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真火炼魔(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通过药炼之法,吴解不知道吸收了多少人参精华,如果以能量来说,别说是一个大活人,就算是一座房子都能烧成白地。
  但茉莉的法门的确玄妙,这不可思议的能量全部被转化成了一股纯阳之气,充斥在他的四肢百骸之中,让他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加强,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只不过这股纯阳之气实在太强太强,以至于吴解每到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胸口闷得慌——那是纯阳之气被他的怒气引动,正在体内涌动勃发。
  要是他已经入道筑基,此刻就能把这股纯阳之气转化为真气,快速地提升功力。就算他没有入道,这股纯阳之气也让他的身体拥有惊人的防御力,简直就像是穿着铠甲一般。
  不过吴解始终还是希望能够点燃纯阳之气化为真火,因为按照茉莉的说法,这纯阳真火的用处实在太大了!
  用于修炼,它可以烧穿关窍,帮助他进一步强化肉身;用于战斗和冒险,它能够破除各种邪祟,无往而不利。
  身怀宝山而不能使用的感觉,实在让吴解有些郁闷。
  到现在,这份郁闷终于烟消云散,他终于以心中一股无名怒火为引子,点燃了体内的纯阳之气,一瞬间将充斥全身的海量纯阳之气转化成了一股蓬勃的真火。
  不仅如此,真火刚刚练成,就有用得着的机会了!
  他大吼着冲向三山道人,口鼻间不断喷出金红色的火星,周身也缭绕着一团火焰的虚影,看起来简直像是火神下凡一般,威武堂堂。
  三山道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不认识号称“破邪之能天下无双”的纯阳真火呢?一看吴解竟然将怒火化为真火,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偏偏他此刻还被阵法锁在原地,一步也不能离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吴解冲过来,挥动火焰缭绕的拳头,朝着自己迎面打来。
  只要被这一拳头打中,就算是十个三山道人也必定要魂飞魄散,死得不能再死!
  生死关头,三山道人也急中生智,大声喝道:“你还想不想要杜若的性命?”
  这句话当真有用,吴解明明一拳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却急忙收住,恶狠狠地问:“你说什么?”
  他此刻一个拳头悬在距离三山道人面门不足半尺的地方,拳头上缭绕的纯阳真火几乎眼看就要烧到三山道人,却仿佛有万斤之重,再也打不出去。
  虽然明知道杜若肯定已经被害,可他们十多年的交情犹如亲姐弟一般,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免不了要试上一试。
  这就像是很多重情重义的人遇到亲人患了绝症,纵然明知道已经没有希望,可但凡有一根稻草,总还是要抓上一抓,哪怕只能让亲人稍稍舒服一点点,哪怕只能让亲人多活一年半载,就算为之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只可惜这份情义往往并不能得到好结果,反而常常被卑劣之徒利用,成了他们牟利的工具……
  三山道人眼见着那个拳头停下,看吴解一脸凶狠却又不敢动手的样子,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知道自己大概是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他此刻也已经不敢再刺激吴解,强忍着大笑的冲动,老老实实客客气气地说:“其实你有些误会了……”
  “我不想听废话!”吴解打断了他的话头,硬邦邦地问,“杜若她究竟怎么了?”
  “这个……有点说来话长……”三山道人自然尽力拖延时间,对他来说,只要拖到阵法完成,域外神魔的投影降临人间,就算大功告成。
  纯阳真火再怎么厉害,吴解的功力摆在这里,绝对不可能斗得过域外神魔——哪怕这神魔只是一个影子,也要胜过吴解几百倍几千倍!
  所以他就东拉西扯,先是谈起当年杜若偷吃供品被自己发现的事情,然后又回忆了一段自己的往事——他原本也是这个镇上的居民,少年时候因为嘴馋偷吃供品挨了一顿打,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在江湖上跌打滚爬混了几十年,机缘巧合之下入了道途,后来年纪渐渐大了,在道途上成就也已经到了极限,就生出了落叶归根的念头……
  “那时候我原本以为就此终老故里,却想不到又横生变故。”三山道人显得很是感慨的样子,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当我看到那个小丫头偷吃观里供品的时候,恍惚间好像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吴解点点头,他印象中的杜若的确可能做得出偷吃供品的事情来——不,只要这供品是甜的,她绝对会去偷吃的!那丫头压根没有尊敬鬼神的想法,在她眼睛里面除了打架就是甜食。
  “从那以后,我就对这她特别关注……我发现她和当年的我其实完全不同,当年的我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偷吃供品也不是因为馋嘴,只是单纯的饿而已。可她不同,她天不怕地不怕,就连鬼神也一样不放在眼里,她其实吃穿不愁,之所以偷吃供品,根本只是因为喜欢吃甜饼!”
  吴解忍不住暗笑,想必当时三山道人的脸色一定很有趣。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当年我能够像她这样坚强勇敢,像她这样有本事,我这辈子是不是能够获得更大的成就?是不是能够更进一步,突破入道三境的极限,踏入炼罡境界呢?或者能不能再进一步,凝就真元长生五百载呢?”那张杜若的脸上充满了和相貌不符的唏嘘之色,看得出三山道人正在缅怀和幻想。
  他叹了一阵子,又接着讲了下去。
  “正所谓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当年行走江湖的时候结下了不少仇家,其中有一个不知道怎么的搭上了御龙派的高枝。那御龙派乃是天下有名的门派,门中几位长老都已经以先天罡气将自身洗练完毕,成就无漏之身,以前还出过凝成真元的大高手……他们追查到了我的下落,派出御龙三仙剑之首的‘奔雷剑’甄汉杀上门来。”
  “那甄汉不到三百岁就已经感悟天地大道,能够引得先天罡气洗练身躯。我不过半只脚踏入通幽境界而已,哪里敌得过他!交手不一会儿就被他封了灵台生擒活捉,唉,也不知道我的本尊现在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给杀了……”
  “因为你丢了肉身,所以就来夺舍杜若吗?”吴解这才想起正事,连忙恶狠狠地喝道,“快说!该怎么才能让杜若活过来!”
