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跳梁小丑(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就赶往县城告状。
  这案子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县太爷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药铺老板跟林秀才杜团练过不去,看了状纸便立刻发出火签,让衙役们将王掌柜抓来过堂。
  王掌柜自从昨天吴解出城之后就有些心神不宁,当天晚上乔恩等人又没回来,他更是坐立不安。待得衙役们上门抓人,他已经明白了几分,抖抖索索地来到堂上,看到吴解和乔恩正在这里等他,顿时便吓得魂不附体,瘫在地上老老实实地供认了罪行。
  证据确凿,供认不韪,王掌柜自然进了死牢,等着案卷报刑部批复之后问斩。不过这案子却还有一点手尾要了结——姓王的是个孤寒鬼,别说老婆孩子,连亲戚都没有一个,他自己完蛋了,那间药铺却是要妥善处理的。
  按照东楚国的律法,谋杀已行,不论是否得遂都是死罪;胁迫良民为盗匪更是视同谋逆,乃是父子皆斩、全家流放的不赦大罪。只是这两个罪行在财物的处理方面稍稍有点纠葛——谋杀罪,须将财产发给被害人以作补偿;谋逆则应抄没家产。
  王掌柜向来吝啬,经营药铺多年颇有积蓄,更重要的是那间药铺本身就价值不菲,究竟是该罚没还是该赔偿?让县太爷有些为难。
  他仔细考虑了一番,还是不能下决断,便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幕僚师爷。
  这师爷是县太爷的同乡,虽然读书的本事不大,为人却十分机灵,见老爷犹豫不决,便悄悄地指了指吴解。
  县太爷一愣,旋即明白了师爷的意思。
  这吴解自述出门求仙未果,只找到了一棵人参,虽然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但天下求仙未果的多了,谁求仙未果还能挖棵价值八百两银子的人参回来?
  只怕他这趟出门,不是“求仙未果”,而是“尘缘未尽”吧……
  为了王掌柜留下的这笔钱财,县太爷可以得罪林秀才得罪杜团练,但如果得罪的是将来能成仙的吴解,似乎就不是那么值得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县太爷顿时就做出了决断,惊堂木一拍,作了判决。
  王掌柜罪在不赦,下监待斩不提;家中浮财充公也不在话下;那间药铺本身,却判给了吴解。
  “不管怎么说,县城里终究是需要药铺的。吴家世代行医,必定能够将它好好经营下去。”县太爷一脸和蔼地说,“本县知道你是求仙问道的人,不过你家父兄又不求仙,留在县城里当个名医,倒也十分合适。”
  这判决一出,堂上众人都惊呆了,连吴解本人都大吃一惊——按照林秀才事前的估算,最多也就是发还那棵人参罢了,却不料居然整个药铺都判给了他!
  当然,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吴解也不例外。
  于是从县衙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从乡下小药铺的吴小二,摇身一变成了城里大药铺的吴老板。
  因为县令特别关照过,所以接收药铺这件事还算顺利,吴家没花多少力气就把相关的生意也都接手了过来。当然,老板是吴大夫而不是吴解,一则吴解自己根本没有经营药铺的打算,二则吴大夫也不放心让小儿子的医术。
  “你啊,也就治个头疼脑热的本事,当游方郎中到也罢了,想要自己开药铺,再多学个十年还差不多!”
  吴解讪讪地陪着笑,虽然他觉得自己似乎也许应该医术不错,但和自家老爹比起来,差距的确还很大,不能不服。
  于是吴大夫从此坐镇县城药铺“平安堂”,而吴家集的“吴家药铺”则交给了吴解的哥哥吴成。
  这桩案子前前后后忙活了好久,他们还在县城里面买了一座大宅子,三家人都暂时住在这里,一则方便办事,二则日后大家或许就此迁居,变成“城里人”了。
  大家都显得很高兴,只有一个人闷闷不乐。
  杜若。
  她原本信心十足地跟吴解保证,说等他回来就有好处,却没料到自己这边还没准备好,吴解居然就回来了——而且还是衣锦还乡!
  “唉!丢人啊!”吴家集战斗力第一的母老虎坐在窗台前,长长地叹了口气。
  叹了一会儿气,她走到房门口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注意这里,就关好了门窗,从床底下抽出一个藤箱,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拿走放在上层作为掩饰的一些杂物,显露出了一个紫色的木匣。
  这木匣做工简朴,不过用料很足,看样子就知道十分坚固。打开匣子,里面别无他物,只有一枚鲜红的玉石。
  她又走到门口,屏息静气听了听,没听到脚步声,也没听到说话的声音。
  稍稍放下一点心来的杜若急忙跑回去,拿起了玉石,贴在额前。
  “师傅,三山师傅!您老不是说只要百日时间就能让我筑基有成修出神通的吗?怎么这都快五个月了,我除了功力提升一截之外,神通什么一点影子都没有啊?”
