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心变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傅嘉等人直接走到二楼的包间,往下一看便是一堆男男女女疯狂跳舞的舞池,点上一大堆啤酒和果盘爆米花之类的东西,几个年轻人立刻食指大动,吃了起来,打开啤酒又喝了起来。
  “嘉嘉,你们怎么能喝酒啊?”宁静雅有些吃惊,带些老师的口吻教训道。
  “老师,你别扫兴了好不好呀,你就发发慈悲,让我们好好的玩一次,好不好呢?”孙云岚睁大了眼睛说道。
  “就是就是,老师,明天礼拜天,又不用上班,再说,就是喝一点啤酒而已!”方浩也赶紧帮腔道。
  “老师,给!”傅嘉更加干脆,直接开了一瓶啤酒“啪”的一声放在宁静雅的面前,然后坏笑的说道:“老师,跟我们一起放纵一下吧!”
  “放纵?”宁静雅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词仿佛刺激到了内心中的那一丝离经叛道,从小到大,在别人的眼里,自己一直是十分听话,很乖的孩子,放纵这个词与自己无缘,但是每个人的内心之中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丝的离经叛道,宁静雅也不例外。
  “北无忧,你出来,我想跟你谈谈!”宁静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算了吧!宁老师,我和你的年纪差不多,大道理不比你懂得少!”北无忧微微一笑,摸出一支烟点上。
  “老师,今天好容易出来玩,一起玩吧!”傅嘉看到两人之间有些不愉快,立刻出来打圆场。
  宁静雅一愣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听到北无忧的话有些黯然伤神,不过傅嘉的话却再一次刺激了她心中的那一丝离经叛道,端起瓶子,一口气把一瓶啤酒全部喝了下去,脸色有些红润。
  而傅嘉等人却没有看到宁静雅眼神之中的伤神,又给开了一瓶,宁静雅又端起来把一瓶喝完,这一瓶喝完之后,宁静雅的眼神开始涣散,双颊上面已经染上了淡淡的云霞。
  “嘉嘉,再……再给老师开一瓶……”宁静雅说话有些结结巴巴,明显的酒劲上来了。
  “好嘞,老师的酒量不错嘛!”傅嘉毕竟是个小孩子,并没有看到宁静雅是在赌气。
  “行了,别喝了!”北无忧突然站了出来,一把手拿开宁静雅手里的酒瓶,语气有些生气,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些心疼。
  “你……你是谁啊……你管我干什么……”宁静雅醉意熏熏的说道,伸手去抢北无忧手中的酒瓶。宁静雅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从上学到工作,都是听家人的安排,今天第一次放纵,而且看到北无忧那吃惊和担心的模样,心里头也升起一丝的快感。
  “我说不让你喝就不让你喝!”北无忧一手拍开宁静雅的手,一把扔掉啤酒瓶,直接掉地下爆开了,啤酒溅了众人一腿,刚刚还在吵闹的傅嘉等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包间里面如同冰天雪地一般的冷,没有一个人说话,外面重金属的音乐和男男女女疯狂的声音传了进来,深深的击打在众人的心上。
  “北无忧,你太霸道了!”众人,宁静雅打破了宁静,捂着自己被北无忧打疼了的手,咬着嘴唇十分委屈的说道:“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北无忧眼神之中的心疼和失望,低着头,已经粉红的双颊上面那双涣散的眼神慢慢的淌出两行泪。
  傅嘉等人立刻目瞪口呆,本来就知道北无忧和宁静雅的关系不一般,可是亲耳听到,还是觉得有一些吃惊。
  “大叔,老师,你们……”傅嘉瞪着双眼,看着二人之间那紧张的气愤,想起来圆场。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和你们老师说。”北无忧低沉的声音显得十分沙哑。
  “可是……”傅嘉起身刚想说什么,却听到北无忧那因暴怒而显得十分沙哑的声音:“出去,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傅嘉一愣,北无忧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说过话,有一丝的担心也有一丝的无奈,不甘心的和同学们一块出去了。
  傅嘉从小就出生在单亲家庭,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而妈妈却整天忙着工作,根本不关心她,傅嘉把北无忧当成了爸爸来满足她心中的那份情感空虚,她希望北无忧在自己开心的时候和自己毫无隔阂的玩耍,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拍拍她的肩膀来安慰自己,在心中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父亲。
  然而此刻北无忧竟然对她怒吼,虽然有一丝的生气,不过傅嘉还是很听话的出去了,本来对北无忧萌芽的那种青春萌动的心理被吹散了,留下的只有亲情,父亲就应该是这样。
  目送傅嘉等人离开,北无忧摸出一支烟,慢慢点上,不停的在房间里面踱步,心情十分的烦躁,而宁静雅则是低着头轻轻的抽泣。
  北无忧沉思了良久,坐到了宁静雅的身侧,拿起她那娇弱无骨的手,仔细的抚了抚,然后轻声问道:“我打疼你了吗?”
