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嘉兴藏书世家于兴盛时期足有110余家,历代更迭,至民国初期,大多私人藏书楼更是成为了中国第一批私人图书馆,但伴随着抗战的战火,大多藏书楼均毁于炮火之中,幸存者十不及一,而蒋光焴为了衍芬草堂,更是几经波折,耗费了半生心血。
  蒋氏是嘉兴望族,族中人才辈出,最著名的是蒋百里(钱学森岳父),曾为保定军官学校校长,国民革命军上将,著《国防论》,衍芬草堂的存在有赖于族中支持,但并不是每位藏书家都有硬邦邦的族人,战火无情,许多书籍毁于一旦。
  涉园、得树楼、海日楼、向山阁……这许多的名楼都会在十年之后伴随着战火湮灭,但现在,蒋世光对其依然如数家珍。
  见黄宣听的认真,这老头也愈发的说的起劲,直到了吃饭时间依然意犹未尽,眼看太阳落了山,三儿子忍不住走了进来,道:“爹,吃饭吧!”
  蒋世光不豫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房间已经变的昏暗起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黄宣笑笑道:“没想到说了这么久,饿了吧。”
  “没有没有。”黄宣客气了两声,又对蒋家三儿子道:“麻烦嫂子了。”
  这老三是个木纳的人,虽然只是中年,多年的农活却磨去了性子,听说黄宣是个读书人,更加激动的连连摆手,律动着嘴唇,只是小声道:“没什么,没什么……”
  蒋世光也习惯了儿子的老实,吸溜着鞋对黄宣道:“咱们先去吃饭,庄户人家,没什么东西,委屈你了。”
  黄宣又是客气,多亏他在家就习惯了这些,权当温习一遍。
  浙江民生富庶,蒋世光多年积攒了些微土地,家中更有五子,更在镇内购有店铺,因此生活还算优渥,饭桌上有鱼有肉,足有五六盘之多,与黄宣所知的民国大有不同。
  老三一个人默默的往嘴里拨了饭,倒是蒋世光谈性大起,说了一会,黄宣乘机道:“不知道现在粮食价钱如何?”
  一说到粮食,蒋世光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将筷子放在了桌子上。
  1927年,江南普遍粮荒,更有商贩地主囤积居奇,用后世人的眼光看,这一年发生的许多起义暴动与粮食有关,而蒋家更是切身体会到了粮食的短缺。
  不等黄宣再问,蒋世光又叹了口气,道:“年前一石糙米不过三四个银元,到了现在,有人一石米要卖17元,就连我们,家中存粮也不敢妄动。”
  黄宣嘘了口气,他对于民生等等理解不多,更是不明白为何农民也担心粮食涨价,只是默默算着自己带来的粮食,石有大小之分,可即便用120斤为一石,100吨粮也有1600石,若是卖个中间价,就是16000银元,在1927年的时候,可谓是一笔巨资了,甚至可以买下一艘海轮。
  洛林给黄宣悄悄的算了一笔账,黄宣心里偷笑,此刻蒋世光谈兴已淡,旋告辞睡下。
  第二天一早,天尚蒙蒙亮,黄宣便早早的寻到蒋益升,又与蒋世光打了招呼,就招呼着向澉浦镇走去,蒋家老三不爱说话,但道却认的极熟,黄宣一路与之谈话,又了解了不少附近的风土人情。
  澉浦虽是小镇,但市集依然繁盛,舟船车马陆陆续续,往返奔波,更有许多铺子在青色的门帘前招揽客人,蒋益升将黄宣送至此地,就想回家,黄宣哪里肯放他走,不等他开口就道:“蒋三哥,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您等我两天,等我家人来了再走,要不然,我恐怕连个住店的地方也找不到。”
  蒋益升是个实在人,瞄着黄宣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个头与他已然相仿,但要说将其一个人留在镇里,似乎真有些说不过去,于是想了老半天,道:“要不我送你去我大哥那,他就住在镇里的。”
  “不用那么忙。”黄宣呵呵一笑,道:“我们先在附近逛逛,等到晚些时候再去住店不迟,今天你也就留在镇里吧,明天一早赶回去不迟。”
  蒋益升期期艾艾的想要推辞,还没等他想出词来,黄宣已经一马当先冲进了市集,老实人只好低着头跟了进去。
  米布自古以来都是大宗交易,更是中国历代商人追求稳健投资,稳定利润的不二选择,澉浦镇的米铺足有近十家之多,更有不少地主商人来往,大约是受到了粮荒的影响,米铺人来人往,远胜于附近的布店等铺子。
  黄宣一家家的转过去,走到一家名为斜桥米铺的店中方才驻足,这家店也就是中等规模,但店中活计却足有其他店一倍之多,且均有职司,忙碌而不慌忙,来往的客商多半穿着讲究,显然不是来买一斤半斤的小户人家。
  “掌柜的在不在?”黄宣用中指的指节敲打着柜面,这是他四叔的习惯,暂时借来使使。
  柜后的伙计一脸的精明强干,瘦瘦的下巴上可以看到青筋,听到黄宣问话,停下了敲打算盘的手,道:“掌柜的在后院点货,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先找我说。”罢了,他又看了一眼黄宣身后的蒋益升,对身后的伙计吩咐了一声,就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伸出一只手引路道:“您这边请,我们里间说话。”
  “你是二掌柜?”见这伙计很有眼色,黄宣多问了一句,随着他走进了偏房,倒是蒋益升晃头晃脑,就差发出惊叹。
  “二掌柜去嘉兴府了。”伙计笑笑否认了,给黄宣上了茶,道:“您是从北京来的?”
