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百炼煅体(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吴解并没有像他和父母所说的那样前往繁华的大城市寻访仙人的传说,而是在离开了镇子之后没多久就直奔附近的山林。
  他沿着崎岖的山间小道朝着山里走去,越走越深,越过了往常采药时候的极限,甚至越过了那些身手高强的猎人们所敢于进入的最深地方,来到了人迹罕至的深山。
  此时已近深秋,可林中鸟兽蛇虫却还不少,他一路走来,不知见到了多少蛇虫,又听到了多少兽吼。
  要是一般人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就算是经验老道的猎人们,这个时候也会慎重地考虑撤退,但吴解半点不为所动,依然在坚定地朝着深山前进。
  只是当他远远看到一条尚未冬眠的剧毒五步蛇之后,终于还是放弃了过于危险的跋涉,回到天书世界和茉莉商量起来。
  “到深山里面闭关绝对不是个好主意!刚才我已经看到狗熊抓树的痕迹了!要是在树林里面遇到狗熊,很可能连逃都逃不掉!”
  “可师傅啊,闭关修炼必须在不容易被人发现和干扰的地方进行,这是连兔子都知道的常识!”
  “为什么?”
  “因为闭关修炼的时候修士们都是比较脆弱的,就算不被外敌入侵,光是那些有意无意的打扰就可能带来很大的麻烦……你想啊,外面人多眼杂,万一被人看出点名堂来……”
  “在深山里面虽然没人,可却有鸟兽蛇虫,无论是凶狠的猛禽猛兽还是危险的毒蛇毒虫,哪一种带给我的麻烦都只会比外面的人群更大!”
  “你可是修士啊!哪有害怕野兽和虫子的修士呢?”
  “我目前只是很普通的凡人,你不要拿当初那些大神通者的要求来对照!”
  “但是你修炼过程中会有很多的药香和灵气散佚出去,无论城市还是村镇,都很容易被人发现,到时候当心被人清蒸红烧了!”
  “我又不是兔子!谁会清蒸红烧我啊!可如果我在山里闭关的话,恐怕真的会被野兽给吃了!”
  “这话就连兔子都不信!哪个野兽敢吃你这种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人?它就不怕毒死自己吗?”
  “不要用这种没根据的废话来转移话题!”
  好一番无意义的争论后,还是吴解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猎人们之中有个传说,据说随身带着老虎粪便的话,夜里宿营的时候就不用担心豺狼来袭击,因为老虎的气息可以驱赶豺狼。吴解由此得到启发,问茉莉是不是也有类似的办法。
  “散发出自己的气息以赶走猛兽吗?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于是茉莉扎破了手指挤出几滴血来,滴在他的额头上。
  这几滴血珠一闪即逝,迅速没入了吴解的身体。在吴解看来似乎没有任何特别,但茉莉却拍着胸口保证,再也没有什么猛兽敢来袭击他了!
  事实证明,茉莉的这几滴血不仅很有效果,而且效果好得过了头!
  当吴解返回人间之后,便看到附近的林子里面各种鸟兽蛇虫犹如大难临头一般仓惶逃跑,一会儿就都逃得无影无踪。
  接下来的路上,他再也没见到鸟兽蛇虫的声音,也没听到它们的声音。广袤的山林里面除了他的脚步声,就是山风的声音。
  “只是几滴血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吴解咋舌之余,也对修炼成仙有了更大的向往。
  他穿越之前看过不少仙侠题材的小说和影视作品,但此刻亲身经历了一番,才深切体会到“仙”的非凡——几滴血就能将各种猛兽毒虫赶走,这是何等的威风!悠然独行于苍茫天地之间,没有任何生灵敢来打扰,又是何等的逍遥自在!
  他之所以要告别父母亲朋,孤身进入深山,不就是为了专心修炼,以图将来修成无上神通吗!
  无上神通究竟有多么“无上”,他暂时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但茉莉的这几滴血,已经让他切身体会到了大神通者的感觉,也让他更加坚定了修炼成仙的决心。
  仙缘在手,若不努力上进,岂非白活了一生!
  按照茉莉的建议,他在山林里面走了整整五天,最后才在一座高耸的山峰前停了下来,进入了天书世界。
  那片小小的田地已经收获了一次,粗若儿臂的人参犹如胡萝卜一般乱七八糟的堆成一小堆,而田地里面则又种下了新的参苗,一片绿油油生机盎然的景象。
  那棵人参树下架起了一个很大的铜鼎,茉莉正在铜鼎旁边,兴高采烈地把人参用法力碾成绿色的汤汁扔进去,嘴里还哼着很可疑的歌。
  “道门的要用清水蒸,肥嫩绵软好生吞;佛门的该用热油烹,爆鲜酥脆一口闷;魔门的同道宜活剐,滴滴精血香喷喷;凡人没味须腌制,三泡三晒配菜羹……”
  她的歌声清脆稚嫩,说不出的可爱,但歌词却让人毛骨悚然,听得吴解背后有点发冷。尤其是他看那大鼎的模样……似乎,好像,也许,就是拿来煮东西的……
  不不不,那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似乎,好像,也许,将要被煮的,就是吴解自己……
  吴解的不祥预感并未出错,被放进鼎里面煮的的确是他自己。
  “这是当年九师兄独创的方法,利用外力将药性强行灌入人体,反复熬炼,从而达到脱胎换骨增长资质的效果。”茉莉施法在大鼎下面点燃一团绿火,翠绿的火光映着得意的笑容,“这个办法叫‘药炼’,可以用低级药材达到上等灵药的效果,实在是价廉物美!”