  “其实她根本没死。”三山道人一句话震得吴解目瞪口呆,“我是打算把她培养成衣钵传人的,又怎么会害她?”
  “可是你明明夺了她的舍!”
  “说起来这还要怪你。前些天她跟你交手落了下风,回来之后十分郁闷,不依不饶地缠着我,非要我教她一种见效快威力大的功夫,说是要挽回姐姐的面子。我哪有那种功夫可以教她!想来想去,只有让她魂魄离体,去我当年行走江路偶然得到的养魂宝玉里面专心修炼,而我则附在她的身上,借助本身境界吸纳天地元气,为她洗毛伐髓,从而实现突飞猛进的效果。”
  三山道人说得振振有词,吴解也无法判断他究竟说得是真是假。但他可以问茉莉——
  “这家伙说的办法……就理论上的确行得通。不过这样岂不是要损耗他所剩不多的魂力了吗?难道他真的舍己为人,为了让徒弟尽快有所成就,不惜冒着残魂消散的风险?”茉莉大摇其头,吴解几乎可以想象她两只长耳朵摇来摇去的样子,“这不可能!天下哪有这么厚道的师傅!”
  “不要用老眼光来看待新时代,神君那都是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人了,你怎么知道当代的修真界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师傅呢?”
  “怎么可能!狗改不了****!”
  “你怎么能把修真者比成狗呢!”
  二人在心灵之中争吵起来,不过只吵了两句,吴解就回过神来,想起了眼前的事情。
  “那这些神像和这个阵法是怎么回事?无论这些黑雾还是那些红光都很可疑啊!”
  三山道人笑着点点头,只是笑容却有点诡异:“当然可疑喽,因为我本来就是在召唤域外神魔的投影,想要把这一村人献祭给它,以换取它帮我恢复修为啊。”
  吴解双眼顿时瞪得滚圆,忍不住大吼一声,挥拳就打。
  虽然这一拳下去杜若只怕就死定了,但要是不打死三山道人,死的可就不只是杜若一个人了!
  但这一拳却没有能够打中三山道人,而是被一只红光缭绕的透明大手挡了下来。
  不知不觉之中,那团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红光已经化作了一个透明的红色人影,此刻它甚至已经能够行动,刚才给三山道人挡下这一拳的,就是它。
  吴解大吃一惊,想不到这区区一个阵法化作的幻影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的纯阳真火!但现在正是战斗的时候,他也没空去细想,只得再次催动真火,和那透明人影战成一团。
  这透明人影武功并不高明,力量也不是特别大,但它身上却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吴解每一次和它交手,都觉得身上的力气在交手的瞬间被它吸走了一些,好在他的纯阳真火底蕴极厚,分量极足,这样的损耗完全撑得住。
  但吴解依然越打越吃惊——这透明人影似乎正在飞快的成长!
  一开始的时候,它好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动作之间极为笨拙,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动作越来越流畅熟练,就像是苦练了很多年功夫一般。
  “这样下去恐怕要输!”打了一会儿,吴解心中便有些担忧,忍不住左顾右盼,寻找可能克敌制胜的机会。
  就在此时,他注意到了三山道人居然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虽然满脸担忧害怕之色,可竟然一动不动!
  “他为什么还不走?不怕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吗?无论是这个域外神魔的投影还是我的纯阳真火,只要擦到一点点就能要了他的命!”
  “我猜……他恐怕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茉莉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欢呼一声,“师傅!别管这个神魔投影了,去杀了那家伙!只要那家伙死了,神魔就没了召唤者,只能乖乖地返回域外!”
  吴解茅塞顿开,连连点头。
  趁着又一次和神魔投影硬碰硬一招换一招的机会,他猛地朝着三山道人冲去。
  看到吴解冲过来,三山道人不禁发出了惶恐的尖叫。
  他本拟这域外神魔必定有无穷无尽的神威,一旦降临,瞬间就能秒杀吴解。却不料召唤来的只是个投影,居然打了半天都没能打死吴解。不由得又紧张又害怕,唯恐吴解杀过来。
  神魔投影能够无视吴解的纯阳真火,他可不行!
  眼看着神魔投影渐渐占了上风,他心中才暗暗松了口气,就见吴解仿佛恍然大悟一般抛下神魔投影不管,笔直地朝着自己冲了过来,远远地就感觉到了这少年身上那充满浩然磅礴气息的真火灼烧得自己的残魂痛苦不堪,只吓得魂飞魄散!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吴解就冲到了三山道人面前,展开双臂将其一把抱住,周身纯阳真火完全腾起,将二人笼罩在熊熊烈焰之中。
  火焰中的三山道人发出了绝望的惨叫,而那个正在追着吴解打的神魔投影也随之崩溃,化为无数碎片。

章节目录