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片场穿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福临又说了一遍,乌云珠的情形方才好些。
  她已经不大哭了,只是不理他。福临只得呆望了一会儿,才愣愣地道:“对不起,乌云珠。已经这样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儿。咱们的事,朕跟博果尔商量……”
  结结巴巴的,他抬手摸摸红透了的脸,慌得很。心想,一个时辰前乌云珠刚进来时也还没有这样。怎么成了事,反而怕起来了呢。
  福临由着她了,拉好自己的被子,情不自禁地闭眼,结果,博果尔的影儿闯进脑子里。他不由地咳一声,嗓子更发干了。
  “茶,吴良辅……”他咕噜着就要叫人,才喊了一半,突然觉醒不能让人进来。
  听见的乌云珠羞耻地低呜着,肩膀动了动。他连忙又说:“别怕,朕自己去倒,哎哟!”
  真巧,低垂的皇帐里,突然伸进来一只胳膊,刚好伸到眼前。
  福临心抖了一下,腿动了动,向后躲,那人的另一只手却已经撩开帐子,现出袖口刺目的明黄色。
  “皇上,口渴了吧。”孟古青端着茶望他,笑眯眯地松开了手。
  “皇后?你,你怎么,你怎么来了,怎么没人告诉我?”福临只得接在手里,拉被子坐起来,慌乱不堪。
  黄昏时分的乾清宫,特别是东暖阁,孟古青很少在这时候光临。
  今天的她,还是这么鲜亮。梳着干净利落的元宝髻,尖尖的翘着,身上艳丽的龙凤云纹比甲,是霸道骄傲的明黄色。两道柔软的秀眉下面,清亮的眼睛微微眯起。
  她似是一只弓着爪儿,蓄势待发的猫,前来捉拿“老鼠”。
  什么值得这么高兴,莫非来找麻烦?福临有点怵的咽咽唾沫。
  早不来晚不来,在这要命的时候。
  “想给皇上惊喜,就没让下人通报,在外边等了一会儿悄悄进来了,皇上果然在睡觉啊。”孟古青凑近了,摸摸他露出来的胳膊,甜甜地笑着展现她的新衣:“这一身好看吧,新做的,再过几天生日的时候穿,先请皇上赏鉴赏鉴。”
  “好,好看。”乌云珠还在睡着,幸好刚才趁机蒙住了头,盖得很严。福临向后面瞟瞟,战战兢兢地笑了:“皇后先回去吧……”
  孟古青凌利的目光扫过那些乱七八糟的衣裳,笑意更深地伸手搭上福临的肩:“在外边有些悃了,刚好,我也休息一会儿吧。”她摸摸颈儿,似乎就要解开扣。
  “哎,哎!”别过来!福临的手一摇,竟是不小心把茶水泼到后边去了,乌云珠哎哟一声,赶快咬住了唇。
  孟古青当即松了手,眼睛比刚才更亮,大惊小怪地喊道:“难道有刺客?!来人,快来人!”
  “皇后,皇……”福临扔了茶碗,随便抓件衣服就跳下来捂她的嘴:“别叫,别叫!”
  孟古青张嘴就咬,向外面跑,喊得更响:“来人!”
  “皇后!”咬出血了。顾不上的福临躲开,改抱她的腰:“不是刺客,求你别叫!”
  孟古青不理会。
  福临变得又悔又怒:“滚,滚出去!”
  “哼。”孟古青毫不理睬,趁这机会早已回到榻边,去拽乌云珠。
  “唔。”被子被抢过去一半,乌云珠拼命挡着脸吓得直哆嗦。
  “还说不是刺客,我看看长得怎么样。”孟古青饶有兴致地观赏着,抬手去揪被头。
  “好疼,我受伤了!好疼!”尖尖的指甲挠过了脸,乌云珠忍受不了地喊起来:“Cut!我不演了!”
  抽离性的句子,瞬间打断一切,原来,这不是三百多年前的紫禁城,这是2012年横店的片场,大家在拍戏。
  就要一气呵成了,真可惜。导演拍拍手,不无暴躁的叫道:“‘乌云珠’你怎么搞的啊,每次都是你。”
  “我受伤了。”“乌云珠”委屈地搂着被子遮盖身体,指着脸上的红印给他看,“导演,孟青她是故意的!剧本上没这段,她自己加的,公报私仇!”