  “南京。”黄宣知道是自己的普通话让对方有了误会,纠正了一下,正色道:“我想向贵号出售一批麦子,不知道要是不要?”
  伙计职业的笑了一下,按捺住心里的好奇道:“敝号虽然是米铺,麦子也是收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呢?”
  黄宣笑笑不言,伸出一根手指,这是从老妈那里学来的,小时候老妈说要奖励他,总是伸出几根手指,然后黄宣自己就高兴的同意了,但等到真的数目出现时,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伙计也被黄宣唬住了,不知道这位到浙江米铺卖麦子的仁兄到底什么来路,再看看对方的面目衣着,自觉处理不了,低头道:“那请这位先生等上片刻,我家掌柜的马上就来。”说罢又道:“敢问您是?”
  “黄宣。”
  斜桥米铺的掌柜是位五十余岁的本地人,姓朱,也是当地大姓之一,他从窗户外看了黄宣与蒋益升两番,还是猜不透二人的来路,要说是主仆,却没有仆人也随着主人喝茶的道理,要说是亲属,二人的相貌气质又差了太多,如此考量着,他笑呵呵的走进屋子,拱手道:“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
  黄宣也未站起,坐在那里受了他一礼,作势起了起身子,微微挪起又坐了下来,就道:“掌柜的请坐。”
  “好。”朱掌柜也不生气,聊起袍子坐了下来,又给黄宣的茶杯里续了水,开门见山道:“不知道黄先生想要出售多少麦子呢。”
  蒋益升愣愣的坐在那里,他的脑子还没转过筋来,就见黄宣微微一笑,抿了口茶道:“这就要看掌柜的能收得了多少麦子了。”
  “哦?”朱掌柜也是一笑,低头看起了茶杯,今时不同往日,做粮食生意,赚的就是丰年与灾年的差价,做的大的,肯能还有其他办法,但像是他们这般大小的商铺,大多是在丰年低价大量收购,灾年囤积放量,但话虽如此,可资金规模放在那里,一年下来,大半还是在做低买高卖的生意,现下的行情,糙米一石都可以卖到十五六元,本地不产麦子,那么对方不远千里运来一批麦子,自然是想要大赚一笔,这般想着,他试探着道:“这位小哥一看就是做大生意的,敝店虽小,但东家还是有些实力,几百石的不是问题,若是贵方有兴趣,我们可以做的更大一些。”
  “那就先一百石吧。”黄宣一口定了下来,一百石也不过10吨的样子,对一个小镇的铺子算的上大生意,但也不至于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人在异乡,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朱掌柜的不知想些什么,脸色微变,答应了下来,倒是蒋益升傻傻的方才反应过来,小声的问黄宣:“黄宣哪,你有那么多粮?”
  绕是浙江水土富饶,100石粮也足够一个小地主倾家荡产了,见黄宣分钟钟就决定了足够全族人食用数年的粮食归属,他心里免不了有些惴惴。
  黄宣微微一笑,安抚的拍拍他的手掌,还是对朱掌柜的道:“若是朱掌柜没什么其他的问题,就请吩咐伙计,准备好码头和仓库,我们明天一早交割。”
  “没问题。”朱掌柜痛快的答应了下来,招手叫来一个伙计耳语两句,然后道:“不知道黄先生的船什么时候到,我叫人打点一番。”
  澉浦是小镇,但如今的年份,水陆都免不了有些人想分一杯羹,朱掌柜有些担心黄宣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更担心自己的生意因为这些事情给黄了。
  黄宣自然不懂得他想些什么,但粮食还在位面通道里,只要打点好洛林,一切OK,他心里轻笑两声,摆手道:“这些就不用朱掌柜操心了,只要麻烦你给我们找好仓库,我的人自然会处理好的。”
  莫须有的手下让朱掌柜肃然起敬,连连拱手说麻烦,黄宣只回了一礼,就抽身准备离开,这时蒋益升还处于震惊当中。
  施施然的在镇里闲逛后,黄宣方才去了镇外的码头,斜桥米铺的两名伙计早早的等在那里,恭恭敬敬的叫了“黄老板”,然后就带着他去看仓库。
  仓库距离码头后不足一里,比黄宣在家见到的仓储用房小了许多,基本上还是木质结构,但已经有一些现代材料的使用,一次大战是中国民族资本的鼎盛时期,井喷式的爆发直至二战方才停歇,繁荣的码头生意更是伴随着这种爆发始终,米铺的发展似乎也与之相适应。
  说到真正的做生意,黄宣根本说不上知道,他只是从家里听到看见一些皮毛,倒是可以糊弄一二,此刻也说不上仓库的好坏,含糊的“唔”了一声,就从仓库中走了出来,道:“仓库有房没有?今晚我就住在这里了。”
  “有。”一个伙计奇怪的看了一眼黄宣,他还穿着蒋世光老头送的长衫,有些不伦不类,但伙计不敢多说,领着黄宣去了看护仓库的门房,就算将他安顿了下来。
  “坐吧。”伙计一走,黄宣就累的坐在了床上,也顾不得那有味的被褥,蒋益升更是毫不在乎的坐了下来,在他看来,这房间做的比自己家糊的要好多了。
  “今天多亏你了。”黄宣谢着蒋益升,一边用手随意的扫了扫床,道:“等明天我把粮卖了,一定好好的谢谢你。”
  “不用。”蒋益升没有中年人的成熟,却带着些成熟后的畏缩,他看了看顶棚,道:“粮食也是你家里的,我又没帮你什么,不用谢我。”
  黄宣笑了笑,没再说话,钱还没到手,不需要紧张的分赃,又说了两句话,二人迷迷糊糊的睡了起来,今天实在是走的乏了,只来得及告诉洛林将粮食放些在仓库里,人就睡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