  刚刚因为暴怒,北无忧下手也没有了分寸,也许是自己刚刚太用力了,岂是一个体弱的宁静雅可以承受的。
  宁静雅挣扎的想要抽回手,可是力气远远没有北无忧大,挣扎了一番,也认命了,就这样让北无忧抓着小手,表情之中尽是暗淡,发现此刻的北无忧很陌生,抬头看了北无忧一眼,轻声的说道:“北无忧,你变了!”
  北无忧猛的抽一口烟,侧过脸,躲开宁静雅的眼神,苦笑了一下说道:“人没有一成不变的,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之后,已经没有了年少的轻狂。”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宁静雅另一只手拨过北无忧的脸,盯着北无忧的眼神问道:“我说的是你的心!你的心变了!”
  北无忧愣了一下,随后放开宁静雅的手,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从来都没有听过的笑话一般。
  “是的,我的心变了!”北无忧突然停下笑容,解开衬衫,指着胸口的一个十分显眼的枪伤说道:“你看看,这一颗子弹差三毫米就打倒了我的心脏,在我身体里面停留了好几天,他已经受伤了,他能不变吗?”
  此刻北无忧的眼神十分的暗淡,仿佛看破了世事一般,声音无比的沙哑,然后指着身上其他的伤口说道:“看到没,这些伤口,每一道伤口都差点要了我的命,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变了?”
  “不……我不该说这些,对不起……”宁静雅突然一把抱住北无忧,看到北无忧的那些伤口,让她的内心如同受到了千斤的重击,感到心口那隐隐的痛。
  宁静雅有些不知所措,脑海中一片空白,自己十一年的时间里,无时无刻都想着这个男人,从来没想到十一年后见到的竟然是全身上下无数伤痕的这个男人,宁静雅的双手抚摸着北无忧的脸颊,轻轻的吻向北无忧的嘴唇。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和酒味挑拨着她的心灵,硬硬的胡茬刺的她的脸疼。
  片刻之后,唇分。
  北无忧的表情有些激动,双手划过宁静雅的脸颊,用拇指拭去她脸颊的泪痕,深邃的目光看着宁静雅,轻声说道:“小雅……”
  那熟悉的呼唤,让宁静雅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埋藏在心底的思念刹那间涌上心头,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北无忧的脸蛋:“无忧,你老了!”
  北无忧脸角微微一动,想要摆脱宁静雅的手,却被宁静雅按住。
  “无忧,你这些年一定很苦吧!”轻轻的抚摸着北无忧的脸颊,宁静雅抽泣着说道。
  北无忧脸色有些难看,躲过宁静雅的眼神,可是却如同赤裸裸的站在宁静雅面前,任何的地方,包括内心都躲不过宁静雅的目光。
  “呼……”北无忧如同放弃了一般,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心灵交了出去。
  “小雅,我……”北无忧努力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宁静雅那轻柔细腻的罪臣又吻上了北无忧嘴。
  两个曾经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心,在这一刻又重新靠了起来,静静的感受心跳的变化。
  “无忧,我还记得那时候和你一起逃学,我们总是去山上看风景,欣赏夜空的繁星。”宁静雅躺在北无忧的肩膀上,轻声耳语。
  北无忧的嘴角慢慢的上扬,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仿佛又回忆起了从前那些年少轻狂的事情,紧缩的眉头慢慢的放松,北无忧和宁静雅从小在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人,虽然说岁月会改变一个人,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是改变不了的,北无忧的性格宁静雅摸得很透。
  两个人就这样躺在一起,宁静雅偶尔喃喃一句以前的往事,而北无忧则如同一个倾听者一般静静的倾听着。
  就在这时,一个急冲冲的脚步声传来。
  “大叔,老师,呃……”傅嘉在下面和朋友蹦迪,越想越不对,害怕北无忧和宁静雅两个闹出更大的矛盾,心中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传来,立刻蹦蹦跳跳的上来看看。可是上来看到的居然是北无忧和宁静雅居然抱在一起,让傅嘉立刻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呃……你们……你们继续……”傅嘉赶紧后退一步准备离开。
  “咳咳……”北无忧赶紧站了起来,系上衬衫的扣子,没好气的瞪了傅嘉一眼:“继续什么继续,我们刚才只是在……在聊天,聊天!”
