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隔壁老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吵,很吵,太吵了。
  “唔唔唔。”灵手突然睁开眼,忍不住大吼一句。
  顿时一愣,眨了眨眼,三秒过后才反应过来。
  看着自己正被五花大绑,又看了看周围,不对,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在这里?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铁手出卖中了埋伏,纤手的弯刀都抹了她的脖子,她怎么还活着,又怎么会在这里,还被人用这么蹩脚的绑人技术绑着?
  灵手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了。
  “大哥,人醒了。”一个长的寒碜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听着这边有动静便走过来看看,看见绑来的女人醒了,呸了一声,将烟吐在了地上,用脚踩了踩,看来还是有点防火意识的。
  灵手看了看这个长的像隔壁老王的男人,眼皮子一跳,她已经确定自己是被人绑架了,但她为什么会被人绑架?这不科学!
  “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像老王的男人瞪了灵手一眼,自以为很帅的一脚踹开了地上的废铁板,灵子能清楚的看见老王脸上一抽,疼!
  老王忍着脚趾头的钻心的疼,看见灵子一直眼珠子不转的盯着自己,当下一恼,想抬脚踹过去,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
  灵子点了点头,看来还是知晓怜香惜玉的。
  但下一刻,啪的一声,灵子咬了咬牙,这他娘的不按常理出牌啊,难道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
  “老王,你别动手打她,好歹她也是苏亮的妹妹,我们要的是钱,不是人命。”说话间,另一个长了满脸胡渣的男人走过来拍了拍老王的肩膀。
  灵子额头青筋一跳,还真是叫老王...
  等等...
  苏亮是谁?刚刚这个胡渣男人说她是苏亮的妹妹?她哪里来的哥哥?心里一想,顿时脑袋瓜子涌上来一股钻心的痛。
  “老王快看,变脸了。”胡渣男人奇怪的看着灵手突然脸色由一阵白便的一阵铁青。
  变脸你娘,灵子在心里暗骂一声,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灵子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从那个废弃的仓库又转移阵地到了另一个垃圾场。
  脑子里边一个个片段的记忆让她的意识辨别能力开始下降,躺在一个周围散发出和地下水道有过而无不及的臭味让她终于忍不住睁开了双眼。
  看来她不止是大意的被铁手坑了一条命,就连重生也没有挑上最佳时机。
  一想想,比起不明不白的被埋伏,被一群人追杀,被还算有点交情的人出卖,这个散发出臭味的垃圾场还是可圈可点值得赞美的地方,不但容纳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垃圾,也同时容纳了她。
  灵手突然猛吸了一口气,就算不口臭也口臭,嘴一撇,用力呼出,赶走了落在自己鼻尖上一直轻薄她的苍蝇。
  身体的名字叫苏黎,可笑的是,绑架她的人是自己的嗜赌成性的大哥,灵手认为这个大哥一定不是亲大哥,不然怎么会这么丧心病狂的绑架自己的妹妹。
  苏黎已经死了,没死的是她,灵手,行客手的业界王牌灵,具有高品质,知名度广的品牌。
  灵手也不知道顺手牵羊什么时候成了狂拽霸气吊炸天又不失文艺范的行客手,但的确行客手比顺手牵羊好听也霸气。
  但现在不是讨论行客手霸不霸气的问题,而是她该怎么坐起身,想办法离开这个值得赞美的地方,因为,要下雨了...
  灵手认为上天还是眷顾她的,让她遇到了捡垃圾的阿婆,虽然阿婆被她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顺带将垃圾篓扣在她脑袋上,但她一点都不介意,她应该感到高兴,感到庆幸,因为阿婆最终还是帮她解开了绳子,撕掉了粘在嘴上的胶带,同时也没忘记首先把她的垃圾篓从她脑袋上拿走。
  阿婆的耳朵不好使,估计是年纪大了,灵手摸出记忆中口袋里还剩下的一个硬币给了她,当做回报,之后也算潇洒的离开了这个被她赞美了的地方。
  这里是A市郊区,灵手脑袋里边的记忆算是全恢复了,苏黎今年二十一岁,有一个母亲和大哥,还有一个比她小一岁的妹妹。
  据她所知,A市是华夏的一线城市,这个地方她来过一次,应该也是因为来A市的那一次得罪了纤手,所以纤手在她临死前用弯刀亲吻了她脖子。
  看来品牌就是品牌,她临死前都有人想送她一程,真是让人值得高兴。
  想到这,灵手嘴角一勾,她会很快就会让他们知道,品牌不单单是品牌,质量也是一流的。
  不过现在她还是想办法回到自己苏黎之前待了半年的地方,她没想到的是,苏黎不但有个丧心病狂的大哥,居然还是个已经结婚的女人。
  相对于她二十八岁还没找到一起愉快做啪啪的事情的人,实在太强。
  走出垃圾场不远就是一条高速公路,灵手抓了抓有点痒的头皮,估计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想搭顺风车也没人敢停。
  就在她纳闷该怎么回去市区时,一辆带着军区拍照牛叉霸气的军车快速的朝这边过来。
  接着一阵劲风吹起了灵手带着独特味道的秀发,有那么一瞬间,灵手觉得自己飘飘欲然。
  但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人,灵子皱起了眉头,这个男人她见过,是华夏军区特殊军队的人。
  看着一身又脏有乱,散发出一股臭味的苏黎,安夜原本的不耐烦顿时升级变成了厌恶,离苏黎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干净利落的吐出两个字。“上车。”
  苏黎耸了耸肩肩膀,看来苏黎没什么福气,她结婚半年都没看到过自己的男人,在脑袋的记忆中,不知道结婚的男人长什么样,只知道叫安夜,而这个男人就是安夜。
  灵手没和安夜交过手,但是她也熟悉全世界地区有名的对手,这些东西是非常了解的必要,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定的事情。
  打算坐前座,但一接触到安夜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和嫌弃的眼神,灵子只好屈服在他的眼神|淫|威下坐到后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