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众人的注视下,方浩一杆又一杆,一连打了二十多杆,一共拿到了七十多分多分,很了不起的成绩,终于在一杆稍微犹豫了一下,结果擦边而过,没有进。
  “呼……”傅嘉终于有些紧张了,实在没想到方浩居然这么厉害,一杆打完了十二个红球,就剩下三个了。
  一旁的围观者纷纷竖起大拇指,这方浩一杆子就定了胜负。
  方浩有些失望,不过仔细一看,桌子上面的球就算是北无忧全部打进去,得分也不会超过自己,这才松了口气。
  北无忧走过去清盘,桌子上面的球本来就不多,三两下就把桌子清了出来。
  虽然北无忧的技术也不错,一杆子清了桌,可是刚刚方浩一竿子就拿到了七十多分,还是赢了北无忧。
  第二把开盘,北无忧开球,仍旧是轻轻一碰红球然后弹到底袋,二人又相继坚持了二十多杆,北无忧又是一个失误,这次方浩手下没留情,直接一竿子通到底,北无忧完全成了看客。
  “大叔,你输了。”方浩得意的冲着北无忧说道。
  傅嘉一脸的失望,虽然早会料到这种结果,可是事实到来之后仍旧是那么难以接受。
  “不是还有第三把吗?”北无忧拿着巧粉擦着杆子,十分轻松的说道。
  方浩微微一愣:“第三把还用打吗?”方浩不知道北无忧怎么想的,三局两胜,自己已经胜了两场,第三场就算他胜了不还是输吗?
  “来吧!”北无忧摊了摊手道,表情十分的轻松,一点也没有失败后的失落。
  “啪”——
  方浩又是一个完美的开局,球又落到了底袋,这一杆比第一局还要厉害,直接防死了所有红球地下球的路线。
  二人又是相互防守了二十多杆,紧接着,前两局的一幕再次出现,北无忧又一次失误,反弹的力道有些大。
  “哈哈……你又要输了,准备跳脱衣舞吧!”方浩得意的冲北无忧打了个口哨,十分惬意的攻下腰。
  “啪”……
  方浩犹豫太得意,直接用力过小,红球并没有进去。
  “大叔,到你了,加油!”这个球的机会太好了,傅嘉立刻为北无忧加油。
  而一旁的方浩则是醋意盎然的瞥了傅嘉一眼,有些恼火,但是并未说话。
  北无忧给了傅嘉一个安慰的眼神,仔细看了一下台面,然后弯下了腰。
  “啪”……
  北无忧并没有击打那颗门口的球,一个漂亮的长台进攻,打进红球的同时叫到了黑球。
  傅嘉与方浩等人有些目瞪口呆,北无忧这一杆颇有专业人士的风范,看上去如此熟练,如此自然,方浩直摇头说这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
  北无忧已经有些忘我了,虽然他并不在乎比赛的输赢,可是与傅嘉这些年轻人在一起,稍稍的唤起了自己年轻时的那种激情。
  “啪”……
  黑球稳稳落袋,又叫到了一个红球。
  北无忧已经忘却了比赛,全身心的投入了比赛,超水平的发挥,每一杆球都叫到了黑球,几乎算无遗漏。
  当打倒第十颗黑球的时候,许许多多的人都问询赶了过来,小小的台球桌前面围了不少人,玩台球的没有人不像像奥沙利文那般,虽然自己达不到了,可是今天如果有幸见到一杆147,也算是大饱眼福了。
  北无忧并没有辜负众人对他的期望,很快的清空了剩下的五颗红球,击打黑球顺势落到黄球。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提起了心。
  而这一场球仿佛成了北无忧个人的表演赛,干脆利落的打完了所有球,所有人一开始都有些不可置信,随后齐声叫好,亲眼见到一杆147,也算是一种享受了,而即便是专业的国际斯诺克比赛,出现147的几率也不大。
  “大叔,你太帅了,147,我第一次见到……”傅嘉双眼散发着狂热,过去紧紧抱住北无忧的胳膊,一脸的崇拜。
  “我也是第一次,纯粹是运气!”北无忧摸了摸傅嘉的额头笑着说道。
  转眼一看,宁静雅此时正拿着北无忧的外套,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可见她此刻的心情。
  北无忧微微一愣,自己刚刚狠狠的拒绝了她,可是她为什么是这种表情?这种表情明明是情窦初开的女生才有的呀,难道……难道她对自己还没有死心?
  “老师,147啊!我第一次见到!”看到自己老师和北无忧居然在眉目传情,傅嘉肚子里的火不打一处来,跑过去挡住宁静雅的视线,十分激动的说道。
  宁静雅淡淡的点了点头,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在他的心里,北无忧就是一个奇迹,他认定的事情,那就是正确的,已经有了一丝的崇拜。
  “大叔,你果然很厉害!”方浩从147中缓过神来,低下头说道。
  “方浩啊,其实你技术不错!”北无忧拍了拍方浩的肩膀,带些教育性的口吻说道:“不要一味的想着防守,刚刚我与你对防的时候,有好多个球都可以打的,虽然冒险了点,但是总比守株待兔要强的多!”
  从打球方面北无忧已经看到了方浩平常的习惯,太过于保守,一味的防守,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出手,这样的人或许不会有什么失败,但是成功是很难的。
  “呃……”听到北无忧的话让方浩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哈哈……”傅嘉看到方浩的模样觉得十分解气,十分得意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去酒吧看表演咯……”说完“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听到表演两个字,方浩浑身一颤,本来以为稳操胜券的比赛,虽然赢了两场,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一杆147足以超过他的两胜了,虽然两人是处于敌对的关系,不过方浩还是十分佩服北无忧的。
  “你怕了?”傅嘉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浩,有些不屑的说道。
  “谁说我怕了!”听到傅嘉语气中的看不起,方浩当即一震,红着脸说道:“表演就表演,我才不怕!”
  “嘉嘉,三局两胜制,本来就是我输了!”小孩子们之间的争强好胜让北无忧有些无奈,也感觉到了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愚蠢,胜了有能如何?
  “哼……大叔,你的一杆147足以让他跳脱衣舞了!”瞥了一眼方浩,带些不屑,然后回过头来对北无忧说道。
  “嘉嘉,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做事留一线,明白吗?”北无忧摸了摸傅嘉的头,有些父亲的口吻说道。
  “哦,知道了!”傅嘉听到北无忧这么说,不觉的低下了头。不过随即抬头转身对方浩说道:“看在大叔的面子上,表演就算了吧!”
  方浩的表情扭曲,但是却没有什么表示。
  随后几人又去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迪厅,这个迪厅傅嘉十分熟悉,不停的与服务员打着招呼,平常跟朋友们经常来,都是这里的常客。
  北无忧皱了皱眉头,闪烁的霓虹灯下面有着各式各样的烟味和酒味,大部分都是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女,在舞池里面如同疯了一般蹦,格调绝对不是那种高雅的,看来年轻人还是喜欢放纵的快感。
  北无忧仅仅是皱了下眉头,随即恢复常态,而傅嘉等人却是异常激动,相比这些人,宁静雅的表情有些痛苦,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以及难闻的烟酒混合气味,让她的双肩有些微微颤抖,北无忧慢慢拍了拍宁静雅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而宁静雅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着北无忧的胳膊。
  从她那颤抖的手指中,北无忧可以感觉到她内心中的紧张,宁静雅本来就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到这种地方不觉的有些厌恶,而抬头看到北无忧的坦然自若,让宁静雅心中的紧张消失了泰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