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真火炼魔(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中邪?!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吴解心中猛地一震,下意识地问道:“你究竟是谁?”。
  可就是这一分心,他的招数之中就出现了破绽,被杜若抓住机会迎面一掌狠狠打在脸上,顿时头晕目眩。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杜若又是毫不留情地接连出招,每一招都奔着要害。
  吴解再也招架不住,接连中招,被打得踉踉跄跄不断后退,一直退到了山顶边缘的悬崖旁边。
  杜若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依然狠狠猛攻,最终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心口,打得他几乎闭过气去,从山顶犹如断线风筝一般摔了下去。
  一拳打飞了吴解,杜若依然面无表情,似乎半点投没放在心上。她没有追过去看吴解是怎么摔下悬崖的,只是站在那里沉思,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这吴家小子居然也有后天巅峰的修为,看来他求仙还真的有些成果!若非我能够凭借魂魄的境界吸纳天地元气补充功力,只怕还真赢不了他!……不行!他这一死,只怕他的师长很快就会知道,然后找上门来……不能再拖了!就算阵法还没完成,也必须提前动手!”
  她又站了一会儿,仔细思考了一番,才冷冷地点了点头,转身下山。
  以她的脚力,只用片刻就回到了镇上家中。
  杜预正在隔壁吴家药铺让吴成帮忙推拿疗伤,家里此刻只有林麓山一人。见到杜若回来,他高兴之余又有些疑惑,问:“三姐,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不大舒服,想要早点休息。今天晚饭别叫我。”杜若冷冷地说着,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四哥呢?他不是去找你了吗?”
  “我没遇到他。”杜若回到了房里,将房门重重地关上,“我要休息了,不许打搅!”
  林麓山站在门外,满脸纳闷。
  “四哥明明是去找三姐的,怎么就没遇到呢?”
  他又到药铺去问了一下,得知吴解并没回来。
  “四哥他跑到哪里去了?”
  疑惑的小书呆子在镇上找了好几个人询问,却得知吴解的确是出阵朝着三山观兔子岭的方向去了。
  “究竟怎么回事呢?四哥明明是去找三姐了,可三姐却说没遇到他……而且他怎么就一去不回了呢?这么大一个活人也能迷路吗?”
  他当然不会知道,吴解现在已经进入了天书世界。
  在被杜若打下悬崖的时候,他知道此刻已经是生死关头,也顾不得可能泄露秘密,紧急发动了天书世界,钻了进去。
  可他的伤势实在太重,刚一进天书世界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又一次躺在了大鼎里面,锅里全是翠绿的人参汁,正在微微沸腾,散发出浓郁的清香。
  稍稍检查了一下身体,他发现除了胸口还微微有些疼痛之外,已经没有大碍,之前受的那些伤几乎完全好了。
  “师傅啊,你这次可是看走眼了!”正在照看鼎下炉火的茉莉见他醒了,摇摇头叹道,“那个女的哪里是修炼了什么功法啊!她根本是被人给夺舍了!”
  “夺舍?”穿越之前看过一些仙侠小说的吴解对这个词并不陌生,连忙问道,“你是说,现在杜若的身体里面果然不是她本人,而是另外一个魂魄?”
  “没错。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魂魄应该就是师傅你所说的什么‘三山道人’。”
  在战斗中就已经猜到几分的吴解低头下来,回忆杜若这段时间的言行举止,只觉得疑点越来越多。尤其是这次见面,她根本就像是变了个人,无论性格还是习惯都完全变了。
  除了被妖人夺舍之外,似乎的确没有别的可能。
  他心中渐渐升起一股怒气,犹如热气充斥在胸臆之间,又像是一团火焰,烧得他心口隐隐作痛。
  “可三山道人不是被御龙派的人抓走了吗?”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忆起当初亲眼目睹的神仙大战,忍不住问,“我亲眼看到他被抓走的。”
  “仙家秘术多得是分裂魂魄的法门,他可能在什么地方留下了一缕分魂,然后你那个朋友傻乎乎地以为自己遇到了仙缘,按照这个分魂的指点修炼了某种功法——那种功法看上去见效很快,其实会让魂魄和肉体的联系变弱,到最后她自己的魂魄就会很自然地离开身体,被对方轻轻松松地夺了舍——简直就是自己送上门去的。”
  茉莉显然对这些招数很熟悉,又说道:“记得当年咱们门派里面的一位师兄就擅长分化魂魄的法门,不知道分化了多少魂魄。或者藏在戒指里,或者藏在古玉里,又或者藏在旧书里,专门骗那些想成仙的人按照他的指点修炼。那些人练啊练啊,功力越来越深,境界越来越高……”
  “他们一个个都以为捡到了天大的便宜,结果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一旦他们的修为到了一定的地步,那个已经得到了他们充分信任的分魂就会指点他们去某个地方‘寻宝’。结果自然是落到了那位师兄的手上,或者被他炼成灵药增进功力,或者被他炼成分身渡劫……他就靠着这种方法后来居上,到后来竟然成为了门中仅次于师傅你的高手,甚至渐渐接近了你本人……”
  “哦?他后来怎么样了?修成大道了吗?”
