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疑窦暗生(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被迫无奈要和杜若扳手腕,但吴解并没有打算动真格的。他现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而杜若只是绰号母老虎,并不是真的力气大到足以媲美老虎——就算她的有老虎的力气,多半也不是吴解的对手。
  所以他的计划是,装模作样和杜若比划一下,然后顺理成章地输掉。
  但当他握住杜若的手,就不禁大吃一惊。
  杜若的手坚强有力,简直像是铁钳子一样!双方用力一握,他的手背竟然被杜若捏得微微疼痛!
  “奇怪!这母老虎的力气怎么变这么大了?”
  吴解这一惊非同小可,杜若的力气竟然大到这个地步?可往日里大家相处的时候,他从没发现对方有这般神力啊!
  但他却不知道,其实杜若比他更惊讶。
  吴解熟悉杜若的底细,杜若何尝不熟悉吴解的底细?自己这个结拜兄弟虽然心灵手巧,可力量这一块从来就不是他的长处。就算是经过了那段时间的苦练,也不过达到了寻常壮汉的水平而已。
  过去她的力气就胜过吴解许多,这段时间又苦练仙法,力气不知道增长了多少倍,按说应该已经远远超过了吴解才对。
  事实上,她一开始是很小心的,唯恐用力过度把吴解的手给捏伤了。
  可双手一握,她就知道自己远远低估了吴解——这家伙手上的力量半点也不比自己差啊!
  这不可能!
  杜若心中纳闷,手上就不觉加了几分力气。
  对面吴解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一股大力猛地从杜若手上传来,将他的手臂狠狠地压向桌子。他正在思考,下意识地也用上了力气,顶了回去。
  这两个人的力气何等厉害,双方同时发力,虽然没能奈何得了彼此,可他们手肘下面的桌子却先吃不消了。只听着先是“吱嘎”作响,好端端一张实木桌面裂开了几条大缝,然后“噼啪”之声接连不断,四条桌腿竟然一起折断——转眼间,一张桌子变成了一堆碎木头。
  吴解和杜若反应都快,桌子刚一垮两个人就收住了力量,各自抽手后退,所以并没摔倒。不过他们的目光却没有放在桌子上,而是彼此对视,都在各自眼中看到了惊疑之色。
  “老四你长进了啊!这本事哪里学的?”还是杜若先开口,“这才几个月啊……你该不会真的求仙成功了吧?”
  “三姐你不也一样!大伯可教不出你这身神力来。”吴解反问,“难道说你这么多年一直在藏私?”
  杜若哑然,但随即又哈哈大笑。
  笑声未落,她已经一个箭步冲过了那堆碎木头,扬起拳头迎面就打。
  吴解早防着她这招,左手一抬架住她的拳头,身体一转就要从侧面逼上去,用肩膀将她撞倒。
  不过还没等他转过身,杜若下面一脚已经勾向了他的小腿,同时抓住了他的左手用力拉拽,想要把他给摔在地上。
  “蛮力不够就玩摔吗?”吴解心中暗笑,脚下猛地用力,硬碰硬撞了过去,两个人的腿结结实实撞了一下,发出犹如木石相撞的沉闷响声。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也已经化为拳头击出,打在了杜若的左臂上。
  一眨眼间,两个人各自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刚才交手之处地面上的青石板更是被踩得四分五裂,两个相对的脚印陷进去差不多四五寸,从那两个脚印往后,一个个脚印由深到浅,犹如斧凿一般清楚地刻在石板上。
  数一数脚印就能看出,这次交手,吴解退了四步,杜若退了五步。
  “我……我竟然输了?!”
  杜若注视着青石板上那些脚印,满脸都是不可置信,连目光都有些呆滞。
  “这不可能!”
  她大吼一声,转身冲出门,犹如一只发狂的野牛一般呼啸而去,只留下地上一堆碎木和许多破碎的石板。
  吴解愣在那里好半天,最后摇摇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店堂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家伙……从母老虎转职成强台风了吗?”
  不过他终究还是有点担心,收拾好了店堂之后,便倚在柜台上做假寐状,找茉莉询问起来。
  “师傅你那个结拜姐姐肯定有问题!”茉莉斩钉截铁地说,“天下没有哪一种武功能够让人在五个月里面从一般的武师层次飞跃到后天巅峰的,这根本不是凡间的功夫能做得到的事情!”
  “我也这么想……她会不会也得到了仙缘?”
  “也不像。得到了仙缘的人往往都会专心修炼,培养体内一口元气,以期达到后天返先天的境界。这个过程称之为筑基……从来只有专心闭关修炼以求筑基的,没听说过谁在筑基的关头还到处晃悠甚至跟人打闹的。”
  “筑基需要多久?”