  “百日筑基是以能够通过仙门考核的一般弟子为标准的,老夫哪里想得到你资质如此之差,修炼到现在居然还停留在‘锻体’阶段!我传授你的心法是由外而内的,锻体有成自然会激发身体潜力,将内力炼化为真气,由后天踏入先天,届时神通自得。”一个苍老尖细的声音从玉石里面传出,犹如一根针似的,直接钻入她的脑海之中,正是三山道人的声音,“你这吃货!自己资质差,不去加倍苦练以勤补拙,反而来埋怨师傅不好好教你?遇到你这种徒弟,我也真是倒了血霉!”
  杜若顿时脸红,急忙连连道歉。
  过了好半天,玉石中三山道人的怒气才平息了几分,无奈地说:“要是我修为尚在,炼两颗灵丹给你洗毛伐髓脱胎换骨易如反掌,可我倒霉惹上了御龙派的人,肉身被擒,魂魄被封,此刻只有一缕分神躲在这养魂玉里面苟延残喘,半点神通法力都没有……唉!我三山道人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就遇到你这么一个吃货呢!你看看你,除了吃之外还会什么!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资质粗劣到你这个地步的家伙!”
  “这不都是缘分嘛……师傅您老也别总是骂我,帮我想点办法行不行啊?现在老四他正在忙,一时间想不起当初的话来,可等他忙完了想起来……到时候我这当姐姐的脸往哪里搁啊!”
  “你这吃货也知道丢脸?!那还罗里啰嗦的干什么?给我练功去!”玉石里面的三山道人愤怒地大叫,声音犹如洪钟一般在杜若脑中回荡,“看看你这些天都干了些什么!略微修成了几分功力就到处惹是生非,今天砸石头明天拔大树,你是修道还是卖艺啊!要是我法力还在,非得把你吊起来抽上一百鞭子不可!”
  杜若被骂得灰头土脸,灰溜溜地将玉石重新藏好,叹了口气,跑去练武场练起功来。
  她的练法颇为奇怪,既不锻炼身体也不打坐练气,反而将脑袋一次又一次淹进水里,每每淹得自己几乎窒息昏厥,才在昏厥前的短暂时间里面运行某种奇异的心法。
  这种方法简直称得上疯狂,不过效果非常明显。身体在感觉到危险的时候会自然激发出生命的潜力,然后这股潜力就被转化为本身的功力,归入经脉之中,对肉体进行滋养。
  她的每一次修炼,都抵得上平时锻炼十天,短短的五个月时间,已经让她的功力提升到了江湖一流好手的地步,现在的杜若别说是打遍吴家集无敌手,就算县城军营的枪棍教习或者镖局的总镖头,自信也不是她的一合之敌。
  但是……仅仅只是高手的话,是不够的!
  她当初的计划,可是要在半年内入道成仙,然后得意洋洋地收吴解为徒来着!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吴解回来的速度之快超乎她的预料,而她自己的资质之差,更是连传授她仙术的三山道人也为之瞠目结舌。
  这样下去,当初的豪言壮语岂不就成了吹牛皮吗!
  杜若一边在心中哀叹,一边埋头苦练。
  “民间传说里面都说要是有缘遇到仙人传法,很快就能修炼成仙,可我怎么和传说里面不一样呢?这样下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成仙啊!”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已经交了不知道几辈子才能修到的好运——因为偷吃供品发现了三山道人其实身怀绝技,然后又在爬山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三山道人秘密修炼的场所,最后还在仙人大战荡平了三山观之后之后在那个修炼的地方找到了藏有三山道人残魂的玉石,从而成为了他的弟子,得到了他传授仙法……这样的运道简直就像是传说里面那些好运儿似的,再有什么不知足的话,的确是应该被吊起来抽鞭子才对!
  可是……她真的很着急,再不尽快成仙的话,丢脸就丢大了啊!
  从半昏厥的状态醒来,就算是素来没心没肺逍遥自在的母老虎也有些胆寒,看着那一盆普普通通的清水,实在提不起胆子再把脑袋泡进去,只得找个了阳光灿烂的避风墙角坐下,一边感受着体内又增强了几分的功力,一边托着腮帮子愁眉苦脸。
  “这下肯定完蛋了……”
  想了好一会儿,杜若总算是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拖!
  先让吴解见识一下自己突飞猛进的神功,然后他肯定会像看到胡萝卜的驴子一样,乖乖地耐着性子等自己神功大成。
  “嗯!就这么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