  “怎么可能!他被师傅你施法咒死了,所有的分魂一起覆灭,死得透透的。”茉莉戏谑地笑着说,“师傅你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弟子成长到可以威胁自己呢?他的修为越高,离死就越近……嗨,真是蠢透了!”
  吴解叹了口气,对于邪道修士们悲惨的生态状况无话可说。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将话题转回了杜若的情况,询问茉莉还有没有让杜若复原的可能。
  答案是让人沮丧的,但也在情理之中:三山道人既然成功夺舍,那么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消灭杜若的魂魄,以免和他争夺躯体。
  既然三山道人已经能够和吴解如此恶战,那么杜若的魂魄自然早就被消灭了……
  “老三他……就这么死了?”吴解躺在微微沸腾的人参汁里面,有些茫然地看着头顶灰蒙蒙的混沌之云,心中除了愤怒,就是惨然。
  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就这么被人害死了,无声无息……
  “谁叫她自己送上门去的?师傅您当年经常告诫弟子们: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铁饼!与其琢磨怎么捡到好处,不如先考虑怎么躲开还实际一点。”
  吴解点了点头,神色之中多了几分凶狠:“从这次交手的情况看来,三山道人也不是很强。茉莉啊,你觉得我跟他再打一场的话,有几分胜算?”
  “至少八分。”茉莉很笃定地点头,“师傅你这次出手还不够狠,所以才吃了这么大的亏。你是实打实的后天巅峰之躯,他不过是用功力硬撑起来的,就算他的魂魄境界高,能够吸收天地元气补充消耗,可他没办法把自己的身体变得跟你一样结实。”
  “如果你一开始就跟他硬碰硬,以伤换伤,他多半耗不过你!”茉莉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师傅你能够点燃纯阳真火的话,那直接打都不用到,一股真火烧上去,他这种夺舍的残魂转眼间就要灰飞烟灭!”
  吴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拳头。
  既然有胜算,那么就算没有纯阳真火,他也要找三山道人再战一场!
  “师傅你还打算跟他打?这有什么好处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正他夺舍之后至少还有上百年好活,不如你修炼成功之后再找他报仇,到时候抽筋剥皮随便你,何必现在冒险?”茉莉急忙劝道,“安全第一,活得久的人才能笑到最后啊!”
  吴解冷冷地笑了笑,突然问:“那些神像是怎么回事?”
  茉莉犹豫了一下,苦笑着叹了口气。
  “师傅你都看出来了啊……”
  其实吴解并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但按照常识,三山道人夺舍杜若之后似乎应该找个地方闭关潜修以图尽快恢复功力,结果他不仅不躲起来,反而整天都在镇上活动,这实在太可疑了!
  吴解脑海中想象出了这么一副画面——
  【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大人,我以为这其中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那些神像我其实也不是很懂,但神像周围的元气流向却能够大致上看出点名堂来——大概是什么献祭法阵之类吧。”既然被吴解看出了问题,茉莉也就不再隐藏,“如果我猜得没错,三山道人大概是想要把整个镇子的人献祭给诸如魔神之类,以换取让自己快速恢复。类似的做法咱们也有,不过师傅你当年一直告诫大家不要用,说‘魔神都是贪得无厌的货色,就像一坨湿淋淋的屎,沾上衣服就洗不干净’。”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选择了吧?也许他根本就是走这个路子的。”
  “师傅你说得对。他靠着一缕残魂夺舍,急需大量的魂力来修复魂魄。可杜若的肉身还没入道,根本没有法力,无论是自己修炼还是吸取别人的魂魄都做不到,所以只好借助魔神的力量……”
  “那么,现在我有必须跟他再战一次的理由了。”
  “其实也不一定嘛……凡间的亲人朋友死了就死了呗,正好斩了俗缘专心修道。以前还有人为了求道,亲手杀了自己老婆呢……”茉莉低声嘟嚷,显然很不赞成吴解的想法。
  吴解摇摇头,很严肃地说:“茉莉啊,神君有神君的做事原则,我有我的。你如果想要跟着我一起求道修仙,就要改变过去的想法,懂吗?”
  “弟子遵命……”
  茉莉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脸上写满了无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