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要可以随时去之前的地方。”黄宣流着口水的展望着未来。
  洛林马上打断了他的幻想,道:“我目前只能将目标传送到随机地点。”
  “目前?那什么时候可以。”口水继续宣泄。
  大约半分钟后,洛林方才回答道:“理论上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那好办,那好办。”黄宣哪里知道洛林所谓的“大量”有多大,连连回答,兴奋的嘴角飞斜。
  说话间白圈再次变大,黄宣眼前一闪,双腿就落了地。
  恰是正午时分,阳光略有些耀眼,周遭建筑物的阴影也显的短小了起来。黄宣跺了跺脚,感受着结识的地面,自觉心里也踏实了起来。
  眼前是一个巷尾,虽然周围并没有高大的建筑,但仅仅是外观与70年代也有着巨大的分别,想起两天以来神奇的遭遇,黄宣心里却有着莫名的兴奋。
  他边走边道:“这个洛林,把游泳池填了算不算保住你的秘密?”
  “可以。”这次洛林回答的很快。
  之后无论黄宣再问什么,洛林都静悄悄的不再开口,一来二去,黄宣也觉得没趣,自行寻了辆出租车,打的回家了。
  此刻的黄宅可谓是一片鸡飞狗跳,黄母自不必说,不单把公司丢在一边,更是找来了黄宣的大舅,一票警察把黄宅及其周边搜了个底朝天,附近的公路更是设卡堵路,若非其目的是找人,游泳池下早被挖通了。
  黄父原本并不太管黄宣,他主持着南京大学的一个实验室,本身事情就多,黄宣的性格又叛逆,与老爹说不了三句就吵架,不过儿子真的丢了,他也顾不得实验统计的,整日里坐在家里打等消息。
  这混乱黄宣能猜到一些,却没料到闹的如此之大,一出城,离家足有10公里的地段上,黄宣就见到了路卡,这里正是向别墅区要道上,交警倒也客气,可车速还是立刻降了下来,司机有些不太乐意的换了档,嘴上道:“现在这些警察就是闲着没事干,出了车祸就不见他们来。”
  黄宣却不知道这些交警是在找他,抱着手上的纸盒子,心里乐滋滋的想着,时不时的打开看上一看,嘴上也不插话,就听司机絮絮的说,说家里人下岗,说交警天天抓出租,说油价涨的没边……
  “先生,请您出示身份证件。”转眼开到了路卡前,交警啪的一敬礼,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高尚住宅区,表面工作必须好。
  黄宣还沉浸在幻想中,那交警却僵在那里,半天猛的把车门拉开,指着司机道:“你出来。”
  司机吓坏了,以为刚才骂交警被听到了,一边从车里出来一边解释:“我这不是闲着侃会儿。”
  这时候哪顾得上搭理他,交警把下发的肖像照又看了两眼,试探的对黄宣道:“您是黄宣?”
  “啊?哦,是。”黄宣诧异的抬起头来,那警察正好对着照片又看了两眼,见衣服也与描述的相符,激动的向后一声大喊:“找到了!”
  ***
  黄宅。
  黄群盛端着茶水,吸溜吸溜的喝着,黄母则是瞪着眼睛盯着黄宣,只有黄宣的大舅张树端笑容满面的看着他。
  这样的情形通常发生在考试或者闯祸之后,久经考验的黄宣立刻找到了暂时的“盟友”,盯着大舅一脸傻笑。
  “这两天去哪了?”黄母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茶杯底座。
  “去20世纪了。”黄宣倒想实话实说,就怕黄母受不了,只好摸摸头道:“去同学家住了两天。”
  黄母绷着脸道:“我给你同学家打遍了电话,你去谁家了?”
  这问题可太难回答了,黄宣只好装糊涂,一个劲的直笑。
  张馨仪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太皮,又在叛逆期,只是她的工作总是很忙,黄父虽然每天回家,但却不怎么会管教孩子,看着黄宣一天到晚的溜达,今天竟然“离家出走”,她觉得应该予以重视,遂道:“从现在起到开学,不许出门,明白没有?”
  黄宣张了张嘴,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早在接受“审查”之前,黄宣就借着洗澡的机会将抱了一路的邮票放在了自己房间里,此刻虽然被禁足,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一溜烟就钻进了房间。
  小心的用镊子将纸盒中的邮票夹了出来,此刻再看它们,与在邮局中的感觉截然不同,它们不是邮票,是一张张的票子,黄宣开始计算自己要多少年的零花钱外加年前才能顶的上这一笔飞来横财。
  用小时候的集邮册把“财神爷”仔细的放了进去,黄宣就开始流着口水想着怎么出手了,他可不是邮票发烧友,留着这些小纸片倒不如搞几十台电脑放在房间里,又或者买几辆摩托玩玩。
  “收拾好了的话,你现在应该去把你的游泳池填上了。”好久不说话的洛林打断了黄宣的白日梦。
  “知道了。”考虑到洛林有将自己随时丢到70年代的能量,黄宣嘟囔着坐直了身子。
  填平游泳池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黄宅内已经有一个室内游泳池,再建一个只是为了夏天晒日光浴方便罢了,何况张馨仪对黄宣一向纵容,既然已经惩罚了,那么也自然就消了气。
  所以当黄宣以讨厌在凉亭附近建一个游泳池为由,要求填平后,黄母虽然说了他两句,还是允了,毕竟儿子还在叛逆期……黄母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唯一有些不太乐意的就是挖游泳池的建筑队了,好端端的停工两天,现在还要填平,黄宣可不管这些,拿着鸡毛当令箭,还要他们填结实一点,顺便找花卉公司种了一圈小灌木,至于价钱,那是老妈的事情。
  对此洛林感到满意,并对黄宣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承诺感到高兴,当然只是高兴而已,他可不会主动的提出什么,黄宣也浑不在意,他现在满腹精神都在那些邮票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