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就像是馒头和包子的差距一样大。
  第二天一早,黄宣上了资本积累的第二课——不要轻易许诺,尤其是面对比你强大的对手,虽然预估到洛林这位基地监守者监守的基地很大,胃口也很大,却没想到会大到这种程度:“伟大”的洛林先生声称,“昨晚我计算了一下,按照电能的话,我大约需要2450万千瓦时,差不多就是8.82×1013焦耳。”
  粗粗的算一下,黄宣在学校的电费价格是每度0.52元,这2450万度就是1274万元,上次卖掉的邮票去税之后差不多就要全部进去了,最麻烦的是,这笔钱还不能用。
  黄宣有心反悔,想想先道:“洛林,我在哪里给你的基地充电。”
  “基地属于联盟。”洛林纠正道:“你可以在范围10公里内用使用能源链。”
  “能源链?”
  “一种传输介质,我会传送到你的卧房内。”
  黄宣说这些话的目的自然不是想知道什么能源链,继续道:“这样不是很安全,你知道,这么大的用电量会有很多人奇怪的。”洛林显然想过这个问题,道:“通过你的家庭,我想你有能力在三十天内完成。”
  “那我用什么借口告诉我家里人?我查过了,南京每天的用电量最多也不过七八千万度,就算分成三十天用电,这么大的用电量,你不觉得有点违反你的第一序列准则?”
  说到第一序列,洛林明显思考了一下,但还是不松口道:“范围在10到100公里内也可以用能量链传输,但要损失10%,你可以考虑。”
  黄宣醉了,道:“100公里还是南京市啊,这不是一样。”
  这样的错误发生在洛林身上似乎很奇怪,但黄宣却好无所觉,洛林停了一停,道:“时间可以宽延一些,但三十天内至少也要有1000万度的电能,当然,热能光能也行。”
  “还也行。”黄宣嘴上嘟囔了一句,最后努力道:“你真的就不担心我把你说出去?”
  “我认为你是有办法的,何况我也可以给予你足够的补偿。”
  黄宣哼了一声,对于空头支票,他的兴趣有限,但作为黄家子孙,他认为自己有义务,也应该有能力与一个未知的存在建立较好的关系,既然答应了下来,他也顾不得老妈的禁足令,收拾了一番,就回到卧房,从被子后翻出洛林说的能量链,一个手机大小的黑乎乎的方块,匆匆的塞到里衬的口袋内,直接从后院翻墙逃了。
  这条路是黄宣从小走惯了的,他招收打了辆的士,直接赶到附近的阜新小区建筑工地,这里是四方集团下属的房地产公司的物业,因为负责人是自己表哥,故而知道。
  阜新小区刚刚建设不到半年,尚是一片百废待兴的样子,土建工程刚刚起步,粗大的捆扎钢筋从地底直裂而出,整个工地一片轰鸣声,黄宣从土围墙般的门前穿过,只向四周看了一圈,就发现了唯一的一排完整建筑。
  表哥却是不在,只有一个文书模样的人,坐在个乡村课桌的后边,像极了乡长秘书,穿着皱皱巴巴的西服,变成了灰色的衬衣领子解开了两颗纽扣,虽然比工地上的工人好上不少,却也强的有限。
  “有事吗?”人影遮盖了阳光,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恩,我找张浩基。”
  “张总不在。”看见对方是个穿着入时的少年,李生刚心里偷偷估量着,脚上的耐克怕有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衣服看不明白牌子,但白皙的面孔显然不像是街上的小混混,他也不敢怠慢,又加了一句,道:“现在可能是在总公司,您是?”