  孟青扭头无辜地眨眼,一脸不解地问导演:“李导,她说我是故意的,你看见我是故意的了吗。”
  “唉。”导演摇头叹气,最怕的就是演员把戏外的恩怨带到戏里来,特别是带投资来剧组的“关系户”,和有资历的演员变成情敌,这就更难办了。
  上星期在剧组下榻的酒店,孟青亲眼看到了不幸的事,而背叛了她的恰恰是扮演顺治的男友徐涛。人生如戏,在这部歌颂董鄂和顺治的电视剧里,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就这么微妙地变成了戏里的模样,可是必须持续到它拍完,才能分道扬镳。
  大学时于敏敏曾经追了徐涛三年,当初她家里还没有发达。如今她带着投资来剧组,徐涛也就跟着变了。
  一切仿佛天经地义,水到渠成。可是没有人看到孟青的眼泪。她好像全无影响的将所有激情都放在了戏里,她的戏越来越精彩了,身为女主角的于敏敏倒成了陪衬的笑话,每次受到的“报复”,也变作不可错过的谈资。
  晚上空闲,散场吃饭后,新、浪的“微访谈”8点开始。
  “来来,看看微访谈。我们这出戏是边拍边播的,观众的意见很重要。”演员们围坐着,年轻的副导打开手提电脑,笑嘻嘻地将微访谈的内容读出来:“你们回答,我来打字,第一个问题,‘小猪爱吃西瓜’问皇后娘娘,什么时候把那对不要脸的人弄死,看得太气愤了,孟古青要给力啊!”
  “哈哈!”真是太巧了,围坐着的同事们纷纷去看渣男和小三。
  徐涛一言不发,于敏敏红殷殷的脸更烫了,心想明明是歌颂“他们”的电视剧,怎么会变成这样?
  观众的心很难琢磨,同事们的眼睛转来转去,看个不停。副导咳嗽一声,问道:“皇后,你怎么说?”
  “他们只是本色出演,哪里需要我帮忙?”孟青轻松地剥着桔子,眼也不抬。
  “哈哈!”一语双关,大家兴奋地指指点点,更热烈了。
  “哼,某些人不要入戏太深,以为自己真的是皇后哦!”于敏敏忍不住出言敲击。
  “不一定,说不定我上辈子真的是孟古青呢。”说着它,孟青的脑中闪过一些深刻的片段,那是她的秘密,她反击地笑道:“不过,如果我真的是她,我肯定不会选福临当丈夫,福临能当皇帝也不过是运气好,要是海兰珠的儿子没死,他一辈子都当不上。他算是什么东西,连自己弟弟的女人都抢,也只有乌云珠才能把他当个宝,也对啊,只有他们才是天生一对。”
  “你!”于敏敏握紧拳头,恶狠狠地瞪着她。徐涛赶快拉住,柔柔地叫道:“敏敏!”
  大家见状都来劝,就这么散了。第二天的孟青接到的剧本里,却突然多出来一场打耳光的戏。
  到化妆室亲自通知的徐涛,难堪又为难地跟她商量:“我轻点打,用借位,你头低一点就可以躲开。”
  “不用。”这场戏拍的是帝后吵架,跟上一场是连着的,剧情是福临在夜里赶到坤宁宫跟孟古青大吵之后决定废后。原来的设定只有皇后和顺治两个人,现在突然将夜戏变成白天的戏,又加进了乌云珠的戏份,很明显是因为谁。
  明明是刁难。正好副导经过,了解情况后立刻说:“什么,乱加戏,不许加。”于敏敏的戏很差,跟她搭戏非常的累,如果临时发挥更是不可想象的。
  “没关系。”孟青无所谓地耸耸肩,对徐涛说:“告诉于敏敏,她加,我也加。只要到时候你们接得下来,我就奉陪。谁喊停,谁认输。”
  她说完就走了出去,留给他洒脱的背影。
  “孟青。”徐涛惊讶极了。他知道,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更加难过。
  小三的报复是不可捉摸的,于敏敏的出场偏偏卡在孟青挨耳光的那瞬。她一次次的出错,徐涛就会一次次的重来。没有多久,已经打了三次。
  徐涛是真打,而不是他所说的“借位”,这个可耻的男人,临时变卦了。
  他一边打,一边丢脸地往旁边看,孟青转过头去,站在屋门边的于敏敏得意地扬起了下巴。
  他们都是故意的,孟青扬手对工作人员们笑道:“没事,再来。”
  “哦。”副导咳嗽着:“大家换个方向,敏敏注意一点,不要挡镜头,徐涛站过来,好,开始!”