  “呃……”傅嘉大眼瞪小眼,这大叔的脸皮也太厚了,你们俩在这里如同小夫妻一般的暧昧,还美其名曰聊天。
  一旁的宁静雅已经地下了头,脸颊红的好像能滴出血一般。
  “大叔,我们一起下去蹦迪吧!”傅嘉一把拉住北无忧的胳膊,心里面酸溜溜的,害怕自己离开他们俩人继续亲热。
  “那个……好吧!”北无忧瞥了一眼宁静雅,随即点点头。
  “叮铃铃……”就在这时,北无忧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东方茹雪打来的。
  “喂,什么事?”北无忧心中十分好奇,东方茹雪现在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
  “北无忧。”电话那头传来了东方茹雪压抑的声音,十分的冰冷:“你现在回……”说了半句,感觉不妥,随即改口道:“北无忧,如果你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那么请回来一趟。”
  “好!”北无忧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挂断电话,将手机装到口袋里。
  “嘉嘉,我不能陪你玩了,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北无忧转身对傅嘉说道。
  “大叔……你都答应陪我玩的……”傅嘉嘟着小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下次,下次再陪你玩好不好?”北无忧淡淡一笑,抚了抚傅嘉脑后的头发,十分的温柔。
  “好吧!”傅嘉虽然极其不舍,但仍旧点了点头。
  “怎么?有什么事情吗?”宁静雅皱了皱眉头,今天好容易见到北无忧,好多话还没有说,现在好容易和北无忧能够说一些话,她可不舍得北无忧就这么离去,她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一年了,不希望就这么错过。
  “是啊!老婆打来电话,不回去不行啊!”北无忧无奈的笑了笑。
  宁静雅一愣,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的心脏撕裂,心口那种痛痛的感觉,真的好不舒服,强忍着不舒服点了点头,然后扭过头,眼泪慢慢的滑落。
  这一幕被北无忧那犀利的眼神捕捉到,北无忧紧紧握着拳头,慢慢离开。
  慢慢的走出迪厅,打开宝马车的车门,大街上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可是这一切如同过眼云烟一般,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融入这个世界。
  嘴角溢出一丝略显苦涩的笑容,打开车窗,让那凉风狠狠的吹打在自己的身上,从身上摸出一支烟点上,使劲抽了一口,压住内心中的疼痛。
  北无忧想起了一句话:有的人来到你的世界,给你上了一课,然后转身离开。
  以前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总是会淡然一笑,可是今天想起这句话,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力量堵在自己的咽喉出,心脏中那股撕裂般的疼痛已经无法忍受。
  北无忧的眼神慢慢的开始变的凶狠,原本强有力的手此刻不停的颤抖,大口大口的喘着,脑子里面纷乱异常,无数战场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硝烟弥漫,异味也传到了鼻孔里。炮火声、枪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冲杀声如同就在耳朵前,战场的厮杀,硝烟的弥漫以及堆积成山的尸体,仿佛就在眼前。
  使劲的呼吸一口空气,平复一下心情,强行压制住冲动感,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更加的自然。
  然后开着宝马回家,北无忧现在对家这个词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已经让他心中有着那么一丝的牵挂,北无忧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可能是战场的厮杀已经太久了,自己需要一个安稳的地方,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