  “我是他弟。”黄宣不喜欢对方的三角眼,这在小说中几乎是反派的代名词,见房间里没有他人,不得不继续道:“给他打个电话,就说黄宣找他。”
  “好,好。”听见是老总的弟弟,文书眉毛都笑开了,从兜里下意识的掏出包烟,想想不对,又媚笑一下,塞在了抽屉里,用掉了釉的搪瓷缸倒了杯水,放在黄宣面前,道:“我叫李生刚,木子李,您叫我小李就行,您先稍等,我这就打。”
  俗话说礼多人不怪,虽然眼前的李生刚废话颇多,满嘴的“您”也有些不伦不类,黄宣还是勉强笑了笑,拿起搪瓷缸放在了身边,头则扭向了窗外。
  李生刚还是将两颗大门牙笑了出来,边笑边拨电话,嘴上还不停:“现在工地刚开始,等您再过上半年来,人要多上两倍不止,最多一年时间,这里的房子就能盖好三分之一,你如果要挑房子,现在来的最好。”
  对方似乎把他当作打秋风的亲戚,黄宣也无心解释,假意看着窗外不吭声,由着李生刚说话。
  “喂,刘秘书啊,这里有人说是张总的弟弟,想要找张总,现在就在工地,是,是,哦,张总,是,他叫黄宣,哦……”尚未说完,听见接通的黄宣就劈手把电话夺了过来,道:“表哥啊,我黄宣啊,你在市里?”
  电话里张浩基爽朗的笑着,道:“是啊,晚上说要有个饭局,你怎么想起到工地去了,有事直接给我打电话呗,那里又脏又乱的,可不好玩。”
  “我哪是好玩。”黄宣暗自苦笑,道:“我是找你帮忙,顺便过来看看你的工地,反正离家也近,我有个同学想租用些发电机,没有地方放,我就想起你来了。”
  “租用发电机?”张浩基疑惑了一下,旋即道:“那放工地上也行,他哪里要用电啊?”
  这问题黄宣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给个手机大小的玩意充电,用早准备好的话道:“他在附近建了个工厂,用电量大,当时估计不足,现在的负荷满了,当地有居民区,放发电机不方便,就想找你帮个忙。”这样的事情对于小工厂是常有的事,虽然工业开发区基础设施完备,但越是成熟的工业区,土地价值等附加值也越贵,于是相对于小工厂,其门槛也越高,同样的,即便很早落户开发区的工厂,若是长期发展不良,也会主动从其中搬迁出来,换取一部分土地差价的同时,可以降低日常费用,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乡镇的优惠条件会吸引他们,但诸如四通一类的基础工程,也会在初期成为瓶颈。而大型发电机的声音之大,已经不能称之为噪音,放在居民区的外边,别说一个村子,小点的镇都能吵的不能工作。
  黄宣虽然很少阅历,但家里人谈话,交往的朋友,往往会听到诸如此类的话题,如此说了,张浩基倒也明了,想来又是些等不及要证明自己的年轻人,既然表弟已经开口,他也只是想了一想,就道:“那就这样,工地最近三两月都有空地,你随便用,你把电话给刚才的助理,我给他说。”
  “好。”总算办好了一件事,黄宣松了口气,继而想起了那上千万的需电量,趁热打铁道:“顺便把你这里的电拉过去一些吧,看用不上的,一起算钱给你。”
  “行。”听表哥爽快的应了,黄宣这才把电话交给了李生刚。
  就听见李生刚和个应声虫似的“哦,哦”,不知道的还以为什么特殊剧情,半晌他把电话拿了下来,两手握着放在了话机上,摸了把额头,露出门牙道:“黄小总,张总说我这些天就听您的了,您说什么时候方便,要什么要求,我现在就给您找地方。”
  一声黄小总听的黄宣一个冷颤,立刻摆手道:“你叫我黄宣就行,别什么小总了,地方你熟,第一要大,能放下电机,其他的你看着办吧。”
  “是,黄总。”黄宣摇摇头,也没心情再理他。
  李生刚又道:“那电线呢,接到哪里?”
  黄宣压根就没准备把电接出去,他也不愿意费这个神,不耐烦的道:“你先把这些办好,对了,表哥说把你借给我了?”
  “是啊,张总说我现在就听你的。”
  “那成,你先给我租些发电机来,怎么租划算怎么来,加到一起功率大就行。”黄宣说着从口袋里把钱全拿了出来,林林总总约有1万二三,说是总金额似乎有些太少,干脆道:“这些就算是押金的,搞定了你再通知我。”
  “好好。”李生刚连连答应,接过黄宣写了手机号码的小纸条,又恭恭敬敬的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来,黄宣抬手接了,只觉得这人市侩味太浓,不愿久留,起身走了,临了嘱咐道,“我下午再来,你把工地上用的电量算一算,多余的我都要扯线拉走,发电机也尽快租过来。”
  “黄总您放心。”李生刚三角眼一眯,身子摇摆着把黄宣送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