  “你是不是故意的。”入戏了,徐涛说着顺治的台词:“皇后,你一定要将这件事闹到皇额娘那儿去吗?你没想想后果有多严重?”
  “皇上对不起我,对不起博果尔的时候都没有想过,现在凭什么要我想?”孟青呵呵冷笑着:“博果尔还活着呢,你这样对他,你不怕有报应吗?”
  “报应?”看见半边红肿的脸,徐涛有点心疼地咬了咬唇,不由自主地将戏外的感情带进来:“反正我会娶她的。你再哭再闹也没有用,因为我要废了你!”
  “那我刚好回科尔沁,这个破地方我早就不想待了!”孟青突然扬起了手,顺着他的眼角扫去。
  “啪!”临时加的戏就这么降临了,徐涛顿时眼冒金星,踉跄地向后退,鼻头热热的,一抹果然是血。
  他被打傻了,咽咽口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步步近逼的孟青指着他妙语连珠:“福临,你能当皇帝,那是因为海兰珠的儿子死了,你靠着科尔沁,靠你的皇额娘爬多尔衮的榻才把你爬上来的,你是什么东西,你要不是皇帝,博果尔早就把你打死了,不要脸的家伙!”
  “放肆,你住嘴!”徐涛也入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回击!
  幽幽的一巴掌,击在孟青的脸上,紧接着昏头转向的晕眩如潮水般袭来。
  无数的碎影在飞,孟青陷入了晕迷。
  时光匆匆地随着向后退,一退不知多少年。再醒过来的时候,孟青的头好疼。
  抬手摸摸,她突然被自己吓到了。她的手变得好小,变得好像几岁的小孩子。
  动了动唇,才咳嗽一声,两三个女孩子立刻过来,惊喜地叫道:“格格醒啦,太好了!”
  “什么。”嘀咕的声音,不是汉语,却听得懂,孟青有点发蒙:“说什么?”
  “奴才伺候您。”当中的图雅走过来掖掖被子,愉悦地回头吩咐同伴:“快去请太医来看看!”
  剩下的两个丫头应着赶快出了屋。孟青昏昏沉沉地瞧不清,哼了一声:“去哪儿?”
  “去请太医来瞧瞧,格格,您可算是醒了。”图雅尝试着扶她:“主子,要喝点水吗?”
  主子,太医,格格?这三个称呼连在一起,孟青恍然还在戏中,心血来潮,很想试探她,一把抓住了手,委屈地叫道:“头晕。”
  “刚醒过来是这样的。”图雅有点难过地拿帕子抹抹她的脸,叹道:“您迷怔了这些天,奴才们一直叫唤着您呢,也算是灵验。”
  “是吗。”刚好问问。孟青挑起了话头:“你们怎么叫我的。”
  “这。”图雅有点为难,很快清楚地答应了:“叫了名字,叫孟古青格格。”
  “嗯?”天啊,真的戏如人生,变成了她?孟青惊讶地把手压在心口上,很快又再试道:“原来是这样,幸好我没事了。福临呢?”
  “九阿哥在宫里呢。”图雅听她应话,才放心地松口气,又道:“您也太偏心了,光问九阿哥,八阿哥就不问问。”
  “八阿哥。”那是海兰珠的儿子,也是皇太极心尖上的肉。可是按年纪,他应该早就死了。莫非有变故不成?孟青想想自己在片场时说过的话,突发奇想地问道:“对了,八阿哥多大了?”
  “六岁了。”虽然这么问有点奇怪,图雅还是很痛快地答她:“您怎么了?”
  “现在,现在是什么年份?”六岁,孟青想想,不对呀,不是半岁就死了吗。
  “崇德十一年啊。”总是问奇怪的问题,图雅的心慌了,再道:“主子,您该不是烧糊涂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