  “这个办法那么好用?”吴解有些不相信,直觉告诉他,天下绝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嗯,非常好用!九师兄每三年药炼一批人,其中总能出两三个资质不错的。尤其他们经过药炼之后心志坚毅,日后不管什么苦头都能吃得下,是真正的可造之材!”
  吴解皱着眉头琢磨了好一会儿,直到鼎里的参汤热了起来,才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茉莉,那个九师兄每次药炼多少人?”
  “一般上千人吧。”
  “除了那两三个可造之材以外的人呢?”吴解急忙追问。
  “当然是煮死了。”茉莉若无其事地说,“都煮成肉汤了。一开始九师兄是用这些肉汤喂灵兽的,后来师傅你指点他,药炼期间不提供食物,让那些没死的人就喝这种肉汤过活,从而加强药炼的效果……”
  “这样也行?!”
  “九师兄当初也是这么惊叫的——后来他就对本门特别忠心,办事肯出力打仗肯拼命,最后成了本门弟子里面最能打的一个……”
  吴解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那位无上神君的确不愧是彻彻底底的邪派魔人!
  “师傅是在担心有危险吧?放心!放心!”茉莉见吴解一脸惊惧,以为他是害怕被煮死,连忙保证,“那些人之所以被煮死,是因为九师兄本来就不打算培养很多人,所以保护力度有限。师傅你就不同了,有我看着呢,不会出事的!”
  吴解见茉莉浑然没将当年那些人的生死放在心上,不禁叹了口气。
  他倒是想要向茉莉灌输一些社会主义道德观,但转念一想却又放弃了这个念头——茉莉有茉莉的价值观道德观,而且没准她的想法比吴解更适合修仙的世界,何必非要让她符合吴解自己的喜好呢?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就刻意略过一些极恶无道的话题,和茉莉聊起“前世”的事情来。
  那位无上神君门下的确能人众多,徒子徒孙里面神通广大之辈比比皆是,思维敏捷才智过人的也一抓一大把,凶悍好斗悍不畏死的更是数不胜数。这种情况当然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光是茉莉亲眼目睹过的大火并,就发生了十多次。
  修炼者的世界并不和平,尤其无上神君还是个邪派宗师魔门巨头,整日里不是仇家上门就是正派来袭,如果没有敌人来的话,他们自己还常常主动出去袭击别人,以掠夺修炼所需的各种资源……
  吴解听着那些惨烈的斗法厮杀,暗暗震惊之余,却又对修炼者的世界多了几分向往。
  仗剑天下、快意恩仇,每个年轻人心中都有这么一个豪侠梦。
  吴解的心中有很多的梦想,而想要把它们变成现实,他就要修炼,要成仙。唯有成为出入青冥、长生不死的仙人,他才能有足够的资本去追逐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抱着坚定的信念,他在渐渐沸腾的参汤里面苦熬。
  等到他终于熬不下去开始神志模糊,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茉莉一挥手,一道白光迎头落下,顿时脑海之中就重新清醒了过来——身体上的痛苦也就越发的明显。
  这种被沸水活煮却又无法昏阙过去的痛苦简直难以形容,吴解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皮肉骨骼都在被一点一点煮熟煮烂,仿佛只要轻轻一摇就会完全散架,可偏偏却又被茉莉用法术护住,只能在沸腾的参汤里面载沉载浮,却怎么也不会真的散了架。
  这种诡异的恐怖的痛苦让他几乎要疯掉,不知道多少次,他都以为自己已经疯掉了,但只要茉莉一个法术,他就会重新清醒过来,继续在沸腾的炼狱之中煎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鼎中的参汤终于渐渐冷却。
  这个时候,原本翠绿的参汤已经变成一锅乳白色的肉汤,还不断飘出可疑的香味。
  茉莉将吴解从鼎里搬出来,倒掉肉汤,将另一批品相更好的人参碾碎绞烂放进鼎里,开始为下一次药炼做准备。
  “究竟要炼多少次?”吴解有气无力地问。
  “不拘多少,总之完成脱胎换骨就行。”茉莉说着估算了一下,“如果每一次都能像这次这么顺利的话,再有个五次就行了。”
  于是吴解终于昏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