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冬桑叶洁面(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一晃,便到了二月,后院的迎春花已经有了花蕾初绽的模样。一场小雪过后,门前街道更显冷清。
  邢如意自起床后便一直在后堂忙活,直到过午,才总算是有了喘息的机会。
  刚倒了杯清茶,便听见门外有人唤她,于是摇摇头,将一张粉桃似的嘴嘟了起来:“还当真会挑选时辰,这摆明是要渴死我邢如意嘛?”门外头的人唤过三声,邢如意才应着起了身,起身时还眼神恨恨的朝那桌子底下瞪了眼。
  一只雪白的狐狸,发出不屑的轻斥声。
  “呀,是虞娘啊。”邢如意才掀开帘子,便瞧见虞娘站在门外,与第一次来时的素衣素装不同,今日穿的竟有些奢华。
  再看那头上,亦是朱钗晃眼,愣是给那张脸平添了许多贵气。
  “如意姑娘,请受虞娘大礼,若非姑娘赐方,虞娘此刻只怕早已不在这世上了。”
  “虞娘这是做什么?”邢如意忙得将她扶起:“如意可受不起虞娘的大礼。”
  “姑娘受的起。”虞娘说着一笑,竟也明艳动人。转了身朝外头招呼,邢如意这才看到,原来门外站着的不光虞娘,还有一名老仆与一名身着翠色衣衫的丫鬟,各自手中还都捧着只锦盒。
  “这是送姑娘的答谢礼,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如意姑娘千万不要推辞。”虞娘说着,示意那老仆与丫鬟一道将锦盒放置在柜台上。
  “虞娘既这么说,如意就收下了。”邢如意说着,将虞娘让进了屋内,另从柜台内取了新磨的胭脂送给虞娘:“这是新从异邦得的胭脂,正好虞娘今日过来,也帮着试试,看是否好用。”虞娘眼中微露喜色,假意推辞了一番,就让小丫鬟收下了。
  “瞧虞娘这眉角眼梢净带喜气,莫非是有大好的事情发生?”邢如意一边斟茶,一边朝虞娘脸上瞟去,肌肤胜雪,眉目含春,说的大概就是眼前之人。
  虽说仍有些痘印斑痕,但借着胭脂水粉的掩盖,若不细瞧,倒也无碍。
  “也是托如意姑娘的福。”虞娘微低了头,脸上瞬时多了几分娇羞:“早先我容颜尽毁,虽说从姑娘这里得了妙方,可总不是一日两日便能见效的。许是我那夫君嫌我面丑,竟给了我一纸休书将我休离了。若不是心中憋着一股子气,若不是心中还放不下我那可怜的孩子,虞娘我早就……早就不在人世了。”邢如意幽幽的叹了口气。
  虞娘跟着轻叹一声,话锋一转,竟兀自多了些喜气:“也亏得是姑娘的方子有效,加上老天见怜,我竟被一位老爷相中,愿意收做小妾,就连我那孩儿,他也愿意当做亲生子养。明日,便是虞娘过府之日。”
  “虞娘有如此际遇,也是福分。”
  “姑娘说的是,可若不是姑娘的方子好,虞娘又焉能有如此的好运道。”
  “虞娘客气了。”邢如意笑笑,见虞娘似欲言又止,便又问了句:“虞娘是否还有别的心事?”
  “竟让姑娘看出来了,姑娘果真聪慧。”虞娘欠身,掩饰似的咳嗽了一声,这才开口:“实在不瞒姑娘,虞娘今天来,除了感谢姑娘外,还想向姑娘再讨些冬桑叶。姑娘也知道,我那卖豆腐的夫君就是嫌弃我貌丑而将我休离,如今虽说容貌比着之前好了许多,可仍有些痘印斑痕,若那天老爷细看之下心生厌恶,虞娘与我那可怜的孩子岂不是……”虞娘说着,竟又掩面嘤嘤的哭泣起来。
  “只是几片冬桑叶而已,又不是什么珍贵之物,倒惹的虞娘痛哭。”邢如意说着,又去后堂将那盒冬桑叶取了出来。
  打开,一股黑色之气在叶片上缭绕一圈之后,全部钻进了叶脉中。
  “喏,这是我这里全部的冬桑叶,虞娘既觉得好使,就全部拿去吧。”
  “碧桃,快,拿银子给如意姑娘。”虞娘忙不迭的将那盒冬桑叶抱进怀里,像是抱着什么珍贵的宝物。
  “银子就不必了,之前收了虞娘那么珍贵的礼物,这会儿怎好再伸手要虞娘的银子。”
  “礼物是礼物,叶子钱是叶子钱,姑娘该怎么收还是要怎么收的。”虞娘说着,将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
  “一盒子冬桑叶,用不了这么多。”
  “照姑娘的话说,莫非虞娘的脸还不值这一锭银子吗?姑娘尽可收着,等虞娘过了门,日子好过时,还会再来感谢姑娘的。”像是担心邢如意反悔似的,又说了两句话,虞娘便抱着那盒子带着仆人丫鬟一同离开了。
  邢如意见虞娘离开,嘟了嘟嘴,将门掩上。
  “喂,丫头,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你很闲吗?闲的话,去给我找些麝香来吧。”邢如意拍拍手,转身,面向趴在柜台上的那只狐狸。
  白狐狸斜睨了她一眼,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想要麝香的话自己去找,我又不是你的长工下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