸子紧盯着她:“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不会说话?”
  “是啊,这么久了我还是不习惯跟小三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几乎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响彻客厅,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穆皎的脸上,她白皙的脸上霎时间出现一道红红的印子。
  贺言恺收回冰冷的手,当着温芊芊的面掐住穆皎的脖颈,穆皎因为被掐身体被吊起,被迫踮起脚尖,清冷的眸子藏着满满的怒意倔强的瞪着他:“给我放手!”
  贺言恺冷冷嗤笑一声,黑眸泛起寒光,薄唇轻启:“你再说一遍,不习惯跟谁一起生活?”
  说话间他更加用力,穆皎满脸通红,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呼吸困难到话都说不利索,只能支吾道:“小、三!”
  “穆皎!”冷冷的呵斥让温芊芊缩了缩身体,刚要开口说点什么,贺言恺已经猛然推开穆皎,穆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霹雳巴拉的一阵响声,穆皎倒在茶几上,茶几上的茶具杯子都因为她的倒下而摔倒地上,碎的稀巴烂。
  而她没有喝完的咖啡,稳稳倒在她的右手上,滚烫的热度让她倏然收回手,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倒在了地上。
  温芊芊惊呼了一声,起身过来扶她,她吃痛的皱起眉头冷冷甩开温芊芊的手。
  温芊芊被她用力的一甩,跌坐到沙发上,红着眼眶看着贺言恺:“我只是想扶她起来。”
  贺言恺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黑了,就像一场阴雨要当头降下,冷冷的雨水能够将穆皎的尊严淹没。
  他大步凛然走到穆皎面前,弯身拽起穆皎的衣领,沉声道:“芊芊,你上楼。”
  温芊芊闪了闪眸光,哦了一声,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穆皎,眼底竟全是得意。
  穆皎看到她的目光突然觉得分外的讽刺,笑出声音,讥讽的看着贺言恺:“怎么,不想给她看你这样暴力的时候了?怕她害怕,以后不跟你在一起了吗?”
  贺言恺微微眯了下冷漠的眸子,将穆皎拽到自己眼前,强迫她看向他那双慑人心魄的眼眸:“这些话还轮不到你来说!说芊芊是小三,那你是什么?”
  “你是贱妇!是杀人凶手!”
  一个字一个字就像一把把利剑,而他贺言恺就是刽子手,一下一下的将她凌迟,将她的自尊伤及的体无完肤。
  穆皎双眼猩红含着点点泪珠,但却隐忍着不让它们落下,她不要在贺言恺眼前哭,不要在他眼前落泪,他贺言恺还不配看到她柔弱的样子!
  “够了!够了!贺言恺你还想怎么样,三年了,我穆皎情愿去死也不要跟你们这对狗男女住在一起!”
  穆皎狠狠的挣脱他,张开嘴巴狠狠的咬向他的手。
  贺言恺剑眉一竖,反应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手,看到虎口处一排清晰的牙印,他狭长的眼睛眯了眯:“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穆皎倔强的盯着他,他哪里是没有办法,他根本就是办法太多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新招数折磨她了!
  “有办法,你可以跟我离婚!让我这个贱妇,这个你口中的杀人凶手滚蛋,滚得远远的,再也不耽误你跟温芊芊谈情说爱!”
  贺言恺站起身体垂眸冷笑,抬脚踢上地上散落的杯子,一脚将杯子踢得老远,发出咣当的声音。
  而他则笃定的开口:“你放心,生不出孩子,你别想离开贺家,生不出孩子,你就给我好好当你的贺太太,别给贺家蒙羞!”
  蒙羞?这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怎么那么讽刺,她穆皎三年前嫁进贺家,从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给贺家蒙羞了,倒是他,倒是他和温芊芊!
  穆皎瞥他一眼,冷声道:“我可以随时让位,给那些不蒙羞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