  “这要看各人的资质、修炼的功法和得到的资源,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像之前你说过的那个御龙派,修炼三十多年才得以入道,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境界,但估计比筑基高也高不到哪里去。这肯定是为了让弟子充分改变体质,以便筑基之后立刻形成战斗力。不过大多数门派都会优先追求境界,弟子快则一个月,慢则半年,肯定筑基完成……”
  “差距也太大了吧!”
  “对于修仙来说,十年也好,几个月也罢,都没什么分别。反正筑基之后寿元达到一百五十年甚至更多,有的是时间慢慢磨蹭。”茉莉说着又笑了起来,“等师傅你的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就明白,在那些修炼有成的人看来,让年轻弟子花个十年八年时间打磨心性和体质真的不算什么。要是能通过这种方法给他们提升一星半点更进一步的可能,那简直就是大赚特赚!”
  “既然这样,为什么大多数的门派会优先追求境界呢?”吴解纳闷了,“让弟子们花几年时间筑牢根基不好吗?”
  “各家的功法不同,像那种筑基阶段就极端注重战斗力的门派,走的是以武入道的路子,弟子要在不断地冒险和战斗中才能顺利成长;而大多数门派并不这么极端……一个筑基阶段的弟子就算再怎么能打,充其量也就是横扫入道层次,遇到元罡层次必败无疑。大境界的差距不是靠那点小花样能够弥补的。”
  “不过我要特别强调一下,速度快并不见得比较好。前面的基础打得牢,后面进步就会比较快;前面突飞猛进了,后面就要花很多时间精力来巩固境界。那些修炼速度很快的功法,往往存在各种隐患,比方说根基不牢、战斗力差、寿命不长等等。速度又快又没隐患,那多半是要消耗海量的资源,又或者对资质有变态的要求——总之,修道没有捷径可走!”
  茉莉说的倒也浅显,吴解一听就明白了,他想了想,又问起了关于杜若的问题。
  “你能看得出来她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吗?”
  “刚才我没注意,下次你再找她交手,我认真看一下。”茉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我可以肯定,她练的不是当年各派的顶尖功法,甚至很可能不是一种比较厉害的功法。”
  “为什么?”
  “……要是她练的真是那些厉害功法,你早就被一巴掌打飞了。”
  吴解赧然。
  又闲聊了一阵,吴解便结束了和茉莉的谈话,专心琢磨杜若究竟从哪里学到了仙门功法。
  可以肯定,以前的杜若肯定不会仙家功法,否则她早就修炼有成,不可能现在才练出名堂来。
  那么,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得到了功法呢?
  “我上次出门之前,她私下找我说,要我半年之内一定回来,有好处给我……大概那时候她就得到机缘了吧。不过当时她肯定才得到机缘不久,需要一段时间的修炼才能将其掌握,所以和我约定了半年的时间……”
  “这么说来,她得到机缘的时间应该就在我出门前不久……莫非她得到了御龙派仙师的青睐,传授了御龙派的仙法?”
  吴解精神一振,顺着这个思路想了下去,但不久就暗暗摇头。
  御龙派功法需要三十年才能筑基,这意味着它初期的进步肯定很慢。看杜若的情况,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突飞猛进,显然不是御龙派的路子。
  “既然不是御龙派,那么就只可能是……三山道人!”
  想到这里,他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他见过的仙人其实并不多,除掉茉莉这个前世的徒弟(宠物)之外,就只有御龙派的众人和三山道人而已。
  对于御龙派的众人,他只是接触了两位“年轻”弟子,按照茉莉的说法,这两个人大概属于入道境界——凡人练就一口先天真气后,就要一边培养壮大真气,一边用真气浸润肉身温养魂魄,在真气、肉身和魂魄都充分壮大到肉体凡胎极限之前,都属于入道境界。
  入道境界对于常人来说已经是神仙中人,不过御龙派的二人显然很没有神仙的自觉,态度温和做事利落,吴解觉得他们应该是所谓的“正道中人”。
  而相对于这两位,一直神秘兮兮鬼鬼祟祟的老道士三山道人,当然就是邪派中人喽。
  这从当初双方交手的场面也看得出几分端倪,御龙派三人都使用能发出金光的飞剑,一看就觉得堂皇大气;三山道人则操纵着黝黑深邃令人不安的黑雾,怎么看都像是个坏蛋!
  杜若要是得了三山道人的功法,真的是好事吗?
  吴解沉思着,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